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愤怒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2本章字数:3153字

    姐夫?蒋欣儿听着宠纯木对徐一懒的称呼,心里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她怎么这么蠢,不是先调查一下清雅的背景呢,竟然单纯的以为她是楚萧喜欢的人,可是想不到,这个女人一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一边又来勾住楚萧的心。蒋欣儿心里恨自己太单纯太笨,竟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清雅说的什么“只是把楚萧当做亲弟.弟那样”的鬼话。

    徐一懒怒气冲冲的开车离开楚宅,径直驱车去了幸福花店。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清雅离开后一定是回了花店,他只是凭着直觉罢了。一路上近乎飙车一样的速度,最终在幸福花店门口停下来,见花店里亮着微弱的灯光,他就知道没错了,他找到清雅了。

    早就该直接过来这边找了,不然他也就不会看到那张让他怒火中烧的照片。他怒气冲冲的推开花店的侧门,径直冲进清雅的卧室。

    “我擦!徐一懒你不会敲门吗?”徐一懒刚冲进卧室,就被夏花儿一声尖叫扔过来一个枕头,他一把抓住放下来,见清雅正慌乱的扯过薄被围在自己身上。

    “徐一懒,没看到清雅在换衣服吗,还不出去啊。”夏花儿说着就把徐一懒往外推,心里想着还好她早就换好衣服了。

    “夏花儿,你出去。”徐一懒抓着夏花儿的手将她推到一边去,眼神直直地盯着她身后的清雅,语气带着怒气的冷。

    “你吃枪药了啊,发什么火啊?”被徐一懒推了一下,夏花儿心里觉得不爽,但是被徐一懒一个凛冽的眼神看过来,便立刻住了嘴,“那...那你们好好聊聊吧,我先出去了。”说完夏花儿就很自觉地走出卧室,后脚刚踏出来,就听到身后的卧室门“砰”的一声被狠狠关上。

    “这货真的吃了枪药了啊?”夏花儿有些不满的嘟囔着,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大叫一声,“糟了!”难道徐一懒已经知道楚萧对清雅做了什么坏事,所以才这么怒气冲冲的?反正肯定不会为了清雅中途离开...这下可糟糕了....想到徐一懒生气时能对清雅做的事情,心里觉得不妙,搞不好待会儿听到清雅的反抗声,她就该随时做好冲进去解救她的准备。

    “姐!”夏花儿正想着,就见宠纯木气喘吁吁的跑进花店,看到夏花儿于是大声问道,“我姐呢?我姐夫呢?”

    “姐夫你妹啊!”夏花儿冲着宠纯木大声吼道,察觉自己太激动了,赶紧捂住嘴,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卧室。

    “什么?他俩在里面?不会吧...我来晚了一步...”宠纯木几乎是扑到卧室门上,转着卧室门的把手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于是大力的拍打着门,“徐一懒,你给我出来,你跟我姐在里面干嘛!你要对我姐干嘛?”

    听着门外宠纯木的怒吼声,徐一懒也不搭理,只是直直地盯着清雅,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

    清雅无奈的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我要换衣服,你能先出去吗?”

    “你身上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吗?当着我的面换衣服还这么害羞?”徐一懒冷冷地回道。

    “徐一懒,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你先出去好吗,有什么事等我换完衣服再说。”清雅心里大概也能猜到徐一懒为什么生气了,如果不是气她没有事先说一声就离开,就是蒋欣儿把她看到的告诉了他,所以他生气。

    “怎么,你又高攀上了别人,所以这么着急要把我一脚踢开吗?”徐一懒逼近到清雅面前,冰冷的眼神仿佛要把她锁在他那冰冷深邃如湖一样的眼睛里。

    “什么?”清雅难以置信的看着徐一懒,就算他知道楚萧亲了她,可是他有必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吗?所以现在的她,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徐一懒,我现在跟你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了,不管我跟谁,做什么事情,都不能算是一脚踢开你好吗。因为我跟你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什么时候你才能不要自作多情的管我的事情。”清雅还在因为楚萧吻她的事情而心烦意乱,这不只是她对是楚萧失望的问题,而是她间接的伤害到了蒋欣儿,而蒋欣儿还是忍耐着心里的痛苦送她礼物,她心里只会更加内疚,就算蒋欣儿要把她怎样,她都无话可说。

    “呵...”徐一懒才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清雅那张决绝的面孔,“你这个女人,当真够绝情。”他咬着压根,几乎要将牙齿咬碎,他一把抓住清雅的手腕,不顾手上的力道,将她拉近到自己胸前。

    “嘶.....你弄疼我了。”被徐一懒握着手腕握的生疼,清雅倒抽一口凉气,另一只手想去掰开徐一懒的手,围在身上的薄被登时从她身上滑落,只穿着内.衣的她就这样将暴.露在了徐一懒面前。

    “女人,就算你这样绝情,也要认清楚状况。我跟你不是没有关系,我跟你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难道你忘了吗?”徐一懒丝毫不在乎清雅因为手腕的疼痛而紧皱的眉头,另一只轻轻抚着她的小.腹,冷冷的说道,“在这个债还完之前,我以债主的身份命令你,不准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别说忘情的接吻,就是牵手也不可以!”

