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驱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218字

    “泽,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好一点?”邓璐璐坐在公孙伊泽的床前,喂他喝完一碗汤药,不知道是第几次伸手去探他的脉息。

    他的脉搏微弱,虚浮无力,比师父要糟糕的多。

    他的伤也比正天道长要糟糕的多,不但肩膀上中了一箭,深入骨中,胸口腰间还有几处细深的伤痕,是被钱武锋的雪花镖所伤。

    箭上和镖上都有毒药,还是不同的剧毒,若不是公孙伊泽功力高深,当场就用内力将剧毒逼出体外,只怕此时他早见阎王去了。

    只是他因此造成鲜血大量外涌,失血过多,整个人虚弱无比,此刻躺在床上的他脸色苍白如纸,眼神疲惫,看着倒像是个卧榻多年的重病之人,叫邓璐璐觉得一阵心酸。

    若非是为了自己,他一个丰姿俊朗的世家弟子又怎么能走到这一步?

    “都怪我,泽,是我拖累你了!”她放下药碗,握紧他的手,忍不住自责。

    “璐璐,一切是我自愿的”公孙伊泽温柔的抚摸着她的手掌,轻声道:“你别自责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你那里好好的了,流了那么多的血,昏迷了一天一夜,吓死我了”邓璐璐一头扑进他怀里,呜呜大哭:“我好没用,还什么天下第一呢,结果救不了你,也救不了师兄们……”

    “别这样!”公孙伊泽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暗中运气疗伤;他的身体百毒不浸,血液早就和常人不同,看起来伤势严重不过是因为故意多流了点血,再加上自我封闭内力导致。他自小修炼的功体特殊,可自由封闭内息让外人查探不出,很容易就骗过了玄门一干人等。忍着伤患之处被她压的不舒服,公孙伊泽故作轻松的安慰她“花月楼的弩箭太过厉害,你又不是三头六臂,哪里照顾的了那么多人。”

    他冲她笑笑:“真想不到那钱武锋那么厉害,你我联手都讨不到几分好处,你一走我就倒霉了,泽武力低微,看来以后一定要时时跟着你,劳你庇佑才行”。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邓璐璐破涕为笑,爬起身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理了理他的衣服“嗯,那本姑娘就在此保证,以后到哪都带上你,做你的贴身侍卫,护着你,再也不要看着你受伤了”。

    “真的到哪都带上么?”公孙伊泽直直的看着她,目光浓烈灼人:“那你可要说到做到,这辈子都不许离开泽”。

    “不离开就不离开”邓璐璐声音里夹杂着羞怯的喜悦“等花月楼的事情了了之后,我请师父做主,做主咱俩的事情……”。

    “要是你师父不同意怎么办?”公孙伊泽故意逗她,见她急切的欲张嘴辩解,立即伸手掩住她的口鼻“放心,就算你师父不同意,泽也要将你抢到手,这辈子泽跟定你了,谁也别想阻止”。

    “师父很疼我,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再说了,你这么优秀……”邓璐璐的脸上红了又红,一双闪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幸福和喜悦。

    “对了,泽,公孙世家怎么办?你不带我回去见见你的亲人么?”想起钱武锋说的话,邓璐璐不由得有些担心,她从未想过公孙伊泽的少主身份是得来不易不稳固的,因为自己,他失去了以前努力才拥有的一切,他真的甘心么?

    “泽早就没有亲人了”公孙伊泽浓密如扇般的睫毛轻轻扇了两下,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凝重落寂,一只手也缩回去放进了被子里。

    “我四岁的时候,母亲就去逝了,而父亲,早在母亲刚刚怀上我的时候就抛弃了她,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看到邓璐璐惊讶心痛的表情,公孙伊泽抿嘴一笑,似乎毫不在意。

    他翘着嘴角继续道:“其实这在公孙世家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泽是随母姓,严格说来并不算公孙世家的弟子,当年家主将我立为少主时就遭到很多人反对,这么多年,泽遭受的谩骂非议不知道有多少,暗杀下毒也是经常的,若不是泽还有几分真本事,根本就活不到今天。”

    “那,那你以后不回公孙世家了么?”邓璐璐没想到他的身世居然如此坎坷,这样一个潇洒温和从容的人,居然有这样不堪的生活遭遇,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随口继续问下去。

    “回去干什么,那儿的人又不欢迎泽回去,再说了,泽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少主,垂涎这个位置的人很多,让他们自己斗去吧!眼下我可是无名无份一声轻,最逍遥不过!”

    忆起往事,公孙伊泽的手在被子下面攥成了拳头,笑容却愈发云淡风轻:“只是我这样两手空空的离开公孙世家,以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跟在你身边蹭饭吃了,你可要小心自己的钱袋,别被泽吃空了!”

