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试炼大会初相遇

    更新时间:2018-09-12 16:05:19本章字数:3827字

    这两天一直都呆在屋里,音倩倩都快被闷出病来了,所以她决定出去随意逛逛,顺便晒晒太阳,赶走一身的疲累。

    可是还没走出几步,就遇到了师伯和师叔无乐子和无夜叉,不过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看见自己就多得远远地呢?

    其实也真的是不能够怪这两个人,就说前些天吧,他们想要好好地和自己的这个师侄搞好关系,可是结果呢?本来他们是各自拿出了自己的独门绝活来教这个徒弟的,可是就拿炼丹术来说吧,音倩倩居然把无夜叉最为心爱的炼丹缸给烧碎了,那个可是经过九千九百年的提炼才炼出的缸,就这么说没就没了,他能够不痛心吗?再说无乐子,他为了教会音倩倩喷火术,居然毁了自己那蓄了九百九十九年的眉毛。

    这样的祸事精师侄,他们不约而同的认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啊!!!

    哎,看来五行之术中,音倩倩也只能使出雷系法术这一招了,不过也算是件好事,这种雷系法术本来就是五术最该级别的啦,。术业有专供,如果她能够把这门法术练得炉火纯真,那也就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突然音倩倩想到自己好像是很久都没有见到过广心了,就问了几个弟子,是去了试炼大会。

    “什么试炼大会?”音倩倩从来没有听谁提过这个,不禁好奇心激增

    试炼大会是每年都会举行,由修真界五大门派联手合办,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参加的,与会的人基本都是各大门派顶级的弟子,所以这是一场高者之间的争霸赛,当然最终的奖品也必然是非常优厚的,最终取胜的那个人可以获得由铸剑门提供的御剑一把,可不要小看这一把剑哟,这可是需要个个顶级的铸剑师合力花上上百年才能够铸出一把剑来。它的用途当然也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上天,入地,潜水,移动的床·····应有尽有啊。

    刚刚知道这些音倩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她一直渴望能够有这么一把剑,其实她的要求也不高,只是希望能够飞行就够了。这个正好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最终音倩倩如愿以偿的来到了试炼大会,不过按照他以前的那些行为,这次她去肯定少不了一顿白眼,甚至还会被揍上一顿也说不定,因为她得罪的恰恰就是就是这次大会的主办人啊,阳明会放过她吗,看他也不像是那种会不计前嫌的人啊。

    海选就要结束了,音倩倩坐在门口等广心出来,本以为广心会是这个批次中最为厉害的那一个,自然而然会是第一个出来的,可是音倩倩看到的第一个出来的人并不是广心,而是另外一个人。

    “咦,这个人是谁啊?”一看到广心出来音倩倩就迫不及待的去问他,并没有意识到广心那张阴沉的脸上的失落的表情。之前就听说他的实力很强,不过今日一看,果然是大大的超出了我的想象。

    冷气,哈哈,亏他想得出,我还热气呢?他当他自己是空调那,这个名字雷人的程度真的不是一点半点,虽然名字气的不怎么样,不过这位先生长得还不赖。

    不仅仅拥有一副魔鬼的身材,还拥有一张撒旦的面孔,让人看着看着就会不自觉的被他给吸过魂去,真的是,嘶嘶嘶,音倩倩猛地摇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不能看了,这种妖孽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赶紧的拉着广心离开,不过还是感觉到了来自于背后的那道冷冷的注视,不禁打了个冷噤搓搓手臂加快了步伐,真的是有够冷的,快赶上空调了。

    却是身后的冷气此时正盯着音倩倩远去的背影,不禁嘴角微微上扬,这种样子同样是迷人的不行,但是却让人感觉这个家伙是不是欠抽,如果现在音倩倩回过头来肯定也是会忍不住要打这位帅哥一个大大的耳光子的。

    晚上回去房间后,,音倩倩赶紧的跳上了床,不过越是黑暗的地方越是把自己的眼睛给闭上了,音倩倩越是无法将自己脑海中的那张给挥掉,这究竟是中了什么魔怔。就算那个家伙长得再迷人,自己也不至于对他痴迷到这个地步吧,居然连睡觉都还在想着他。没有办法,只能够继续使用那个最为古老的办法了,数绵羊,一只,两只,三只······终于不知道在自己数了多少只羊后,音倩倩睡着了。

    屋子里一片黑漆漆的几乎就在音倩倩刚刚进入睡眠状态的那一刻,她整个人便开始被层层的蓝光给笼罩了,想必是夜灵体又开始作用起来,正在吸收外界的灵气呢。

    突然,这个家伙眼睛一睁,又醒了,真实的,老毛病又犯了,肚子现在是惊天动地的叫着啊,真是丢人,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就这么能吃呢,音倩倩此时完全可以肯定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个饿死鬼,这辈子才会这么胡吃海喝的。

    可是现在怎么办呐?这里又不是方山派,如果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怎么样也能够找到一些吃的东西,可是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再怎么样总不能去偷东西吃吧。

    可是好饿啊,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偷就偷吧,肚子为大,什么事情等自己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想着音倩倩便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果然是吃得苦中苦,方能有东西吃,这不,音倩倩发现了好吃的······ 

