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初夏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2922字

    沐泽打了鸡血一样的在街上到处找人,而安茹从酒店出来了,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当车子停在自己家的门口时,安茹的心里很是酸楚。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物是人非,而自己也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真的不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多艰难。

    安茹给师傅父亲了车钱之后就下了车,安茹的脚步很轻很慢,一小步一小步的走着,慢慢的走着,一点一滴,看着自己家的院子里面,曾经的花草茂盛已经变成了杂草丛生,那些小草蔓延到台阶上面,挡住了阳光,青苔慢慢的爬了上来,还真是苔痕上阶绿啊!

    安茹小心翼翼的走着,每一步都勾勒起她的会议,那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那些曾经她亲手浇灌的树木,现在这样的荒凉是安茹不愿意看见的,这小台阶上,小时候安茹在这里做有戏,当时自己的妈妈还在吧,自己的亲生妈妈还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像花儿一样娇媚的妈妈,是那样的宠溺着自己,从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可是那一天,安茹看着妈妈落寞的背影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任凭她小小的嗓音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办法,那一天安茹哭的饭都没有吃。

    后来,这个家里来了一个新的女主人,也就是那个自己的哥哥恨之入骨的女人,但是年幼的安茹却从她身上得到了失而复得的温暖。所以安茹一直很依赖这个后妈。

    只是这一切都变了,安茹的手指在外墙上划着,上面的灰尘已经很厚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砖都留着安茹成长的痕迹,安茹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钥匙,还记得小时候安茹的个子还没有门锁高,那时妈妈牵着安茹回家,这个小家伙非要自己开门,结果,踮起脚尖也够不着,想到这里的时候,安茹的眼里忽然闪出了泪花,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我好想你!

    进到房间之后,安茹赶到了那种压抑,那种在此之前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压抑,就在自己父亲走的那一天!家里已经被打扫过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家具还是以前的位置,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安茹是心如刀绞,屋子里的灰尘也是很重的,看得出来没有打扫过,是啊!

    一年了,这里还是一年前的模样,只是安茹变得更加的成熟了,围着家里转了一圈,安茹看着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家,默默的祈祷了一下。就在安茹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安茹的电-话响了起来,安茹看了看,是苏逸夏的来电,电-话里,苏逸夏问安茹在哪里,怎么没有在酒店,安茹撒谎说自己在外面买东西很快就会去,出来之后,安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酒店,看见沐泽和苏逸夏都在。

    从沐泽那个沮丧的表情看来,沐泽今天的找寻没有什么结果,安茹就问道苏逸夏,“你今天和李总的秘书联系的怎么样了?”

    苏逸夏回答道:“还算好,我只是给他秘书说我们是苏氏集团的人,有事要找李总,然后她又问我们是哪个工程部的,我怕他知道我们是为了颜夕的事情找他,我就没有说子昂的事情,就说我自己找李总有事。

    那个秘书一听说是我,就给我安排了,应该来说,明天可以见到李总。这个消息对于沐泽来说,可是说是最好的消息了,接连几天找寻依旧没有结果,沐泽的精神又在泵快的边缘了。这算是让沐泽的心暂时的活了下来,听到了这个消息,安茹也是很开心了,至少大家就快要多了一个线索了。

    休息了一整晚之后,安茹的状态不是很好,或许是昨天下午回家了之后,看到了太多的以前的东西,回忆起了太多的伤心的事情,睡觉的时候,安茹一直是梦境不断地,回忆着小时候逇事情,有开心的,有不开心的,就这样一晚上的浑浑噩噩,就像放电影一样的会议这过去,没一幕幕都情绪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将之前的回忆一幕幕的展现在安茹的眼前。

    早上起来,安茹的黑眼圈有些重,但是还是笑了笑,安茹随着镜子说道:“有些事情,该翻篇的,不要去多想。”几个人用过早饭之后,就冲冲的出门了。还是苏逸夏开车,因为苏逸夏实在是不放心沐泽来开车。

    一路上沐泽显得很是焦急,一直催出着苏逸夏,好不容易到了李氏集团的大楼下。很明显沐泽的那种激动已经是溢于言表了,感觉上有点躁狂,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保佑保佑之类的话语。

    这段时间以来,是安茹见过的沐泽最没有出息的时间了,以前的沐泽都是很阳光帅气的,给人一种开朗干练的形象,可是眼前的这个沐泽还是以前的沐泽么?

