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南下的列车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110字

    而进入购票大厅,余兴龙掏出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个物品,身份证,假装要买票,但是,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一个助跑,双手把住三米多高的栏杆,一个借力,后空翻,便轻盈的落到了候车大厅。

    候车的人哪里经见过这样的特技,见到的几个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尼玛在拍电影了吧。

    宇兴龙丝毫不介意别人的目光,目光扫过整个候车大厅,大厅里面大部分人都在候车椅上玩着自己的手机,还有人昏昏沉沉的睡觉打瞌睡的,更有小情侣卿卿我我,大搞暧昧的,看样子,还没有余兴龙的年纪大,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开放吗,而就在这个时候,候车大厅的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女声,“列车前方到站,M市南口站,请旅客朋友们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

    原来是有一辆火车临站了,只见打瞌睡的,搞暧昧的,纷纷起身,拎着大包小包,朝着铁栏杆出涌去,想要占得前排的位置,好一会儿检票的时候,可以早一些上了火车。

    看着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那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宇兴龙的心里一阵的犯嘀咕,我特么没有火车票,哎,又得上演特技了。

    队伍站里约摸有十来分钟,终于等到检票了,人群顿时变得骚乱了起来,熙熙攘攘,在前面检票的工作人员有些不乐意了。

    这名工作人员是一名约摸三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脸上浓妆艳抹,老远就可以闻到刺鼻的香水味儿,“都挤什么啊挤,赶着去投胎啊,再挤,都不给检票。”

    人们听检票员这么一喊,虽然脸上都呈现出愤愤之色,但是,人们的拥挤也缓和了很多。

    宇兴龙排在一名农民工的后面,这个哥们儿提着一个巨大的编织袋儿,里面装着自己的行李,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打工者。

    即使这位农民工兄弟长期干体力活,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上很多,但是,在这拥挤的人群中,他一只手扛着一个硕大的编织袋,另一只手拿着票,还是感觉到有些吃力。

    从他鼓鼓的腱子肌上的汗水就可以看得出来,宇兴龙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指头,借给这位哥儿们一点力,顿时,他觉得很轻松了许多。

    转过身,对着宇兴龙感激的点点头,宇兴龙微微一笑,不予应答,等到这位农民工兄弟检票了,他将大大的行李袋扛在肩头,将票递给检票员。

    而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从农民工的编织袋后面刮过一阵风,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检票员揉揉自己的眼睛,盯着下一位也是拿着大包小包的中年男子,嚷嚷道,“快点,快点,这么多人,站的我眼都晕了。”

    而农民工进了检票口,回过头道,“谢谢兄弟。”

    可是,在他的身后,却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个年轻人的身影,他摇摇头,嘴里喃喃道,“奇怪,不想了,今年好好干,多挣钱,争取来年盖新房,嘎嘎。”

    列车一阵颠簸,发动了,余兴龙站在过道里,感慨万分,真他娘的爽啊,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我要好好的玩一玩。

    在宇兴龙修炼学习的那座极有灵气的山上,那间他休息生活的小竹楼里,宇成都,莫寒冰,香香老师,吉他老师,中医老师,还有各种的老师都在,宇成都坐在一个竹椅上,轻轻的抿着茶水,而其他人都垂手立于他的身旁,一脸的恭敬之色,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奇葩相。

    “魅影,兴龙顺利下山了吧?”宇成都开口问道,眼神中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霸气。

    “是的,王,时机已经成熟了,只是,他的信念还需要磨砺。”原来香香老师的代号是魅影,她一脸肃穆,面对宇成都,丝毫没有半分媚态。

    “嗯,是该让他下山了,这个小子天赋极佳,只是,他没有一个支撑他的信念,他不明白我这样做的意义,我们那时候,可以从战争,从流血,从死亡中体会这种信念,可现在,和平年代,也没有那么多的战争可以让其锻炼,只有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让他自己感悟了,希望他能够找到自己的信念。”宇成都语重心长的道。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希望宇兴龙能够成为一名独一无二的星火王,好担负起国家的重任,而自己,也就可以功成身退,好好的陪陪寒冰了,好好享受一下夫妻之乐,过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而一旁的莫寒冰也是很温顺的道,“成都的想法是对的,兴龙是该出去锻炼锻炼了,只是,”莫寒冰的眉头还是忍不住微微的蹙了一下,“兴龙从来没有下过山,他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行千里母担忧,这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有什么好担心的,诸葛亮未出茅庐而知三分天下,兴龙对于社会上的认知,比任何人都要多,只是缺乏实践罢了,再说,他所学的技能,足以应付所有的突发事件,如果他有什么闪失,那只能说他学艺不精,咎由自取,回不来更好,我丢不起那人。”

