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照片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2本章字数:3220字

    “我以为,你看到我会高兴。”楚萧看着清雅,他这一个月在外面,时常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他只以为她是因为宠纯木的事情没有心思而已,可是现在见面,她竟然连一点欣喜的表情都没有。哪怕是骗他也好,好歹露出一个高兴的表情啊。

    “傻小子,说什么呢,我当然高兴啊。”清雅看着楚萧脸上渐渐露出伤心的表情,心想是不是刚才自己无奈的表情太过明显伤了他,于是赶紧笑着说道,“我啊,总算把一个弟弟嫁出去了,呵呵...还有一个纯木,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清雅还在开玩笑。楚萧盯着清雅,今天的她,真的很美很美,他一把将清雅揽进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抱着她。

    “清雅,我真的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跟蒋欣儿在外面的这一个月,楚萧并不是没有留意过她,蒋欣儿毕竟是大家闺秀,她端庄稳重,一点大小姐的脾气都没有,她也像清雅那样性格耿直,丝毫不做作。可是,虽然是这样,他的心里还是觉得爱清雅多一点点。

    “傻小子,姐姐也想你啊。”清雅回应着,企图把楚萧推开,“你快把我勒死了,我喘不上气了。”清雅并不是真的喘不上气,只是在楚家的院子里,又是为楚萧和蒋欣儿举办的晚宴,如果被别人看到她和楚萧两个人孤男寡女的抱在一起,就算她是他的干姐姐,但是别人总是会误会的,到时候,她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清雅...”

    “清雅姐。”清雅觉得有必要让楚萧记住清雅姐这个称呼,而不是一直叫她清雅。

    “我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是那么在乎这个称呼吗?”楚萧一脸挫败。他是怎样懂事的大男孩啊,他也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更何况他身边的这位妻子又是那样贤惠懂事的女人,所以就算他心里还爱着清雅,也绝对不会做越轨的事情,让家族蒙羞,让清雅陷入别人的流言蜚语中。

    “清雅...姐,我结婚你都没有送我新婚礼物,我现在可不可以问你要?”

    突然被要新婚礼物,清雅有点慌,自己确实疏忽了,今天的晚宴,应该带礼物来的,于是只得无奈的说道,“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带,不如下次...唔...”看着眼前被无限放大的楚萧的面孔,清雅慢慢的睁大了眼睛。

    清雅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似乎要窒息了,她没想到楚萧向她索要的新婚礼物竟然是一个吻,这个吻非但没有止步于表面,竟然还想再进一步。

    “楚萧!”清雅回过神来,用力推开楚萧,条件反射似的抬手“啪”的一声打在楚萧脸上。那一巴掌并没有很用力,但是打在楚萧脸上,却疼在清雅心里。就连之前楚萧将她推倒在床上,她都原谅他了,清雅以为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没想到竟然会在他婚后发生这样的事情。

    “清雅我....”楚萧看着清雅带着愤怒的充满泪水的眼睛,突然发觉自己做的太过了,也许只是一个吻并没什么,可是他在吻上她的瞬间,就想要索取更多,所以因此激怒了她,让她伤心了吧。他想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却被清雅躲开。

    “楚萧,我对你太失望了....”清雅看他的最后一眼,那么失望那么痛苦,她说出这句话,转身跑开。

    “欣儿....”清雅跑到花园的拐角处,看到蒋欣儿愣愣地站在那里,地上散落着从小礼盒里掉落出来的做工极为精致的白银手链儿。“欣儿,我...”

    清雅正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解释的时候,就被蒋欣儿打断:“清雅姐,你看我这笨手笨脚的,东西都掉了。”蒋欣儿笑着面对清雅,蹲下身去捡起地上的手链,重新放进盒子里,“清雅姐,这是要送给你的手链,可是却被我掉在地上弄脏了,你不会介意吧?”

    清雅看着蒋欣儿强忍着泪水笑着跟她讲话的样子,心里又内疚又心疼。蒋欣儿是这样单纯的女孩子,可是她却在她新婚回来举办的宴会上跟她的老公....

    “谢谢你欣儿,可是我...”

