• 第9章 诏书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1本章字数:3348字

    “是!”海棠明知道轩辕宇的身份可就是不行礼,只是简单的朝着轩辕皓好沐诗涵福了福身子转身退了出去。

    看着海棠将门关上,沐诗涵不屑的冷笑道,“皇上,你说这话有意思么?我活着还是死了,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么?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应该知道怀孕的人会比较嗜睡!”

    轩辕宇一愣,没又想到沐诗涵这么直接,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看来皓儿没有教你怎么样做一个好儿媳!”

    “父皇,你这话儿臣可不爱听,既然你当他是您的儿媳,那您又为什么要将她囚禁在暖阁,暖阁只有皇上的宠妃才可以偶尔入住的!”轩辕皓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撕破脸皮,他现在已经懒得和他虚与委蛇了!

    “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可乱说,这事情要是让那些人知道的话,你让沐诗涵如何自处?你又该如何自处?”轩辕宇仿佛早就料到轩辕皓会这样质问她,有恃无恐道。

    看着轩辕宇矢口否认,一脸嚣张的样子,轩辕皓气不打一处来,说出的话也越发的刻薄起来,“父皇,你觉得这样子有意思么?有什么话你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

    “既然你开口了,那我也就直说了,我要沐诗涵,只要你将沐诗涵给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追究!”轩辕宇盯着沐诗涵,上下打量一番后,厚颜无耻道。

    “父皇,你是不是没有睡醒,还是你病的脑子都坏了,沐诗涵是我的王妃,是您的儿媳,你竟然向我开口讨要?”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你没有听错,朕确实向你讨要沐诗涵,而且朕已经写好了废黜太子的诏书,你要是不答应的话,这诏书明天就会公告于天下!朕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是女人重要还是江山重要,沐诗涵在外人的眼中已经死了,所以就算朕将她留在身边也没有关系!”看着沐诗涵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轩辕宇忍不住在心中为她多加了几分,殊不知沐诗涵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心中早已经波涛汹涌!她万万没想到轩辕宇来王府竟然是来找轩辕皓要人的!

    “让我将沐诗涵给你,绝对不可能,你还是明天早朝的时候废黜我吧,反正当不当这太子对我来说都没太大的差别,反正这位子一定是我的!”轩辕皓盯着轩辕皓看了好一会,冷笑道。

    “皇上,您请三思,其他几个皇子不堪大用,这诏书要是公告天下的话,必然会挑起另一场争端,您的身子也大不如前了,身子重要!”季福海适时的在轩辕宇的身边柔声劝解道。

    “朕的身子朕自己清楚,就因为好不了了,所以朕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以前没有得到顾萱,这沐诗涵和顾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说什么也要得到,他不是没想到沐诗涵会被救走,但是他没想到会那么快,快的连他占有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轩辕宇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身体的状况,沐诗涵和轩辕皓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变了变,两人相视一笑。心中有了主意!既然他时日无多,那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他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

    “一盏茶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朕知道让你放弃沐诗涵有些为难,但是你真的相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她可是跟着司马云去北越的,有没有可能这孩子是司马云的!”眼看着轩辕皓就要拒绝他,轩辕宇有些不死心的挑拨道。

    看着轩辕皓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怀疑,沐诗涵心中顿时一凉,原来他还是有些怀疑她的,只是他没有说出口。

    等了好半天也不见轩辕皓开口,沐诗涵犹豫了一下刚想开口,只觉得手被轩辕皓握的更紧了,沐诗涵抬头正好对上轩辕皓那温柔的目光,这一刻沐诗涵嘴角扬起一丝满足的笑。

    “父皇,你不用多说了,这事情我不可能妥协,沐诗涵是我的王妃,我可不记得她跟过司马云,至于那个葬礼,不过是因为那场大火闹出来的意外,她其实并没有死,只不过是去了我的别院而已,如今怀孕了回到王府来安胎罢了!”轩辕皓看着轩辕宇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淡淡的说道。

    “你!”轩辕宇气急,没想到轩辕皓说谎会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现在还是太子,你还不是南郡的皇上,你真以为朕对付不了你么?只要朕一句话就能让你贬为庶民永远都不能踏足京城一步!”

