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留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6本章字数:3025字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脱口而出的话语不由自主的软弱了些,她愤愤的咬了咬牙,又色厉内荏道:“你到底是谁?本姑娘可不怕你”。

    “顾姑娘,他就是钱武锋,花月楼的人”年青青的声音从一片黑暗后传出,墙角一只黑布口袋咕咚一声倒在地上,看得出有人形物体在里面拼命挣扎。

    年青青早就醒过来了,也听到了钱武锋与顾展屏的对话,担心顾展屏会进一步触怒钱武锋,他不得不赶紧出声制止。

    “钱武锋,原来你就是钱武锋”顾展屏看了钱武锋一眼,目光很是惊讶,随即关切的回问年青青“你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受伤。”

    “没事,顾姑娘,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被闷在袋子里,年青青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没事就好!”顾展屏的声音有些雀跃,她看了看钱武锋,犹豫了下道“还不快放开我朋友,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化成灰,我们峨眉派也有法子找到凶手扒了你的皮”,一句说完,见对方无动于衷,她又加了一句“我可不是吓唬你,你自己斟酌下,八大门派可不是好惹的”。

    “八大门派确实不好惹”钱武锋微微上前,伸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强怕她与自己对视“难道我花月楼就好惹么?嗯——”

    两人间隔距离不过数寸,四目相对之下,钱武锋英俊妖娆的眉眼越发潋滟生波,那清亮的眸光仿佛会吸引人一般,看的顾展屏不由自主的想沉沦下去。

    他红唇轻启,嗯字故意拖长的尾音更如同魔咒一般,听的她心神阵阵激荡……

    顾展屏的目光渐渐痴迷起来,见火候已到,钱武锋的另一只手指尖轻点,点中顾展屏的睡穴,少女眼眸一瞪,逐渐失去了神采。

    “顾姑娘,顾姑娘?……”年青青看不见发生的一切,接连喊了几声顾展屏听不到回答后,他有些愤怒而担忧的喊道:“钱武锋,你把她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顾姑娘她是外人,玄门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

    “是吗?”钱武锋转回身,眸中寒光四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不出你倒是在意的很,如此,钱某忽然想和你做笔交易,至于你的报酬嘛!”他低头看看瘫睡成一团的顾展屏,幽幽道“就算顾姑娘的命好了”。

    年青青恨极,咬牙道:“你已经抓了好几位玄门弟子,他们的命还不够么?拉上峨眉派,你就不怕玩火自焚?”

    “她若死了,也是中了玄门弟子的蛊毒而死,关我花月楼何事?那几位玄门弟子么?钱某实在是很佩服,你们玄门教徒有方,他们的骨头都硬的很。”钱武锋挥手招来两名下属,将年青青放了出来。

    “你,你休想嫁祸给我,还有,你把大师兄他们怎么样了?”年青青从黑袋子内探出身体,挣扎着跳出来,他双手被反绑在背后,随身的各种毒物也早被搜光,无法出手,只能狠狠的瞪着钱武锋,扭头看见昏迷在地的顾展屏,立即惊讶道:“她怎么了,你到底将她怎么了?”

    目光迅速在室内扫了一圈,不待钱武锋回答,年青青又连声质问道“沐南南呢,你把沐南南关哪里去了?”

    “他死了!”

    “他死了,怎么可能”年青青惊讶的脱口而出“我都没死,他怎么可能死?”

    “他为什么不能死?”钱武锋从鼻孔里嗤了一声,冷笑道:“功夫再高,也是肉身凡胎,你还真以为他有九条命不成?你还能活着,是我觉得你还有几分价值,没价值的人自然只有一死。”

    雪崩之时的雷霆之势和千钧力量,年青青是活生生体会过一次的,若非花月楼,他可以肯定自己活不到现在,没了花月楼的救援,沐南南的死活可想而知。

    “他,他……”年青青本意想说“他没那么容易死,可这句话憋在喉咙深处死活吐不出来,结结巴巴的没了后半句,不管他怎么坚持,自己潜意识里显然已是认同了钱武锋的说法,沐南南,应该是真的死了。

    那样迅猛的雪崩,根本就没有逃生的地方,也来不及逃生,钱武锋说的对,沐南南是人不是神,他抵挡不了自然的力量。

    就那么死了!年青青觉得心里沉沉的,他和沐南南交往不多,不过短暂的时间让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活泼、热情、善良、一肚子鬼主意但做事很有分寸的中原小伙子。尤其这一路北上,为了帮助玄门,他尽心竭力,明明身中剧毒还瞒着自己拼命赶路……小师妹若是自己亲妹妹,他一定直接把她打包捆起来送进沐南南的洞房。

    这样的人竟然突然就死了,果真是老天不公么?年青青感叹到一半,心念突起,抬头看向钱武锋“是你们杀了他,那场雪崩是你做的手脚?”

