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沈忆安的弱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1本章字数:3323字

    沈忆安一直觉得顾少凌他们只是把自己当做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罢了,自己来到这个社团也只是因为还债而已。但是,现在沈忆安却发现,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慢慢地变得亲密了。这些人对自己似乎真的有那样的关心。

    只是,沈忆安总是在欺骗着自己,宁愿对于这些人来说,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期望值越高,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最后,沈忆安决定不想了,以后的事情就让他自然的发展吧。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压抑。沈忆安与顾少凌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但是互相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其他的人看到这幅场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一桌人就在沉默的气氛中吃完了饭。

    吃完饭之后,肖萌带着沈忆安去捡贝壳,其他的人则在思考着怎么找出沈忆安的缺点来。

    “小安,你最怕的是什么啊?”肖萌开门见山地问道。游戏的规则里并没有规定不许问沈忆安,所以肖萌觉得这是最快速直接又最省力的方法。

    “这个,嘛,我想想啊,好像没有。”沈忆安虽然不知道肖萌这么问有着什么目的,但是还是尽力地回想了一番,但是结果却让肖萌很失望。沈忆安确实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小安真的这么厉害,什么都不怕吗?”肖萌不死心,接着问道。

    沈忆安迷茫地摇摇头:“不是厉害,只是现在想不到。”

    左铳一直与肖萌是形影不离的,听到肖萌这样问沈忆安有些无奈。不过这就是肖萌的个性,总是喜欢简单直接的东西。

    左铳对于这个游戏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只是陪着肖萌在玩而已。只是对于肖萌的方法实在是感到有些无奈。

    肖萌与沈忆安分开去捡贝壳,临走的时候还仔细交代要注意安全,碰到坏人要拔腿就跑。沈忆安觉得很可笑,昨天如果不是那几个女生的话,自己当然是要拔腿就跑的。

    正当沈忆安专心致志地找着贝壳的时候,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大堆的各种虫子,其中许多是沈忆安没有见过的。

    沈忆安抬起头来,看见两兄弟坏坏的笑。

    “你们在干什么呢?从哪里弄来的虫子?”沈忆安好奇地问道,不知道两兄弟在搞什么鬼。

    两兄弟知道沈忆安不怕一般的虫子,特地找了一些看上去恐怖的来吓唬沈忆安。没有想到沈忆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两兄弟垂头丧气地走了,沈忆安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剩下了一堆的虫子在那里,看着比较恶心,沈忆安自己也换了一个地方。

    没有想到,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正当沈忆安全神贯注地找着贝壳的时候,一条蛇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沈忆安觉得有些奇怪,在海滩上怎么会有蛇呢?

    抬头一看,却发现左铳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可能是沈忆安第一次与左铳单独面对面站在一起,觉得有些紧张。

    “左铳学长,这条蛇是你抓的吗?”沈忆安好奇地问道,不知道左铳是在做什么。

    “是,我刚才在你身后发现的。”左铳是看到刚才肖萌的方法太拙劣了,才想到了这个点子。女生一般都会怕蛇的,相信沈忆安也不会例外。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沈忆安好奇地打量了这条蛇半天,专心地在研究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于是,左铳的计划也失败了。左铳很悲哀地想到,也许找出沈忆安害怕的东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从一开始就太小瞧沈忆安了。

    沈忆安觉得今天这些人的行为都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反正这些人的行为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正常。

    一整天,沈忆安都在回想肖萌说的话,说这些人其实是十分关心自己的。沈忆安仔细想了想自己在这个社团中的发生的事情,肖萌对自己是十分的热情的,顾少凌似乎对自己也是很关心的。

    只是因为自己说了一句从来没有来过海边,肖萌便提议大家一起来了,最为难得的是林镜夜也没有反对。似乎所有的人都想让自己过得开心,而自己一直以来竟然没有注意到。

    如果真的如同肖萌所说,自己对顾少凌的态度就有些太差了,毕竟他也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发脾气的。而自己却一直认为是顾少凌错怪了自己而一直耿耿于怀,甚至不与他说话,让顾少凌现在心情很是低落。这样想起来,自己确实是太差劲了。

    沈忆安这么想着,觉得自己应该晚上回去之后向顾少凌道个歉。虽然沈忆安还是觉得自己救人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对于顾少凌的态度确实不够好。至少为了其他人的情绪,自己也应该这么做。

    回到林镜夜家的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沈忆安这一天玩得也很快乐,没有了工作,不需要考虑别的女生,沈忆安觉得特别的放松。等到回到别墅的时候,沈忆安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向顾少凌道歉。

