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黑衣老者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4本章字数:3198字

    王长老咦了一声,虚手一张,一只巨大的紫炎爪出现在自己的上空,快捷的一抓一握,这一剑被他抓实,他嘴角泛起了不屑的笑容,毛孩子也想和自己较量,然而就在他即将再聚灵元将这一剑抓碎的时刻,眼前强光一闪,背后骤然一疼,迅即的眼中神光暗淡,额头出现一道红线,迅即的裂开,整个人散成焦黑的两片,内脏血水散了一地,连元婴都没及遁出,就魂飞魄散了!

    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满是震惊,最快反应过来的是那边的另外一黑衣老者,咆哮一声,向天力扑了过去。

    天力的雷电灵元已经发生了质变,他的惊天一剑是带着韧性的一剑,紫炎爪抓实剑身的时刻,后半的剑身却是直接弯下,将浑然不在意天力而没聚集功力防护自身的王长老从身后中分为二。这就宛若一个大人因看不起七岁小孩子,被小孩子拿了把锐利的匕首扎进了心脏一般。

    天力一剑得手,即刻雷电灵元一震,惊天一剑骤然绷直,向空中的黑衣老者披去,这黑衣老者全身紫炎缭绕,浓缩的紫炎护身力场与天力骤然袭来的惊天一剑摩擦出电芒闪烁,却近不了黑衣老者的身形,黑衣老者紫炎聚集在手上,直抓剑身,狠狠握了下去,他的想法和先前的王长老一般,要把这一剑抓碎震碎,可惜出乎他的意料,天力的惊天一剑钢则开山裂石,柔则宛若发丝,这一时间,余下的大半剑身死死的在空中握着剑身的黑衣老者身上乱砍,电流四溅,细小的闪电乱窜。

    那黑衣老者虽然了得,但毕竟是那身躯与钢铁一般的惊天一剑碰撞,也是疼痛的,怒吼连连的加力向惊天一剑上输送自己的紫炎灵元,想把惊天一剑震碎,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空谈,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况且如此的巨剑,那小娃娃定然制造不出第二条来。

    夏洛已经醒了过来,在旁边非常紧张,大气不敢出的望着战场上,王长老的死虽然让夏洛不好受,但又出来的老者杀气腾腾的样子似要把天力粉身碎骨一般,让她心脏压迫得几乎搏动不起。

    远一点,那保持着儒雅风度的中年变色了,抱着小公子鳞儿,眼睛阴毒的盯在天力身上,死了一个护法,元婴期而已,华山并不少那一个元婴期的高手,但一个出窍期的高手莫名其妙的在这金丹的孩童手下身死,那是巨大的损失啊,何况这两大长老是华山派自己一系的强助,如何能让他不心疼。中年男子面上阴云阵阵,那边电流柱里的孩童居然面色上还留有余力的样子,给他不好的感觉,齐长老现在已经被那古怪的电剑缠绕了一圈又一圈,那宛若牛筋绳索的缠绕之下,齐长老怒吼连连也不得脱,还被余下的十数丈长的开阔剑刃不停的轰击,时间拖下去怕是不利的可能是齐长老。

    他这番思索的确没错,天力强大的恢复能力让天力正在恢复之前被这一剑几乎抽空了身体雷电灵元的状态,时间拖下去越久对天力越有利。

    “你们几个也去,把那小娃娃抓住,先废了丹田!”中年人发狠低声说着,这么卓越的天才孩童是不怕圣地孙若彤的存在,要把他早日扼杀,至于日后万剑门寻来,自己可以说失手废了他,推得一干二净。

    中年人背后的也是几位护法,闻言一低首,身形如风的齐齐逸出,从四周向天力扑去!

    夏洛此刻已经注意到这几人,即刻打出长绫,尖叫着要护天力,心中急得几乎要哭喊了出来。

    谁来救天力啊!夏洛泪水长流。

    许是上天感应到了夏洛的祈祷,这一刻,一道高亢的尖啸声由远而近,显然有人赶来,先声示警!

    这几护法倒也伶俐,见闪电缭绕的巨大剑刃斩来,顿时四散而开,纷纷挥掌狠击剑身,砰砰声中,借着反震之力飞出,在四周的树木上借力再度的扑向天力,而同时那边的齐长老被紧勒的长剑松开后,甩出的身形即刻凝在空中,身后骤然闪现一对紫炎巨翼,轻轻一震,如电一般射向天力,此刻天力的招数四周的人基本都看了出来,就是利用长剑拒敌,天力的修为局限在那里,只要一被近身,天力就只有任凭宰割的分。

    护法们互相配合着,只待一人欺近天力的身边,钳制住天力即可,何况上空的长老也在冲袭。

    天力危矣,长武器的强处就是在远端,近身就是受到挟制,天力并没多少的打斗经验,胡乱的舞着长剑,怒喝连连,把四周搞得枝叶乱飞烟尘滚滚却也是无可奈何,护法和那个背后凝着紫炎巨翼的长老正在不断的逼近。

