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交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189字

    邓璐璐是玄门弟子,她的师父便是玄门的正天道长,花月楼是江湖上人人都要忌惮三分的杀手组织,玄门向来不耻花月楼暗中伤人以及各种阴邪的手段,所以玄门和花月楼向来不对付,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花月楼竟然主动对玄门发起攻击。

    不知这一次,会掀起什么腥风血浪。一场阴谋就在这场对决中逐渐显现了出来。

    而这一次与花月楼的交锋中玄门损失惨重,除了正天道长和公孙伊泽外,还有八名弟子受伤中毒,额外还有包括大师兄在内的六名弟子被花月楼生擒,这还不算一开始就被抓走的连东师兄。中毒者虽然及时服用了解毒丹药,却由于不对症而无法根除,更因为动了真气导致毒液在体内四处游走,情况变的更加严重。

    连东师兄是玄门弟子,也是邓璐璐的师兄,而公孙伊泽是公孙世家的少主,然而他的身上却包含不少秘密,这一切,全都是邓璐璐所不知道的。

    好在正天道长的解毒丹药也不是全无作用,暂时将毒压制了下去,众人都没有生命危险。

    清醒过来正天道长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弟子们的情况,知道暂时无碍后略微松了口气,而后问起公孙伊泽。

    知道他也中毒不轻后,正天道长略作沉思,对守候在一旁的邓璐璐道:“你先去照顾公孙少主吧!我这儿有你师母他们在,你放心吧!”

    “是,徒儿谢师傅体谅”邓璐璐抬起哭的红肿的双眼,向正天道长磕了个头,抬脚就奔了出去。牵挂着公孙伊泽的伤势,她早已心急如焚,得到师父的准许后便一时也不敢耽搁。

    “也难为这孩子了”凌芳将正天道长扶起坐着,垫了个枕头到他身后:“那公孙少主伤的比你严重,到现在还未清醒过来。璐璐虽心里焦急,却一步也没离开过你身边,就算知道你无碍后也不愿离去,看来在她心底,在怎么也是你和玄门最重要”。

    “我毕竟是她师父”正天道长摇摇头,安慰了一番凌芳,对凌风帆道:“想法子把这里的情况赶紧知会给瑞王殿下,咱们得借他的势力护送北上,迅速回昆仑山总坛去”。

    “师父不等毒解了再走么?”

    “为师是不敢等呀!你大师兄落在了花月楼手里,为师估摸着他们多半是冲着玄清的手艺和咱玄门那些暗器机关图纸去的,应该会胁迫他北上回总坛。这毒为师的丹药能压制的住,能回了总坛寻得罕见药草后就可及时配出解毒丸。”

    正天道长忆起手札上的解毒方子,简略跟凌风帆解释了下,末了叹了口气,有些后悔道:“论腹中机巧,你大师兄一人抵得上千军万马,我真后悔将他带下山来,他个性耿直,只怕不那么容易就范,为保同门,他定会把花月楼引入总坛陷阱后同归于尽,咱们得抢先回去准备着。”

    “恩,徒儿立即去派人通知殿下,师父伤势未愈,好生休息吧!”凌风帆明白事态紧急,点点头刚要退下,忽然一名凌府侍卫急匆匆从外面奔进来道:“公子,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凌风帆见对方惊扰了师父,有些生气。

    “瑞王殿下在陵城遭遇暗杀,听说受了重伤,生死不知!”

    “什么时候的事情?”屋里的人全都大吃一惊。

    “就在昨天夜里!”那侍卫一边回答,一边暗中向凌风帆暗中施了眼色。

    凌风帆看看屋内的侍女丫鬟、几位同门,默默的点点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详细说来”。

    “是,小人刚才在外面听到几位官差闲话,说昨夜在陵城,微服私访的瑞王殿下遇上了杀手,胸口中了一刀,已经送入陵城府衙医治,到底是死是活目前还没有结果。如今为了抓凶手,捕快们都得到调令了。”

    侍卫抬眼看了看凌风帆,又道:“小的知道凌家是大户人家,有许多亲友在朝为官,心想着这事或许会影响到公子,就急忙赶回来报讯”。

    “你做的很好!”凌风帆看了眼默然的正天道长,道:“下去找管家领赏吧!”

    侍卫立即谢恩离去。

    这两日凌府正在筛查下人,为了清除花月楼的暗探,许多下人侍卫现在还关在暗室里审讯。暗探未被抓出之前,机密的消息着实不能在人前说出。

    那侍卫原是瑞王殿下留下与凌风帆联系的人,表面上虽然是凌家的普通侍卫,暗地里却是瑞王的亲信部众。

    那侍卫得了密语指令,立刻就寻机会进了约定好的密室。

    待凌风帆处理完周边的事情匆匆赶来后,那人立即躬身行礼:“殿下请公子和道长放心,殿下无碍,放出受伤的消息只是为了诱敌,也请公子配合演完这出戏。”

    “殿下现在在哪里?”

