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穆皇剑

    更新时间:2018-09-12 15:55:14本章字数:3042字

    "什么东西啊?"雷东现在说话有点喘,背着一个女人死命狂奔,已经是超负荷了,没有瘫倒在地已经很不容易了。

    "来,我背她一会,你拿着这把剑。"林叶示意他停下来,没想到雷东却是很倔强:"不用,我能行,我一定要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他说话的时候还在剧烈喘息,可是那份坚定的信念毋庸置疑。林叶明白这种感觉,他跟夏雨对视一眼,不再多说什么。

    趁着这个时间,林叶略微端详了一把手中的长剑,剑身铭刻着两个小字,穆皇。

    穆皇?林叶皱眉,记忆中没有关于这个东西的印象,难道是个人名?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有一把不错的武器已经是老天垂怜。至于这把武器的杀伤力,剑身的干涸的血迹足够说明一切。

    "叶子,我们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夏雨有点喘了,人的体力毕竟有限,长时间奔跑,再强悍的人也会脱力,况且她只是个女孩子。林叶也知道这一点,可是眼下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

    忽然,他发现他的视野变得开阔了很多,刚才不过两三尺的视野,现在最起码有十几米。

    "大雾快消散了,我们再坚持一下。"

    林叶四下打量,发现到东北方有一片蒙蒙的东西,好像是一座山。他刚想说点什么,不料夏雨却反问:"什么雾快散了?还是跟刚才一样,甚至比刚才更浓了。"声音中有着一丝绝望。

    什么,听她的口气好像是根本看不了那么远,为什么?林叶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只见到十几米开外的地方,有两只面目狰狞的干尸悄无声息的向他们这里追来,速度明显比后面那些干尸更快。

    "我靠!"林叶不自觉的大骂出声,还好自己回头看了一眼,要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赶紧对夏雨说:"你们快跑,后面有两只干尸追上来了,我去解决它们!"说着他停了下来,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冒险,要不是两只干尸跑那么快的话。作为一个心里健全的正常人,谁愿意单独面对这样的东西呢?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夏雨想拦住林叶,可后者已经消失在滚滚的浓雾之中。她想追过去,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妥。

    两只干尸嗷呜怪叫着扑将过来,林叶一咬牙,穆皇剑向他们斜劈过去。

    滋啦--

    两个干尸被一份为二,甚至林叶都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他有点发傻,愣愣地看着穆皇剑,刚才挥舞出去的一瞬间,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那种感觉很奇妙,一时间却又说不上来。

    突兀的,脚踝一麻,被拦腰截断的两只干尸还没有死,林叶大骇,慌乱中用穆皇剑把它们的脑袋割了下来。

    来不及喘口气,干尸大军已经追了上来,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干尸群,林叶头皮一炸,转身就跑,这种数量,就算穆皇剑再好用也不行。好汉架不住人多。

    撒丫子狂奔,林叶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那些干尸身上穿着褴褛的衣服,虽然已经是破烂不堪,但是很明显,那些根本就不是现在的服饰。

    再回头看看周围的环境,虽然视野被局限无法看清楚全貌,但是林叶心中依稀有了定论,只是还不敢确定。

    夏雨他们的身影林叶还能看到,不过貌似遇到了点小麻烦。

    "你还行不行?"夏雨察觉到雷东气喘如牛,甚至身体已经在微微颤抖。雷东却是咬紧牙关,梗着脖子:"没事,我撑得住,我说过,一定要带她到安全的地方!"

    嗷呜--

    一只干尸斜刺里扑过来,将三人撞翻在地,那恶心的大嘴直接向陷入昏迷的汤格格咬了过去。雷东见状,眦齿欲裂,不顾一切的向后猛地一窜,将干尸按到在地,拳头死命的向那干瘪的脑袋轰击。

    夏雨见状,紧走两步把汤格格搀扶起来,躲在一边。

    雷东悍不畏死的跟干尸对抗,夏雨看的触目惊心。

    咔!浓雾中又有一只干尸向雷东撕咬过去。夏雨惊骇大叫:"小心!"

