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神秘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15:55:14本章字数:3650字

    令人窒息的长吻之后,林叶把穆皇剑硬塞进她的手里,转身进了狭长阴暗的通道。

    林叶不是意气用事,夏雨要强也是性格上面,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雷东背着汤格格长时间奔走,现在更是樯橹之末。

    他们比自己更需要穆皇剑。

    林叶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男人,但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关键时刻,总得有人站出来承担这一切。

    黑暗的山洞,手机照亮的范围不过二三米,不过也足够了,总比刚才在浓烈的大雾中,像瞎眼的老鼠一样乱撞的好。

    通道崎岖蜿蜒,不知延伸到什么地方,到处灰蒙蒙的一片,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潜伏在内,林叶走的很小心,随手捡起一块山石,万一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可以应一下急。

    一路走下去,除了地表崎岖不平外,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事件。只是林叶感觉身体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全身的血液似乎在翻滚,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

    他皱着眉,没有停下,因为他看到在通道的尽头,有一抹璀璨夺目的金光,就跟刚才的蓝色火焰一样,十分醒目,想来那里应该有一间石室。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人命攸关,耽误不得,希望在那间石室里有什么可以救命的东西吧。

    林叶很快就来到了金光四溢的石室,这间石室比刚才的那间小上很多,周围空落落的,不要说水了,就连一点多于的设施都没有。林叶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金色火焰,转身就要离开。忽然,一阵无与伦比的强大引力,将他紧紧束缚,紧接着全身的血气,疯狂的向体外流逝。

    全身如同灼烧一般的难受,林叶赫然发现自己的手上皮肉迅速枯萎,暗淡,像极了当时捡到的那个干枯的手掌。

    他惊骇欲绝,怎么回事!

    无数念头从脑里划过,他想离开这里。可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空中,血气汇聚成一条小溪,向金色火焰冲去……

    短短几息时间,全身的血气被完全抽空,林叶的身体萎缩成了一具丑陋的干尸,跟山洞外面流连的那些家伙一模一样。他痛苦大叫,灵魂刺痛,无形中像有一只大手要把它强行剥离出自己的身体。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林叶怒吼连连,想要离开这里,可距离出口几步的距离,现在也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天堑。

    灵魂的刺痛感愈来愈烈,他挥舞着干枯的手臂猛烈敲打脑袋,想要制止那种令人绝望的痛苦。

    死亡的味道,悄无声息地将他包裹。

    林叶现在能做的就是垂死挣扎,与那神秘的力量抗争。

    某个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往日里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重演,温馨的亲情,真挚的友情还有那懵懂的爱情。

    熟悉的人都在这一刻出现在林叶的脑海深处,他们都用平和的目光注视着他,表情无喜无悲。

    以前听家乡的老人们常说,人在临死的时候都会看到自己往日的一幕幕,那些在意的人,做过的事,都会像放电影一样重新回顾一遍。

    这是要死了吗?

    林叶脑海里不断回荡着一个声音,不知不觉中那些熟悉的脸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

    纷扰的思绪像一把剑破开混沌迷雾,不断前进。很快,前方出现了一抹幽蓝色的光,林叶知道,那是一间石室,里面不但有等待救助的朋友,还有那个他最珍爱的女孩。

    夏雨好像看到了他,对他展开了双臂。

    凝望着她精致的俏脸,林叶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能够在临死之前见她最后一面,此生无憾了。

    温情时刻,一道电光横空出现,直接将夏雨的身体撕成碎片。林叶万念俱空,下意识地伸手要抓住那些纷飞的执念。

    这时,林叶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壁画中的女人,正用清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把小雨还给我!"林叶怒不可遏,向她猛冲过去,一拳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咻--

    纷乱的思绪忽然被束缚在一起,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极速后退。

    倏的,林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那团炫目的金色火焰,脑袋令人窒息的刺痛感也消失不见了。他从地上爬起来,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也已经恢复如初。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叶说不上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地方太诡异了,不宜久留。

    来不及想太多,林叶转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可当身体转过的瞬间,林背后立刻腾起起一层白毛汗。

    因为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女人。

    林叶连退数步,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这女人的年纪好像跟他差不多,一身七彩流仙群亭亭玉立。乌黑的发零散在肩头如三千霞缎,肤若凝脂,谪仙一般的存在。只是那清冷的目光让林叶有种不敢直视的压抑。

    "你是谁?"女人站在那里不发一语,林叶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极度危险的味道,看了一眼脚下的山石,顺手捡了起来,警惕地盯着她。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是太过神秘。穿着一身跟现代脱节的装束,只身一人出现在这种地方,怎么能不令人怀疑。

    女人依然没有出声,眼睛却在上下打量着林叶,后者立刻有种所有的一切完全暴露在她眼皮下的古怪感。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林叶紧皱的眉头没有缓和多少,虽然这个女人看上去没什么恶意。难道她就住在这个山洞里,是这里的主人?要是能得到她的帮助,那汤格格就有救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女人终于开口,林叶一颗七上八下的总算心放了下来,原来是个人啊。"问题?好吧你问,问完了我希望你能帮我,我的朋友现在有危险,需要水。"

    "什么是爱情?"女人的视线转向了空中的金色火焰,目光一下变得无比柔和。

    林叶感觉脑袋有点不好使了,这女人真是朵奇葩,也不先问他是谁,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动机。她倒好,竟提出这么荒诞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女人摇头:"你知道,告诉我,刚才你表现出来的那种愤怒是什么?"

