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重要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7本章字数:3157字

    萧银涛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复杂过,脸色灰尘着想要将人拆吞入腹!

    “毕加美!下来。”他低着声音说。

    因为毕加美的动作,连萧艺轩也一时不知怎么反应,将手上的协议给了幕容行军,靠近了一点萧银涛。

    萧银涛眼神都注视在毕加美身上,毕加美嘴角却还带着一抹无谓得笑,太让人心烦。

    毕加美摇头,“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萧银涛眼神一历,对她突然得话题很反感,知道她是故意,但是这次却真的让他反感了!她用这种方式是在威胁他吗?

    是说明她太天真还是觉得她在他的心中地位这么重要。

    毕加美看到了萧银涛的眼神,也知道了他现在心中所想,他估计以为自己在开玩笑吗?

    毕加美也不解释,反而说,“我觉得你倒是可以接受你外公的要求!我们之间反正都要解决的,以最大利益化不是你最想的吗?”

    萧银涛没有回答她,只是在估算她到底是真是假。

    但是,从毕加美的眼神中,她看出了一种思绪,那就是没开玩笑,而她现在这样,再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下来!”萧银涛再次冷声命令她。

    毕加美倒是自在的很,萧银涛给申唯一个眼神,申唯离毕加美近一点。

    毕加美自然是看到了,“今天不是就来了解这件事情的吗?”

    所有人停下了动作听着毕加美说话,只有萧银涛还见其他不动,自顾自往毕加美身边走去。

    毕加美看着他,眼神一亮,“萧银涛,先听我说。”

    萧银涛在她不远处站住了脚步,他也在想着毕加美到底是要干嘛?问她:“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惜自己?”

    轻生,如果毕加美真的轻生,他怎么会看得上她!

    毕加美笑了,“但是你也忘记了一句话,我说过,除了我自己,没有人摆布我做什么,包括生命!”

    萧艺轩插话进来,“银涛,她肯识相自然是好事……”

    后面的话他未说了,因为看到了萧银涛陡然僵硬的身子。

    “我也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必然是连死都不能!”萧银涛走前了一步。

    毕加美笑,随着海风的飘散,发丝飞扬,却也是一种姿态,无惧无畏!

    萧艺轩见此自然要赶紧将事情解决了,给幕容行军使了一个脸色,幕容行军点头,让几个黑西装保镖就直接要过去抓萧银涛,申唯看到此处,过去在萧银涛身边,对着几个保镖说:“别打扰别人谈话,这样是不礼貌的!”

    保镖有所为难,看了眼幕容行军,幕容行军早就接受了萧艺轩的指示,就冲他们点头。

    保镖有了应允,自然就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了,申唯也看到了幕容行军的眼神,做着热身运动,“看来,今天非要打一场了!老爷子,如果我打伤了你的人,你可千万别怪我,也不能收回要送我这搜船的话!”

    话音落,申唯扬手就首先揍了一拳,力道很大,饶是块头这么大的保镖都有些吃不消得退了几步。

    那边打了起来,萧银涛却一点都不受影响,他只看着毕加美。

    毕加美也看着他,“我这么体贴,还惹你不高兴了?”

    她的话中带着笑意,却没有让萧银涛高兴起来,知道她的故意,却是更冷冽。

    “下来!”萧银涛再叫她。

    毕加美微笑,然后,干脆利落得轻轻一跃,连一句话都没有回,就这么毫不犹豫得往海面跳了下去。

    萧银涛动作也算是快,看到她起身动作的一瞬间,就过去拉她。

    “放开!”毕加美抬头看着萧银涛。

    他为何如此执着!

    萧银涛抓着她的手,“我说的,我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能自我做这样的决定!”

    毕加美看着他,眯眼,脚下是海水,他却拉着她不肯放手。

    毕加美最后一笑,“好!那我们再试试!”

    扬手,将他的手一按,萧银涛吃痛,但是却未放手,不过,这样就可以了,毕加美迅速将他抓着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长久得拖拉,也是损耗体力的,又被毕加美按到了穴道,十指连心,他自然也是疼的。

    手,就这么滑落。

    毕加美倒最后都是对着萧银涛在笑,但是这笑太刺眼,讽刺他的无能吗?

    萧银涛二话不说,在毕加美落水的一瞬间就跟着跳了下去。

    他没有说过吗?挑衅他的事情,就算是追到阴曹地府也无妨!更何况只是一个区区大海而已!

    “银涛!”萧艺轩看着萧银涛跳下大海,惊慌得拄着拐杖走到护拦边。

    幕容行军怕有意外,忙拉着萧艺轩,“老爷,别过去!”

