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对你没兴趣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9本章字数:3273字

    车子行驶在渐渐沉睡的城市街道上,路上没了人来人往,非常安宁,但城市终归是城市,还是有着灯红酒绿,还是有着灿若白日的地方。

    这一天的奔波,沐君悦真是累着了,没过一会儿,就在车中睡着了,靠在椅背上的脑袋渐渐地滑落,靠在了顾逸尘的肩头上,但才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身子就歪了,最后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然而她浑然不觉,反是在他大腿处蹭了蹭,弄得顾逸尘蹙起了眉头,他再次因为她的靠近起了冲动,该死的,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句,可却是不忍心将她唤醒。

    看着她睡熟的面容,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了下她的脸,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这一幕落在司机和LIDA两人的眼里,简直是乍舌不已,都不由地想着这沐君悦小姐会不会就是他们顾总冷漠的克星,毕竟只有面对她时,他的话才那么多,才会有那么多的表情。

    而且这些日子里,他们算是见着他不同的笑意了。

    忽然司机不合时宜地出声:“顾总,去哪儿?”

    果然毫不意外地顾逸尘面色冷了一分,淡漠道:“回去。”

    司机点点头的同时,又侧过头和LIDA相互看了眼,两人都是一副果真如此的神色。

    沐君悦觉得自己仿佛是处在了云端上一样,四处都是柔软的云朵,手指碰触时,软软的感觉非常舒服,让她忍不住想要紧紧地抓在手心里。

    “沐君悦!”一道低沉含着愠怒的声音从天际传来,沐君悦恍然看见一张冰冷却俊美的面容出现在天空上,不由地伸手挥了挥,想把他挥开。

    “沐君悦!”声音比刚才更充满怒意,她陡然一个激灵,双眼立刻睁了开来。

    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吓得她赶紧地往后退去,但同时她发现她躺在床上,而且还是他的床上。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可还是第一次和这花花公子睡一张床。

    她的初吻已经让他夺去了,难道这身子还要……

    沐君悦立刻神情戒备的看着他,警惕道:“你……你干什么睡到这儿来。”

    顾逸尘微撑起身子,一丝不挂的上身充满魅惑:“这是我的床,我不睡在这儿,睡哪儿?”

    沐君悦暗暗吞咽了下口水,挪开视线不去看他的胸膛,红着脸反驳道:“那你为什么要把我……要把我扔到你床上。”

    “你以为我想吗?”顾逸尘微眯起眸子,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我说过,我对你没兴趣。”

    “那你还……”

    未等她把话说完,顾逸尘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看看你手中拽着的是什么?”

    沐君悦不解地低头看了眼,当即傻掉了,只见她自己一手抓着他的西装,一手抓着他的睡袍……她想了想之前的事情,好像是她在车上睡着了。然后,她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吗,所以他把她带回了家?那这睡袍……柔软的触感,好像是云朵。

    她身子又是一个激灵,梦中抚摸着的云朵应该是他的睡袍吧?那他裸着身子,也是因为她扒了他的睡袍?

    沐君悦面色通红,一路红到耳根子处,她这辈子做得最胆大的事情可能就是扒了顾逸尘的睡袍。

    “我……我……”她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来解释了,正想这个床上有个洞,好让她钻进去。

    顾逸尘看着她傻愣愣的样子,低低轻笑了声:“你可以钻进被子里把自己埋了。”

    沐君悦仿佛听到救赎一般,竟然真得身子一滑,手一勾,将凉被盖在了身上,整个脑袋也窝了进去,双手恼火地捶着床,丢脸丢到家了。

    突然,她停止了动作。

    她做了什么?

    这个时候,她不是更应该跑吗?怎么还钻进他的被子里了,这下真没脸见人了。

    顾逸尘见身边的人一动不动,眉头动了动,淡然地开口:“闷死了,我不负责。不过我还是会问你哥哥要你欠下的钱。”

    沐君悦嘴角一抽,将被子捂得更紧了。只不过这次她是捂着被子准备溜号,她实在是不敢将脑袋伸出去,她害怕看见他一丝不挂的上身以及他揶揄的笑容。她将自己全身都捂进被子里,迅速地坐起身子,赶紧地下床,可才走了一步,她的脚就被被子给绊着了,身子向着地面倒去。

    完蛋了,要摔个狗啃屎了。

    但最后她的脑袋只与地面相距一尺,而她的身子横亘在某人的臂弯上,被子从一边滑落到地上,她感觉到他的胸膛贴在她的身上,滚烫一片。

    “你是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话,我便放手了。”顾逸尘的声音有些粗重,气息微乱,带着一股热气。

    沐君悦赶紧地借助他的身体站稳,正考虑着怎么面对他时,他快速地从她身边走过,进了浴室。

    张芊芊的电话进来时,沐君悦还在睡觉,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顾逸尘瞥了眼来电显示,见显示的是honey,眼神陡然阴沉了一些,一伸手就摁下了挂机键。