    "愤怒?"林叶好像明白她的意思了,应该就是刚才弥留之际他看到的种种幻象。不过她怎么会知道呢?林叶忽然发现她的脸跟壁画上的女人还真有几分神似。

    "回答我。"女人见林叶发愣,冷哼一声。林叶随即感觉胸口一滞,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石壁上,浑身散架一样疼痛欲裂。而那块本来要作为防身武器的山石,也无力的跌落在一边。

    娘的,她是妖怪!林叶心中凌然,扶着墙壁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盯着那个面容冷漠犹如冰山一样的女人,愤然道:"你说的愤怒,在那个时候,就是爱的表现。"

    女人步步紧逼:"我要听你的真实想法。"说罢,林叶的身体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抛飞出去,撞上石壁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痛得差点昏过去。

    这女人,是不是神经病!林叶心里大骂,没有再站起来,因为骨头好像真的散架了。他用力撑起身体,依靠在石壁上,咳了一声,满嘴鲜红。他咧嘴笑笑,鲜血顺着嘴角划落,有点狰狞:"很简单,杀了我的女人,别想好过。"

    "你的意思是要保护她?就算是你弱小的像一只蝼蚁,也会奋不顾身的站在她的面前?"女人有点意外。林叶随手抹了一把嘴上的血:"没错。"

    得到答复,女人凝望着林叶,片刻后她忽然放声大笑:"就你?哈哈哈哈……无尽的岁月里,醒来就听到这样的笑话,蛮好玩的。好吧,你刚才的请求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女人脸上满是讥讽的味道:"你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吗?"

    林叶摇头,废话,他要是知道怎么还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让她暴打。

    "外面是血炼之地,到处充斥着低等尸妖。你要做的就是血池击杀十只灵魁,然后带着它们的头来见我。"女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林叶有点发毛,这个女人处处透着诡异,竟然提这么变态的要求。

    按照林叶的理解,她嘴里说的低等尸妖就是那些干尸无疑了,不过灵魁倒是第一次听说。

    "血池和灵魁是什么东西?而且你认为我这个样子能够达成你说的事情吗?"林叶想要笑一下,可是差点被喉咙蜂涌的血呛死。

    "灵魁是低等尸妖中的首领,沐浴在血池之中,实力在三阶灵聚左右。而大大小小的血池在这片血炼之地是星罗棋布,你随处都可以找得到。不过有一点我可要提醒你,血池的占地越大,说明里面的灵魁实力越高。反过来也是一样。"女人介绍完这些,林叶疑问道:"什么是三阶灵聚?还有那些低等尸妖的实力在什么程度?"

    "对了,我差点忘记你不过是个凡人……呵呵,有趣,很久没有跟凡人说过这么多话了?"女人玩味地看了林叶一眼:"好吧,我简单的跟你说明一下,低级尸妖的实力相当于半步一阶灵聚,算是比普通人略微强上一点。我这样说你明白三阶灵聚的意思了吧?"

    林叶心中凌然,这样说来那些灵魁当真不好对付。而且这个女人说自己是一个凡人,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是神仙不成,她哪里是什么神仙,分明是一个邪恶的妖怪。不过这些想法林叶只在心里想想,是不会说出来的。

    林叶指指自己半废的身体,苦笑:"仙女,你认为我这个样子还能出去跟那些怪物厮杀?"

    女人冷笑:"我只要十颗灵魁的头,他们的实力强弱我不在乎。你现在的状态也跟我无关。我只想知道你说要保护心爱女人的承诺,到底是不是真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那样我会立刻杀掉你心爱的女人。"

    说罢,女人随手一挥,湛蓝色的光幕出现在林叶面前,上面显示的是一个蓝光萦绕的石室,夏雨正拿着穆皇剑不安的在狭长的通道口徘徊观望。而雷东则是拥着汤格格昏睡过去了。

    忽然。夏雨手中的穆皇剑消失了,林叶诧异的时候,一把银光直接插到了他面前。他定睛一看,正是穆皇剑,不过剑身已经完全没进地下,只有寸长的剑柄露在外面。

    林叶心里越发不安,这个女人明显不是凡人,至于是神仙还是妖怪很难断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一伙人现在肯定不是在从前那个世界了。

    该怎么办?林叶内心忐忑不安,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面对着一个会法术的女人,肩负着朋友与挚爱的性命。

    这种感觉很沉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