    可惜晚了,眼看干尸空洞的大嘴就要咬到雷东的脖子。倏的,寒光一闪,干尸的脑袋滚落在地,还不待夏雨反应过来,林叶已经把跟雷东对抗的那只干尸钉死在了地上,并把那恶心的脑袋削了下来。

    干尸群紧随而至,雷东二话不说,把汤格格背在身上夺路狂背,夏雨在一边搀扶,林叶殿后。

    "向东北跑,那边有一座荒山!"林叶一剑将一只干尸劈成两半,给前面的两人指路。雷东和夏雨在前面也来不及多想,按照林叶指引的方向逃遁。

    林叶缀在后面,好在穆皇剑在手,总算是有惊无险。

    很快临近荒山,跑在最前面的夏雨和雷东感觉视线突然开阔,粘稠的雾气突兀地消失不见了,两人先是一愣,接着看到林叶从大雾中退了出来,身后尾随着大批的干尸。慌乱中他们发现了一个山洞,直接钻了进去。

    林叶在最后面,也注意到了这些情况,他打量了山洞一眼,也跟了进去,不过他没有深入,而是为前面的几个人争取时间,有穆皇剑,他信心很足。在这把锋利的长剑面前,那些干尸脆弱的就好像豆腐。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林叶钻进山洞之后,一大群干尸只是咕噜怪叫着聚拢在山洞口,不肯进来。他很是惊异,不过这样更好,省的到时候麻烦。

    干尸踌躇不前,林叶不再跟它们纠缠,转身向夏雨他们追去。

    山洞有很多通道,几个人就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撞。直到很久之后,才找到一间石室,石室很宽敞,中央的石壁上悬浮着一团幽蓝色的火焰,这才使得几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周围的环境。

    蓝色的火焰下有一个古朴的蒲团,把昏迷过去的汤格格放在蒲团上,雷东赶紧挽起她的裤管,原本白皙的小腿上已经是血痕弥补,狭长的伤口狰狞外翻,血肉已经结痂。雷东眼中满是不舍,他把还有淡淡镁粉味道的外套脱下来,用穆皇剑挑开,撕取了长长的布条,包扎在那可怖的伤口上。

    "格格,你醒醒。"雷东颓废地坐在地上,把她搂在怀里,不住呼喊她的名字,夏雨默默起身,来到林叶身边,微微摇头。汤格格现在的情况很糟糕,要是得不到有效的调理,伤情可能会恶化。但是现在真的没办法。

    当前的处境林叶心里比谁都清楚:"当务之急是先把她的伤势稳固,然后再想脱身的办法,也不知道现在轲意他们三个怎么样了。"

    "他们跟着李霖,应该不会有事。"夏雨神情黯然:"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遇到那些东西?"

    林叶眼睛一眯:"你有没有想到一种可能,我们已经不是在我们的那个世界了。"林叶的目光很平静,这是刚才在外面观察的结果,当然这也是他目前能够找到最为合理的解释,虽然听起来那么荒诞。

    夏雨没有说什么,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石壁上,石壁反射着蓝色的荧光,上面铭刻着一幅幅奇怪的图画。林叶也注意到了,他走了过去,这副壁画很晦涩,大概的意思是一个青年盘坐在蒲团上,周围金光万丈,有神仙有魔鬼,充斥着整间石室。

    看到这里林叶心头一惊,目光转向汤格格,发现他们并没什么不妥,才放下心来。

    旁边还有其它的壁画,总起来一共有十幅之多。林叶一幅幅的观摩,一个大致的故事梗概在心里成形。如电影里面演的那样,一个年轻人修炼走火入魔,最后亦神亦魔发疯的事情。

    最后一方壁画被毁坏了半个,半边壁画只看到一名绝色女子。林叶看到这副壁画的时候,忽然有一种错觉,好像画里面的女子复苏过来一样,跟他四目相对,甚至那清冷的眸光几欲洞穿他的灵魂。

    直到肩膀被夏雨拍了一下,林叶才从那种奇怪的氛围中脱离出来,他下意识的抹了下额头,手上满是细密的汗水。

    "你怎么了?"夏雨很疑惑,因为林叶现在的脸色比汤格格还难看。

    "水,水……"汤格格迷迷糊糊地呢喃,雷东脸色变幻不定:"这个时候去哪找水。"

    林叶看了眼黑暗的通道,掏出手机,沉声道:"你们等会,我去找水。"说着打开了手机的灯,雷东想要说些什么,林叶打断他:"不用说感谢的话,我们不能抛下她不管。"

    夏雨见林叶做出了决定,知道多说无益。出事之前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现在遇到了困难,一定共同进退,林叶这么做,她无话可说。

    "小雨,你们注意安全。"林叶把穆皇剑递给她,沙哑着嗓音:"拿着。"夏雨摇头:"不,我们这里没事,外面不知道潜伏着什么危险,还是你拿着。"林叶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一把将她拉在怀里,吻上了那双梦寐以求温软细滑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