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空洞无物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8本章字数:3163字

    毕加美将包袱散开,东西带了不多,但是比较精细。

    “来吧,我帮你处理下伤口!”毕加美语气平淡。

    萧银涛没有拒绝,她既然带了药,那么尽快处理总是好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毕加美手脚利索都先用水给他清洗了伤口,然后上药处理,就跟上次他手受伤一样,她熟练得将他的伤口就处理好了。

    萧银涛没有中途打断她,等她处理好了,只是把一件衣服递给了她。

    “赶紧把衣服换了吧。”萧银涛说,眼里看着她的身子。

    他的笑容意味不明,毕加美跟着他的眼神低头看,恼怒得倒是有些红了脸,她本不是这么脸皮薄的人,在他们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算已经是赤裸相见了,现在只是海水把衣服打的透明贴在身上而已。

    但是确实仅仅因为这样,他的“调侃”让她有些红了脸。

    毕加美接过衣服,环顾四周,这种空洞无物的环境,只有一圈就能看完的地方,不可能有独立的空间出来让她换衣服的。

    萧银涛也不说是什么,自顾自得开始脱起衣服来。

    毕加美本就知道萧银涛的自身的条件很好,再加上那种身份,也必然会有这么多人的追捧。

    眼神突然一闪,他背后有道疤,以前虽然跟他多次缠绵,却是因为不是出于甘愿,也更不可能去享受或者调情,他的背也是未仔细看过,而现在,丑陋得横在他背上的那条疤,就这么出现在她眼前。

    萧银涛起身,回头看她,毕加美没有换衣服却看着他。

    萧银涛一笑,“怎么?你不觉这样看着一个男人是很危险的事情吗?”

    毕加美抬眼看他,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所反应,反而问他,“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跳下来?”

    如果,她真的是寻死呢?

    萧银涛看着她,“我说过的,没有我允许,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的。”

    毕加美总觉得这样的话很好笑,可是此时此刻却有些触动,他是再用这样的话来掩饰什么吗?

    他那么恨她,有可能吗?

    那条伤疤,是那场火灾后留下的吗?

    毕加美没有问,自然是知道在这之间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是引起他的反感和仇恨。

    萧银涛走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还不换吗?还是等着我来帮你换?”

    毕加美摇头,认真的说,“我自己会换。”

    萧银涛见毕加美对自己的话没有激烈的反应,有些奇怪,“你在想什么?”

    毕加美摇头,拿了衣服,“麻烦你转下头,我换衣服。”

    萧银涛笑,“何必呢,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彼此!”

    毕加美不动,也没有去反驳他,不过大有他不转头,她就不坚决不换的势头,萧银涛也不恼,笑着就走了开去,倒是自顾自得开始脱起裤子来,毕加美撇开了头。

    萧银涛看着外面的雨势,看来是要下很久了,到洞口,将那些还未被雨淋湿的树枝捡起来,捡了一捆后才慢慢走回洞里去。

    一回头,看到毕加美,衣服是他的衬衫,宽大得整个就将她包在了里面,头发因为湿了,她也散开耷披散着,发丝的水珠就顺着脖子一路向下,去往了那幽深的地方。

    萧银涛在有些阴凉的洞里却感觉到了腹部的灼热,像是气血逆流一般,起了反应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脑中也想起个刚刚浅尝的美好,一丝颤抖,更为肿胀。

    但是,第一次,他自己倒觉得尴尬了,避开身子。

    毕加美却看到了。

    脑中也是想着一种可能。

    慢慢走过去在他身边,把从船上带下来的打火机给他,“给。”

    萧银涛接过,用树叶先烧起来,然后慢慢得放着木柴,火焰慢慢升了起来,才有些驱走了洞中的凉意。

    二人默默都坐在火堆旁。

    毕加美再拿出几件干净的衣服,垫在地上,躺在上面。

    萧银涛看着,“怎么了?不舒服?”

    声音沙哑,好像在忍着什么!他何时这样忍受过,他一开始就承认了自己对毕加美有欲望,现在也是,这种欲望没有因为得到而失去,反而像是尝一次就上瘾的毒品一般,在他身体内生根发芽,她刚刚的接近也让他几乎失去理智。

    但是,她说过的,他有本事就让她主动臣服于他,自然,他也是想要的,如果,她愿意跟自己交欢,能够彼此都感受到这种巅峰是最好的。

    现在毕加美默默得躺着,抱着自己,好像还有些发抖。

    萧银涛过去,跟着躺下,然后抱住了她。

    毕加美看他,眼里闪着防备和惊讶。

    萧银涛不解释,拦住她身子,抱住了她,二人就这样抱在了一起,自然得,他的坚挺就抵触在了毕加美的腿间。

    可是毕加美并未有跳脱的迹象,反而好像不太清楚得一般,想他靠近了几步身子,在他脖间吐气如兰。

    唇也似有似无得擦在他的肌肤上。

    萧银涛以为毕加美没有知觉了,只好推开了她一点,可是看去,却见毕加美眼神闪亮得看着他。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萧银涛问。

    毕加美一个翻身,趴在了他的身子上。

    萧银涛眼神放暗了,他刚刚的问题,毕加美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了。

    可是,太过于突然了,他不相信这么一跳海,就能让毕加美换了性子,她这么讨厌的身体接触,现在却在主动示好?

