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天亮了,雨停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8本章字数:3232字

    毕加美醒来,是因为阳光照射到了眼睛上,动了动身子,她都不知道昨晚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萧银涛因为她的动静也跟着睁开了眼,而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毕加美慢慢起身,发现他们一直用这个姿势睡着,想来,他应该很难受吧,想着就看向他。

    果然,萧银涛试图起身,却皱眉又没有动了。

    萧银涛看毕加美,这么一早就看到对方,总是有些神奇的触动在心底。

    “手有些麻了,扶我一下。”萧银涛说。

    毕加美倒也听话,过去将他扶起,“天亮了,雨好像也停了。”

    萧银涛点头动了动身子,将麻痹的手臂活络了筋骨才站了起来,毕加美也就自然得给他递上了衣服。

    萧银涛看着,情绪一闪而过,她这样自然的动作让他心中一颤。

    毕加美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穿上吧,等会儿会有人救我们的。”

    萧银涛接过,“你就这么确定?”

    毕加美跟着起身,将昨天烤干的衣服从木叉上拿下,打算换上自己的衣服。

    “就算他们不想救我,也不会忘记救你的,所以,我很确定。”毕加美说,拿着衣服看着他,“能否请你出去一下。”

    萧银涛看着她,也不挑逗她了,只是笑容扯起,看起来心情不错,套上自己的衣服,慢慢往洞外走去。

    毕加美回头,手脚利索得将衣服换好了,起身,也跟着出了洞。

    果然,外面已经是风和日丽,这天气真的想不到前一晚曾经是风雨交加。

    萧银涛在岸边,看着什么,毕加美也过去,放眼望去,那搜游艇已经被掀翻了身,他们想再上岸拿点东西也不可能。

    毕加美将水递给他,“喝水吧,我带了东西过来。”

    萧银涛点头接过了水,他也是相信申唯应该可以找到他的,要不然这么点食物也不够他们撑那么久。

    萧银涛转身,看着毕加美在挖坑。

    “你在干嘛?“萧银涛问。

    毕加美笑着说,“弄点东西吃,你们开游艇出来玩,带的都是一些奢侈浪费的东西,只能一时温饱,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找到我们,我昨天看到附近有渔网,我想应该是有鱼群经过的,到时候我们去捞几条上来。”

    萧银涛看着她,“为什么你会懂这些?”

    毕加美笑了,“因为要生存啊。”

    多次被毕华她们故意骗到荒郊野外,也是一次比一次左重,她总得学点什么好傍生。

    “你在毕家很不好吗?”萧银涛走过去帮她。

    二人在小岛上,好像就都有些解脱开了身份束缚一般,相处不再那么像紧绷的弦。

    “你不是调查过吗?”毕加美问他。

    萧银涛没有说话。

    这个问题他们曾经讨论过,她也是这么回答她的,可是那时候毕加美还不知道他的目的,现在知道了。

    “你知道我妈是姜如清的妹妹吗?”毕加美卷着裤子口问。

    萧银涛看她,眼神不明,也没有回答她,不过显然,他是知道的。

    毕加美也就是把话题给打开而已,没有真想知道他是否事先也调查过这个。

    他以前用这种关系来侮辱她,来束缚她,是以为她妈妈是贱人,是主动的吧,或者以为她跟她妈妈一样……

    “我妈是个胆小的人,家里父母都没了,还好她姐姐嫁了个有钱人,还愿意照顾她。”毕加美说,“但是,她不知道,这个也是不幸的开始。”

    萧银涛不知道毕加美为何会突然跟他说这些。

    从她跳海下来,他跟着跳下来后,萧银涛就觉得毕加美有些微妙的变化。

    毕加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这个样的毕加美,萧银涛见过,就是那一次他要对她侵犯时候,她也曾经变成这样过。

    “可是,毕博成却总是对她动手动脚……那个是她姐夫的人,却总是这么的手脚不干净,她不懂,也怕,只能把这个告诉自己的姐姐,可是呢……”

    毕加美说着,这些是她母亲的日记中的事情,每一个情节,都记录着,好像让毕加美亲眼所见一般。

    姜如意她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为什么偏袒着毕博成,反而对她又骂又打的,说她不知道检点才会这样。

    “姐,你为什么要这样!是姐夫他对我……”

    “你闭嘴!”姜如清说,“我把你带过到这个家里来,已经受到多大的压力了,你却还给我找这样的事情,他对你怎么了?不是你主动勾引他,他会看上你?”

    姜如意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怎么会这样。

    “不是的,姐姐,我什么都没有做!”姜如意尽力澄清着自己的清萧。

    但是,姜如清根本不管,“如果下次在被我知道你跟他有什么纠缠的话,我一定剥了你的皮!”

