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呼唤正义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5本章字数:3146字

    天力奋力争斗,那边的单元旺掌门见长老拿不下这么一个小子,满面怨毒和目光阴狠的下令身边的几个护法一起攻击,那种面目和神情让人不寒而栗,被玄天鉴显示的非常逼真,接下来就是天力和他们打斗咆哮不断,夏洛看到那几个护法一起攻击天力,修为浅薄无力帮忙,大声的呼喊着,死死缠住一位护法,那护法歹毒的大打出手,折辱夏洛,持强凌弱的场景看得人心酸泪下,一直到一个男子闪现场中,局势才转变,来人就是白月山了,接着后面的事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

    此刻众人全都明白了,先前单元旺慷慨陈词完全是在颠倒是非,他的儿子调戏夏洛被天力打了一耳光,接着那些下属仗势欺人,偷袭年少的天力不说,还要杀人,天力自卫失手杀了他们,迅即的那小的还要刺杀天力,被天力识破踢飞,而那小的被打了,老的来了,不问对错要打天力,而且出言羞辱,天力再次力争,那老的自己大意被杀了,笑死人了分神期的修为被个金丹的小孩子杀了。里面的华山派简直就是人人生着一张反派的面孔,连面容仁厚的单元旺那一时刻都让人心寒,而天力和夏洛两个弱小的可爱孩童就是正义的化身,眼见为实!

    玄天鉴一播放完,人人都呼唤正义,华山派做得实在太过分了,激起了众怒,而单元旺的确存了私心的为自己的门派声誉,为了袒护自己的鳞儿,是非虽然没颠倒,但与玄天鉴的事实有些出入的。

    “阿弥陀佛,王施主,这孙小施主的一切所谓该是自卫,倘若不反抗的我,估计怕已经归依我佛多时,今日之事,恕贫僧不能多言,公道自在人心,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海心大师这番话以圣地代表的身份说出,价值就是不一般,虽然表示着不多言,但没比他大嘴巴的,已经把事情评断了出来,虚伪,真他妈虚伪,亏他还长了张宝相庄严的晶莹如玉的面孔。单元旺在心中喝骂不止,但只能赔笑。

    净念禅院这明显表达了自己是的立场,并非不多说说什么,而是就是向着天力,要袒护天力,那么修真界的那些心怀鬼胎的名宿耆老们自然知道该如何发话了。

    “远山啊,你这次实在有些过了,小孩子要从小管教,若一味袒护,怕将来还不杀了你,篡了你的位啊,你若不善于管教,我可以代教。”有些古怪的老前辈唯恐天下不乱,反而倒打了一耙,不过这却真说到人心里去了,修真界动辄活个千儿八百年的,做掌门的通常都是N年啊,的确不容易死,篡位的事儿并不希罕,不过替人管教儿子这话就不能说了吧,没准你教几年,那儿子还不篡位提前啊,傀儡上位者的例子更是多不胜数啊。

    “王掌门,某家说句中肯话,某家看中了你家媳妇儿,拿刀逼你,你不会想干脆死某家刀下的。”一个野和尚名宿道。这下已经把调戏的事上升到抢夺媳妇儿的高度了,栽赃啊,栽赃啊,谁说和尚面善心慈啊,一张嘴有多狠毒就是多狠毒。

    “王掌门,你们华山这不是明摆着持强凌弱吗?”一个强硬的门派耆老发话。这话十分的中肯,但眼前这好像是批判天力杀人吧,不是审判人家掌门。

    “是啊,王掌门,你们这是逼迫人家反抗啊。”

    “就是,哪能这么欺负人啊,也太让修真同道寒心了,何况还是俩未成年的孩子。”

    接下来,纷纷指责起单元旺了,大堂上的审判天力杀人事件转化为了批判华山派持强凌弱等等,把单元旺说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面容难堪无比。

    单元旺现在已经听出来了,这一位位的发言明显是偏向那孩童天力,今天的如意算盘落空,而且惹了一身臊气,华山派的名声更是被搞得臭不可闻,偏生的这几乎执掌着大半个修真界的耆老们和权势们齐聚一堂,不能反驳,不然那不是连带的华山派把整个修真界都得罪了,那么以后华山派想在修真界行走,怕是障碍处处,甚至寸步难行。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来做个公道。”之前引导着局势发展到这等局面的海心和尚发话了,杂乱的场面即刻寂静下来,不过奇怪啊,这和尚先前不是说了不多言的,又来大嘴巴了。

