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2本章字数:4082字

    晨光从窗户射了进来,窗户外,天空已经从漫天星辰变成了一片霞红,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清雅的心仿佛被那道光射穿了一样,“啪”地一声碎了。她从昨天晚上起一直在等待,等到天亮,却什么奇迹也没有。

    天亮仿佛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让清雅所有的希望都消失干净。清雅伸手摸了摸眼角,以为自己会哭,却发现那里是干的!“呵呵。”她听到自己笑出声来,居然是干的!这种时候,这么绝望,她居然觉得无所谓!可不是超级好笑吗?

    “呵呵。”清雅接着笑,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直到她自己笑出了眼泪,清雅冲进盥洗室,给自己做了一番整理。对着镜子清雅极慢极慢地梳理这头发,每梳理一下,便对自己说一句: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奢求什么人会奇迹般地出现、什么事会奇迹般地发生了,自己去争取吧!呵。她的弟弟她一定要救,至于她的心,既然已经死了,便不用再活了。

    清雅发现自己对徐一懒还是非常了解地,比如,在徐一懒必经的路上,她非常轻松地拦住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徐一懒的声音里似乎有惊喜,不过在清雅听起来惊吓的成分更多。

    “当然是有事。”清雅露出了一个非常甜美的微笑,歪了歪头,她问他,“有时间吗?”

    “有。”徐一懒想也没有想就回答了,他的心有一瞬间狂跳起来,接着就被清雅的下一句话给拍死在地。

    “我跟你作比交易吧,”清雅走近他俩步,让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你帮我救我弟弟,而我……”

    她说得非常轻,轻得徐一懒必须侧头才能听到后续。听清楚之后,徐一懒脸上的表情很僵硬,心脏这里仿佛被狠狠捏了一把,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但是,他听见自己回答她,“好。”

    清雅笑起来,眼中有真诚的笑意,心底却开始抽疼,她顿了顿,才道,“那我等你的消息。”

    第二天,徐一懒带着清雅去接她弟弟。俩人到达的时候,宠纯木已经烂醉,而且嘴里还念念有词,其中一句,让徐一懒不禁看向清雅,只见她眸底的平静,他甚至有点儿搞不懂她了。

    “你...”徐一懒看着清雅,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你知道是我做的,还一直呆在我身边吗?为什么?”徐一懒突然有一种,一直被眼前这个女人玩弄于鼓掌的感觉。

    “不说这个,先送他们回去吧。”清雅上前跟他一起扶着宠纯木,见徐一懒没动,于是看着他说道,“徐一懒,夏花儿现在一个人在车上呆着,如果你有什么话想问,想说,先把他们送回去好吗?”

    徐一懒看了一眼清雅,眼神里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一句话没说,扶着宠纯木到车上。

    “花儿醉成这样子,一个人在家也不行,不如先把她一起送到纯木的别墅吧。”清雅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安的看着后座上两个浑身酒气的人。

    徐一懒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开着车。

    “徐一懒,去纯木家的方向,好像不是这里...你要开到哪里去?”清雅看着徐一懒开车的方向,终于察觉到,这条路她也很熟悉,怎么会忘记呢,“为什么要去你家?”

    “女人,男人怎么开车,你就怎么坐车,不要来指挥男人开车,嗯?”徐一懒用余光看了一眼清雅,见她嘟着嘴默默地不再说话,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女人似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终于把宠纯木和夏花儿抬进别墅,徐一懒把他俩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就不管了,自己去倒了杯红酒,慢悠悠的喝着。清雅去浴室烧了热水,给夏花儿洗了洗身子然后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换上,让徐一懒抱到二楼卧室去休息。这两个人喝的一身酒气刚才下车的时候又吐了一身,实在不堪入目。