    可惜张芊芊是个锲而不舍的好孩子,一遍接着一遍。

    顾逸尘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最终忍无可忍之下,将手机接了起来,但还不曾开口时,就听见张芊芊极高的声音劈头盖脸的传来:“沐君悦,你又夜不归宿,是不是想让我告诉你哥……”

    “她在睡觉。”顾逸尘看了眼依然毫无醒意的沐君悦,冷漠地打断了张芊芊聒噪的声音。

    手机那端有一瞬间的沉默,随即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刺得顾逸尘耳朵发疼,当即将手机拿院了些。

    “啊……顾总,你们继续……”

    顾逸尘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嘴角微扬,似乎让人误会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但是——

    他的神情很快就冷了下来,隐隐的还散发着怒意。

    他不过伸手从她头顶绕过取了下手机,这没睡相的女人竟然像个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的身体,她难道不知道他是个男人吗?而且她这副嫩嫩的脸蛋和诱人的身体是多么的撩人,几乎撩拨的他紧绷的神经快要崩断。

    “沐君悦。”他粗着声音低吼了声。

    但当事人是一只猪,浑然不知他的怒意,相反地,她的双手有用力了一分,抱得更加的紧,脑袋还不忘在他胸口乱蹭。

    顾逸尘眉心已经打成了一个结,见着她没有醒来的迹象,头一低,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沐君悦只觉得呼吸不畅,猛地睁开眼睛,一双深邃的黑眼近在咫尺,而口中那攻城掠地的舌尖让她身体中的瞌睡虫全部跑得一干二净,她愤怒地瞪着他,想要破口大骂,却只传出诱惑人的声音。

    顾逸尘见她已经醒来,就退了出来,虽然心底还是有些贪恋她的味道。

    “流氓!”沐君悦对着他大吼,浑然没有察觉此刻她的姿势是有多么暧昧,有多么的勾人。

    “女流氓。”顾逸尘唇角含笑地回了她三个字,低下头看向依旧覆在他胸口上的手。

    沐君悦下意识地跟着他的视线瞄去,大囧。才不过一夜,她竟然两次对他下手,难道潜意识里她真得贪图他的俊美吗?

    她逃也似的离开卧室,奔向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己,嘴唇微肿,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似乎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从手指间向着身体四周蔓延,带着一种悸动,心快速地跳动起来。

    沐君悦赶紧用冷水重洗了下面孔,将那感觉压下,告诉自己一切都很正常,她不过是睡相差了点,将他当成抱枕,而他不过是个花花公子,大明星都不怎么入眼,怎会对她一个小律师且身材这么干瘪的人有兴趣呢,他这么做不过是愤怒,想让将她吵醒而已。

    只是,他昨夜里不是离开卧室了吗?

    “你要是再磨蹭,你这个月工资也别想拿了。”顾逸尘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她身子不禁抖了三抖,低声诽谤了声:“恶魔。”

    她明明是为了他,为了他们顾氏才折腾的这么迟,瞧瞧,这眼睛周围都是黑眼圈了,况且她拿的工资又不是顾氏集团出的,明明是南宫浩发的。

    她不满地嘀咕着,但也没敢大声地抱怨,毕竟如今是在他手下混着,要是得罪他,弄得他心情不好,难保他不会又弄出一堆事情来折磨她,为了她往后美好的生活,她还是勉为其难的忍受下他的变态。

    “别以为我没有听见。”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像是幽魂不散地围绕着她的周身。

    沐君悦不得不加快速度匆促地收拾好自己,就让顾逸尘的司机送她去了公司,但他却没有同行,似乎是另有打算。

    只是她才进办公室,凳子都还没有坐热,陈哲就让秘书上来找她,说是有东西交给她。

    她立刻来了精神,马不停蹄地奔向十二楼,在一群人的诧异中,飞速地奔进了陈哲的办公室,语速极快:“陈总,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正查看着文件的陈哲抬眼睨了眼风尘仆仆,对,就是风尘仆仆的沐君悦,面无表情地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存储卡,搁放到桌上:“你自己看。”

    沐君悦立刻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有些激动的拿起存储卡:“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陈哲的声音非常平缓,好像就是一机器人,毫无感情可言:“沐小姐,还是自己看的好。”说话间,他抬手指了指另一边桌子上放着的电脑。

    沐君悦听着他机械的声音,撇了撇嘴,就自顾自的去看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录像并不是很清晰,但也好过其他被摧毁了的录像,她将界面放大,仔细地盯着屏幕上映出来的人物,终于看到顾逸尘身后站着的那个人伸手推了他一把,只是此人面貌不清晰,如果借此认为他是皮特,好像有些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