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最顶尖的医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8本章字数:3157字

    萧银涛被送往了最顶尖的医院,而且是独立整层楼,给他作为手术室和休息室,当然是因为萧艺轩不想有人打扰。

    反正,这个医院也算是萧艺轩的,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不过,那些对新闻事态敏感的记者啊,报社啊,从一些员工的小道消息中也是再猜想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家二家得就都聚集在了医院楼下。

    医生已经初步给他诊断过了,也做了初步的手术。

    但是,医生面对的这个是萧银涛呢,如果一个不小心弄不好的话,他这条命也就搭上了,所以,当萧艺轩问他的时候,他也不敢打满票,只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个,我也不好说,子弹是取出来的,但是会有后面的问题,少爷他的血型又比较稀缺,也不一定能匹配,所以老爷子你要有心里准备。”

    萧艺轩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回答,眼神厉色:“你再说一遍?”

    毕加美想着,“萧银涛的弟弟星寒的血应该跟他吻合,要不要让他过来。”

    申唯摇头,“来不及。”

    医生也是知道,但是他真的不管这么样就下了保证,万一出事他怎么办,这个不跟原先的“欺君之罪”有的一比吗?

    毕加美看出来了,拿了刚刚申唯给她防身的手枪就抵在了医生的头上。

    医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啊,差点就给她跪了。

    萧艺轩和高宣也都有些惊讶,只不过看着她并没有阻止。

    “你只要知道,你的命现在跟萧银涛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他生你生,你死了,你就也跟着去了,这样,你会不会有把握一点?”毕加美说。

    医生连连点头,“是,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的,一定不会让少爷有什么事情的。”

    医生保证完,毕加美也就二话不说收了枪。

    医生见此赶紧去讨论怎么样才能让萧银涛平安无事了,他以为他不担保就没事了,真的出了什么什么事情,也只能说明他伤势左重,可是现在!

    这还是跟自己的命连在了一起……

    申唯如果不是在里面躺着的是萧银涛的话,真要为毕加美鼓掌了。

    走到她身边,问:“你会开?”

    毕加美摇头,倒是毫不犹豫的,她的确不会,不过别人不知道不救行了。

    萧艺轩也看着她,这样的女子他也是第一次见,但是,敌人越强大对他当然就是越不好。

    拄着拐杖慢慢走过去,申唯下意识得护在了毕加美的身边,“老爷子,这里可是医院。”

    萧艺轩笑着说:“那不是正好吗?看看是我下手快,还是医生拯救的快。”

    高宣紧绷了身子看着萧艺轩,随时对萧艺轩如果出手的话做出相应的反抗措施,几个黑西装男也自然走到了萧艺轩的身边,局势一触即发。

    萧艺轩扬了扬手,身后的几人就退下了,气氛才看起来缓和了点。

    “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萧艺轩说。

    说话的对象自然是毕加美。

    毕加美点头。

    萧艺轩以一种商人的姿态看着毕加美,估算着:“你跟我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是替你挡了子弹,而你刚刚又这么紧张。”

    萧艺轩对毕加美本来就动了杀机,因为她是那人的女人,是毕家人,但是现在,如果萧银涛和毕加美有什么关系的话,甚至如果说萧银涛对这个女孩还有除了恨意还存在其他感情的话!

    他怎么能不除了她!

    毕加美看着萧艺轩,因为是老人家,自然有些敬意,不过却无惧意。

    毕加美说:“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觉得我这条命是他的,而我,我只是不想欠他!”

    萧艺轩听完,倒是点头说:“好!”

    转头跟申唯再说:“小申,这里就麻烦你了,一有消息你就让这些人通知我。”

    申唯点头,知道萧艺轩打算走了,这也没有办法,他也是知道现在已经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如果萧艺轩再待着这里,说不定后面还会引起骚动。

    看着萧艺轩虽然关心着萧银涛还是要为大局考虑的无奈,也是知道“体面”人物没有这么容易做的。

    现在就只有申唯和毕加美了。

    “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毕加美坐到椅子上。

    申唯也跟着坐到她身边,手术估计都还有一会儿时间,他们也只能耐心等着。

    “说吧,不过,相对的,我也想问你一些事情。”申唯说。

    不愧是萧银涛的朋友,一样的“不吃亏。”

    毕加美点头。

    毕加美当然先问:“那位老爷子就只有一个女儿吗?”