    徐一懒从楼上下来,见清雅正费力的搬着宠纯木往浴室走,浴室快步走下来。

    “你要干嘛?”徐一懒从清雅手里接过宠纯木。

    “当然是给他洗洗澡啊,你看他这个样子,你要让他睡在你床上吗?”清雅看了一眼徐一懒,无所谓的说道,“你要是都不介意的话,我也无所谓啊。”

    “那样也不能你来洗啊,男女有别,赤身裸体的像什么样子。”徐一懒瞪了清雅一眼,语气里带着一丝斥责的意思。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是我弟耶,有什么关系啊。”清雅无奈地说道,拖着宠纯木就往前走。

    “你弟也不行,都是成年人了,万一...怎么办!”说着,徐一懒一把扯过宠纯木,把他全部的重量都放在自己身上。

    “噗...”看到徐一懒这个样子,好像是小朋友被抢了玩具一样,清雅没忍住噗的笑出来。“什么万一啊,我弟早就被我看光光了,我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怎么,是他的不够大,所以没兴趣?”徐一懒一脸玩味的看着清雅。“看来我的算是合格了哦?”

    “说什么呢,没个正经。”清雅把脸侧向一边,脸上滚烫。徐一懒果然是调情的高手,难怪虽然那么冷酷可还是有那么多女人喜欢。只是,为什么跟她好好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多矛盾呢。

    “对,没正经...没正经....”明明在酒醉昏睡的宠纯木,却突然梦呓着重复了一遍。

    “噗...”清雅和徐一懒两人愣愣的看着宠纯木,然后噗的笑出来。

    最终还是徐一懒无奈的给宠纯木洗了洗身子,然后背着他上了二楼卧室,“砰”的一声把他摔在床上。

    “喂,你轻点!”见徐一懒毫不怜惜的把宠纯木摔在了床上,清雅急了,连忙上去查看。“纯木在里面肯定吃了很多苦,哪经得起你这样摔啊。”

    没想到清雅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徐一懒便觉得她是在谴责他把宠纯木陷害进去的事情,于是拉着她的胳膊硬把她拉进主卧。

    “你要干嘛?”这间卧室清雅可一点都不陌生,如果是平时,她可能早就喊着“好累啊”然后扑上去好好睡一觉,可是现在他们俩的关系变得莫名其妙的,既不是情侣却又曾经甜蜜的纠缠在一起,也不单纯是肉体交易关系,毕竟曾经也相互有过感觉。

    “我想问你,为什么你知道是我陷害宠纯木的,但是还一直留在我身边?”徐一懒看着清雅,慢慢的向她靠近。

    清雅后退一步,“当然是想帮纯木啊,这还用问吗....”

    “你是想自己找证据对不对?”徐一懒又逼近一步,“然后找到证据,就到了我接受报应的时候了,是不是?”徐一懒曾经这样猜测着。

    “呵...”清雅后退着躲避他的一步步逼近,勉强的笑了笑,“反正纯木都已经没事了,而且也已经回公司了,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可是我想知道。”徐一懒又向前一步,清雅退无可退一下跌坐在床上,徐一懒弯下腰,双手撑在清雅身侧,近距离的看着她,“我想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如果当初被你找到了证据,你会怎么做?”

    沉重的喘息的气息喷洒在脸上,清雅把头偏向一侧,“这种假设性的问题,我不会回答。”她学聪明了,从来不回答这些没有发生过的假设的问题。

    “不要再用这个借口来逃避,告诉我。”徐一懒紧咬着这个问题不放,他似乎也做好了随时应对清雅的回答的准备。

    “这种问题没有意义的,你不要再问我了。”清雅推开徐一懒站起身来,“你我之间,已经不再是关心这种问题的关系了,从昨天的交易开始,我们就只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了。”

    徐一懒没想到清雅会这样说,虽然从很亲密的关系演变到现在的肉-体交易关系,可是他完全不觉得他们之间会变成清雅说的这样子。仅仅就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吗?

