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生死一线

    更新时间:2018-09-12 15:55:14本章字数:3519字

    簌簌--

    脚下的大地微微颤抖,然后是连续不断重物顿地的声音!林叶猛地转身,十几米外的地方,一个像座小山一样的丑陋巨人,正向他狂奔过来。那巨人的手中还抓着几只尸妖,看尸妖破败的身体好像烂草一样,林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它真的去觅食了,不过用尸妖做食物,口味真不是一般的重。

    灵魁灰褐色的眼睛放着幽蓝色的光,它把手里的尸妖像垃圾一样随意一丢,张开空洞的大嘴,向林叶狂奔过来。它好像很兴奋,应该是好久没有见过新鲜血肉的缘故。

    林叶的脸色变得和难堪,形势不妙,估算严重错误,怎么也想不到灵魁竟然这么大块头。

    十几米的距离在灵魁疯狂的奔袭下迅速拉近,林叶咬牙,紧握穆皇剑。

    轰--

    暴虐的破空声刺得耳膜生疼,一只砂锅似的大手,向林叶拦腰抓来,看架势是要把他生擒活捉。

    林叶一个赖驴打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要是被抓住只怕会被生生捏成血雾。他赶紧爬起来,紧张地盯着眼前的大块头,躲避的姿势虽然狼狈不堪,但有点效果,不过这灵魁的速度也不慢。快速分析着可行的办法,那边一击落空的灵魁有点意外,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或许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小爬虫还有点本事。

    停顿之后,就是疾风骤雨的攻击,灵魁再次扬起巨大的拳头,向林叶轰击,后者迅速躲避。

    噗--

    刚才立身的地方,多出了五个深邃的掌印。

    林叶大呼侥幸,灵魁的攻击力实在太高,坚实的地表都撑不住它一巴掌。典型的碰着就死,擦着就伤!这还怎么打!

    灵魁却不给林叶喘息的机会,一击不中再次出手。

    而林叶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渐渐的,它被林叶四处躲避的举动搞的狂性大发。一个鲜活的血肉在它面前活蹦乱跳,它却吃不到。

    它忽然放弃了追逐,这才让林叶略微有了喘息的功夫,不过他没有放松警惕,灵魁这个举动肯定有什么深层含义。

    只见那灵魁仰天大吼,大手猛地插进坚实的地表,当手再次抬起的时候,多出了一块大石头。

    "我靠!"

    林叶破口大骂,这他妈也可以啊!

    他顾不得那么多了,撒开脚丫子曲线迂回狂奔,要是被那石头命中,小命绝对交代在这了!

    倏的,脑后传来突兀的破空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一旁奋力扑去。

    咔嚓嚓!

    呼啸而来的大石头与坚硬的大地剧烈碰撞,石头崩碎,碎块四射,无巧不巧的,一块巴掌大的碎石刚好打中他的小腿,然后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林叶的脸色一阵惨白,巨大的痛楚将他紧紧包裹。

    灵魁见猎物倒地,兴奋的大叫一通,然后迈开沉重的步子,向这边奔跑过来,那种体重带来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震慑力,就像一辆装甲车碾压过来。

    "你妹的!"

    林叶现在就像个亡命徒,红着眼睛忍着钻心的剧痛,从地上挣扎起来,一手握着穆皇剑,摆好了架势。就算是死,也要在这家伙身上留下点伤疤。击杀三阶聚灵的灵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实力相差太大,大到无法逾越。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灵魁没有直接伸出大手来抓林叶,它停了下来,灰褐色的眼中充满了忌惮。这个动作让林叶愣了下,一瞬间他就领悟过来,感情这个家伙害怕穆皇剑。想到这里,林叶把穆皇剑冲它虚晃几下。灵魁见到林叶这个姿势,巨大的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不过,眨眼间又它暴怒起来,好像在为自己的怯懦愤怒,那硕大的脑袋四下望望,又一次捡起了大石头,狠狠向林叶砸了过来。

    该死!林叶惊骇,在巨石轰击到身体的前一秒,他闪到了一边,不过身体却被溅射的碎石击中,浑身血迹斑斑,穆皇剑脱手跌落在一旁。

    灵魁嚎叫,直接探过大手,林叶再也来不及躲避,整个人被它拿在手里,就像只玩具公仔。

    "完了,悲剧了……"事到如今林叶只能苦笑,面对这种怪物,他还能怎么办。

    灵魁把林叶拿到眼前,灰褐色的眼睛盯着林叶猛看,巨大的鼻翼来回煽动,猩红的舌头不断地探出嘴来,像是恨不得要把新到手的猎物一口吞下去。不过,它没有这么做,而是哼哼唧唧地握着林叶来到了刚才丢尸妖的地方,另一只手把几只半废的尸妖捡了起来。它好奇的把两个拳头并在一起,观察林叶跟尸妖有什么不同。

    林叶无语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尸妖,这些尸妖还没有完全死去,他们的上半身还可以行动,见到林叶这鲜活的血肉靠过来,它们都兴奋的唧哇乱叫,伸着长长的爪子乱抓乱挠。

