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友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1本章字数:3304字

    林镜夜与顾少凌之间的关系真正发生变化大概要从顾少凌有一次要到林镜夜家中做客开始,这是一次事先没有告知的活动,只是顾少凌一时的心血来潮。林镜夜总是对于顾少凌的任性感到无奈,林镜夜喜欢事先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否则会有中不知所措的感觉。

    顾少凌来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谈到了家族继承的问题,大概是得知了林镜夜有着两个哥哥,林镜夜自己可能是继承不了家族事业的时候。

    顾少凌有些羡慕地对林镜夜说道:“真是羡慕你,可以不用去继承家族的东西。”

    这一句话,真是戳中了林镜夜心中的痛处,在这一刻,林镜夜忘记了父亲的教诲,觉得顾少凌真是让人无法忍受了,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彻底地爆发了出来:“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这些东西,现在反而用这个来嘲笑我吗?是的,我确实是无论如何都继承不了家族的事业,但是这也用不着你在这里嘲笑啊。”

    可能是被林镜夜一时的发作吓到了,顾少凌愣了一会,然后笑着说:“原来你也会生气,也会发作。”

    顾少凌一直以来总是认为林镜夜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仿佛任何的事情都不会让他激动。但是现在,林镜夜却彻底的失态了。顾少凌所说的羡慕是真心话,并没有什么嘲讽的意思,但是林镜夜这样的敏感却让顾少凌很是意外。

    “其实,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继承的,我也是被考核的,也许不合格的话,又要被送回法国去了。”顾少凌有些悲哀地笑着说道,似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心酸和不幸,自己以前并不知道,林镜夜的心里原来也是这样的痛。

    “可是你毕竟是有这个机会的。”林镜夜苦笑着说道,刚才的爆发似乎已经耗尽了全力。顾少凌说的这番话让林镜夜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有些羞愧,原来顾少凌自己也有着这样的难处。

    但是让林镜夜不能够理解的是,顾少凌明明有着这样的机会,但是却没有为此去努力的意思,自己尽管有着努力的想法,但是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上天也许真是喜欢开玩笑的,对于想要得到的东西偏偏是不会给你的。

    “但是我宁愿是不要这个机会的,继承这个家族其实并不是我的意愿。”顾少凌有些伤感地说道,为了能够成为继承人,自己不得不离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并且按照祖母的意思,今后都是不能相见的。

    “你明明有这个机会,但是为什么不努力?”林镜夜有些生气了,觉得顾少凌这个态度真的是对不起他的家族。如果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哪怕是只有一丝的机会,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去争取的。

    “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努力?”顾少凌突然反问道。

    “我?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林镜夜觉得顾少凌的智商肯定有什么问题,自己一直向他强调了自己的现状,为什么他还是不能够了解,自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有用呢?

    “你当然有机会,为什么你只是在意你的家族企业呢?在别的地方做一些事情难道不行吗?”顾少凌也有些生气了,林镜夜总是这样的一副死脑筋,觉得自己的一生应该就完全奉献在了家族企业中间,觉得以后只能做哥哥们的帮手。

    在顾少凌的眼中,自己是宁可要自己闯出来的天地的,家人为自己安排好的一切,在顾少凌看来就像是通往黑暗的路途一般。自己没有兴趣,但是却不得不戴上了这个沉重的枷锁。

    然而,现在的林镜夜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一点,林镜夜却一直没有看透。

    一直到顾少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镜夜才有着如梦初醒的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确实是太狭隘了,总是想着以后家族事业的去向,却忽略了自己的真正的能力。

    一直以来,自己以为要做哥哥们的副手,不需要太多的努力就可以,不需要超过哥哥们的才华。但是到现在林镜夜才明白,自己完全可以不依靠家族的势力,可以自己闯出一片自己的事业。

    也是在这一刻,林镜夜才第一次真正地认识了顾少凌。在林镜夜的眼里,顾少凌不再是那个异想天开的幼稚少年。而是一个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敢于向家族势力说不的勇敢的人。顾少凌身上所具有的勇气,是自己一直缺少的,也是自己一直没有看到的。

    顾少凌走了之后,林镜夜想了很久,想着自己以前所认为的固执的想法,觉得是那样的可笑。自己自然是成不了继承人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可以闯出属于自己的事业,可以超过自己现有的家族事业。