    “清雅姐,你就收下吧,大不了下次,你再准备一份大礼送给我呀。”蒋欣儿笑着,把小礼盒塞进清雅手里然后转身就走,“里面还有朋友在等我,我先进去了。”

    清雅打开手里的盒子,看着里面的精致的手链儿,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就算蒋欣儿真的不介意,可是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面对她?男女之间的忌讳,很多事情就算不说出来,但是大家心里都懂的,她清雅也心知肚明。

    “清雅,你站在外面做什么,让我好找!”夏花儿在门口张望着,看到清雅站在外面发呆,于是跑出来。本来这晚宴上,夏花儿认识的人也不多,偏偏玩了一会儿,转头不见了清雅,于是赶紧四处找寻。

    “你发什么呆呢,一会儿晚宴结束的时候,大家会一起跳舞,快点进去吧。”夏花儿见清雅不动,走上前去仔细看着她,这才发现她眼泪顺着脸颊啪嗒啪嗒滴落在手里的盒子上。“你...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夏花儿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清雅被人欺负了。

    “花儿,我...我想回去了。”清雅哽咽着。

    “清雅,你别吓我呀,到底怎么了?”夏花儿见清雅这样子,有些惊慌失措,正追问着,见楚萧从后面走出来。

    “清雅,对不起。”楚萧的这一句话似乎让夏花儿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冲上去毫无形象的双手扯住楚萧的衣领。

    “楚萧!你这个臭小子,你到底对清雅做了什么!”夏花儿虽然生气,但是心里还算清醒,知道不能大声吼叫,否则被别人听到一定又要指责是清雅的不是了。于是她压低声音,严厉十足地质问着楚萧。

    “花儿姐,我....”楚萧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夏花儿解释,难道说自己一时没有忍住冲动所以亲了清雅吗?还是说自己只是向清雅索要一个吻作为新婚贺礼?好像不管说什么,下一刻都会被时刻准备着责骂他的夏花儿骂个半死吧。

    “花儿,别问了,我们走吧....”清雅回过头,拉着夏花儿的胳膊,然后将手里的盒子塞到楚萧怀里,“这是欣儿送我的,我不知道该怎样跟她解释,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硬拉着夏花儿向外走。

    楚萧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不要追出去。

    晚宴舞会开始的时候,宠纯木正打算邀请女伴跳支舞,结果看却被徐一懒一把拉到旁边,问他有没有看到清雅。

    “我姐?之前一直跟着蒋欣儿在跟其他朋友打招呼呢,这会儿不知道去哪儿了。”宠纯木在大厅的人群里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像清雅的人。

    “我里里外外都找遍了,没有见到她,夏花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徐一懒一脸担忧,“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真是奇怪了。”

    “姐夫你别急,我找人问问去。”宠纯木说着就在人群中找到蒋欣儿的身影,朝着她走过去,向她询问。

    “我不知道,我带她见完我的朋友之后,她就说想到外面花园里走走。”蒋欣儿轻描淡写的跟宠纯木说完,就走开去跟别的朋友说话去了。

    宠纯木见蒋欣儿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姐姐说的新的好姐妹吗,自己的姐妹不见了,她竟然一点都不担心?

    “蒋欣儿,我姐姐不见了,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你不是把她当做好姐妹吗,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起码帮忙找一下好吗?”宠纯木拉着蒋欣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姐妹?”说起这个,蒋欣儿心里就突然觉得很难过,眼泪涌上眼眶,“清雅有把我当做好姐妹吗?我举办这个晚宴,我第一个就找的她,真心真意的希望她能来参加,以弥补我结婚时没有请她来的愧疚,可是她竟然....”

    “你在说什么?现在找人比较要紧吧?”宠纯木才不想听她说这些废话,找人,还是不找,一句话的事情,说几个字有那么难吗?

    “如果你是我,你看到这样的情形,你觉得我会大度到去找她吗?”蒋欣儿拿出手机,把照片翻给他看。

    “什么呀,...”宠纯木心里着急找他姐姐,哪有心思看什么照片,而且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要去找他的姐姐。宠纯木推开蒋欣儿举在自己面前的手,打算自己去找,却被徐一懒从一旁夺过蒋欣儿的手机。

    徐一懒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朦胧的月色下,一个身穿白色笔挺西装的男人,正低头忘情的吻着另一个身穿白色抹胸礼服的女人。多么协调的搭配,就好像两个正在举办婚礼的新人。这两个人,只要是熟悉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徐一懒看着那照片,眉头紧皱,凛冽的眼神一览无遗,手不受控制的握紧,似乎要将那手机捏碎一般。“姐夫?”宠纯木没有看到那照片,但是看到徐一懒的表情,似乎知道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能让徐一懒这么生气的,除了上次有人想要整垮他的徐氏集团,也就只有清雅能够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不会这么巧又是姐姐吧?

    宠纯木正要凑过去看那照片,却被徐一懒啪的一声将手机盖子合起来,塞还给蒋欣儿。

    “姐夫,喂等等我....”看着徐一懒怒气冲冲的走出去,宠纯木也顾不上什么照片了,赶紧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