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看不透因果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5本章字数:3171字

    水仙子、碧波仙子、海心和尚心神一震,果然如此,但迅即泛起的是恐惧,能破灭空间的神通,难怪没有仙神下界,这一界根本不能承受仙神的存在,难怪没有神迹。

    在他们思索的时刻,迅即的房间里银光一闪,天力的身影已经消失,留下震惊不能自抑的三人。

    别院东厢房。

    杀生佛的这代传人,黑色袈裟的木和尚正在静坐,骤然双目睁开,迅即的双手在胸前结出烦琐的手印,快捷无比,随即的吐气开声。

    “叱!”

    随着木和尚的叱咤声,木和尚双手印记扯开,中间一点即刻升起一股黑烟,混沌一团,木和尚的双目神光灼灼的盯着混沌一团的黑雾,似要看出些什么,但眼前的烟雾旋转起来,呈现一个快捷的漩涡,漆黑深邃,深不可测。

    木和尚肃穆的神色勃然变色,眼中精光连闪,最终化做一声叹息,双掌一旋,烟雾溃散,消失不见。

    “看不透,为什么会看不透他的因果?”

    同一时间别院的西厢房。

    静坐的圣姑骤然睁开一双没有瞳仁的白玉眼珠,看向了某个方向,嘴角浮现起诡异的笑容。

    天力哦了一声,没在意小撒旦突然的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时间久了,天力现在已经知道小撒旦和自己是相生相依,小撒旦绝对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

    “小撒旦,老头的情况怎么样了?”天力转移了话题,四小灵的虎灵豹灵被派去了华山山脚下的小镇守护师傅,但他们此刻在华山的须弥幻境里,天力的神识还没强大到可以穿越这玄境去查探师傅的情况,甚至是连玄境的边缘都还远延伸不到,但小撒旦作为特殊的存在却可以与外面的虎灵豹灵传讯。

    “老先生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经在燃烧灵能,尚有不足五日可活。”小撒旦说的灵能其实是灵魂的能量,寻常人想燃烧灵魂的能量也不可能,初生的婴儿长大成人过程,肉体和灵魂都在成长,但寻常人的灵魂壮大仅仅只能支配成长的身体,只有修道的人才可以让灵魂壮大至元神。当然,可想而知燃烧灵能,灵魂的潜力,结果就只有魂飞魄散一途,老头为了亲手报仇,可以说已经拿永不超生魂飞湮灭来延长自己的阳寿。这里小撒旦听出天力的担忧,也没在灵能上多做解释。

    天力皱了皱小眉头,显然老头的状况很不好,可现在整个华山藏龙卧虎,自己这点身手对付那两个仇人还可以,但遇到华山的那些老怪物的话,则会倒大霉。

    天力此刻全然不知道,现在的天力已经成为修真界的焦点,整个华山笼罩着诡异的气氛,不仅满华山的修真界正道各大门派,无不以夺取天力脑海里“神人遗产”为目的,怕是此刻得到消息的邪魔妖道也已经四方云动,纷纷开赴华山了。

    白月山此刻也在苦恼,此刻他一般的坐在海心和尚的居室里,刚才发生的那个片段,白月山此刻已经知晓一些,但那又如何。天儿的情况,让他担忧,切末迫急了天儿才好,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此事只能作罢,希望我们四大圣地能把这次的局面维持下来。”海心端坐着,晶莹如玉的面上有些凝重。

    白月山,水仙子,碧波仙子都没做声,都在沉思。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离那彼岸那么接近,但那契机就在眼前却不可触摸的感觉连他们圣地持身修行之人都把持不住道心,想来倘若天力出世,必然将引起整个修真界的动荡,怕是修真界又要风雨飘摇了。

    东厢房,房间内完全被黑暗笼罩,宛若煞神的木和尚在静坐在黑暗之中骤然双眼暴睁,目光里射出宛若实质的亮光,迅即的双手在胸前结者烦琐的手印,房间里隐隐有诡异的气息飘荡,一丝丝的死气从四面八方聚集了过来在木和尚精瘦的双臂之前聚集为一团,越来越大,最终成一黑亮的一团拳头大的蜗旋,骤然一点金光从蜗旋的中心急骤闪来,转瞬是万千点金光,迅即的成万千金线,最终这些密集到无数的金线从蜗旋里蓬散绽放了整个房间的空间,那些细极怕是远比发丝细的金线密密麻麻的交织在空间里,隐约的另一端都在那蜗旋内的极限深处的一团说不出来怪异的火焰里。那团火焰呈黑红色,给人的感觉不仅没有温度,而且异常阴寒。