    申唯听她问了,好像心里也已经有准备了,她这么问倒是理所当然,而他也回答得理所当然:“是啊,就这么一个女人,所以没了,你该知道他有伤心,而且,他还认为是他的错……”

    毕加美问:“为什么这么说?”

    申唯笑:“千金小姐爱上了一个穷小子,然后父母不同意就跟着跑了,老爷子面子上下不去,扬言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也不会在任何地方帮自己的女婿一把,因为他不承认这个女婿。”

    毕加美没有打断他。

    “结果,只能由着他们二个小年轻的自己奋斗,还有二个儿子生活也不容易,但是再不容易,总归是一家平安……”

    说到这里,申唯看了眼毕加美。

    毕加美摇头,“没事,就你知道的告诉我就可以了。”

    申唯点头,也就不怕伤了毕加美直接说:“可是,却发生了这件事,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毁了,我也不知道萧银涛是怎么过来的,他也从来不说,不过,想来应该不是这么好过。而老爷子的老伴也因为听到这个消息伤心过渡也走了……”

    沉默,二人都在想着什么。

    “他妈妈怎么会跟毕博成有关系?”毕加美再问。

    在他们说来,是因为姜如意嫉妒毕博成跟萧银涛的妈妈有“奸情”才会失去理智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可能连银涛也不知道,人都走了,所有的秘密不都带走了吗?”

    毕加美不言不语,不是的,他们还活着,如果从这个点上切入呢?是否可以查出真相,她妈妈嫉妒毕博成有情人?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申唯问,“好了,现在该我问你了。”

    毕加美也大方点头。

    “喜欢银涛吗?”他问得直接。

    毕加美看他,“这个是个玩笑?”

    申唯笑,“你觉得呢?”

    他其实跟萧艺轩想到了是一样的,只是目的不同,他是想着如果二人有了感情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发展就更难了,萧银涛不可能不为了父母,还有他受的罪报仇的,那么势必毕家必须得连根拔起的,而毕加美,她也不是一般的女子,这样二个都是强硬的人如果有了感情,那么势必像是二个刺猬抱在一起,只会受伤而已,既然如此,能够早点察觉,早点剪断的为好。

    “如果不是开玩笑,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对他,对我,这都是一种侮辱!”毕加美回答。

    喜欢上对方,的确对他们二人来说是种侮辱。

    申唯笑,为什么她如此说,偏偏让他觉得更担心了呢。

    “你知道就好,阿恒也是,你们不适合。”申唯算是是语重心长了。

    毕加美不回了,这样的话题,她也不知道需要再讨论,二人沉默下来,只是等着手术的人出来,等着一个消息。

    终于,也不知道多了多久,医生再次出来了,脸色神情是轻松的。

    申唯还是问了出口确定:“怎么样?”

    医生点头,“没有生命危险了,血液我们也从邻近的医院输送过来了,现在少爷的生命症状很平稳,你们放心吧。”

    “他醒了吗?”申唯问。

    医生摇头,“还没有这么快……”

    毕加美没有回答,萧银涛透过她,看想了不远处的燕子,“她是谁?”

    毕加美面色如常得回答:“是你这里的病人,我也不知道,只是碰到了,她说想来院子走走,我带她过来而已。”

    萧银涛也在细节上也就不多虑了,她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我们走吧。”不再问了。

    毕加美想了想,“你们都已经调查过了?”

    萧银涛点头,“你就别管了,先回去,我调查一些事情。”

    毕加美只能跟上他的步伐,“我们还来吗?或者,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在这里帮忙。”

    萧银涛停住了脚步,“毕加美,一个什么都不关心的人,突然对这些事情这么关注的时候,你让人怎么能不怀疑?”

    毕加美也没有多惊讶,只是反问他:“怀疑什么?我能做什么?”

    萧银涛知道,他也就是因为想不到毕加美这么做的目的才这么容易放过她的,如果他知道,怎么可能还有放她这么样做。

    毕加美面色如常得说:“你不是上次就想我过来帮忙吗?既然我来了,你总不能让我就这么闲着。”

    萧银涛既然怀疑了,毕加美也就让自己直接得单刀直入了。也许这样,反而让她更加能够达到想要做的事情。

    萧银涛一笑,“放心吧,我还带着你的,我会来这里,你自然也会来,不用担心这些病人,如果你真是爱心泛滥的话,就好好想想要在怎么拯救自己吧。”

    萧银涛转身,不再跟她说了,毕加美也是迅速跟上,可以了,要到这个答案就可以了。

    二人都没有看到燕子在他们背后转过了轮椅一直看着。

    “院长,我的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