    还没有想到是什么原因,毕加美却腿却无意间,也许不是无意而是故意得,摩擦到了萧银涛的敏感。

    萧银涛用手抓住了毕加美的肩膀,低身说,“如果点了火,就没有这么容易灭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也算是你自己破了!”

    毕加美笑着说,“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轻轻得动了动身子,想要滑下去,衣领太大,却裸出了香肩,这个是意外,毕加美知道,但是萧银涛不知道。

    手从衣摆就探了进去,刚刚在换衣服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她里面并未穿任何东西。

    萧银涛手很热,连带着也让她的肌肤变得灼热。

    萧银涛看着她,毕加美却并未拒绝,反而像在思考什么一般得咬住了下唇,她无意之间的举动,让萧银涛也更是难抑。

    想要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但是毕加美不让,不用蛮力,只是轻轻拍了他的肩头,摇头道:“我喜欢这个姿势。”

    她何曾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萧银涛居然真当是听了话一般得由着她用这种姿势,“你会吗?”

    毕加美笑,“你说呢?”

    慢慢得解着他衬衫扣子,故意要吊人胃口一般得莫摩擦着,但是萧银涛也享受现在这样,即使忍得他难受,却也是不愿意打断她的动作。

    最后一颗,毕加美没有解开,反而俯身有嘴含住了,慢慢得用牙齿帮他解开,总是无意中碰到他的肌肤。

    战栗,萧银涛第一有这种觉得磨人的感觉在。

    终于,褪了他的衣衫,而她的还在,这是第一次反转。

    萧银涛顺着她,让她将自己的外衫给脱了,背靠着地面有些疼,即使上面还有衣服垫着。

    毕加美马上就覆身上去,低头,俯身,学着的他的样子,在他的突起轻轻一咬,男人跟女人也一样,萧银涛也是起了反应,毕加美低头的眼里有着不能理解的情绪,只是再抬头,已然掩去。

    腿摩擦着,一下一下得,慢慢得,不急不慢,只是为了故意吊他的胃口一般,不给喂饱,却也不会就这么离开。

    散开得头发遮住了脸,毕加美将头发甩开,连这种动作也充满着诱惑。

    微扬起身子,将他拉起,面对着他,这次开始慢慢解自己的扣子,不过却在萧银涛灼热的视线中,只解开了一颗。

    推着他,慢慢再躺了下去,身子的浮动,才能看到那雪萧的肌肤,低身一览无余,但是却被布料包裹着,有种想要撕裂的冲动。

    萧银涛将抱住毕加美得腰,居然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毕加美只能跨坐下。

    毕加美知道抵在自己腿间的是什么,只是并未慌张,这次是她主动,她当然不会慌张,而她最终的目的也并不在此。

    萧银涛被染上了欲念的眼一直看着毕加美,毕加美低身,找到了他的唇,用手勾画着,然后,俯身,覆在了上面,这个应该不算吻,只能算是唇贴唇。

    萧银涛笑了,”这个,不能算吻。”

    话音落,就将毕加美的头用手勾下,准确无误得找到了她的唇,轻转,挑逗,深入,共舞,一个深吻下来,二人都是气喘。

    毕加美扬起身子,看着他,“还有,裤子……”

    萧银涛眯眼,“毕加美!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毕加美也是“无辜”,看着他的眼问他:“你说呢?我还能‘玩’什么?”

    毕加美的手在说话间已经探向了他的下身,萧银涛拉住了她的手,毕加美看着他。

    萧银涛说,“我一向喜欢主动,不喜欢被动的。”

    毕加美也笑,“为什么不试试呢?也许你会喜欢的?”

    萧银涛摇头了,“毕加美,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吧,我们之间不需要再玩这套,你不是这样的人。”

    毕加美笑了,萧银涛为何能如此了解她,这样很不好,可是那又如何能,他不是不知道她要干嘛?

    外面的雨下得大声,雨打湿透的声音在洞里回旋,加上火柴霹雳啪啦烧着的声音,反而显得二人的安静,倒影在洞壁上的影子越发的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