    “殿下已经秘密回京,道长遇袭之事我已传讯给殿下,很快就会有安排”。

    “辛苦你了!”凌风帆大大松了一口气,拍了拍那侍卫的肩膀。

    瑞王无事就好,否则,不用花月楼,官府就会来找玄门的茬子了。

    只是不知何人居然胆敢行刺瑞王,难道京城里的皇储之争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么?

    皇城内,小公主好端端的突然口吐白沫昏迷,水米难进,奄奄一息,眼看性命已经不保。

    太医院数次会诊,结论皆是中毒,但是查不出中的是什么毒,贵妃娘娘心急病倒,皇上大发雷霆,抓了一大票宫女太监,连太医都被砍了几人。

    皇城之中人人自危,这时候外头又传来了瑞王遇刺的消息,太后闻讯病倒,皇上在公主和太后之间两边跑,急火攻心旧疾复发,早朝时当场晕倒,情况危急。储君人选立即又被提上日程。偏此时又有数名言官上书,声称瑞王遇刺是假,暗中谋逆是真。

    瑞王此行是秘密离京,且陵城所驻的二十万兵马是大信的精锐之师,更是瑞王旧部,对他忠心不二。

    陵城离京城不过三百里之遥,地处要道,城墙坚固。瑞王得此兵力相助,睥睨对手,进可攻退可守,一旦皇上驾崩,新君非他莫属。

    大臣们一片哗然,在朝堂上争论不休,大信朝堂乱成一团。

    消息传出,边境也不再安稳,南海岛国蠢蠢欲动,几次小打小闹的袭击大信船队。

    西北蛮胡纠集十数万兵马,虎视眈眈的盯着大信的边关城阙,似乎随时都会发动战争。

    钱武锋慢悠悠的翻阅着从玄门抢来的手札,静静听取下属密报各处的消息:“甘颜佳已经得手,瑞王只怕熬不过今晚,只是她也被当场抓获关进了陵城大牢,要不要相救”。

    “救?呵呵”钱武锋冷笑一声“她已经没有价值了,不值得有人为她送命”。

    “这是善若岛一早传来的密信”。

    “这一次比上次晚了两天”钱武锋放下手札,接过下属递上的密信,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迅速撕开封皮扫了一眼后,他忽然眼皮一跳,一下子站起身来。

    “主上!”下属不明所以,战战兢兢的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钱武锋没有回话,他的手微微颤抖着,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信上的字,面上是从未有过的谨慎严肃。

    逐字逐句的看了又看,他忽然一把抓紧了信纸,狠狠的握成一团,嘴唇抖动,沉声道:“速派人去准备车马,我要亲自回一趟善若岛”。

    “设法将我回岛的消息传讯给公子,你着人看好玄门弟子,带着他们先往昆仑山,我离了善若岛后,自会赶来与你们会合”。

    “还有”他顿了顿,语意狠戾的强调道:“万一遇见盗侠沐南南,什么也别说,当即格杀无论”。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手头这封信绝对不是那个老家伙写的,那个老家伙一生谨慎万分,钱武锋相信除非他死,否则绝对不会假手他人。

    沐南南盗窃不成杀了他?那不可能,以他的修为,只怕十个沐南南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两年因为老家伙闭关,自己和公子刻意躲避他,中断了以往的按时传讯,只留下了一月一封信的联系,而且没有固定时间,路途遥远,这封信从岛上到自己手中,少说也过了七八日,那么推算时间,老家伙出现异常正是沐南南大致登岛的日子。

    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可以猜到的就是;如果沐南南没死,自己和公孙伊泽的秘密很可能已经被他知晓。虽说以他的个人力量影响不到大局什么,可公子要求谨慎,这个人是断然留不得了。

    其实不必花月楼动手,他已活不了几天,他中的毒药是自己亲手配的,就算他翻遍善若岛,也找不到解药。

    没有解药,他只有死路一条,下那条命令,也是为了万无一失。眼下公子已经牢牢拿捏住玄门中人,自己也得到了手札,意料之中的配置解毒丹药的药材大多出自玄门总坛,当然,还为了另一个秘密,那里也非去不可。

    事情顺利的话,公子定然可以进入玄门总坛,若是不成,自己手头还有玄清和其他玄门弟子,到时候以他们的血来要挟,不怕正天道长不开门。

    说起玄清,钱武锋倒是敬佩的很,一个看起来莽撞粗野的山村汉子,居然长了那样一双巧手,除了各式暗器,花月楼的机关设置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此人才,以后出海时一定要带上,为以后永久的栖身之处做防护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