    沈忆安记得自己的房间与顾少凌的房间中间只是隔着一个书房,于是,沈忆安想要在晚饭前解决自己与顾少凌之间的事情,以免让大家在晚餐桌上又看到顾少凌郁郁寡欢的样子。

    沈忆安觉得现在顾少凌应该会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今天在沙滩上并没有看到顾少凌,也许他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吧。沈忆安没有想到顾少凌会这样的小心眼,一个这样的事情就会这样与自己过不去。于是决定一会要克制自己的脾气,微笑着面对顾少凌。

    顾少凌的房间并没有锁门,沈忆安敲了敲门就进去了。但是站在沈忆安面前的并不是顾少凌,而是林镜夜。沈忆安觉得有些发蒙,一定是这个房子太大,设计的比较复杂,所以自己给搞混了。

    “镜夜学长,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房间,我现在就走。”沈忆安看到林镜夜有些慌张。沈忆安从来没有这样面对面与林镜夜呆在一起过,以前总是有肖萌帮着自己打圆场,现在独自一人面对林镜夜,不免有些心虚。

    “等一等,我有话要跟你说。”林镜夜正在擦着眼镜,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沈忆安说道。

    沈忆安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林镜夜不带眼镜的样子,林镜夜的眼睛长得很好看,卸下眼镜显得很秀气。然而带上眼镜之后的林镜夜就显得截然不同了,看上去要严肃很多。

    沈忆安听到林镜夜这样说,立刻不敢动了。现在林镜夜的心情不好,沈忆安是知道的,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惹怒他为好。

    “那个,镜夜学长,昨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对于损失我会赔偿的。”沈忆安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情,林镜夜因为那件事情赔了不少钱,沈忆安觉得自己有必要道个歉。

    林镜夜没有说话,带起了眼睛,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林镜夜朝着沈忆安径直走了过来,沈忆安还以为林镜夜有什么话说,只是没有想到林镜夜只是将沈忆安身后的门锁上了,然后顺手关了灯。

    沈忆安不知道林镜夜这是什么意思,也没有问。

    “你刚才说是要赔偿损失,那么你怎么赔呢?”林镜夜突然在沈忆安的身后开口问道。

    “和以前一样,我接着工作。”沈忆安弱弱地说,自己现在自然是没有什么钱赔给林镜夜的。这些天可能是自己的运气不好,一直做出这些破财的事情。

    “肖萌学长告诉你的赔偿数额少了许多倍,真正赔了她们的你工作一辈子都还不起,那么你要怎么做呢?”林镜夜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在索命一般。

    沈忆安往房间里退了几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确实没有什么钱,如果工作一辈子都不能还清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如这样吧,就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好了。”林镜夜突然幽幽的说道。

    沈忆安并不明白林镜夜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在林镜夜的眼睛里有了一丝邪恶的东西。

    林镜夜并没有等沈忆安说话,便将沈忆安推倒在了床上,双手支撑着压在了沈忆安身上。

    “我说的用身体还债,你懂了么?”林镜夜像鬼魅一般地说道.

    然而,沈忆安的反应并不像林镜夜以为的那样。林镜夜觉得一个女生最重要也是最在意的应该就是自己的贞洁了,自己这样侵犯沈忆安,她一定会惊慌失措或者是害怕地无以复加的,但是,现在在自己的面前,沈忆安却是很从容安静的。

    “我要侵犯你了,难道你不害怕吗?”林镜夜觉得这个女生是这样的奇怪,平静地有些过分。

    “我不害怕啊,因为我知道,镜夜学长你是不会这么做的。”沈忆安很平静地说道。虽然从一开始,林镜夜就已经做出一副要侵犯自己的样子,但是沈忆安知道这都是装出来的。林镜夜的演技并不怎么高明,沈忆安能够看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这么做,要是我真的有这个想法呢?”林镜夜觉得沈忆安的表现实在是不可思议,即使是这样也是不会害怕的么?

    “因为如果镜夜学长真的想要侵犯我的话早都动手了,还需要在这里跟我说这么多吗?”沈忆安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林镜夜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做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沈忆安心中还是明白的,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林镜夜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你这个人,还真是有些特别。”林镜夜笑着站了起来。看来自己也没有成功,完全没有把沈忆安吓住,沈忆安最怕的东西,自己终究还是不知道的。

    沈忆安也笑着站了起来,刚才发生的一切沈忆安只是当做了一个玩笑,林镜夜应该是一时的心血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