    夏洛有心想帮,但每每被护法随手击飞,已经是重伤状态,要不是那护法并不存心杀她,她早已经成了碎泥,满面披血的躺在那里泪水不断。

    就在一名护法逼近天力身外闪电力场,而长剑被那长老一双紫炎巨爪抓住,无力抗拒袭击来的紫炎长棍袭击的时刻,那尖啸声逼近,啸声一止,身边的长棍被一只电爪握住,砰得一声,抓散成紫炎星火四散而开,然后身前闪现出了一道白衣身影。

    “师傅!”天力惊喜的叫声,这么一会儿天力已经完全清醒过来。

    来人正是白月山,他瞥了眼面色有些苍白显然元气亏损的天力,点了点头,长剑舞空,天力施展的惊天一剑在白月山手里却是灵动非常变化万千,长短粗细由心,可扫,可鞭,可砍,可刺,可挑,只把几名护法的攻击化解于无形,轻易的把他们迫了开去,至于齐长老,白月山一过来,迅即的唰唰两道电光剑将那紫炎巨翼砍成四截再甩手一剑把他最先逼开的。

    白月山一到,功力更胜他的望月仙子后发先至,轻巧的长绫卷住了一名护法的脚踝把人甩了出去,闪现在落下身边,把衣衫凌乱满身鲜血的夏洛抱了起来,夏洛之前为了救天力,死拖着一名护法,被击得不成人形,身上多处骨折,擦上更是多处,还有少许的枝条嵌入肌肤而浑然不知。

    华山派见天力和夏洛的长辈赶到,停了下来,默然的聚集在一起,争斗不能继续,倘若继续就成了门派之争,现在只有掌门出来交涉了。

    夏洛叫了望月仙子一声,凄然的看了天力一眼,昏了过去。

    望月仙子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落下身上的伤痕惨不忍睹,面上几处血肉外翻,即便是治疗好了也要破相,真实的除疤痕的绝世灵药那可都是罕见的天材地宝,华山派的人太狠毒了,居然对一个小孩子下如此的手段。望月仙子并不说话,把夏洛的身形虚托在面前,双手翻飞,一道道灵力打入落下的身体,将扎入落下身上的细枝全都逼迫了出来,然后从身上拿出一瓶瓶的灵丹丝毫不吝啬的倒出涂抹在落下的身上,落下身上的伤疤即刻愈合开始结痂,然后望月仙子才捧出一小瓶药,小心翼翼的倒出一些粉末在落下的面颊上的伤口上,另外一手运转灵元,小心的抚平夏洛面上的伤痕。

    四周的人都没说话,但看着一个原本娇嫩的小姑娘遍体鳞伤,连原本的花容月貌都是血肉外翻的凄惨情形都撇过头去,这一刻就是望月仙子一人忙碌着,天力瞪大的眼睛望着这边,想哭,但忍着泪水,没敢过去,霞姐讨厌自己,之前打了自己,还不断的骂自己的,天力这么想着。

    望月谷的弟子们已经赶到了,都在树上,围绕着四周,谷主之前的吩咐包围四周,她们望着疼爱的小师妹小师侄伤成如此模样,人人都秀目圆瞪满是怒火的望着华山派的。

    远一点的各大门派和惊闻这边发生打斗的修真们也都过来不少,现场满目疮痍,原本密密麻麻的十数丈树林此刻开阔一片,那些巨木都不知道被什么物什全都给砍倒,有的甚至断了十七八截场景凌乱无比,简直无法想像。此刻他们简单打量了四周后,注目在场中默默忙碌的望月仙子身上,望月仙子救治的小姑娘伤痕累累,令人发指,真不知道是谁那么狠心对这么年幼可爱的小姑娘下如此毒手。难道是华山派做得么?东道主欺压其他门派?不少人目光扫向华山派肃立在一边的身影思索着。

    望月仙子手脚还是很麻利的,除了处理夏洛面上的伤口花了一些功夫,总计不到盏茶时间已经将夏洛包扎完毕,将夏洛扬手送了出去,身边站立的一名护法身上。

    “在三日之内送回谷内,请许长老开启不老泉救治,迟则有误!”望月仙子的声音非常冷静,面容也非常的平静,看不出什么变化。

    那护法应了声是,躬身一礼,扬手打出一条长绫,飞身而上,踩在柔软的长绫上,长绫即刻飞驰而去,望月谷离华山派可不是寻常的三日路程,元婴飞行已经是很勉强了,护法不得不急赶。

    那女护法带人一走,四周的唧唧喳喳的议论声停止了下来,修真者们都知道,是解决问题的时间了。

    “望月仙子,白兄,还请移驾华山大厅,再行处理事宜如何?”那儒雅的中年男子先声夺人,毕竟这里吵闹或者大打出手遭受人非议的皆都是华山派,他不得不屈尊将贵,即便四周暗系的弟子们早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