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辍学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8本章字数:3155字

    萧银涛手中的木柴断了……

    毕加美看过去,知道是他硬生生折断的。可是,她却知道,他不是因为觉得她妈妈惨才会如此的。

    毕加美并没有结束诉说。

    姜如意以为是姜如清为了满足毕博成的欲望而待她如此,所以,一次就够了,这一次已经让她彻底跌入了地狱深渊。

    “妹妹,吃点东西,你一天没有进食了。”姜如清哄着她。

    姜如意撇开了头,“放了我……”

    已经如此了,她还能怎么办,从一开始得更不得想要自杀,到现在的平静,现在,她只想要离开这个家,离开所有的人。

    “妹妹,听话,吃一点,吃了你身体才会好。”姜如清劝着。

    姜如意伤心得说:“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样对我!我是你亲妹妹啊,你为什么可以这样……”

    姜如清心里厌烦,但是却还是不得不哄着姜如意。

    “我是你姐姐,我容易吗?是谁换来你衣食无忧的?是谁让你进入了豪门,你想想,你不报答吗?”姜如清说得义正言辞。

    姜如意伤心,“我很感恩啊,姐姐,我可以去工作,我可以辍学,不管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你怎么可以给这样对我。”

    眼泪流下,是伤心也是失望,居然被自己的姐姐给出卖了……

    姜如清不想说什么了。

    起身,“你不吃就饿着吧。”

    姜如意看着姜如清要走远,动了动身子问,“姐,请你放了我,你们不是已经达到目的了吗?”

    姜如清摇头,没有说什么,就走开了。

    姜如意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追姜如清回来,可是被绑着的手根本动弹不得,她已经被绑了一天了,已经这样了,为什么姜如清和毕博成还不肯放了她。

    很快,姜如意就知道原因了。

    “小如意,听你姐姐你说你不吃饭?”毕博成用几乎让姜如意颤抖的嗓音跟她说话。

    姜如意不知道,以为结束了,可是毕博成却又来了,还说着:“没事,不想吃饭,我们就做点其他的事情!”

    他说着,手已经在她身上游移,然后脱了衣服,就直接覆上了床。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姜如意已经知道自己进入的不是地狱,而是十八层炼狱。

    姜如清会让人给她擦身子,会让人给她强行吃饭,但是就是不放了她,就将她关着,不给她上学,不给她出去,她真的不知道这算什么。

    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

    她才知道,更大的噩梦又开始了。

    疯了,是势必的,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承受得住如此对待。

    萧银涛看着毕加美,“那么,就因为疯了……就可以做那些事情了?就不用接受制裁了,就可以罔顾别人的性命了!”

    毕加美听着萧银涛一句比一句冷冽的质问,知道他现在心中想到的是他家里的事情。

    她为什么跟他讲那段往事呢?无非是让她知道事实真相!

    她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同情,但是,她要让她知道,她的母亲不是会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你觉得这样一个人,会去烧人家的房子吗?”她反问她。

    萧银涛冷笑,“一个疯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二人之间因为这个话题再次回归剑拔弩张的气氛,毕加美放开他的手,“我会证明给你看到,我不容许世界上再对她有这种不该她承受的职责!”

    萧银涛摇头,“你想多了,我告诉你,你再做的这些毫无意义,不管是毕家人,还是你,而你那个疯了自杀的母亲算她运气好,其他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毕加美点头,“我知道,那么我们就只能个人看个人的了!我调查,在我没有被你整死之前,我一定会找到相关的证据!”

    萧银涛不觉得有什么好找的,毕加美被自己的母亲欺骗,他无话可说,但是她是姜如意和毕博成的女儿,就这一点,就算她无知,也不能饶恕她的罪孽。

    母债女还,这也是天经地义!

    二人正僵持不下,突然海面上有船开来,毕加美只能暂时先停下这种对峙,萧银涛也注意到了。

    反正,这个在他们之间也不是第一次提及,也不是第一次成为矛盾了,可是,也奇怪的,总觉得哪里还是不一样了。

    “有人来了。”毕加美慢慢走到岸边,拿了衣服挥动着。

    萧银涛在她身边也看着现在还在很远处的船只,不知道是来这边捕鱼的渔民,还是来救他们的人,不过有人来就好。

    船只越来越近,可以看出来不是一般的渔民,毕加美正更用力得挥着希望他们能够看到。

    但是突然,萧银涛却拉着她的手说:“赶紧躲起来,不对劲。”

    毕加美不明,“怎么回事?”