    看着轩辕宇气急败坏的样子,轩辕皓冷笑着反问道,“父皇,您觉得有那个可能么?我不单单只有一个王妃,我还有一个王妃是北越的公主,你要是将我贬为庶民的话,你觉得北越的皇上会高兴吗?司马盈盈可是你求着我让我娶她的,当初我可是不想娶她的,你该不会忘记了吧!”当初要不是他拿沐诗涵威胁他的话,他绝对不可能迎娶司马盈盈的。

    看着有恃无恐的轩辕皓,轩辕宇顿时蔫了,他一生气竟然将司马盈盈是北越公主这一茬给忘记了,他要是真将轩辕皓贬为庶民的话,北越的那个老不死的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北越这些年来韬光养晦发展的可不比南郡差,真要是打起来,南郡未必会占到便宜。

    “皇上,王爷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您难道还没有听清楚吗?要不要我在重复一遍给您听!”看着整个人完全垮了下来的轩辕宇,沐诗涵淡淡的开口提醒道。

    “沐诗涵,你不要嚣张,你真以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了么?你别忘记了你父亲还在我的手中,虽然他已经回了相府,但是给他诊治的可是宫里的太医,只要我一句话,你觉得他能活着?”看着沐诗涵依偎在轩辕皓的身边,轩辕宇怎么看都觉得碍眼,原本不该说的话也不经意的说了出来。

    看着沐诗涵的脸色果然阴沉了下来,轩辕宇的心情顿时大好,“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死了之后沐诗涵还归你,我不要他为我殉葬了!”

    原本心里憋着一口气的轩辕皓听到轩辕宇这么一说,在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冲着他怒斥道,“你还要点脸不,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你逼我的!”轩辕皓的话音还未落下,手中的匕首已经架在了轩辕宇的脖子上。

    他刚才都已经想要放过他了没想到他不知道好歹,竟然越发的过份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要是这事情也忍下去的话,他就真的不配做个男人。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看着架在脖子上的匕首,轩辕宇并没有一点担心,反而直直的看着他冷声问道。

    轩辕皓的脾气确实不大好,但是他敢保证他绝对不敢杀他,他今天来的时候早就派人暗中监视着王府的一举一动,如果轩辕皓真的动手杀了他的话,那今天晚上在王府发生的一切,不用等到天亮就可以传的人尽皆知,他倒是要看看一个弑父的太子怎么登上那个皇位!

    “王爷,这事情怎么能让你来,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您的父亲,弑父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事情还是让我出手的,我毕竟是个已经死了的人!”沐诗涵说完转头看着轩辕宇笑眯眯的问道,“皇上,你说是不是,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动手杀人?”

    “你……你……”轩辕宇感觉胸口一凉,低头看去,发现胸口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血染红了,那把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上,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

    “你那我威胁轩辕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真以为我是个傻子?我告诉你,我从来都不是傻子,我只是不愿意面对你们这种虚伪的人,你用我不断威胁轩辕皓,我已经一再忍让,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付我的父亲,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是跟了你几十年的属下,他对你忠心耿耿,但是到头来却落得这个下场,你让我这个当女儿的怎么想?我母亲没有选择你,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你却千方百计的想要我的命。现在又妄想要占有我,你不觉得你有些太过份了吗?你真以为你是皇上你就了不起了么?今天我就要为我自己,为我父亲出这口气,你今天休想走出安郡王府!”沐诗涵直直的看着轩辕宇一字一顿道。

    想起这一年多的忍让,沐诗涵心中的火蹭的又冒了上来,一把将插入轩辕宇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一连猛刺了他好几刀,直到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染红,这才停下手来!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轩辕宇,季福海惊的说不出话来,怔怔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轩辕宇,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怯怯的问道,“王爷,这可怎么办?”

    “死就死了吧,这事情我来处理!”轩辕皓说完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脸色惨白的沐诗涵忙上前安抚道,“没事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房间去休息吧!”

    “你让秦风进来帮着你一起处理吧,海棠毕竟是女孩子,这种场面真的不适合!”沐诗涵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早就已经没有气可眼睛还是睁的大大的轩辕宇,上前蹲下身子,将他的眼合上低声道,“下辈子千万不要这样逼人太甚,昨日因,今日果,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看着沐诗涵的举动,站在一旁的季福海暗暗庆幸,幸亏他早就跟了轩辕皓了,要不然今天他的老命也要交代在这里了,其实今天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劝过他了,可是他就是不听,他也没有办法,只能陪着他来王府一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知道了,你去歇着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好好休息!”轩辕皓看了一眼季福海上前扶着沐诗涵走进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