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死了的消息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2本章字数:3343字

    “你将这衣服换下来吧,这衣服我一会也处理了!”看着一身血衣的沐诗涵,轩辕皓心中一阵心疼,按理说她现在怀了孩子是要修生养性,行善积德,可是她为了不让他背上弑父的千古骂名,竟然出手杀了轩辕宇。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可不是什么老手,这可是我第一次杀人,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这一切都是他逼我的!”若不是他又想要对付她父亲,他也不可能动手,若不是他说出那样荒唐的话,轩辕皓也不可能动手,今天晚上的事情他们都会当做没又发生过一样,可是他偏偏……

    “谢谢你!”看着沐诗涵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吓的不知所措,轩辕皓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我累了,要休息了,你快点去将事情处理一下,要是天亮了这事情就不好处理了!”看着轩辕皓不放心的守在床边,沐诗涵无奈的催促道。

    “你好好休息,那我去了!”看着沐诗涵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轩辕皓这才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轩辕皓将门关上,沐诗涵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一旁吐了起来,哪还有刚才镇定的样子。

    好在轩辕皓不在,要是他在的话,看到她吐成这样,只怕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传府医来给她把脉了。

    等候在大厅内的季福海此刻简直是度日如年,虽然他前几年就已经跟了轩辕皓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跟在轩辕宇身边几十年了,如今看着他惨死在眼前,心里还是很难过。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不用太难过了,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他也不可能活多久了!”看着季福海偷偷抹眼泪,轩辕皓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有句话沐诗涵说的没错,若不是他咄咄逼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老奴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皇上咎由自取,若不是他铁了心要对付王妃的话,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待他也不薄,他对他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现在这样的天气尸体放上三五天的没有任何问题,等我这边部署好了之后,你在将他死了的消息去告诉皇后!”虽然有些事情还没有完全部署好,但是三天时间足够部署一切了,带时候就算有人质疑他的死,也不敢来质问他。

    “是,老奴记住了!”季福海朝着轩辕皓拱手行礼后又道,“刚才皇上说的他派人监视王府的事情,那些人都是我们的人,王爷您不用担心今天这事情会泄露出去!”

    看着恭敬的站在一旁的季福海,轩辕皓满意的点点头,心道,不愧是在宫里左右逢源多年,看来没有一颗玲珑心是不行的!

    轩辕泽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好在他从下对轩辕皓话都是深信不疑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相信了,因为轩辕皓的表情实在是太镇定了,若这不是真的话,那他不去上朝的话,肯定会让轩辕宇大为恼火的,到时候他们两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不但没有好果子吃,只怕那些刚刚想要投靠他们的大臣又会见风使舵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她比我还镇定,出手比我还要凶狠,好在她不是男人,更不是我的敌人要不然我还真没有把握会赢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也彻底颠覆了他一贯对女人的认知。

    听着轩辕皓说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他一脸倦容,可是眼底的幸福却是怎么都藏不住的,轩辕泽心中无比的羡慕,若是他能早一点遇到她该有多好,他一定会让她过的比现在更幸福,她不喜欢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可是他偏偏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她,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他,现在想要抽身都那么的难,他真的很怕有一天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情。

    “六哥,既然他死了,那六嫂也就不用担心了,只是沐万年现在已经不问朝政了,若你要册立六嫂为皇后的话,只怕阻力不会小!”第一个不肯妥协的只怕就是司马盈盈的父亲,北越现在的皇上。

    “他们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我是南郡的皇上,册立谁为皇后我说了算,大不了册立两个皇后分东西宫好了,反正她是不可能在沐诗涵之上的。”轩辕皓想了想一脸不在意的说道,这东西宫的主意还是沐诗涵一时说漏了嘴,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倒是个好办法!”虽然以前没有听说过,但是这也是个办法,到时候司马盈盈就算想闹也找不出借口,她确实是以平妻的身份嫁给轩辕皓的,而且进门比沐诗涵晚,位份比沐诗涵低一些也是正常的。

    “这几天你住在这好了,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来一回的浪费时间!”轩辕皓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看密信的轩辕泽道。

