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黑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191字

    “沐南南,你怎么会睡在我床底下?”可能是因为沐南南身上太脏,分别太久小猴子竟然不认他了,大眼睛一转,吱吱两声跳进了年青青怀里。

    顾展屏则被沐南南身上的酸臭气息熏的倒退三步。掩着鼻子道“盗侠沐南南?你怎么脏成这样?你是不是有一个月没洗过澡了?”

    事实上沐南南也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洗澡了。从善若岛回来后,他因为太过心急,没日没夜的冒雨赶路,结果一时大意得了风寒,在一个小破客栈里躺了多日。若不是那客栈掌柜的心肠好,他这条小命早挂掉了。

    好不容易等身体好转回到益州,武林大会早就结束了,玄门人和邓璐璐也早就离开凌家走了。他听说玄门曾和花月楼起了冲突,就暗中打探消息,意外发现凌家有人在寻找年青青。他一时兴起就潜进年青青的房间想查看下有没有线索,结果因为太过疲惫睡着了。

    此时被顾展屏嫌弃,沐南南无所谓的摊开手“男人么,臭就臭点!没关系的!对了蓝师兄,听说你前段时间失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沐南南很好奇年青青的行踪。

    “此事说来话长”年青青看了眼顾展屏那登时变的不悦的神色,有些顾虑道:“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稍后我们慢慢谈。”

    “也好”沐南南看出他言下之意,爽快的答话出了房门。

    许是因为受伤又中毒的原因,公孙伊泽的身体一直不见好,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安静的待在马车里,或小憩或与邓璐璐聊天!

    邓璐璐觉得他近日的情绪似乎有些起伏太大:有时候明显很沉默不想说话,有时候却又显得太过开朗,天南海北的胡侃一通。只是邓璐璐觉得,那时候的他眼底依旧有些落寂。

    邓璐璐想着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他好歹是在公孙世家长大的,一时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事实也是正常的。

    为了开解公孙伊泽,她每天都尽可能的抽出最多的时间来陪他说话,此时她正坐在他的身边,指着漫天彩霞道:“泽,你看,那块云朵像不像一条刚出锅的红烧鱼,热腾腾红艳艳的,连颜色都像呢!”

    公孙伊泽正为花月楼刚传来的新消息而烦躁;年青青不但没死,还携同峨眉派的顾展屏一起现身了。

    对于顾展屏他没什么感觉,不过是个喜欢上自己,又恰好长得不错功夫也行的大小姐罢了!只是有她在身边想再杀年青青就变的棘手了。她毕竟是峨眉派的掌上明珠,而花月楼暂时还不宜与八大门派起正面冲突。

    “是挺像的”公孙伊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那一片红彤彤的天际,淡然一笑:“你个小馋猫,该不是想吃鱼了吧?”

    “你不想吃么?”邓璐璐反问道,最近他们一直急匆匆的赶路,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在马车上用的,菜色自然也丰富不到哪去。

    “开玩笑的啦!”邓璐璐见他嘴角噙笑,知道他的情绪已经被自己带动起来,随欢快道“我只是想起了十年前,我跟着师父第一次上昆仑山时的情景。”

    她看着他,抿嘴一笑:“你都不知道我师父那时候走的有多慢,一路吃好喝好游山玩水,足足走了四个月才到了昆仑山。就那样我还责怪师父害的我路上辛苦呢,现在想来,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正天道长确实是个好师傅,泽很羡慕你!”

    “师父当然最好啦!不过我当初确实没什么心情玩,一直以为你那个属下的死和我有关,心里面纠结的很!”

    “可不就是和你有关!”忆起往事,公孙伊泽嘴边的笑容变深了些“那时候你真出人意料,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却那么凶,二话不说上来就打,吓了泽一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你打倒了。”

    想到这里,公孙伊泽的目光有些怅然;命运真是无常,他们居然那么早就纠缠到一起了,若非曾经,她会这么快就接受自己么?

    心中黑暗的角落里及时发出一声冷笑:“不接受又如何?难道你还能真的对她动情?你可别忘了你从小到大,身边重情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人性本就自私,所有的情感都只是会害你沉沦的累赘,你要强大,要自由,你不需要那种没用的东西!”

    公孙伊泽微微的楞了下,看在邓璐璐的眼中,还以为他又哪里不舒服了。她立刻紧张的问道“泽,是不是,毒又压不住了……”

    “不是”公孙伊泽握紧她的手,看着路边不断退后的风景道“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你当初走了那么远,一路看了那么多美丽的风景,最后的落脚点却是终年苦寒的昆仑山,你怎么活的下去的?有没有冲你师父耍性子哭闹一翻?”