    萧银涛看着已经是全速前进的船只,来不及跟毕加美解释就拉着她往树林深处跑去。

    毕加美没有看过萧银涛这样,也知道他不会这种方式来开她玩笑,所以也就快步得跟上了他。

    二人才到树林里面躲好,船只就已经开到岸了,七八个同时统一黑西装的男子就一通下了船,毕加美看到就知道了,看着身边的萧银涛问:“你外公的人?”

    萧银涛没有看她,但是点头。

    毕加美也看到了他们有几个身上有武器,再想萧银涛的反应,也就知道了,“你外公还是想杀我。”

    萧银涛未言语,他现在想得是怎么办,萧艺轩他是出了命的心狠的,既然对毕加美下了死心,就一定要办到,他在毕加美身边只是会让他有忌惮而已,但是如果他要做,他也是可以的,看现在上岸的几个人就知道了。

    “走吧,先避避。”他现在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不能跟他们强硬对抗,只能先避开,这么大船在,如果申唯来找他应该是可以看到的。

    毕加美点头,同意了萧银涛的话。

    只是,她也在想,他有时候会不会也很矛盾,刚刚如此恨着自己的人,他也曾经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吧,这样的人,却是现在在保护她的人……

    难道就只是他的那一个理由,只是因为自尊骄傲的过不去,宁愿自己毁了,也不让别人来动她?

    毕加美想着也就思绪带过了,不管怎么样,她现在也必须活着!

    黑衣男子门检查了洞口,确定有人住过,而刚刚他们明显也看到了有东西挥动,在看沙滩,有人刚挖好放了柴火的洞,就确定是有人了。

    “是少爷吗?”有人问。

    看起来像是带头的人点头,“我猜想应该是,老爷吩咐了,那个女人杀无赦,但是少爷不能让他受伤了,记住了没!”

    其他几人点头。

    有人看都了脚印,“大哥,你看。”

    被叫做大哥的人看去,果然是二双脚印,看着步伐是匆忙得避开了,看来刚刚他的举动被发现了。

    “走,过去看看。”那人一吩咐,就带着其他人往萧银涛很毕加美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哦。

    杀无赦,这个是死令啊。

    毕加美被萧银涛拉着在树林穿梭,虽然她也不是娇娇女,更甚者还有专门去参加这种野外生存的游戏,可是却没有一次这么真实,也没有这样的危及性命的。

    跑了很远,二人才停下来。

    毕加美看着他说:“这里你熟悉吗?”

    萧银涛摇头。

    毕加美皱眉想着,“如果我们这样瞎跑也不安全,不知道这树林里面有什么。”

    萧银涛点头,“嗯,在回去的路上做些记号,等下他们追进来的时候,我们就按照原路返回,他们的船还停着,开船的人不可能下来,我们先逃出去再说,对于我外公那边,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停手。”

    毕加美听着他说,眼里虽有着疑惑,却也是点了头。

    二人在沿路做了记号,也放慢了脚步,现在不是要逃离这些人,而是要引他们进来,然后好乘机回去。

    一声枪声却鸣空而起。

    二人都矮下了身子一惊。

    枪声惊起了树林里的一群群的禽鸟,这个本宁静平和的树林就一下显得有些躁动。

    萧银涛皱眉,“估计遇到什么野兽了。”

    毕加美心里也是一跳,如果树林里面还有野兽的话,那么他们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别担心,一般是不会出来的,我们现在就按照原路返回吧,从他们的枪声看来他们也已经进了树林了。”萧银涛安慰她。

    毕加美点头。

    萧银涛走着,自然就拉起了毕加美的手,就跟那次一样,太过于自然,反而让她觉得拒绝的话才是奇怪的。

    还好,现在也没有时间让她去想这么多,二人按照刚刚做了记号的路返回,萧银涛在前面带路,两人尽量走好走的地方。

    过了一条小河他们也能就能到岸边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人却跟来上来,脚步声就听得出来就在她们身边。

    萧银涛和毕加美都加快了脚步,然后一声枪想就在他们身边响起。

    水花四溅,人当然也只能停住了脚步。

    几个黑西装男子都齐刷刷跑过来。

    萧银涛见势就抱住了毕加美,毕加美看他,知道他是因为想要保护她才会让如此,当然也就回抱住了。

    果然,几人拿着枪,但是萧银涛的举动,让他们也不敢随意开枪,如果误伤了萧银涛,他们也是吃不惯兜着走的。

    “少爷!”出来说话的还是那个大哥,“老爷让你跟我们回去。”

    萧银涛冷声问,“老爷下了死令?”

    没人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