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巧遇

    更新时间:2018-09-12 15:55:15本章字数:3837字

    冷风吹过,地上干涩的皮囊微微抖动着,有种难以言喻的惊悚感,旁边一个青年正诧异的打量着这一切。

    林叶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当自己醒来的时候,不但伤势已经痊愈,而且身体也充满了力量。那是一种磅礴的力感,感觉再面对那些尸妖的时候一定能够摧枯拉朽,一拳贯穿。

    这种信心来的很突兀,却又很真实。

    林叶看了一眼脚下的灵魁皮囊,再也没有了一丝恐惧,心情很平淡。

    "好吧,虽然只剩下一张皮了,不过好歹是一个证明。"林叶笑了笑,准备把灵魁干瘪的脑袋切割下来,他看看空空如也的手,心念一动,瞬间一道寒光从远方激射过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上下打量着穆皇剑,现在他有点明白了,那个时候之所以不能把穆皇剑唤过来,应该是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现在浑身血气充沛,那种距离,应该很容易就联系到。

    轻而易举的割下灵魁的脑袋,林叶从身上割了条布条,将干瘪的脑袋系住,提在手里。

    第一颗首级到手,林叶握着穆皇剑向着浓烈的大雾前进,身上散发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荒山中的某间石室,神秘女人猛地睁开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您的选择?不可能,我绝不认同……他不过一个凡人而已,肯定是侥幸,他根本没有资格得到那样东西。"说罢,她屈指一弹,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浓雾中咆哮声传出,接着是骨折声,一个灰色的影子撞到了嶙峋的山石上,无力跌落。细看之下,那是一只尸妖,脑袋碎了半个,生机全无。

    林叶随意在衣服上擦擦手,这些尸妖真是麻烦,多不胜数,他一路走来都不知道杀了多少尸妖了,现在它们虽然再也不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但是数量太多,杀不胜杀啊。再这样下去再强横的血气也会被累死。

    想着这些,林叶低头看看手里提的两颗灵魁首级,灵魁这东西根本就没有那个女人说的那么多,什么星罗棋布,都是骗人的屁话。从割下第一颗灵魁首级的时候算起,他最起码找了两个小时,才寻到了第二个血池,废了点手脚将灵魁的头割了下来,走到现在都快半天了,再也找不到血池了。

    没办法,找不到也得找,那个女人给的期限是三天,可是现在一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了,他才收集到了两颗灵魁首级,必须得加速。

    林叶选定了一个方向,加速狂奔起来。现在他不担心迷路的问题,因为视野变得无比开阔,不再受浓雾限制。他的速度极快,体质的改变带来的效果很明显。他快速奔走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血池的踪迹,心里有点焦躁起来。

    那个女人不应该是骗他。

    林叶左思右想找不到原因只能暂时停下来,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然回去找那个女人问问情况?

    这时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只有一轮惨淡的血月,寒风愈发的凌厉。

    只不过,那种凌厉中,多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林叶眼睛一眯,风中有浓郁的血腥味,是从当时他们一行人逃离的地方传过来的。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李霖,于燕还有轲意,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了,还有王金龙他们一伙。

    或许现在就可以趁着寻找血池的机会,找一下他们。

    打定主意,林叶再次狂奔起来,不过这一次心中多了份急切,要是能够找到失散的朋友就再好不过了。

    飞速后退的环境跟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差异,倒是体积巨大的山石多了不少,那些山石的附近徘徊着很多尸妖,他们看到飞奔的林叶后,叫着追了上来,不过它们的速度明显追不上林叶的脚步,很快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飞奔了约莫有一刻钟,林叶就看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身已经被破坏的千疮百孔,车厢也被撞击的坑坑洼洼,甚至连里面的座椅都被掀了出来。

    林叶径直走了过去,车里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搏斗的痕迹,想想他们也不可能回到这里,林叶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忽然他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似乎听到了隐晦地喘息声。

    体质改变后,听力也敏锐了不少,但绝不会听错,附近有人。

    侧耳聆听,声音是从车身传来的但不会是车厢,林叶刚才已经检查过了,他的目光从里到外,由上到下的在车身扫视。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车底盘,底盘不是很高,藏一个人却绰绰有余。他有点好奇,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聪明。

    林叶蹲下身,向车底望去,那里趴着一个人,嘴角满是血污,正用脏兮兮的脸对着他。附近的轮胎沾满鲜血,下面还有黏糊糊的肉块。

    这张脸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林叶腹诽,这时那人颤颤巍巍的开口了:"你,你是林叶?"