    “债主?欠债人?”徐一懒冷冷哼了一声。

    “我不管是你还是谁陷害纯木的,既然我已经跟你做了交易让你救纯木,但是...”清雅低头摸了摸小腹,“债在这里。如果他真的出现了,他就是你的。如果他没有出现,你对纯木一害一救,就当扯平了,我们还是谁也不欠谁。”

    “你....算了,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徐一懒盯着清雅的小腹良久,好像恨不得那肚子里立刻就有个宝宝出来。

    清雅回到夏花儿睡的房间,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躺下来,听着夏花儿睡的昏沉的浅浅的呼吸声,觉得很安心,于是蜷其身子也沉沉的睡去。

    宠纯木回公司之后,徐一懒开董事会澄清了宠纯木贪污公款的事情,于是一切都回复原貌,宠纯木还是那个董事会很看中的人才。而清雅,也安心的经营花店,夏花儿终于辞去了PUB的工作,全身心的跟清雅投入到幸福花店的经营上。

    “哎呀,自从不在PUB工作之后,我的消息可就一点都不灵通了呢。”夏花儿很喜欢花店的工作,毕竟开花店她也有出一部分钱,所以她跟清雅一样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花店上,但是她好像故意让清雅知道她有多爱她一样,经常跟清雅抱怨说自从来花店之后,消息不灵通了呀,没有人送她礼物了呀什么的。

    清雅也不理会她的抱怨,只是笑着说:“你呀,是怕消息不灵通,等不到你的子敬吧?”

    “诶?你怎么知道?”夏花儿惊讶的看着清雅,她从来没跟她提过朱子敬,她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酒后吐真言,不巧被我听到了。”清雅像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啊,那我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呀?”夏花儿跟小女人一样的,居然害羞起来。

    “别的我可不知道,只是听你不停的念着‘子敬...我的子敬...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就这样。”清雅包了一束花递给旁边的客人,“谢谢惠顾。”然后给对着夏花儿说道,“你从来没有跟我讲过你这个子敬的事情耶,不如跟我讲一讲啊。”

    “我跟他....我曾经为他怀过一个宝宝...”夏花儿羞涩的说道,“不过后来...”说道后来,夏花儿脸上笼上一层悲伤,话锋一转,“不如我跟你讲讲我跟他刚见面的时候的事情啊,虽然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请问,清雅小姐在吗?”

    清雅送走了最后一位买花的客人,正准备专心致志的听夏花儿讲她过去的幸福事迹,听到门口有人找自己,于是抬头看去。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娇小,黑色长卷发,面容精致的女人,那女人走进来,对着清雅又问了一遍,“请问,清雅小姐在吗?”

    “我就是。请问你是...”清雅起身迎出去。

    “你好,我叫蒋欣儿。”蒋欣儿看着清雅,莞尔一笑,大大方方的朝她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

    “蒋欣儿?你是楚萧的老婆?”清雅还没回应,一旁的夏花儿就大叫一声。

    “花儿。”清雅暗中踢了踢夏花儿的脚,示意她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然后伸手跟蒋欣儿握了握手,“蒋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你们不是应该...”清雅正想问他们不是应该在度蜜月吗,但是自己暗暗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应该是度蜜月回来了,于是改口说道,“你们回来啦。啊,请坐。”说着请她在桌子前坐下来。

    蒋欣儿坐下来,仔细打量着清雅,她那双黑色的眼睛很漂亮,清雅被她这样盯着,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有一些事情,所以想跟清雅小姐单独聊聊。”蒋欣儿说着看了夏花儿一眼。

    “看我干嘛呀,我还能去哪儿啊?”夏花儿觉得蒋欣儿是楚萧的老婆,但是因为楚萧之前那么疯狂的喜欢清雅,所以她总觉得蒋欣儿是来找茬的,于是白了蒋欣儿一眼,“而且,我是清雅的好姐妹儿,我们之间没有秘密的,所以有什么事情你就在这儿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