    那团火焰是业火,业火里延伸出的的线比之传说之中的月老手里的红线更加的密集万千倍,这些就是因果线,业就是人生在世的功德善恶,简称功绩,但那火也是世间最为可怕的火,连修到神通的神人也要饶步三尺,这暂且不提。

    且说密密麻麻的缠绕在整个空间的金线,因缘一线牵,这不是姻缘,而是因果的因缘。因缘线密集的网络里,木和尚双目精光暴涨,盯得是那些比之寻常的暗淡的金线两许多倍的金线,那些金线此刻隐隐有交织的迹象,而且迹象越来越明显,牵连着无数的暗淡金线。

    那些金线的生死木和尚自然不需过问,修真界生死与天下苍生无关就好,但要涉及到宿世,那么就是杀生佛的事。那些金光闪亮的金线就是修道人人的因缘线,那些暗淡的则是俗世人的因缘线,显然迹象显示的是他们将牵扯进无数的世俗之人。世俗之人被修真界牵扯其中,对世俗之人来说是仙神一般存在的修真者被牵扯,绝对是死伤无数的局面。

    木和尚额头已经见汗,窥及因果神通很伤元气,仅仅匆匆几瞥,就无力维系这庞大的因业牵扯力,倘若不是这能力是借自他老人家,木和尚是决计施展不出这样的神通的,即便他是大乘接近渡劫的修为。杀生佛一门,严格来说不在五行,他们一脉来自世间唯一不是神的神,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以地藏王菩萨的慈悲,也不得不为了动乱因果传下杀生佛一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动乱因果往往造成的就是无数的伤亡,比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动乱了因果造成的原因,死亡人数都在数千万,一度让地狱人满为患,倘若不是解放后,杀生佛一脉有意识的引导了一个伟人人多力量大,让地狱减少了大量的灵魂,不然地狱定然怨气冲天,最终人间将成第二个地狱。

    是以这次的居然牵扯到修真界的因乱,倘若真要爆发,定然造成的动乱更加严重。

    整个空间的因缘线一闪消逝在那漆黑发的旋涡内,那旋涡也化作一个黑点消逝。

    木和尚眼中神光迅即淡去,闭起了双目,宛若静坐,但眼皮下的眼珠子却在不时的鼓动着,显然人静心不静,一直到良久之后,面上闪现出决然之色,这才身心内外都静了下来。现在此刻的木和尚心中已经下了莫名的决心,杀生佛的一个决定对众生是福,但对某些人却是无穷的祸患,人世权势最大,最难缠,修真之人最不想招惹的不是修真界如何强大邪异的门派,而是杀生佛。此刻杀生佛的决定怕是祸福难料啊!

    在杀生佛施展“因缘一线牵”这奇门功法的时刻,西厢房的一身绛衣尼姑装的圣姑离地三尺而起,身外银光点点,显得身影飘渺非常,似梦似欢,仿佛已经身不在此世间,神态异常的肃穆恭敬,不时的嘴唇微动,似在与谁交谈一般,良久,身外光阵散去,未持拂尘的左手捏着巴掌大金光闪闪的符咒,上面赫然是一个篆文的古字“封”。

    当然这两端的变化,外人全然不晓,天力业已酣然入梦。

    夜色下的整个华山派,安详而宁静的熟睡着,但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

    黑暗掩藏罪恶,各种丑陋行径都会在夜色下爆发。黑夜,人心的罪恶恰是最为活跃的时刻。

    华山这千年古境--须弥境,对于俗世之人来说,可望而不可求,千百年来多少人在华山寻觅高人隐士剑仙之流而不可得,但今夜,华山须弥境的幻阵却脆弱的宛若一层薄纸一般,不时的有破空之声在华山朝阳峰之巅响起,追星赶月一般,一晃而入华山须弥幻境,而且这陆续赶来的御气御剑舞空而行之人多是身外怪雾黑烟缭绕,望之可断,多为邪魔歪道之流。

    这一条条邪异的身影,电闪而至,消逝在须弥幻境之内,速度飞快,但多数为独行,少有结伴成群者,往来络绎不绝,仅仅片刻而计怕已经超越千人,真不知道是何神秘宝物居然吸引了如此众多的邪修魔修。如此众多的邪修魔修齐聚这华山正派的门户,怕不是华山至此想不热闹也不可能。

    这一夜华山巅峰的飞人络绎不绝的奇观,自然也引起了极少数露营者的注意,但如此也仅仅只能为报纸的奇闻怪谭增加一点点内容罢了,定然不会有人相信和去较真的。

    次日,华山的修真道大会依然准时召开,经过多日的选拔,业已进入复赛阶段,进入复赛的参赛修真多为元婴阶段的修士。

    比试的盛况依然热烈,人声鼎沸,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许多的高深修士对于这样的比试都有些心不在焉,似这些各大门派的奇功异法绝学已经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