    说完,徐一懒将清雅狠狠的箍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抚她的唇。“你的唇,真的很让人留恋,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男人尝过你这嘴的味道,嗯?”徐一懒抚着清雅的嘴,越来越用力,仿佛要将别人吻过她的痕迹擦掉一般。

    “徐一懒,你弄疼我了!”清雅伸出手抓着徐一懒的手腕,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

    “在你的债还完之前,你还是我的,还是我的!”徐一懒捧着清雅的脸,用力的吻她那被他擦得红彤彤的有些微肿的嘴。

    “唔...”清雅被徐一懒的身.体紧紧的抵在床边,她稍一反抗,便连同徐一懒的身.体一起跌落到床。

    “清雅..徐一懒...徐一懒你到底要干嘛,你放开清雅!”夏花儿隔着门听到里面怒气冲冲的对话,后来竟然没了声音,心里想着肯定是清雅被徐一懒扑倒了,于是心急的拍着门大声喊着。她可不想听一场活春宫,可不想眼睁睁看着清雅被徐一懒压倒。

    “花儿姐,别闹,别闹!”宠纯木拉开一脸怒火的夏花儿,然后自己把耳朵凑到门上去了,他觉得这就是他姐姐跟他姐夫应该做的事情嘛,干嘛要阻拦他们。

    “宠纯木,你脑子秀逗了啊?”夏花儿见宠纯木这个样子,恨不得伸出手指在他脑袋上戳几个坑,然后当保龄球一样丢出去,“你不知道徐一懒在气头上啊,你不知道清雅正因为晚上的事情伤心啊,你瞎起哄什么呀你?”

    “花儿姐,别闹,正所谓夫妻吵架,床头吵床位和,就这意思。”宠纯木完全不理会夏花儿的谴责,继续贴在门上偷听。

    “你这臭小子...”夏花儿气冲冲的掐着腰看着偷听的宠纯木,有这样的弟.弟吗,有这样的弟.弟吗,这臭小子是专业卖姐二十年哪?有这样把自己的亲姐姐往火坑里推的吗,就算他徐一懒再怎么真心喜欢清雅,可是不懂得表达方式,对清雅来说就是一种伤害,他怎么连这个都不懂?难怪到现在都泡不到女朋友....

    夏花儿心里吐槽了宠纯木一番,然后揪着宠纯木的耳朵就把他往外拉。

    “矮油疼、疼...花儿姐,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揪耳朵什么的最疼了,宠纯木从小娇生惯养,爸妈不在了之后,姐姐更是把他当做宝贝一样,还从来没这样揪过他的耳朵呢,现在被怒气冲冲的夏花儿揪的生疼,只得一个劲儿的求饶。

    “你给我出来。”夏花儿揪着宠纯木到花店外面,命令他打开车门,把他塞了进去。

    “我说花儿姐,你这也不是在阻拦他们吧?干嘛还不让我偷听啊。”宠纯木见夏花儿也跟着钻进了车里,似乎并没有要支开他然后冲进卧室去解救清雅的迹象。

    “闭嘴吧你,我们两个刚才在外面那么大声的吵吵嚷嚷,你让他们两个怎么好好解决问题啊。”夏花儿白了宠纯木一眼,一点都不懂事儿。

    卧室里,清雅和徐一懒跌倒在床,徐一懒用力的吻着她,双手忍不住抚着她的身.体。

    “唔...”清雅毫无力气的双手推攘着徐一懒。

    “徐一懒,你放开我!”终于等到徐一懒肯放过她的唇,清雅无力的喘着。而卧室外面却传来宠纯木和夏花儿的吵闹声,让清雅更加觉得羞涩难耐。

    “徐一懒,纯木和夏花儿都在外面,你就不能收敛一下嘛?”她双手去阻止徐一懒在她身上游.走着的双手,如果徐一懒真的忍耐不住要了她,那她岂不是相当于当着她的好姐妹和她弟.弟的面被一个男人上....想象就觉得羞耻。

    “嘘...嘘...乖隅儿,不要说话。”徐一懒说着又吻上清雅的唇,阻止她说话,双手也渐渐地向下,褪去清雅身上的最后一丝遮掩。

    “徐一懒!”清雅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徐一懒,生气的吼道,“如果你碰我,我们的交易就作废!你说过只碰我那一次的,你不能反悔。”清雅希望这样说可以让徐一懒清醒一点,理性一点,结果只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