    “这不是很方便吧!”轩辕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婉拒道,他很喜欢沐诗涵也很想每天都见到她,但是住在安郡王府就不大好了!而且他也怕自己说错话,到时候和轩辕皓两人的关系又变得尴尬起来。

    “只不过住两三天,你不用想太多,我们多时间不多了,我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不该浪费的事情上,从福郡王府来安郡王府一来一回起码一个时辰,有这一个时辰的时间,能做很多事情了,哪怕是小睡一会也是好的,而且我们这几天基本上都要在书房度过。”要赶在三天时间内将原本半个月的事情全都处理妥当,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虽然他心里对于轩辕泽喜欢沐诗涵这事情有些不大高兴,但那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情,沐诗涵并没有回应他,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好吧!”看着书桌上堆的慢慢的资料,密信,轩辕泽无奈的点头应道。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已经提早一个多月来部署了,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好在大部分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要不然三天的时间是完全不够的。

    “皇后最近一直都没动静,不知道在搞什么,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想起他死之前说的已经写好了废黜太子的诏书并且将那本诏书给了某个人,现在想想这个人该不会是皇后吧,朝中的那些大臣他早就不相信了,这后宫中唯一得宠的算的上一号人物的也只有皇后了,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还真是有些棘手!

    “可不是,自从太子出事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动静,不过她压根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指不定在什么地方等着想要抓我们的错处呢!”轩辕泽想了想点点头附和道。

    “希望废黜太子的诏书不要在她的手上!”轩辕皓有些担心的抬头朝着轩辕泽看去,恰巧轩辕泽也抬头看向他,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苦笑出声。

    “不去管了,现在这种局面,就算她真的将废除太子的诏书昭告天下的话,只要你不承认,只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谁不知道她最宠爱太子!”轩辕泽深吸口气嘟囔了一句便又埋头忙事情去了!他现在可没工夫去想那些个事情,他现在只想把堆了一桌的事情全都处理掉,然后回去睡个好觉,一觉醒来发现轩辕皓已经登基了,那就知足了!

    看着轩辕泽埋头忙碌起来。轩辕皓在心中不断自我安抚道,轩辕泽绝对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就算他喜欢沐诗涵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他一定要相信两人之间是亲白的,两人之间只是单纯的叔嫂关系。

    沐诗涵有些不耐烦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她只不过是怀孕了而已凭什么不让她出门,她不就是想回去看看她的父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主子。您的心情海棠可以理解,可是现在的局势你比我更清楚不是么?现在真的不是回相府的好时机!”看着一脸烦躁的沐诗涵,海棠在一旁耐心的劝解道。

    “局势不是一直都这么乱么?有什么好担心的,相府离这又不是很远,况且我是坐马车回去,又不是骑马回去,能有什么问题!”轩辕皓真的太大惊小怪了,不让她去相府那他倒是派人将她爹接近王府也成。

    “主子,最多等个三五天的,您不用担心,王爷不是派人去看过相爷了么,不是说恢复的不错么?您就别担心了,您现在的身子可是金贵的很,要是出一点小差错,我都可能被王爷扒了一层皮的!”那边她不过是按着沐诗涵的意思帮她布菜还被教训了一通,这要出点什么事情的话,那她还要不要活了?

    看着海棠担心害怕的样子,沐诗涵无奈的摇摇头,低声道,“现在就紧张成这样,到了生的时候还不知道要紧张成什么样!”

    沐诗涵的低声嘀咕没有逃过海棠的耳朵,“主子,王爷这也是为了您好,这么长时间都等了,您还在乎这几天的时间么?”王爷都已经派人去看过了,相爷没事了,真是不懂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海棠,有些事情你不懂!”她这么着急去看沐万年是今天早上做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梦,心中总不踏实,她不是信不过轩辕皓,她只是想亲眼看到沐万年没事就好了!

    “主子,您别想了,今个是出不去了!刚才我出去的时候听说福郡王要在这住上几天,估摸着皇上的身子肯定又不行了!”海棠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自作聪明的猜测道。

    看着海棠一脸得意的样子,沐诗涵嘴角扬起一抹笑道,“就属你最聪明,这以后谁要去娶了你,那真是有福了,下的了处方上得了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