    宇成都的脸如刀削过一般,眼神中发出冷冽的光,所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温下降了几分,这,这就是星火王的威能吗,每个人的心里都暗暗心惊。

    “好了,你们都先归各自所属吧。”宇成都淡淡的说了一句。

    其他人恭敬的退出,转眼都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宇成都转过头,看着身边的莫寒冰,“寒冰,过来。”莫寒冰面无表情的走到宇成都的跟前,“寒冰,我给你揉揉肩吧。”前一刻还如同一尊战神般让人望而生畏的宇成都,这一刻,赫然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只是,因为长期的高强度,高压力的生活状态,让宇成都的笑看起来让人想暴打一顿的感觉。

    “面子给足你了吧?”莫寒冰仍然语气不善。

    宇成都赶紧站起身来,像是捧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的扶着莫寒冰做到自己之前坐的竹椅上,给莫寒冰揉着肩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的像小绵羊一般,“小冰冰啊,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杀人如捏死蚂蚁一样简单的变态啊,我这不也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严嘛,咱下午也出去逛街,你想买什么,我开上军用卡车去,那个小兔崽子终于不在了,我们也该过过我们的生活了。”说罢,宇成都的双眼在莫寒冰那曼妙的身躯上瞄啊瞄的。

    “星火王的威严道哪里去了啊?”莫寒冰可丝毫不买宇成都的帐,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宇成都还有害怕的人,那便是妻子莫寒冰了。

    宇成都听到妻子这样说,讪讪一笑,马上换上一副醇厚朴素的面容,“那你不是我老婆嘛,老婆是天,老婆是地,老婆最大。”

    看着宇成都一脸的真诚,莫寒冰的寒冰脸终于是绷不住了,‘噗嗤’一笑,“你个老不正经的,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这样肉麻?”

    “以前亏欠你太多,现在就要补回来。”见到莫寒冰那岁月不曾留下痕迹的娇颜,宇成都真诚的说道。

    “不知道兴龙那小王八蛋怎么样了?”在面对妻子的时候,星火王宇成都还是将自己父爱的一面袒露了出来,有些担心的说道,毕竟,宇兴龙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

    “阿嚏,”在火车过道里的宇兴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说劳资啊,用中指扶了一下自己的鼻梁,宇兴龙被火车内的一个推销手链的列车员吸引了过去。

    列车员滔滔不绝的介绍着手中的手链的功能,可以延年益寿啦,可以改善血液循环啦,反正是很了不得的东西。

    而这时候,前面的一节列车厢忽然有些骚动起来,旁边的一个乘客道,查票的来了。

    宇兴龙听到这么一说,一个头两个大,华夏国的乘车制度这么严格啊,现在自己怎么办,总不能从这高速行驶的二百多迈的火车上跳下去吧。

    当然,跳下去宇兴龙也不怕,可不知道自己跳到哪儿啊,瞅瞅外面,正是荒无人烟的地段。

    对了,厕所,宇兴龙一个闪身,人已经到了厕所边,打开厕所门,就要进去,而这个时候,一个香软的身躯蹭了进来,“垮”的一声,把厕所门反锁上,然后,拍着胸脯自言自语道,“妈呀,吓死我了,差点被查到。”宇兴龙顿时明白了,同道中人。

    “哎,你也没票啊?”宇兴龙友好的问道。

    “是啊。”女孩儿连脸也没抬,而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还有个大活人啊。”

    宇兴龙一脸的黑线,您怎么才反应过来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太着急了。”女孩儿抬起头来道歉道。

    而这时候,宇兴龙才注意到女孩长的样子,精致的五官,大大的眼睛,长而卷翘的睫毛,白皙的皮肤,一头暗紫色的长发,身材姣好。

    “没事,没事。”余兴龙也是赶紧摆手,人家已经道歉了,当然自己的态度也要好一些。

    而女孩儿也是上下打量着宇兴龙,对这个身上有种特殊气质的男生也颇具好感,于是,两个人便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