    想到这里,林镜夜突然有些感激顾少凌,是顾少凌的这番话,唤醒了自己在内心中一直沉睡的想法,改变了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自由,自己一直以来都有可以为之努力的东西。

    从这件事情之后,林镜夜便想真心实意地与顾少凌做朋友,因为在顾少凌的身上,自己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顾少凌虽然做事情欠缺考虑,但是顾少凌的有些想法却是林镜夜以前一直没有能够想到的。顾少凌所一直追求的自由,林镜夜突然发现,也是自己所一直欠缺的。

    一直到后来,有一天顾少凌问林镜夜要不要一起成立一个社团的时候,林镜夜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尽管后来发现居然是这样不靠谱的社团。在林镜夜的眼里,顾少凌做的许多的事情都是不靠谱的,总是靠着自己的一时冲动做事,但是在顾少凌的身上却有着一种敢想敢做的勇气,这是林镜夜自己不具备的。

    沈忆安从来没有见过林镜夜的父亲,对于这对父子之间的纠葛当然是更加不清楚。只是知道林镜夜有着一个十分富有的家族,想必他的父亲一定是一个严肃的生意人的样子。

    林镜夜听到父亲来了的消息有些不安,这一次到这里的安排并没有经过父亲。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到这个地方来,林镜夜之前同意肖萌的计划一大半是考虑到父亲现在几乎是不可能到这个地方来的。但是可能是机缘巧合,自己偏偏被抓了个正着。

    果然,听到林镜夜在这里的消息,林镜夜的父亲不久就要求林镜夜以及他的朋友到客厅去见面。林镜夜听到这个要求,显得有些不安。现在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父亲了,林镜夜觉得自己与父亲之间的隔阂实在是太大了。

    沈忆安第一次见到林镜夜的父亲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严肃的男人,有着林镜夜一样的眉眼,显得比林镜夜看上去还要可怕。沈忆安在心里暗暗感慨林镜夜父子的相像,不知道这位老爷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脾气。

    “镜夜,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林镜夜的父亲抬起头来,把每个人都看了一遍之后将目光定在了林镜夜的身上。感觉与林镜夜已经有好多的日子没有见过了,虽然是父子,却显得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我们在组织社团活动。”林镜夜很恭敬地说道,对于父亲,林镜夜的态度一向很谦和。林镜夜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告诉他要听父母尊长的话,绝对不能忤逆父母,当然,林镜夜从小就将这些规矩教训牢记于心,丝毫不敢忘记。

    “组织社团活动,你整天就在做这个?”林镜夜的父亲显得有些不高兴,尽管对于林镜夜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希望林镜夜以后能够很好地辅助他的哥哥们,至少在管理方面有一些的才能。但是,现在在林镜夜的父亲看来,现在的林镜夜已经完全堕落了。

    林镜夜没有说话,知道自己再解释只能让父亲更生气。也许现在自己做的一切在自己以前看来也是有些接受不了的,但是现在的林镜夜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情会感到很快乐。对于这一点,父亲自然是不能理解的。

    “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努力,以后能够成为你哥哥的帮手。但是你怎么整天就知道玩呢?太让我失望了。”看见林镜夜没有说话,林镜夜的父亲认为他是默许了自己的评价,更加生气了。现在自己越来越搞不懂林镜夜的想法,这个孩子已经完全从以前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林先生,我觉得您对于镜夜学长的评价有些不公平。”沈忆安听着林镜夜的父亲这样责备林镜夜,心中感觉很不舒服,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为林镜夜说两句话。对于林镜夜的父亲,沈忆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害怕,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固执的老人。

    “哦?你是谁?我似乎没有见过你。”林镜夜的父亲将目光转移到了沈忆安的身上,这个孩子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从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让人感觉很舒服的气质。

    “我是新来的部员,我叫沈忆安。”沈忆安并没有退却,昂着头迎接着林镜夜父亲的注视。虽然一直以来自己与林镜夜的交往并不多,但是沈忆安能够感觉到林镜夜其实上是一个这样认真负责的人,虽然不知道这对父子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误会,但是如果说林镜夜不够努力,那么这个评价就有失偏颇了。

    “哦,你就是那个沈忆安。那么,你为什么说我不公平呢?”林镜夜的父亲从顾少凌的父亲那里听说过沈忆安的名字,知道这是一个特别的学生。但是却不知道他居然会有这样的勇气,为林镜夜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