    听了这声音,林叶一拍大腿:"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主管啊,你这是唱的那一出啊,躲猫猫?"林叶忍不住调侃,这家伙倒也命大,如此严苛的环境下竟然还活着,不得不说他还真有点常人不及的能耐。

    王金龙唯唯诺诺,不敢答话。林叶见状也懒得离他,转身就走。

    "林,林叶,林叶不要走,带我一起走!"王金龙忽然像见了亲爹一样,从车底下迅速的钻出来,一把抱住了林叶的大腿,死活不肯放手。

    晕死,这货还赖上了。传说中的抱大腿?林叶见他现在的样子,倒也没有落井下石的打算,毕竟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理论上讲,大家都是一起落进异世界的熟人,应该放下仇恨才对。

    其实以前林叶和王金龙也算不上是深仇大恨,主要是因为夏雨,两边的人才处处较劲。不过毕竟一天前,双方还在拼个你死我活,现在要转眼笑脸救人,林叶自认为做不到,没有那么大的度量。

    说起来,他们落到这不田地都是这个王八蛋害的,不一剑戳死他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王主管,你好歹也是个体面人,怎么能这么低三下四的呢?我可是个外来务工人员。"林叶把他踢开,提着穆皇剑就要走,谁知道王金龙又快速的爬过来,林叶后退两步:"别过来。"

    王金龙倒也听话,乖乖地爬在那里,不过脸上因为惊惧而扭曲的脸孔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哀嚎着:"林叶我求求你救救我,带我一起走,他们都死了,都死了,只剩我一个人了,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啊。"

    "给我一个救你的理由。"林叶不是坏人,但也绝不会同情心泛滥,两人之间只有仇恨,就算是放下,也不会成为朋友。

    王金龙快速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沓红鱼:"这些,这些算是我给你的报酬。"

    林叶有种崩溃的感觉,这些东西要是放在以前也就算了,但是在这个世界,就算是做手纸还嫌扎屁股呢。他可不认为,这些钱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这点钱怎么够?你的命未免太廉价了点吧。"林叶笑眯眯地看着他,想要调侃他一下,不过这举动倒也像他的作派。

    王金龙没有想到那么多,见林叶不答应,他一咬牙,把整个钱包都递到林叶面前:"好,这些都给你,要是不够,等我回去了一定补给你。"说这些的时候,王金龙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着,一副心痛的样子。

    唉,算了,这家伙真是奇葩,不过现在没时间跟他耗:"好啦,把你的宝贝家伙都收起来吧,我消受不起,再见了。"

    林叶抬腿就走,但是王金龙又一句话让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我见到过你那几个朋友,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王金龙带着哭腔:"你要是不肯帮我,恐怕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林叶脸色一沉:"你说你见到的是谁?"王金龙狡猾的很,这恐怕只是他捏造出来的借口。

    "我见到李霖,于燕还有轲意他们三个正在被一群尸妖追赶,我没敢过去,就吓得退回来了,一只躲在这里。"王金龙见林叶有松口的意思,忙不迭的解释。

    林叶心里一寒,王金龙还真没有撒谎,就是他们三个失散了,不过貌似他们遇到了危险啊,林叶一把抓住王金龙的领子,直接把他提了起来:"快告诉我,他们在哪?"

    王金龙惊骇,林叶的力气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大了,他的一百几十斤的体重在人家手里就跟小鸡仔一样,他哆哆嗦嗦的指着一个方向:"那边,好像还有一个巨人追赶他们。"

    他嘴里的巨人应该是灵魁。林叶感到不妙了,他们三个怎么是一只灵魁的对手,想到这里心里有点急躁,极目远眺看着这空间迷茫的雾气,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王金龙:"你能看到多远的距离?"

    林叶之所以视线不受限制,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但是王金龙怎么可能也能够看到那么远的距离,就好像当初夏雨说的一样,她的视野不过才几尺而已。

    王金龙明显没想到林叶会问这个问题,他愣了好一会,才开口:"其实,我可以看的很远。"说着,他站了起来,三角眼泛着阴冷的光芒。

    "这样啊,好吧,你在前面带路。"林叶微微一笑,眼前这个王金龙很可疑啊。

    王金龙从地上爬起来:"等会要遇到危险,你一定要救我。"林叶耸耸肩,没有任何表示,指使他前面带路。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血月下的荒野上,两道狭长的影子跟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格外诡异。

    林叶一直盯着王金龙的背影,心底有种不安感在慢慢扩散,却找不到源头。

    王金龙说他的伙伴全都死了,只有他自己一个活着,林叶忽然觉得这是个不小的问题,为什么他偏偏有那么好的运气逃脱大难呢?

    越想越不对劲,严格来说,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新世界有着太多的未知,尸妖,灵魁,会法术的神秘女人,会让人变干尸的金光,这些东西无一不在说明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大陆,一切皆有可能。对于现在的王金龙,还是留一个心眼好。

    林叶握紧了穆皇剑,他现在几乎可以断言,王金龙有问题,从他说可以看透浓雾的那一刻,就已经可疑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林叶是在戒备,但是王金龙在想些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就这样走了很久,几乎是到了深夜,寒风呼啸,不知道从哪里卷来了几片落叶,在空中留下阴霾的痕迹,掠向远方。

    "喂,伙计,你不累吗?"林叶打破了僵局,连续走了两个小时,他实在是好奇王金龙的体能怎么那么好,又困又饿又累,再加上神经长时间紧绷,对于一个现代社会的人来说,已经超越身体承受的极限了吧。可他竟然还这么神采奕奕。

    王金龙没有停下,而是侧着脸给了林叶一个微笑:"我在车底下睡过了,也吃了点东西,精神不错,不用担心。"

    "谁他妈担心你。我是说你吃的什么?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已经是饿的头昏眼花肚子咕咕叫。你是有吃的,能不能也分给我一点?"林叶揉着肚子,其实他一点饥饿感也没有,夏雨他们有神秘女人的保证,应该会有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