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医院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3本章字数:3220字

    当清雅听到“砰”的一声抬头看去时,之间方奕的身体已经被人打得撞到在地上。门口站着一脸怒气的徐一懒还有宠纯木,两个人看着地上的方奕,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姐姐。”宠纯木跨过方奕的身体朝清雅走过来,他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心疼。

    “纯木...”清雅终于像是在大海上漂泊了许久,找到了依靠一样,扑倒在宠纯木的怀里,尽情的哭着。“花儿呢?花儿呢...”她心里没有忘记陪她一起来的夏花儿,自己都变成这样子,那夏花儿呢,她在哪里?

    “姐姐,别担心,花儿姐已经找到了,她就在外面的车上,一会儿出去就能见到她了,别担心,别哭....”宠纯木轻轻拍拍清雅的背。

    站在门口的徐一懒,瞥了一眼在床上失声痛哭的清雅,眼神凛然的盯着地上的方奕。

    “徐少,是她主动投怀送抱的,是真的!”方奕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徐一懒大声的辩解道,“我以为徐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才敢主动投怀送抱,所以我就...她真的太像顾小北了,所以我没能忍住,徐少,我说的是真的,相信我,相信我。”

    徐一懒一脸愤怒的盯着方奕,眼神仿佛猎鹰盯着猎物那样死死的盯着他,听到他的辩解也丝毫不为所动,他揪住方奕的衣领,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她是我的女人,你竟然还敢碰她,活腻了吗?”

    “姐夫,别跟他纠缠了,先送姐姐回家吧。”宠纯木用薄被将清雅紧密的包裹起来,然后打横抱起,向外走着。

    “还不滚!”徐一懒放开方奕,将他狠狠地向外甩出去,看着方奕慌乱的跑走,徐一懒这才回过头看着宠纯木怀里还在瑟瑟发抖的清雅,她把脸深深地埋入宠纯木的怀里,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脸一样。徐一懒没有说话,转身大步向前走着。

    “姐,没事的,我们很快到家了。”宠纯木跟在徐一懒身后,将她塞进车里,然后对徐一懒说了一句“花儿姐就拜托你了”,之后就开车想要返回别墅。

    “纯木...”清雅紧紧地裹在被子里,她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道,“送我去医院。”

    “医院?姐,你哪里不舒服吗?”宠纯木一边开车,一边余光看了一眼一脸倦容的清雅,担心她是不是又头痛了。

    “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清雅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知道现在她的头脑依旧在酒精的作用下难受的很,但是,她却相当清醒的知道,自己要去医院,她要去检查身体,她不可以容忍一个陌生的她讨厌的男人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什么。

    “好,好,我们马上去医院。”宠纯木看着清雅的样子,心里更加担心,于是径直开车到了医院,将清雅抱到她固定的病房里,然后一刻也不敢停歇的将主治医生喊来给清雅做全身检查。

    不安的等待着检查身体的结果,清雅终于安心的听到医生说的那句话。

    “身体没有问题,只是酒精含量有点高而已,估计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那还有能力做那种事情啊,刚才给你清理了身体,没什么大概,一会儿吃点安神药,好好睡一觉就好了。”主治医生给清雅做完全身检查,然后十分郑重的跟她解释着,她的身体很好,让她安心,不要总是让脑神经绷的那么紧。

    清雅终于安心的躺在病床上,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太好了,太好了,原来方奕真的是在骗她的,他没有碰过她的身体,太好了。可是为什么方奕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还要说那些话来骗她?这些对现在的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清雅闭上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清雅那一刻,脑子里想的竟然是,她还是徐一懒的人,她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真的是太好了。

    心情放松下来,身体也放松下来,原本紧绷的神经也渐渐的没有那么紧张了,清雅在酒精作用下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但愿一觉醒来,一切都还是美好的。

    “姐夫,你说,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彻底的查一查蒋欣儿?”宠纯木站在病房外,给徐一懒播了一通电话,他看着病房里熟睡着的清雅,声音里透着一丝刺骨的冰冷。

    那一夜,清雅毫无防备的参加了蒋欣和她姐妹们的girlsnight,聚会上她们一起疯一起闹,一起聊着各自的八卦,那些平时看来都端庄高贵的千金小姐们,此时此刻在只属于她们自己的欢乐国里,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声唱歌,开怀畅饮,好像要把她们平时伪装淑女的痛苦全部都发泄出来。

    那一夜,清雅看着运气不佳的夏花儿玩游戏总是输给她们,被她们灌的烂醉如泥,她什么都没想,只想着自己不要喝醉了免得没有人照顾夏花儿。可是,她怎么也不想不到后来发生的事情....