    “是又如何?”钱武锋大方承认“你还能活着在这里啰嗦,我已是善心大发了”说话间,他看向年青青,笑容邪魅轻蔑。

    年青青不为所动,眼观鼻鼻观心,一字一顿道:“我是不会背叛师门的,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言下之意,就算钱武锋用顾展屏来要挟也不成。

    “呵呵!又是一个自以为是不怕死的家伙”钱武锋瞧了眼熟睡的顾展屏“放心,你们玄门的硬骨头我熟悉的很,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他目光一转,闪电般看向年青青“听闻你出身南疆苗家大户,是蛊王年震天的嫡系后代?”“你问这个干什么?”年青青猛的抬头。

    “看来是真的了?”钱武锋很满意他的反应,继续道:“既是蛊王嫡系后代,那像忘忧这样的小小特殊蛊毒,你自然是手到擒来了?”

    “你要忘忧做什么?”年青青的脸色有些发白;忘忧虽然不是什么复杂的蛊毒,很容易培养出来,但它下毒很难,对下毒者要求很高,一个不慎就会被反噬而丢掉性命。下毒成功后,中了忘忧的人脑海中所有的记忆都会被抹掉,只记得施蛊者刻意种进去的记忆,虽然还活着,已经算是换了一个人了。

    忘忧是蛊王研制出来的,因为效果不佳,族中真正愿意制作的人并不多。年青青身为年家嫡系弟子,又虚心好学,忘忧他还真能制出来,让他惊异的是钱武锋是如何知道忘忧的?他又要忘忧做什么?

    若是想用忘忧来控制他人,过程艰难耗费心神不说,成功率还极低,这样鸡肋的蛊毒,他为什么会感兴趣?

    “放心,我不会把忘忧用在你们玄门弟子身上”钱武锋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用忘忧,换你和顾展屏两条命,这个买卖对你而言应当是划算的很。”

    只要自己还活着,就算钱武锋能把忘忧用在玄门弟子身上,年青青也有把握能及时解掉,这样想来,这个买卖的确是自己占了便宜。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向钱武锋。

    “答案不在你知道的范围之内,你只要回答答应还是不答应就可以了”钱武锋站在顾展屏身边,一只玉白手指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声音清清冷冷:“答应,你和她立刻就可以离开这里获得自由,不答应,你会看着她死的苦状万分”。

    “卑鄙!”年青青忍不住啐了一口,略一沉吟,大声道:“成交!不过我需要几天的时间来准备药物,当然,你若是有法子在这荒山野岭找到我所需要的东西,现在就把忘忧给你也不是不可能”。

    “带他到药室去!”钱武锋轻拍一掌,立即有两名黑衣大汉冒出来,不由分说上前架起年青青就走。

    “喂!你可要说话算话,绝对不能伤害她,她是峨眉弟子,伤了她你也没好果子吃……”年青青很是紧张顾展屏,大喊着被拖了出去。

    哼!钱武锋烦躁的哼了一声,指尖点在顾展屏的额上,修的整齐纤长的指甲轻轻一划,一道血痕立即冒了出来。

    “峨眉弟子,出身算的了什么——”他的声音阴郁低沉,在黑暗的室内空空回荡,夹杂着深深的怨恨,鬼魅一般。

    顾展屏眉头一皱,在疼痛下猛然睁开了眼睛。

    “师父,真的明日就准备上山吗?”邓璐璐说这话时,眼中闪烁的激动期盼的光芒,那灵动的神态让正天道长忍不住想叹气。

    这丫头,这些日子估计早憋坏了吧!如此心急担忧,看来公孙伊泽在她心中的分量已是极重了。

    “是,明日一早就走,我和你师侄八师兄一道进山,你陪着你师娘,留下来照顾其他的师兄们”。

    “啊!师父要我留下来?”邓璐璐的眼神立即就暗了下去,她本以为山路难行,自己脚程最快,师父肯定第一个就让自己回总坛,却没想到要留下来照顾他人。

    “花月楼还在暗中觊觎,这里并不安全,我们一走,剩下的都是中毒受伤之人,没个武艺高点的护着,师父也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