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恐惧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6本章字数:3151字

    他眼眸明亮,眼底脉脉深情如溢满的湖水,丝丝的渗出,漆黑的瞳仁被霞光映的有些发红,炙热的感情似乎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在他这样深情的眼眸注视下,邓璐璐微微有些不自在,本能的低了头,柔声回道:“不会那么严重的,泽,你要相信我师父的能力,还有,师父他老人家背下了那手札上的一个方子,可解百毒,一定没问题的!”

    “那就好!”公孙伊泽眼中的光彩倏然暗了些,他微笑着将头靠近她,话语有些低沉道:“泽只是有些担心,这些日子,每次毒发时泽都很害怕,怕会就这样离开你,璐璐,你不知道泽有多害怕离开你,早知今日,泽真想哪天悄悄的走了,也省的让你担忧。”

    “你敢走,我就追遍天涯海角找到你,然后打折你的腿拖回来!”邓璐璐故意笑道:“我很凶的,你可千万不能背着我偷偷走掉,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些日子一直下雪,众人的心绪都比较低沉,情况最严重的公孙伊泽的心思尤其变的沉重,三不五时的就会说些丧气的话,为了开导他,邓璐璐时常会故意岔开他的话题,露出凶悍的一面逗他!

    说话间她还故意在他肩头掐了一把,果然惹的公孙伊泽轻笑起来“好好好,不走了,不走了,方才是泽不好,泽不该说那样丧气的话!”。

    公孙伊泽的眼光扫过前方天际的皑皑群山,眼底的柔情渐渐化作一股幽深冷意,似那霞光般布满天地,而后又随着黄昏昏黄的光线渐渐的消散,溶解,须臾后转作担心、算计、冷漠、还有一丝丝异常的、分辨不出的情绪。

    瑞王的死讯迟迟没有传出,想来甘颜佳就算得手,也未命中要害。还要他早就有所准备,并没有指望甘颜佳一人,事有轻重缓急,自己和钱武锋都不在京城,那边的事情可暂时缓一缓,留下充足的时间做最后一击。自己这边的计划能否顺利进行,还需再三斟酌。

    邓璐璐早已经被拿下,无需担忧,这些日子灌进去的迷魂汤最够她消化一阵子了,只是正天道长和其他人他还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取得信任,能不能进总坛,还需下功夫。

    这些日子的相处,让他充分看到了玄门众人对邓璐璐的重视,当初他果然没有看错人。

    “若是情况有变迫不得已?那老道士死脑子一根筋不让进?”

    公孙伊泽悄悄抬眼看了下身边人,在心中默念:“若是迫不得已,也只好进一步从她身上想法子了,难道还真指望阿锋当着正天道长的面杀几个玄门弟子逼开总坛之门么?”根据已知的情报,要去的地方机关重重,迷路数条,杀人逼问这事,绝对是下下策,万不得已之下,他不会施出。妾意温柔,深情如海,只是郎心似铁,自始至终都不曾将那份柔情放在心上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徒增奈何!

    被蒙蔽的爱情,还有被蒙蔽的人,在事成之后,都不应该再存在这个世上。

    公孙伊泽握紧了拳头,心中没有一丝的怜惜,有多少年了?像这样,心中再无在乎的人。

    霞光渐隐,日光退却,墨蓝的天空上慢慢的闪现出一颗颗的星子,璀璨如宝石,看上去一眨一眨的,像是满天的眼睛。亿万年来,这些星子看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苦辣酸甜,是否也看尽了人心?女子柔嫩微暖的手掌轻轻抚上了他的额头,甜美的声音在耳旁悠悠道:“泽,你看星星都出来了,咱们进去吧,夜晚风大,莫着了凉!”

    清亮的嗓音听起来温柔如水,有说不出的暖意流淌,就如同儿时,自己在睡梦中听到的母亲的谆谆关切。公孙伊泽忽然觉得胸中一动,原本空落落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顶破了一层厚厚的雾瘴,模模糊糊的想要显现出来。

    阳光灿烂,巍峨高大的崇山峻岭被皑皑白雪覆盖的臃肿厚实,沐南南怀抱灵灵,徒步在荒凉的道路上艰难的跋涉着,空气寒冷干燥,北风呼呼,他大口的喘着粗气,拍着怀中小猴子圆溜溜毛刷刷的脑袋,有些无奈道:“你个小家伙真聪明,你怎么就知道那个角落能逃命呢!只可惜呀!”

    他抬头看了看似乎一直没有尽头的道路,惋惜道:“只可惜你家主人只顾着英雄救美,没跟着你逃,如今咱们两个一没的吃二没的穿,所有家当都被那帮恶人搜走了,我也已经饿的快抱不住你了,你就再大展神通一次,帮我找点吃的吧!”

