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干姐姐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2本章字数:3322字

    面对夏花儿的态度,蒋欣儿也不怒,十分大度,她跟清雅说起楚萧在度蜜月的期间,总是给她打电话的事情,虽然有时候问他,他也不回答,作为妻子,就算再大方,也不是不能容忍的,虽然听婆婆说过清雅是她的干女儿,也就是楚萧的干姐姐,但是,她还是冒昧来找清雅谈谈,想亲自问问看,她到底把楚萧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蒋小姐,既然你跟楚萧已经结婚,那我作为干姐姐,自然应该叫你一声弟妹。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但我一直都吧楚萧当做弟弟,甚至是亲弟弟一样的。我也有弟弟,也是亲弟弟,所以你应该懂的,我不会对楚萧有任何非分之想,就像我不会对我的弟弟纯木有任何非分之想一样。”清雅知道蒋欣儿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找茬的人,所以她不做多余的解释,只是这样表达给她听,而且她也相信,以蒋欣儿来说,她是听得懂的。

    “我懂了。”蒋欣儿看着清雅,对她说的话没有丝毫怀疑,她握着清雅的手,亲切的叫了一声“姐姐”。“隅儿姐姐,其实我见到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很久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如故吧?而且,我觉得你是个很亲切的人,一点都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所以啊,就算你不是楚萧的干姐姐,我都想认你当姐姐了。”

    “套什么近乎呢。”夏花儿在一旁听着蒋欣儿说着一见如故什么的话,就觉得作呕。想当初她夏花儿和清雅可以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最终才成为情比金坚的好姐妹呢,现在突然冒出个蒋欣儿来,才见第一面就说想认清雅当姐姐,第一面能看出个什么来啊,还不是再说客套话想套近乎。

    “花儿。”清雅无奈的回头看着夏花儿,又回过头对蒋欣儿说道,“欣儿,花儿就是这种直脾气,她对陌生人都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你别介意。”

    蒋欣儿打量了一下夏花儿,笑了笑,没说什么。

    “你替我辩解个什么劲儿啊,我就是不喜欢她。”夏花儿突然冲着清雅生气的叫嚷起来,“她要真是什么好人啊,就做点值得让人相信的事情来啊,就知道说一些漂亮话。就冲她是楚萧那臭小子的老婆,我就不喜欢她。哼...”

    夏花儿说完就转身到后面的花架旁整理花架,不再理会清雅和蒋欣儿的对话。

    “欣儿,别介意,她最近心情不太好,自己的爱人一直在外面没有回来,她这是羡慕你新婚呢。”清雅笑着解释道。

    “没事的。”蒋欣儿摇摇头。“清雅姐,这次我跟楚萧回来,其实我也有想过,想要跟他的好兄弟们聚一聚,要在家里开一个party,如果清雅姐不介意我们结婚时没请你的话,这次可不可以来?就当是我对清雅姐的赔罪。”

    “什么赔罪不赔罪的,你们请我,我当然求之不得啊。”清雅轻轻拍拍蒋欣儿的手背。

    蒋欣儿走了以后,清雅看着仍然一脸不满的在整理花架的夏花儿,无奈的笑了笑走过去安慰她。谁知却被夏花儿白了一眼,“你啊,有了新的姐妹,还要我这个老~姐妹干嘛?”

    看着夏花儿一副吃醋的模样,清雅笑得更厉害了,“哎呦呦,快看看我家花儿,什么时候掉进醋坛子里了,怎么浑身一股酸味啊,都可以拿来当下酒菜了。”

    “行了你,别埋汰我了。”夏花儿嘟着嘴气嘟嘟的推了清雅一把,“我都听到了,她要你去他家开的什么party,你不会真的打算要去吧?”

    “为什么不去啊?楚萧要请的话,肯定会请纯木啊,到时候纯木去,我当然也要去啦,你也要去。”

    “我干嘛要去啊,我才不去呢!”

    “你当然要去啊,说不定就碰到什么帅气的公子哥儿,把你的魂儿都勾走,你就不用心心念念想着你的子敬了呀~”清雅说笑道。

    “说什么呢,又来笑话我,看我不打你...臭丫头你别跑....”

    两个好姐妹嘻嘻闹闹着,嘴上谁也不饶了谁。转眼过了几天,花店收到两份请柬,清雅打开看,是楚萧和蒋欣儿举办的晚宴,特别正式的用了请柬,而且还请了夏花儿。

    夏花儿虽然嘴上说着“我才不去呢”,但还是跟着清雅去买衣服,顺便给自己买一身漂亮的晚宴礼服。

    “哎呦喂,是谁铁了心说不去的?现在买衣服的时候还这么积极。”清雅笑着调侃道。

    “我是不想去啊,不过看你对蒋欣儿那么没有防备,我当然得跟去看看啊,万一她跟你耍什么阴招,我还能帮帮你。”夏花儿也不理会清雅的调侃,只管在镜子面前试着新衣服。

    晚宴设在楚家的别墅里,出发去楚家的时候,宠纯木很是绅士的开车来花店接清雅和夏花儿。宠纯木的车刚到幸福花店没一会儿,徐一懒的车就开过来了。

    “不是吧姐夫,你跟姐姐都已经...嗯,好像没什么关系了吧?”宠纯木看着徐一懒,故作一脸疑惑的说道,“你今天干吗还要特地来这里啊,来接我的亲姐姐,还是跟我的亲姐姐一样的花儿姐姐?”