    姜如意因为胆子小也不敢说什么,在学校里,有个比较要好的男同学,他们也打算在姜如意毕业后结婚,赶紧逃开那个毕家。

    但是,姜如意却还是躲不开毕博成的骚扰。

    “姐夫!”姜如意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毕博成。

    毕博成笑着,“怎么,如意才放学?”

    姜如意点头,“是的,姐夫,我们有事出去说吧。”

    毕博成摇头,“瞧你怕的,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毕博成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姜如意。

    “你说,除了你父母,就是我在养着你了,我对你也算够好了吗?”毕博成说。

    姜如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哆嗦嗦嗦得就要往门边走去。

    毕博成哪里会放过她,走过去,一把就将她拉住了。

    从被背后抱着她,“如意,我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你走什么啊。”

    姜如意真心吓怀里,哆嗦着也不敢反抗什么。

    毕博成的态度就越发嚣张了,闻着姜如意身上干净的味道,不自觉得就在她脖子上吻了下去。

    姜如意吓得一动不动,带着哭腔,“不要,求求你姐夫,不要……”

    毕博成却因为她的求饶更加兴奋了,抱着姜如意就翻了个身,然后就要吻她。

    姜如意哭着求饶,但是没有用。

    门突然被打开了,姜如清出现在门口。

    毕博成这才放开了姜如意,也不紧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姜如意看到姜如清出现,忙跑过去要躲在自己姐姐的身后,想要告诉自己的姐姐:“姐姐,姐夫他……”

    话未完,姜如清就是一个巴掌,打的不是毕博成,却是姜如意……

    那时候,毕博成还算有钱有势,女人也是多的很,姜如清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可是她出身不好,是靠着自己不断得努力才把自己打造成“高贵淑女”的,她也是骗的毕博成。

    所以,她只能看着毕博成的花心却无能为力,毕博成喜欢儿子,他她就想个他生个儿子来绑住他的心。

    可是呢,却一个接着一个的女娃,她都已经那个做掉了好几个,却依旧只能生出女娃!

    直到她无法再生育。

    “那你让我们毕家就这么绝后了嘛!”毕博成将罪孽怪在姜如清上。

    姜如清握着自己的手,气不过,却也回不上话来。

    “不可能的,如果你生不出来,我要你何用?”毕博成说。

    姜如清慌了,急忙说,“你别急,我不是会想办法的吗?”

    毕博成觉得难堪,“你想什么办法,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我的那些女人如果给我生了儿子,我自然会将她扶正!”

    这种在旧社会次能看到的家庭伦理却在毕家上演了。

    姜如清怎么能容许的,想着忙说,“等等,你不是对我妹妹感兴趣吗?”

    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毕博成对姜如意动手动脚了,好几次姜如意都提出要搬出去住,可是都被姜如清阻止了。

    她说,她会保护她的,但是事情上,姜如清却已经将主意打在了她的身上。

    毕博成看着姜如清,“你什么意思?”

    姜如清神情控制不住的扭曲,但是却尽量保持着“淑女”形象,说:“我妹妹啊,什么人都没有被碰过的,比你那些在外面的女人干净多了,而且你看她,她一定能给你生个儿子的。”

    毕博成眼神放亮得瞅着姜如清。

    但是他一时也不敢应下来,他怎么知道姜如清不是在开他玩笑,或者故意试探她。

    “她可是你亲妹妹……”毕博成说。

    姜如清点头,“是啊,她是我亲妹妹,所以应该报答我,她生的孩子也是我们的血脉,自然比外面的干净!”

    毕博成已经跃跃欲试了。

    姜如清看出来了,所以继续游说,“我会让我妹妹同意的,你只要让她怀上孩子就可以了,到时候孩子可以过继给我,不需要有家庭的负面影响出来,你不觉得这样更好吗?”

    毕博成也就同意了。

    姜如意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会陷害她,所以,当姜如清买了新衣服做了好吃的来给姜如意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设防。

    当她吃了那糕点,当她陷入了昏迷时,当她醒来发现毕博成正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都还没有认知到这个是她姐姐的圈套。

    她叫着姐姐!叫着姐姐救她。

    可是,毕博成毫不犹豫得就进入了她的身子,破身的疼痛加上对这事的无知,让毕如意陷入了疯狂,她哭喊着,嘶叫着,可是却也阻止不了毕博成的侵犯,无法反抗的身子,就这么被毕博成彻底侵犯了。

    “姐姐……”

    她最后还是叫了姜如清,却是看到她来扶着毕博成走的时候,她明萧了,原来,一切都是她姐姐做的,原来……

    像残破的娃娃一般,姜如意连腿也无法合上,就这样,以最耻辱的方式躺在这张床上,一切却并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