    说话间他捏了捏小猴子的腿,故意叩了两下牙齿,对着它道:“恩,虽然小了点,肉还挺多,估计烤烤能塞个牙缝……”

    小猴子立即吱的一声跳起来,对着他呲牙咧嘴,全身毛发竖立,看那纠结的表情,简直恨不得要撕了他。

    “找不到吃的也行,你赶紧带我去找你家主人吧!,没了他,我可找不到去玄门总坛的路”沐南南一把将它按回自己怀里:“真是麻烦啊!这帮龟孙子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好歹等我到了地方再动手啊,不知道老子在雪地里最容易迷路啊!”

    他一边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着,一边随手抓了把雪塞嘴里,冰凉的感觉一下子冻住了整个口腔,冷的他连打了几个寒颤,干裂的唇角得到了雪水的滋润,微微变的柔软了些。

    那该死的杀千刀的钱武锋,抓走年青青和顾展屏也就罢了,还让手下带走了三人所有的行李物品,连三人花了大价钱买来不幸被雪压死的坐骑的尸体都不放过,要不然……沐南南想了想以前吃过的马肉,虽然味道似乎不怎么样,他还是咽了口唾沫道:“要不然我好歹也能捞着块肉啊!做人怎能如此绝情呀!实在是太过分了”

    头顶的天空蓝的没有一丝杂质,明晃晃的太阳照射在雪地上,四下里一种颜色,显得非常的刺眼,沐南南从衣服上撕下一条黑色布条把自己的眼睛包上,咂巴着嘴巴,一边哼哼的咒骂着钱武锋,一边带着灵灵赶路,希望这个有灵性的小家伙真的能带自己找到他的主人。

    这么大的雪,昆仑山应该很难上去吧!但愿自己能及时救出年青青追上玄门众人,只要公孙伊泽还未进总坛,一切就都还来得及。

    只是不知道,如今的璐璐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和公孙伊泽究竟走到了哪一步?若事实真相被揭开,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痛苦吗?会痛恨公孙伊泽的欺骗狠狠打他一顿吗?会将一切都看开了拿得起放的下吗?……还是……会因此感激自己,以后能多点相处机会……好吧!打住,赶路要紧。

    沐南南提起沉重的双腿,蹭蹭的加快的几步,故作潇洒的甩甩头。

    “喂!你是谁?还不快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本姑娘是谁?”顾展屏从黑暗中醒来,见自己身上捆着结实的麻绳,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大怒着对着面前白衣背影吼道。

    “呵呵”背对她的男子发出一声轻笑,声音好听的如同天籁一般,顾展屏愣了愣,转脸四处瞧了瞧,没见到年青青与沐南南,立即又接着道“说你呢,笑什么笑,你到底想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我少一根汗毛,保证八大门派会拆的你连骨头渣子都别想剩下来识相的就赶紧放开本姑娘。”

    “是么?”钱武锋冷冷回头,俊美的眼眸里闪烁着显而易见的鄙视“落到这步田地还想着要挟人,顾姑娘果然不愧是八大门派的弟子,真是好大的威风!”

    两人之间不过数步之遥,室内光线昏暗,仅有墙角的一盏油灯散发出悠悠光辉,四周都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男子转过身来,皎洁如玉的脸庞似乎会发光一般,在一片昏黄中显的格外夺目。

    那样深邃妖娆的眉眼,那样高挺的鼻梁,那样薄薄的嘴唇,无一不散发出致命的诱惑。漆黑的长发松散的从脸颊边垂下,随意的散落在胸前,他负手而立,长睫轻扇间,悦耳声音如一个个跳跃的音符般回荡在窄小的室内,动听的令人沉醉。

    “你、你你……”顾展屏看着眼前人,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口水,有些张口结舌道:“你,你怎么可以长成这样,天啊!你还是男的,你居然比个女人还要貌美,你真的是个男人么?”她的目光大胆肆意,从他的胸口一路扫到脚面,再扫回来。

    啪!钱武锋凤眸一凝,扬手干脆利落的给了她一巴掌“我最讨厌别人将我当成女人,小心你的嘴巴,否则,我不介意拔出它的舌头。”

    “混蛋,你敢打我?”顾展屏被这一掌打的有点懵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挨打,只觉的脸颊上火辣辣的,委屈的泪水顿时盈满了眼眶,她强咬着贝齿,怒道“你好大胆,你居然敢打我,我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剁了你这只手。”

    “那又如何”钱武锋毫不在意“这里可不是八大门派的地盘,没了他们的庇护,我杀你,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他的眼神锐利的如同刚出鞘的利剑,寒光烁烁,顾展屏觉得在那样的目光下,自己有种被扒光衣服的恐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