    说完,吩咐黑西装保镖们,“还不赶紧放小船,看看少爷有没有事情!”

    黑西装们跟申唯也就停下了争斗,匆忙赶着幕容行军的吩咐去找船下海。

    申唯也没有想到萧银涛会跟着毕加美跳下去,虽然知道萧银涛的水性很好,也知道萧银涛是担心等放了船在搜索入水的毕加美会错过最佳拯救时间,但是,他也太冒险了,为了,毕加美,他值得冒这个险吗?

    申唯也跟着走到护拦边,“老爷子,别担心,阿恒他水性好,应该没事的。”

    萧艺轩牢牢抓着拐杖头,脸色凝重,一个老人,再心狠手辣,对待自己的亲人还是跟一般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啊。

    黑西装们在橡胶船上看着又没有浮上来的人影,其他几人也穿好了专门的潜水设备,跳入了海里,进行搜救。

    可是,也奇怪了,明明就是这个地方下去的,海面也平静,却愣是没有找人,毕加美找不到,萧银涛也找不到。

    突然,停在不远处的游艇上,有了人影。

    几人看去,“你们看,是毕小姐!”

    幕容行军看到了。

    申唯看去,可不是吗?毕加美居然上了自己的游艇!下意识得摸了摸口袋,眼神一亮,钥匙没了!

    她那时候接近他是因为这个吗?她居然还会这种手段?那她那一次的谢谢也是指这个吧?

    申唯突然有些好笑,可是谁知道呢,他故意把钥匙拿出来,本是要提醒萧银涛,如果萧艺轩真的动手的话,就带着毕加美赶紧走,没想……

    毕加美说过,她会开游艇的,毕家的女子都会,毕博成还真是把她们当做“货物”在训练的。

    不过,这次还真要感谢他了。

    毕加美用钥匙开了游艇,抓紧时间就直接调转了船头,至于萧银涛……

    先别说,她相信他敢这么跟着她跳下来肯定是因为有信心,就算如果真的他也是孤注一掷……

    毕加美没法想这么多,如果这次她一不留神,也是要丧命的,她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已。

    掀起一帘水花,毕加美开向未知的海面,来时她就稍微留意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回去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大船上,萧艺轩现在也没有空管逃走的毕加美,对他来说,现在知道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再要她性命一次,可是萧银涛,他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也是他的继承人,他将他培养这么大,怎么能就这么为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仇人之女而丧失性命呢。

    萧艺轩走过,看向海面,幕容行军担心他,忙拉住他,“老爷,你小心!”

    萧艺轩直接甩开了幕容行军的手,到护拦边,看向搜救的人,“怎么样?找到了吗?”

    地上一声一声“没有”传来。

    萧艺轩气得眼放精光,“给我继续找,找不到你们也不用上来了!”

    是啊,找不到,这一船的人都给他的孙子偿命!

    申唯倒是轻松多了,过去到萧艺轩身边说:“老爷子,别找了,你还不放心你孙子的吗?”

    萧艺轩转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申唯松了松筋骨,“你刚刚没看到,在毕加美上了那条船的时候,阿恒和跟着上船了。”

    萧艺轩眼神一亮,激动得问,“你此话当真?”

    申唯听着他这种腔调的问话,一时有些适应不了来,真想让萧艺轩好好说话,不过人家是长辈,他还是需要给他面子的,点头,“是啊,所以,老爷子,我现在交通工具都没有了,可能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萧艺轩看着申唯,申唯跟萧银涛是好朋友,想当然应该是不会骗他的,如果萧银涛真出事了,那么他应该也不是这样轻松的表情了。

    萧艺轩直接问,“可以定位吗?”

    申唯知道萧艺轩还不放弃,无奈道:“老爷子,我说你就别管了,你是以为在帮阿恒,倒是阿恒还嫌你多事了!”

    萧艺轩看申唯,“为何?他喜欢那个毕加美了?”

    申唯耸肩,“这我可不知道,但是你孙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都说了他要亲自处理,你却插手,还用遗产‘威胁’他,反而会惹他不高兴了。”

    萧艺轩想着,的确,萧银涛的性子有点像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

    萧艺轩不再说什么了,转身吩咐幕容行军,“走吧,回去。”

    幕容行军扶过萧艺轩,申唯看着二人进船舱,在看向平静的海面,他也希望他们没事吧。

    毕加美看了眼油箱表,心头猛跳,居然快没油了,天气渐渐暗下来了,海面上也是天气变化莫测,刚刚还万里无云,风平浪静的,现在却是起了风。

    “油箱快没油了,你把船开到旁边的小岛上去!”

    突然,有人说话,毕加美一惊,转头看去,声音的主人果然是萧银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