    徐一懒撇了宠纯木一眼没说话。从以前就知道宠纯木是个相当温润如玉的男人,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是个内心单纯善良好不记仇的人,重新回到公司后,他从来没有因为徐一懒陷害他的事情而针对过徐一懒,而现在,对待他和清雅之间的关系,也那么看得开,竟然能当玩笑似的说出来。

    “喂喂喂,我可先说好了,看在我和纯木都单身,而且没有血缘关系的份上,今天我可是纯木的女伴。”夏花儿从花店里走出来,对着徐一懒说道,“至于清雅嘛....我想纯木肯定不会介意有两个女伴的,对吧纯木?”说着还碰了碰宠纯木的胳膊,给他使了个眼色。

    “啊?啊,对!”宠纯木反应过来,连忙应和着。

    清雅和徐一懒相对站着,看宠纯木和夏花儿一唱一和的说着,不知道该作何态度。

    徐一懒一身黑色的西装革履站在那里,看着清雅。今晚的清雅,长长的头发盘起,穿了一件白色蕾丝边的抹胸紧身长裙,纤细的身材在长裙的映衬下完全显现出来,虽然纤细瘦弱,但是胸部却极有料,所以刚好撑得起这件抹胸裙。

    徐一懒呆呆的看着,花店明亮的灯光的映衬下,清雅站在满是鲜花背景的花店里,放佛自带柔光一样周身散发着光芒。他见过她的身体无数次,触摸过无数次,也见过她穿婚纱时的美丽,但是现在,她微低着头,脸上流露出的一丝尴尬衬得她更加娇羞可人。

    “喂,姐夫,看的魂儿都没了,待会儿怎么去晚宴啊!”宠纯木上前伸手在徐一懒眼前晃了晃,揶揄道。

    “清雅,我能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吗?”回过神来的徐一懒,也不搭理宠纯木的揶揄,上前几步朝着清雅伸出手。

    见清雅良久没说话,夏花儿笑道:“清雅,答应就答应,参加个晚宴而已,有什么好犹豫的?整的跟求婚似的,等到什么时候他跟你求婚,你倒时候再慢慢考虑要不要答应吧!呵呵呵....”

    感受到同时来自清雅的嗔怪的目光和徐一懒的怒视,夏花儿吐了吐舌头,催着宠纯木赶紧上车,然后大喊一声“你们慢慢纠结,我和纯木先走了”,就催着纯木开动车子。

    “走吧。”见清雅一直没有回答他,徐一懒上前主动拉着她的手,几乎是把她塞进车子里的。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跟他拉开距离啊,那如果他想要给她个惊喜,在一会儿的晚宴上向她下跪求婚的话,岂不是铁定要被拒绝了?徐一懒心里撇了撇嘴,驱车朝着楚家的别墅开去。

    “清雅姐,你来啦!”到了楚家别墅,清雅刚挽着徐一懒的胳膊走进去,就见蒋欣儿一脸欣喜的迎了上来。

    清雅冲蒋欣儿笑了笑,而徐一懒则将自己眼睛中一闪而过的惊讶隐藏起来。清雅跟蒋欣儿,两个人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一般来说,哪个女人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新婚丈夫会在度蜜月的时候给别的女人打电话吧?难道蒋欣儿还不知道楚萧和清雅过去的事情...徐一懒胡思乱想着进了别墅。

    参加晚宴的人很多,除了楚萧自己的兄弟朋友,也有蒋欣儿的好姐妹好朋友们。蒋欣儿真心是把清雅当做自己的姐姐了,整个晚宴就拉着她跟她的朋友们介绍,说“这是楚萧的干姐姐,也就是我的姐姐,在哪哪哪开了一家幸福花店,名字很温馨吧,大家要多多照顾哦”之类的。

    终于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清雅是楚萧的干姐姐,是蒋欣儿一见如故的好姐妹之后,清雅终于可以喘口气。她独自走到别墅外面的小花园里,坐在秋千椅上清净一下。

    月色下,云淡风轻,清雅闭着眼睛仰起头,沐浴着皎洁的月光。没有宴会上嘈杂的音乐声和觥筹交错的谈笑声,清雅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干净了。这种感觉,真好。

    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束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清雅睁开眼睛,四下张望着,却并不见有人,心里觉得怪怪的,于是从秋千椅上下来,一转身竟忍不住惊呼一声。

    “啊...楚萧?你怎么会这里....”清雅被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的楚萧吓了一跳,她拍拍因为收到惊吓而狂跳不止的心,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月色下,楚萧身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他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暖的微笑看着清雅。“清雅,我回来了。”

    “呵...”清雅干笑了一声,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楚萧看着她的眼神,总还是让她觉得怪怪的,“我当然知道你回来了,我都已经见过欣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