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担忧与生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1本章字数:3346字

    “哦,我记起来了,那几个女生怎么样了?”沈忆安突然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担心地问道。

    “没事,听到了那几个女生的叫声,我们都往那边过去了。过去的时候你已经被推到岩石下面去了,不过那两个男人已经被解决掉了。那几个女生也没有事,不过据说小镜给她们付了一笔钱,所以现在心情有些不好。”肖萌笑着说道。

    刚才发生的一幕确实让肖萌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担心,沈忆安自己一个人面对着拿刀的男人,万幸的是没有出什么事情。当看到沈忆安躺在岩石下面的时候,他们几个人都已经快要说不出来话了。

    当然,那两个男人的下场也不怎么好,被顾少凌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看到沈忆安那样的情形,顾少凌几乎要气疯了。

    “真是给你们填麻烦了。”沈忆安有些不好意思,想到林镜夜一会又要让自己赔偿送花的钱,默默感到有些心疼。

    “小安你醒了啊,海鲜做好了,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白凡探头进来,看见沈忆安已经完全好了,开心地说道。

    这一顿饭,按照林镜夜的意思,算是给沈忆安压惊,用的材料几乎都是沈忆安自己捡来的。

    沈忆安来到餐厅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顾少凌的一张臭脸。沈忆安也不明白为什么,顾少凌的脸色这样的不好。

    “你是怎么搞的,你自己是女生好不好,为什么要一个人面对着两个人呢?”顾少凌没等沈忆安说话,先发起了火来。

    顾少凌是第一个到案发现场的,看到沈忆安独自一人面对着两个男人的时候简直有些无法理解,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在想些什么,完全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

    “可是,还有另外的几个女生,我不过去的话,她们就危险了。”沈忆安不知道为什么顾少凌要发这样的火,觉得自己做的没有什么不对的。在那样的情形之下,自己不会再有别的什么反应了。

    “可是你也是女生好不好,你也不想想怎么可能会对付得了那两个男人呢?你要是有了什么闪失,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顾少凌看着沈忆安如此心不在焉的样子,更加生气了。自从沈忆安被带了回来之后,顾少凌就一直提心吊胆着,而沈忆安居然觉得自己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啊。”沈忆安不知道顾少凌为什么会这样担心自己,面对那样的突发情形,自己难道还要考虑一下顾少凌是怎么想的么?

    “你可以叫我们啊,我和镜夜就在旁边,其他人离得也不远,你可以跑过来喊我们啊,何必要自己上呢?”顾少凌对于沈忆安的想法完全无奈了,不知道沈忆安是从哪里来的这样的勇气。

    沈忆安没有话说了,为什么自己没有叫人,而是选择了自己上去呢?因为沈忆安一直以来从来就没有依靠别人的习惯,尽管顾少凌就在面前,沈忆安也觉得没有什么要求帮助的必要。一直以来,沈忆安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解决问题。

    “今天的事情你错的太离谱了,现在自我检讨一下。”顾少凌看沈忆安没有什么反应,以为她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做出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检讨?”沈忆安尽管一向脾气很好,但是涉及到这样的问题还是相当的倔强。这件事情沈忆安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别人,没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好了好了,赶紧吃饭吧,大家都已经快要饿死了,你们之后再吵。”白羽嚷嚷着,看现在这个局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赶紧出来打了圆场。

    “对了,沈忆安,跟你说一声。这次为了安慰那几个女生出了一笔赔偿金,带上送的鲜花,一共是五万元,一起加到你的账上。”林镜夜面无表情地说道,仿佛刚才的一场争执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沈忆安偷偷看了一眼林镜夜,果然如同肖萌所说,因为破费了一些钱现在正闷闷不乐。估计这次的事件造成的影响不小,许多女生因为害怕都离开了。听肖萌说,现在林镜夜已经取消了在海滩盈利的计划,现在大家已经完全进入了度假的状态。

    沈忆安对于这种事情一直持着无所谓的态度,有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这是沈忆安一向的习惯。现在没有什么工作做,当然也是好的,但是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钱什么时候能够还完,自己还要在这个社团里面待多久。

    由于白凡和白羽的劝解,顾少凌终于不再对着沈忆安发火了,但是还是自己生着闷气,执意不理沈忆安。沈忆安觉得顾少凌采取的措施有些可笑,顾少凌不理会自己,自己更加懒得离他,只顾着好好吃饭。