    “贫僧以为,孙小施主毕竟是杀了人的,但就世俗的律法,孙小施主最多为防卫过当,过失杀人,不过孙小施主尚未成年以世俗律法来说,有劳教这么一说,然而劳教看管那等事宜却不适合我修真界,贫僧愿意监管孙小施主十年,以佛法洗涤身心,引恶向善,成就浮屠,几位仙修以为如何?”海心雪白袈裟罩身这么一番话,明是冠冕堂皇,前后矛盾,但一则圣地代表的身份,二则其人面相晶莹如玉宝相庄严一番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不容辩驳。最妙的还是他厚颜无耻的最后举动,不问在座的众多仙修,而是问着身边的几位具备决策的圣地代表。

    “有劳海心大师了。”水仙子之前收了玄天鉴归位静坐,此刻再度的站了起来,向海心一礼,意为同意。

    “有劳海心师傅。”碧波仙子发话了。

    旁边的圣姑一身绛衣道袍,面上浮现笑容,圣姑的笑就表示接纳意见,但那笑容看在自圣姑出现,就默默观察着圣姑的望月仙子眼里却是有些诡异。黑衣袈裟的杀生佛木和尚则是盯着天力小看了片刻,眼中闪过疑惑,迅即的压下,转首向海心大师道了声佛号,轻点了下头,光洁的头顶并无香疤。

    五大圣地的代表都同意了,其他人能说什么?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不过都不少人会心的点了点头,似明白了什么。

    单元旺自始至终,除了一段半真半假的谎言,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辩解,胸中淤积的怨气此刻倘若身死的话,怕不是要化身为人间怨气最盛的厉鬼,找在座的这些修真们一一索命,当然那是假如,这些修真们对付恶鬼猛鬼那可是家常便饭,找上门去只能再死一次。

    单元旺对于这么之前诋毁了自己,最后又出来做老好人的虚伪的海心和尚简直恨得牙痒痒,在心里把海心和尚祖宗十八代都都问候了一通,正骂到海心和尚假如还俗娶老婆,自己代他开苞的时刻,海心和尚转向了他,雪亮的眼睛让他心虚,让他心中发寒。他自然不知道这是海心和尚修炼的佛典轮回眼,让人忏悔数世的罪孽,深觉罪孽深重愧疚,归依我佛,带一句,海心用这一招诱骗了不少青年,破坏了不少的幸福家庭。单元旺因这一眼,心生了胆怯,心虚的表情看在堂下众人眼里就是愧疚。

    “王施主,对于今日之结果,你可还有异议?”海心和尚一副,你觉得不满意的话,可以提出点要求的表情,但语气里可是有些森寒的,狗日的那心虚的表情准是骂老子娘了,虽然老子不知道是谁生的,但总是老子的娘啊。

    “大师明断,远山钦佩。”单元旺自是屁都不敢放,不然估计就让着牙尖嘴利的和尚当场开个批判大会,自己华山掌门的位置怕不保了,连儿子也怕保不住了。

    事情结果就这么定下,修真大会照常的举办,这期间,天力将得搬到华山派给圣地代表们专门准备的别院去,当然没规定白月山不能陪伴,是以,白月山也搬往了别院,陪伴天力,而且将来天力去净念禅院佛法洗涤身心,也会有白月山陪伴,这一切都是事先定下的,只有那个吃了个哑巴亏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单元旺还蒙的鼓里。

    自大堂上的修真界的名宿前辈耆老们离去之后,单元旺送行完,回到华山派大厅气得一通乱砸,火冒三丈,这还是老子的华山派啊,到头来却被人一通教训,愚弄一番,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里外不是人了,妈的,妈的,妈的啊!这一刻整个大厅都是浓烈的怨气缭绕,几乎冲天而出,直到一个神秘人来会,单元旺才安静了下来。

    “你们的计划我同意了,但你们得到那孩童之后,共享讯息之外,请贵尊主为我擒下海心秃驴,我要撕烂他的嘴!”单元旺说这话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显然单元旺内心是对那海心和尚深刻的怨毒。

    罩着漆黑斗篷的神秘人一躬身,迅即的消散在黑暗之中,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般。不过单元旺似不以为奇,挺直了身形,迈出登着台阶,一边走一边碎念不止,多次提到某种名秃驴的生物。

    华山派的禁地修炼塔的底层,一群枯槁的人盘坐在修炼室的地面,这群人仿佛坐化的死人一般,但特点都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腐朽,头发胡须蓬乱稻草,一蓬一蓬的,但他们身上都散发着活着生气,那黑色斗篷浓罩的身影正跪在他们的面前。

    “事情办妥当了?”中间一个还可以所是人的人开声了,声音苦涩难听,晦涩难辩,仿佛已经千百年没说话一般,说话的时刻,面部的抖动,让面上的灰尘簌簌下落,露出了内里光滑白嫩的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