    “你又逗人家!”邓璐璐方才有些沉重的心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她重又稍稍靠近了公孙伊泽,喃喃的诉说着他昏迷后自己的担心害怕。

    天近黄昏,屋里的光线渐渐的昏暗下去,公孙伊泽侧着脸,微笑着聆听她的偶偶私语,一只手撑着床沿,另一只手在黑暗中晃了又晃,犹豫再三,终轻轻揽上了她的肩膀。

    身前的少女吐气如兰,温软幽香,四周安静祥和,本该是和谐舒适的内心,却因流淌着异样的血液而冰冷坚硬。

    快了,在这段最后的日子里,就多给予你几分美好吧!

    在邓璐璐看不见的身后,公孙伊泽的眸中的温暖渐渐沉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常人难以发觉的冰冷,寒气入骨,如风刀霜刃,将灵魂削成一片一片。

    玄门弟子修养了三日后,正天道长接到了瑞王殿下的秘密回函,没有等到花月楼的进一步消息,他决定立即动身回昆仑山。

    没有受伤中毒的弟子除了邓璐璐外皆暂留凌府,待风波过去后各自回家。年青青也拜托给凌府的人继续查找,中毒的弟子跟着正天道长前去总坛,他们还需要去总坛寻药解毒。

    公孙伊泽自是要跟着邓璐璐一起走的,凌风帆原本是该留在家的,可他担心前往昆仑山千里迢迢,路上容易发生意外,只有邓璐璐和凌芳两人护不住那么多伤患,偷偷带了贴身侍卫追了上去,正天道长无奈,也只好带上他了。

    这一次由于瑞王的原因,他们一路走的很是顺利,每到一处城镇皆有人接应,偏僻路段更有官差相护,花月楼从那以后再也没来招惹他们,朝堂的混乱随着皇帝病情的反复时好时坏,瑞王殿下的伤势没有起色,人也一直没有回京城,谋逆之说愈演愈烈。

    知道年青青被意外救走可能未死的消息后,公孙伊泽愤怒不已,却又因为钱武锋的暂时离开而无处发火,善若岛传来的消息让他先是心惊、觉得难以置信,而后狂笑一通,不知道是狂喜还是悲哀。那个老家伙就这么突然的死了,哈哈,死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死了,是该说他死的及时还是死的太不是时候?

    自己多年背着他的辛苦谋划一朝成空,这让他失落不已,空落落的心愈发执着的想要将原定计划继续执行下去,仿佛除了这样,自己已经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年青青彻底清醒过来时,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了,躺在峨眉派厢房里的他对着眼前的红衣少女发呆了半响,才在对方没好气的斥骂声中想起发生过的事情,他立即连滚带爬的翻下床,蹒跚着就往门外跑。

    “干什么?”顾展屏一把按住了他“你知不知道我师父废了多少心思才将你救活,你这个一身是毒的家伙,早知道你是当初那个威胁过我的苗人,我就一鞭子送你去见阎王了,省的来祸害我们峨眉派”。

    顾展屏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真的浑身是毒啊,当初自己用鞭子拖着他寻到同门帮助,事后一时大意居然一鞭子抽死了一条狗,那狗全身溃烂死状甚惨,吓的她抖了半天,连带着做了多日噩梦。

    这家伙被人一掌打断心脉,居然能仗着蛊虫护着侥幸未死,而后一点点的修复,也亏得掌门师父当时也在,不然自己这么莽撞的拖了个一身是蛊的人回去,非把自己和周围的峨眉弟子们都害死不可。

    顾展屏知道他身上的是蛊毒后才慢慢想起来他就是那日曾威胁过自己的玄门弟子,可是救都救回去了,又不能一鞭子再给抽死,热心的师父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算把他真正救活,光秘制的珍贵药材都不知道给他吃了多少,这身体还没养好他就往外窜,外面风大雨大的,受凉生病了对得起她师父么?

    “姑娘,求你放开我,我真的有急事,玄门出大事了,我一定要赶回去通知我师父”年青青身体虚弱,被一把按的几乎缓不过气来,只好软话求道。

    “呸!你都睡了大半个月了,还急事呢,什么事都不用急了!你们玄门早回昆仑山去了,这回少说也走出一千里开外了,你去哪找去?”

    顾展屏这话没骗他,知道他是玄门弟子后她曾特意去知会过玄门中人,只是她去的晚了,暂住凌家的玄门人已经了。

    一想到她救的这人是邓璐璐的师兄她就觉得憋气,她怎么这么倒霉,偏巧救了情敌的师兄,最近有江湖传闻说公孙伊泽为了玄门中人与花月楼起了冲突,受了重伤不说,还连带着被逐出了公孙世家,少主之位已经换了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