    灵魁见状赶紧把林叶跟那些尸妖分开,大手用力,接着是密密麻麻的骨骼碾碎的声音,几只尸妖被大手碾成了齑粉。

    这一幕让林叶汗毛倒立,这货真他妈残暴,要是自己被它这么捏上一下,那后果……

    灵魁把它们随手一丢,也懒得看一眼,带着林叶向血池大步走去。

    林叶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这个灵魁不抓到他立马吃了,难道还要配点下脚料吗?看看越来越近的血池,他知道一旦进入血池必死无疑,必须在这之前,想办法脱身。他努力尝试着睁开裹住自己的大手,但是没有丝毫反应。他跟灵魁根本就不是哪一个重量级的,再怎么努力也是于事无补。

    灵魁察觉到林叶的异动,把林叶拿到眼前,冲他大吼大叫,像是在恐吓。林叶赶紧捂住耳朵,这二货差点把他的耳膜给震碎。

    警告了林叶一番,灵魁再次迈开了步子,林叶手足无措,完蛋了,真的要死了。心急之中,眼睛不断的四下张望企图找到什么东西来挽回这一切。

    忽然,一道寒光印进了他的眼中,在几米外的乱石旁,穆皇剑安静地躺在那里。

    林叶大喜过望,赶紧聚气凝神想要勾动与穆皇剑的联系,可是没有用,穆皇剑就像个死物一样,在那里一动不动。林叶大惊,在石室的时候这货那么听话,怎么到用到它的时候就掉链子了。不信邪,反复尝试。可惜,穆皇剑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他的心慢慢沉到了谷底,这下真的绝望了,唯一的活路也绝了!

    这时候,灵魁已经带着林叶来到了血池边,它粗狂的吼了几声,像是在庆幸什么,随后它把林叶高高举在头顶,一下跳进血池,血水没到了它的胸口。

    血水被它巨大的身体搅动的四下飙飞,林叶从头到脚被淋了个通透,他不动声色,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哪怕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过,因为夏雨他们还在那个女人手里。

    灵魁带着林叶来到血池中央,大手向下一探,一团金色的光芒被它抓了出来,林叶感觉这团金光怎么那么眼熟,跟石室里的那一团很相似。不过林叶觉得要是真正论起来,无论是体积还是浓郁度,都远远不及石室里的那团金光。

    这家伙要干什么?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灵魁拿到金光后,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不过那种狂热中,却也有着浓郁的忌惮。它先是端详了一会,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金光放进自己嘴巴里,含住。几乎是眨眼间,林叶就看到它的脑袋直冒青烟,它气急败坏的把金光从嘴巴里抠了出来,狠狠地丢进了血池中。

    什么情况?这家伙脑袋短路了?啥都敢吃啊,要知道在石室的时候,自己就差一点被这东西弄死。

    灵魁喘着粗气,停了一会,它瞥了林叶一眼,咧咧嘴,再次把金光从血池中捞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它没有再往自己嘴里放,而是要把金光往林叶嘴里塞。林叶大惊失色,这家伙真是混账!

    林叶无论如何也不敢吃这东西,他紧闭嘴巴,任由灵魁腥臭的大手在自己的脸上按来按去,死活不肯张开嘴。灵魁见林叶不吃,气的咆哮连连,另一只手愤怒的拍打血池,血水疯狂乱飙,林叶再一次沐浴在血雨之中。

    又过了一会,灵魁忽然停止了这些动作,他把林叶拿到眼前看了看,忽然大手猛地用力,林叶顿时感觉五内俱焚,心胆俱裂,骨骼咔咔声不绝于耳,骨头被挤压粉碎。

    林叶再也忍受不住无边的痛苦,大叫出声,浓郁的血,顺着他的七窍疯狂外涌。

    灵魁趁这个机会,把金光强塞进林叶嘴里,然后随手一丢,林叶就好像破布一样被扔到了那堆臭气熏天的骸骨堆旁边。

    金光入体,林叶立刻感觉浑身的血液燃烧起来,那种痛苦甚至远超骨头破碎的痛。

    他想挣扎,可是全身骨骼寸断,他连最基本的挣扎都做不到,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那种炼狱煎熬。

    "我不能死!小雨还在那里!小雨……"

    林叶被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的死去活来,嘴里不断呼喊着夏雨的名字。

    不消片刻,林叶全身的血液被燃烧一空,整具身体只剩下干涩的皮肉和嶙峋的骨骼,远远看去就是一只尸妖。

    林叶还有一丝意识没有消弭,那完全是求生的本能,只是他现在动弹不得分毫,身体已经彻底毁坏。

    金光没有因为林叶现在这个样子而安静下来,它开始炼化身体里破碎的骨骼,听起来,就好像爆豆的声音,啪啪作响。

    这样的声响引起了灵魁的注意,它靠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尸妖一样的林叶,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响声,大手探下,要把林叶再次抓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生,一道金色的光幕将林叶全身包裹,灵魁全身的皮肤剧烈翻滚,紧接着如虹的血气疯狂的向林叶的身体冲去。

    那些血气在通过金光时全都变成了金色血气,甚至那种气机比灵魁本身的血气还要旺盛。

    从吸收了第一缕黄金血气后,强大的生机从林叶身体中爆发出来……

    灵魁原本丑陋的脸孔此时扭曲的更加不成样子,他呜呼哀嚎,想要挣脱金光的牵引,可是那种力量强大已极,根本连挣扎都做不到。

    短短几息的功夫,灵魁像小山一样的身体瘫软在地,只留下了一张巨大而又狰狞的皮囊。

    金光收敛,直至完全没进林叶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