    昨晚吃得那么饱,之后音倩倩就迷迷糊糊的回到房间里,睡着了,可是这个广心可真是不知道体贴人,这么一大早的就把音倩倩给揪起来了其实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披头散发的顶着个鸟蜂窝就起来了。

    “师叔,你怎么可以把人家的镇教之宝-九尾鲶鱼给吃了呢,这下可怎么好,人家要是发现了,我们就算卖掉全部家当都赔不起啊。”

    看着广心这么责备自己音倩倩迅速的往广心的嘴巴里塞了一样东西,再给广心一掌:“哈哈哈,现在我们是共犯了,你已经吃了那条九尾鲶鱼的尾巴啦,想赖都赖不了了。”这真的是天大的冤曲,自己连那条鱼的味道都不知道,就这么上了音倩倩这条贼船。

    突然,音倩倩的眼神被不远处的一个背影给吸引过去了。

    真是太诱人了,仅仅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让音倩倩毫无尊严的流下了垂涎的口水。虽然只是背面,但依然可以感觉出来这个人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好,而是一等一的棒,明显可见他那身精瘦的肌肉,以及那倒三角的形状,一身古铜色的肌肤,真是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这完全可以匹敌音倩倩之前看过的那些欧美大片里的极品帅哥了。真是完全移不开眼啊。

    真是没有前途的大色女啊。

    “是冷气。”广心实在不想再看这个傻女人痴傻的样子,鄙夷的说道。

    “啊?怎么是他呀”音倩倩很是失望的叹息道,紧着边想强迫自己的视线从那个人的身上转移。那个人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不出所料,果然是他。

    这也就算了,没有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向我们这个方向走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音倩倩看着这个极品啊帅哥越来越靠近自己,气息顿时越来越紊乱,啊啊,自己快紧张的喘不过气;来了。

    原来他不是朝自己走过来的呀,只是过来和广心打了个招呼,想到他竟然不理自己这个美女转而去看一个男的,音倩倩不禁恶狠狠的向身边的广心瞪了几眼。接收到这不友善的眼电波,广心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冤哪啊。

    看着帅锅就要走了,音倩倩不禁觉得一阵失落,不由得就开了嘴。:”请问一下,你还没有吃饭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吧。”说着便向冷气投去一个最善意的微笑,这可是音倩倩这位自己最无害的表情了,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如果采访一下所有看过她这个表情的人,想必没有人会觉得很善意,大家肯定一定都会觉得这是不怀好意的笑。

    可是事与愿违,自己貌似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个家伙也真是太能吃了吧,居然,居然把那么一大盆九尾鲶鱼全部都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的解决掉,一点都没有剩下,真是又能吃又狠心。就他一个人就把所有的都吃了,那自己怎么办呢,请他吃东西也只是个尅气话,可是这个家伙居然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做外人,就算只是在自己的家里也不至于做到这么绝呀。这下音倩倩对于眼前这位帅哥刚才还留有的那么一点好感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消失殆尽了。因为相比于吃的,音倩倩果断不会选择冷气。对于一名合格的吃货,永远是食物为大,谁跟自己抢吃的,那就无疑是在要自己的小命。哼,想都不要想。 

    还是广心懂事,一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师叔,你看这个鱼也吃光了,可是你几乎还没有吃什么,我们再到前面的那家店里面点几个小菜吃吃吧,就当是垫饱肚皮吧。”

    虽然还在可惜那么美味的鱼,不过看到自己家的师侄这么懂事,音倩倩也就不打算再计较什么了。”好,我们走吧”

    不过音倩倩还是没有忘记刚才那件事,那条可怜的鱼,这件事真正的给她小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势必会影响她三观的改变,以后就不应该热情的请别人吃东西,

    “那个冷气实在是太能吃了,是不是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真是的,那么能吃,身材居然还呢么好,这个就更可气了。”

    广心不想火上浇油,只有在一旁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自己对于音倩倩话的赞同,可是心里却远远不是这样想的,“师叔你自己也非常能吃好不好,在我看来,那个冷气作为一个男人吃下那些东西是正常的,可是你作为一个女人,饭量居然还可以那么大,那才是不正常的。”也许是广心掩饰的太好,音倩倩居然被自己身边这个师侄点头哈腰的行为给唬过去了,“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对吧,这绝对是与每个门派的门风有关,你看我就不是这样的,你也不是这样的,对,应该是这样的,绝对是门派门风的问题。”

    突然音倩倩话题一转,”咦,蓬莱派的人怎么没有看到呢?”当然这不是音倩倩关心他们,而是害怕与他们相见,想着能躲就躲,毕竟前段日子,大家闹得并不是很愉快,可以说是很不愉快。

    “喏,你前面的那几个不就是吗?”广心手指着前方那一队人。

    天啊,赶紧走,音倩倩立马拉住了广心就准备转身逃走,不过她显然是忘记了那个家伙的听力有多好。

    音倩倩的头还没有完全转过来,,那个人就已经看向了她。好吧,好吧,认命了。

    看着阳明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音倩倩心里开始发了毛,这个家伙会拿自己怎么办,越想越害怕,音倩倩果断的抓住了广心的手,坚定地向广心点了点头,似乎是在用眼神对广心说:“师侄,师叔相信你,你一定可以保护我的对不对?”再怎么样广心也已经是个到了元婴期的人,再怎么样也比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凝气中期来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