    害怕被她窥见自己内心的黑暗,公孙伊泽故意故意岔开话题,果然引的她有些撒娇的笑起来。“才没有呢!你就把我想象成那样不懂事啊!”邓璐璐与他并排坐着,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凑近他耳朵悄悄的道:“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其实总坛那一点都不冷,四季如春,风景可美啦!”

    “是吗?”公孙伊泽知道她不会骗自己,他压下内心的惊讶,故意反驳道“你骗人,泽不相信,昆仑山那种地方,不说滴水成冰风刀霜剑,再怎么也不可能四季如春啊!”

    “骗人的是小狗”邓璐璐果然着急的辩解:“我才没骗你呢?我们玄门总坛在一处四面环山的谷地中,吹不进寒风,谷中又遍布温泉,空气湿润温暖,是个世外桃园般的美丽地方。”

    “果然如此!”公孙伊泽心中暗动“那老家伙推测的不错,昆仑山乃大信龙脉的发源地,那龙眼定是在玄门总坛那,唯有那种灵地才会在昆仑山极冷的环境中造就出世外桃源般的奇景来!”

    心中虽如此想,他面上却依旧故作惊讶道“怎么可能真的有那种地方?眼见为实,泽又没见过,才不信呢!”

    “等你到了那里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啦!不过——”邓璐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神态顿时变的不自然起来!

    “不过什么?”公孙伊泽心之有异,立即追问起来。

    “玄门有祖训,非本门弟子,不得踏进总坛,不过你是为护玄门才受伤的,想来师父可能会网开一面让你进去吧!”邓璐璐这话讲的有些吞吞吐吐,她深知正天道长的脾气,他极其遵守祖师爷留下的规矩,会不会放公孙伊泽进去还真难说。

    “不进去就不进去,让你师父为我一个人违反门规总归不好”公孙伊泽垂下眼帘,挡住眸中算计的光忙,温柔道“我只求能解了毒好好和你在一起,去不去总坛又有什么要紧!不过是少看一处美景罢了!”

    “当然要紧”邓璐璐急切的脱口而出“你不知道那昆仑玉椒有多娇气!它未熟的鲜果离枝后一刻之内就会枯萎黑化!而成熟的果子又没有解毒效果!整株离土即死,无法移栽别处。你不进总坛,如何能得到鲜果解毒?”

    临出发的时候,正天道长特意诊断过公孙伊泽身上的毒伤,而后告知邓璐璐公孙伊泽中的毒比较怪异,只怕光配解毒丹还不够,可能需要大量的昆仑玉椒的未熟鲜果来解!师父既然知道这样还同意带他回总坛,应该就是已经准备让他进总坛的吧!

    可若是师父坚持不让他进总坛,只配制解毒丹药慢慢帮他解毒怎么办?中毒的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时不时的皱眉头咬紧牙关,肯定是在强忍着毒性的折磨,自己怎么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多受罪?邓璐璐暗暗的盘算着,想着是不是该好好的求求师父多给点情面放他进去。沐南南与年青青商量了半天,结果很让他们沮丧。

    直接去追吧;师父他们都走了大半个月了,他们本来就走的急,能追上的希望太过渺茫。派人传信吧;先不说传信的人能不能追上他们,就算追上了,有公孙伊泽在,花月楼肯定暗中也在,送信的人能不能活着见到师父一行人也是个未知数。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

    “算了,先别纠结了,赶紧上路吧,有什么事咱边走边想,没准咱们人少,能赶在进昆仑山之前追上他们。”沐南南大病一场后,心头还是那样焦急,见没结果立即就要走。

    “也是!”年青青看了眼顾展屏“我们要抓紧赶路,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很辛苦,也可能会很危险,你还要跟着么?”

    “怎么不跟?你小瞧我啊?我有那么娇气么?”顾展屏白了他一眼,年青青和沐南南先前谈话时是背着她的,她倒是不在乎,不过看情况沐南南也认为公孙伊泽有问题。

    虽然她本身对一个贼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沐南南和年青青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都说他有问题,都认为他在图谋着玄门什么,那是不是说明他真的有问题?可是,他那样的人真的会有问题吗?

    顾展屏很是郁闷,虽然他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自从两年前偶遇过他一次就将他深深的刻在了心底。两年前,十五岁的顾展屏初出茅庐,第一次下山,偷偷甩掉一路护送的师兄弟们,独自行走江湖。缺乏江湖经验的她没多久就栽了个跟头,在一处黑店里,被人药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