    安茹不禁的都一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为了避免待会儿上去之后,沐泽的情绪过于激动,苏逸夏让沐泽在楼下休息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秘书小姐自己吓到了楼下,准备将苏逸夏他们接上去,上楼之后,秘书小姐安排苏逸夏他们在一个小的会议室里休息一会儿,说的是李总现在正在开会,不能马上来,让他们先坐坐,苏逸夏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出了沐泽的不耐烦,安茹稍微的劝慰了几句之后,沐泽稍微的平静了一些,大概坐的有二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李总终于出来了。

    看见苏逸夏,李总还是很激动的。很热情的和苏逸夏他们打招呼,转过头来,李总看见了安茹,脸色一下就变得很是悲哀的说道:“这不是安家的安茹小姐么?”安茹浅浅的笑了笑,说道:“李叔叔,你好!”

    李总看见安茹说道:“安茹小姐,你要节哀啊!不要太伤心了!”

    安茹很客气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李叔叔,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也走出来了,谢谢您的关心。”寒暄了几句之后,李总问道:“不知苏公子这次来是谈哪个项目的啊?”

    李总一脸谄媚的笑道。这时还没有等苏逸夏开口,沐泽就安奈不住的说道:“李总,你知不知道颜夕在哪里?”沐泽的样子很是激动,估计也是憋屈了很久的样子了,看见之前的寒暄,恐怕是将沐泽给等得很是交集了。

    李总听见忽然沐泽这样的一句话,不由的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是先谈工作上的事情吧!”本来苏逸夏想要开口的,但是沐泽很激动的说道:“李总!请你务必告诉我颜夕的下落!”

    看见沐泽那个激动的样子,李总也不好说话的看着苏逸夏,苏逸夏拉了一下沐泽说道:“子昂,你冷静一点!”

    看样子话都说道这里来了,安茹说道:“李叔叔,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您知不知道现在颜夕在哪里?我们很着急需要找到她!”

    听见安茹这样说,李总的态度忽然就变了,说道:“也就是说,你们今天不是来谈生意了咯?”翘起二郎腿很是不屑的样子,这时苏逸夏才说道:“李总,如果你知道颜夕的下落,请你务必要告诉我们!”

    看见几个年轻人这样,李总才幽幽的说道:“你们上次不是打电-话问过我了么。我说了我不知道的。”李总停了一下说道:“再说了,苏少,颜夕是被你妈妈带走的,这件事情,你应该是去问你妈妈呀!怎么问起我来了?”

    看见李总那样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沐泽火了,一下子冲上前去,抓住李总衣领说道:“你给我小心一点,最好知道什么说什么,否则我会给你好看。”

    李总抓住沐泽的手说道:“你这算是威胁我么?难道我说错了么,颜夕是你妈妈带走的,带走的时候我就说了,她的时期与我无关了。你现在来咬人,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听见李总这样的话,安茹也火了,说道:“你怎么能这样,那可是你的侄女儿啊!”“侄女儿?哼!”

    李总忽然很邪魅的笑了一下说道:“我们李家才不会出这样的孽障!”听见这句话,沐泽抓住衣领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这时安茹说道:“李叔叔,我们不想对你怎么样,你要是这的不知道颜夕的下落的话,麻烦你给我们提供一下颜夕爷爷奶奶家的地址好么?我们好去找找!”

    安茹很是诚恳的说着。

    “我不知道!”李总依旧傲慢,“你!”沐泽想要揍他,但是苏逸夏拦住了,说道:“李总,你最好看清楚眼前抓住你的人是谁,他姓苏,今后是苏氏集团的股东,你要是想要好好的继续和苏氏合作的话,你应该要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