    蒋欣儿被司机送回家的时候,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她一身酒气,头发凌乱着,脸上的妆也都已经花掉了,被下人扶到卧室的床上的时候,嘴里还在不停地叫着楚萧的名字。在书房看书的楚萧听到下人回报说少奶奶回来了,但是喝醉了样子很痛苦,嘴里不停地的喊着他的名字,于是就放下书到卧室里去看望蒋欣儿。

    安静的躺在床上的蒋欣儿,已经被下人仔仔细细的清洗了脸上的妆,头发也都整理好,只留了脸上带着酒醉的潮红。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楚萧...楚萧...我那么爱你...可是...为什么你不爱我...为什么...”蒋欣儿似乎被困梦魇中一般,不停地跟梦中的楚萧说着话。“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你就不能喜欢我一点点...”

    楚萧见她说的这样痛苦,又觉得她的话奇怪,于是就走上前去,坐在她身边,从下人手里拿过湿毛巾轻轻的盖在她额头上。

    “我都说过了,你很好,只是我们两个相遇的时间不对,时机不对,我也说过,我们既然已经结婚,我就会好好对你,你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爱与不爱的问题上呢...”楚萧听着蒋欣儿的梦呓,叹了口气。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只不过是为了家族利益而联姻罢了,他们只不过是在双方家长见面的时候才见过一面,她到底为什么这么爱他,到底爱他什么?

    “楚萧...楚萧...”蒋欣儿像是没有听到楚萧的话一样,一直不停的喃喃着,眼角竟有眼泪流下来。“为什么不肯多看我一眼...明明..我比她要早遇到你...我没有败给时间...没有...求你...不要爱她...”

    楚萧耐心的拭去蒋欣儿流下来的泪水,听着她毫无头绪凌乱的梦呓,可是当他听到蒋欣儿说“我比她要早遇到你”的时候,猜到她嘴里的这个“她”指的是清雅,可是为什么蒋欣儿会觉得自己比清雅要更早遇到他,他明明跟她讲过自己在三年前就已经遇到清雅了,而他和蒋欣儿,总共认识的时间也不过才不到一年而已。

    看着蒋欣儿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楚萧最然好奇但还是决定等她醒来的时候再问个清楚好了,于是吩咐下人好好照顾着,自己又回到书房去。刚回到书房,就看到桌上亮着的手机突然暗了一下,于是拿起来查看,竟有三个未接来电,他盯着手机上宠纯木三个字,迟疑了一下,于是拨回去,对方刚接起电话楚萧就想问有什么事的时候,就听到宠纯木的怒吼声。

    “楚萧,蒋欣儿回去没有?我姐呢!”楚萧很少听到宠纯木这样的怒吼,很多时候,他都是因为清雅的事情,这次,果然也是因为清雅。可是宠纯木这样的问法却让他一头雾水。

    “清雅?她怎么了...蒋欣儿已经回来了,跟清雅有什么关系吗?”楚萧紧张的问道。

    “问问你的好老婆,说是去PUB搞什么姐妹聚会,可是我去PUB的时候人都没了,我姐也没有回花店,她到底去哪里了?”宠纯木的声音又急又怒,这让楚萧的心噔的一声,似乎被人狠狠抡了一拳。清雅不见了?

    “蒋欣儿醉的不省人事,我根本没有办法问她什么,你现在在哪里,我跟你们一去找。”楚萧听说清雅不见,心里自然也是着急的要命,可是蒋欣儿明明只跟自己说是跟以前的好姐妹聚会而已,走那么会请了清雅呢?

    “不用了,你还是等蒋欣儿醒了再好好问问吧。”宠纯木说完就气冲冲把电话挂了。

    楚萧见状,又重新回到卧室,他想把蒋欣儿弄醒好好问问清雅去了哪里,可是看着她终于不在梦呓,安静的熟睡着的样子,心里竟然不隐忍叫醒她,于是只好照着那日晚宴的邀请名单,找到跟她有关系的姐妹一个一个打电话问过去,可是每一个都是喝的烂醉如泥已经睡下了,只有几个稍稍还算清醒的,跟他说清雅喝了点酒说要出去走走,不要认陪着,所以就出去了,之后的事情,她们也不记得了。

    楚萧也不管她们是不是清醒说的是不是醉话,只好抓着这一点有用的线索,赶紧打电话给宠纯木,告诉他这件事,让他可以在PUB附近问一下。

    “楚萧,我告诉你,如果我姐出什么事儿,我绝对跟你们没完。”宠纯木心里担心清雅,对楚萧说话的口气也是异常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