    林镜夜家里的厨师一定是顶级的,沈忆安觉得每道菜都好吃极了,吃得很开心,完全不理会旁边的顾少凌一点胃口都没有。

    “我不吃了。”顾少凌说着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沈忆安觉得这个人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发一通火,现在还在跟自己过不去。

    “小安,我觉得你应该跟小凌道歉,他真的好担心你。”肖萌一边美美地吃着,一边对沈忆安说道。

    顾少凌为什么会表现出这个样子,虽然沈忆安不明白,但是肖萌心里是完全清楚的。肖萌知道事情发生的比较晚,等到自己过去的时候顾少凌已经抱着沈忆安往回跑了。医生诊治的时候顾少凌差点发了疯,一直要和那两个男人拼命。如果不是林镜夜拦了下来,估计那两个男人都没命了。

    “可是,肖萌学长,我没有什么错啊。”沈忆安对于肖萌也这样说感到奇怪极了,顾少凌这样说自己只是以为他自己在发疯。但是肖萌学长一向说话都是很有道理的,居然也这样说。

    “你有错啊,你不该让关心你的人那么担心你。”肖萌一本正经地说道。在肖萌的眼里,沈忆安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女孩,有这样大的勇气,只是还是不知道珍惜别人的关心。

    沈忆安似懂非懂,但是即使是肖萌这样说,沈忆安还是决定不去向顾少凌道歉。顾少凌自己生自己的气,为什么要去让他开心呢?

    “我也吃完了。”沈忆安越想越气,索性不吃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顾少凌可以这样发泄自己的不满,自己当然也可以这样做。

    剩下的五个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沈忆安也会发脾气。

    “反正之后都是休假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这样好不好,我们做一个比赛,比一比谁先找出小安怕的东西。”沉默了一会之后,也许是觉得气氛过于压抑,白凡提议道。

    这件事情给每个人的震撼都比较大,感觉沈忆安简直像是什么都不怕一样。白凡这个提议,也许正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的。

    “这个好玩,我参加。”肖萌开心地说道,只要是有关游戏的东西,肖萌总是会参加的。

    白羽也兴致勃勃地说要参加,左铳只是点了点头,林镜夜看到大家兴致都这样高,于是也同意了。

    “不过,既然是个竞争,得胜者会有什么奖励呢?”林镜夜突然说道,似乎在林镜夜的眼里,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利益的驱动的。像是没有奖品的游戏,是没有吸引人参加的欲望的。

    “小镜,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我们只是玩一玩。这样吧,谁要是能够赢了这个游戏,他就有权利命令别人做一件事情,别人不能拒绝好不好?”肖萌回应道。

    林镜夜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对于没有什么实质性利益的东西,林镜夜向来不怎么感兴趣。其他的人似乎对于奖励并不太感兴趣,只是一味地好奇沈忆安最怕的东西是什么。

    “小凌,我们在做游戏,你要不要参加?”正在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游戏的规则的时候,顾少凌失魂落魄地走了进来。

    “什么游戏?”顾少凌的情绪依旧十分低落,看见沈忆安不在更加低落。

    “我们要玩找出小安最害怕的东西的游戏,赢了的人可以命令别人做一件事情哦,别人不能拒绝的。”肖萌认认真真地说道,仿佛顾少凌是这个游戏的唯一参加者一般。

    “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小安呢?用这样的方式找出她的害怕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顾少凌觉得这些人的做法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绝对不会这样对待沈忆安的,毕竟自己是沈忆安的保护人,也是不允许别人这样对待沈忆安的。

    “赢了的人可以让别人做一件事情,命令小安也是可以的哦。”白凡看顾少凌的态度有些坚决,用挑逗的语气说道。

    这一点恐怕是顾少凌无论如何不能拒绝的,自己想要小安做的事情简直是太多了。想看一看沈忆安穿女装的样子,想看一看沈忆安作为一个女生温柔的样子。

    “好吧,我参加。”最终,顾少凌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肖萌早都想到了顾少凌会有这样的反应,自己当初设置获胜者的奖品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

    现在大家都开始冥思苦想沈忆安可能会害怕的东西了,强壮的男人与威胁肯定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沈忆安对于这种东西似乎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平时的昆虫什么的,沈忆安也是会随手捏死的,并不会像别的女生一般大声尖叫,所以,现在看来,想要找出沈忆安的弱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这一切,沈忆安都是不知道的。几个男生在背后想法设法要设计自己,沈忆安却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天晚上,沈忆安想的是肖萌说的那一句,自己不应该让关系自己的人担心。难道,今天自己的行为,让这几个人担心了吗?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