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夏侯倩儿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101字

    其实,这聊天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避免尴尬,火车厕所太小了,而起厕所位于车厢连接处,免不了不时的颠簸。

    经过聊天,宇兴龙知道女孩子的名字叫夏侯倩儿,是A市夏侯家族的千金,夏侯家族企业资产上百亿,因为父亲夏侯霸只生了夏侯倩儿这么一个独女,为了让其继承家业,便让其学习经商管理。

    夏侯倩儿坳不过父亲,便被迫学习,可是,渐渐的感觉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便不堪重负的逃离了出来。

    与宇兴龙的遭遇极其的相似,也是净身出门,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夏侯倩儿还有个手机,她是有目的的,准备去投靠自己的朋友。

    听了夏侯倩儿的描述,宇兴龙倒是对夏侯倩儿多了一份怜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而听完宇兴龙三分真,七分假的讲述,夏侯倩儿也是对宇兴龙产生了兴趣,宇兴龙只是告诉夏侯倩儿,自己是个流浪者,四海为家,而夏侯倩儿却觉得这是一个帅的不能再帅的职业了。

    于是,当即决定,要跟着宇兴龙一同在下一个城市里流浪,宇兴龙哪里能答应啊,自己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直到现在自己的小心脏还扑通扑通直跳呢,万一被自己变态的老爹和那几个变态老师中的一个逮住的话,自己的这下半辈子就完了,他们一定对自己严加看管,给自己来个终身监禁,然后,自己便在无尽的残酷的训练当中郁郁而终。

    宇兴龙在这里妄自菲薄,全然不知道这是那伙以那个老变态为首的一帮人的有意而为之。

    所以,宇兴龙是万万不想带着夏侯倩儿的,看到宇兴龙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夏侯倩儿的俏脸一寒,“我刚才是不是给你的面子大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到夏侯倩儿的这幅表情,宇兴龙内心直犯嘀咕,这女人也太善变了吧,刚才还是一副温柔可人的模样,可现在,怎么转瞬间就成为一头母老虎了呢?

    “你要怎样?”宇兴龙退后半步,双手撑住后面的洗手台,因为这个厕所里只能是在站了两个人的情况下,还有半步的空间,而夏侯倩儿却紧跟着前进一步,将宇兴龙贴的紧紧的,想要是吃了宇兴龙一般。

    “怎样?我想和你一起流浪。”夏侯倩儿步步紧逼。

    “流浪有什么好的,吃不饱,穿不暖,睡公园,睡大马路,还遭受别人的歧视,甚是还要和狗抢东西吃。”宇兴龙一副期期艾艾,惨惨切切的模样。

    “真的是这样?”夏侯倩儿乌黑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一对长长的睫毛上下纷飞。

    “是的,”宇兴龙肯定的点点头,“要是你跟我在一起了,我出去讨饭,你又长得这么漂亮,被坏人盯上,那多糟糕啊。”宇兴龙吓唬道。

    “果然是这样啊,”夏侯倩儿一副思考的表情,忽然她跳了起来,双眼露出激动的神色“太特么刺激了,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你说什么?”宇兴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新问了夏侯倩儿一遍,这女孩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不是,我是说这种生活很刺激,以后你要饭的时候,我跟着你就成了。”夏侯倩儿洋洋得意。

    宇兴龙的脸面一沉,态度异常的坚决,“不行。”

    夏侯倩儿的眼珠咕噜噜一转,张口便叫,“来人啊,这里有人没买票啊。”

    宇兴龙真想一巴掌把这个妞打昏,一只手捂住她的小嘴,“别叫啊,我俩都没买票啊,你想死啊。”宇兴龙着急的低吼道。

    而夏侯倩儿却是一脸的‘你答应不答应’表情,无奈,宇兴龙只好点点头,“好吧,带你玩儿一阵子。”

    见宇兴龙被迫答应,夏侯倩儿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好啦,不要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姐跟着你,这不给你的流浪事业提升了一个档次么。”

    因为外面的人看到厕所的提示标牌上写着有人两个字,但是,多次砸门也无果。

    终于,在气愤不过的情况下,有乘客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列车员,列车员在敲门无果的情况下,便用钥匙打开了厕所门,但是,厕所里面却是空无一人。

    “宇兴龙,哦不,龙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啊,能够从厕所窗户爬到火车顶端,而且还那么容易的将我拉出去,再跳下去的?”夏侯倩儿一脸的崇拜之色。

    “安啦,这个很简单的。”宇兴龙很不以为意的说道。

    “嗯,跟着你,靠谱。”夏侯倩儿一脸的期待,“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啊?”夏侯倩儿望着人山人海的车站,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的担心,“可不要被老爹的人抓住。”

    这时候,夏侯倩儿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可怜兮兮的望着身边的宇兴龙,“我龙哥,我们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了,这一路的颠簸。”夏侯倩儿揉揉自己的肚子。

    宇兴龙双眼扫视了一下这人口密度极度恐怖的车站,拉着夏侯倩儿来到一辆本地出租车前,向车里的司机问道,“师傅,离这里最近的琴行在哪里?”

    那名司机一看,以为宇兴龙要打车,马上来了兴致,怎么走,怎么走,告的详详细细,可告完后,才觉得自己有些多此一举了,一拍脑袋,“你们看看我,习惯了为客人服务了,这直接上咱车不就完了吗,来来来。”说着,就要下车,为宇兴龙打开后面的车门。

    “哦,不了不了,我们现在还不走。”宇兴龙连忙摇手。

    司机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说道,“那什么时候走,还坐我的车,要是我没走的话,就拉您。”

    这个司机还算热情,和他告了别,宇兴龙便拉着夏侯倩儿,向着司机告诉自己的琴行地址走去。夏侯倩儿好奇的问道,“我们去琴行干嘛啊?”

    “挣钱给你买好吃的啊。”宇兴龙一脸神秘的说道。

    可是,刚走了不久,事情又来了,夏侯倩儿指指自己高跟鞋,撇撇嘴,“走不动了。”宇兴龙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不怕别人笑话,那上来吧,也可以更快些。”宇兴龙道。

    “当然不怕了。”夏侯倩儿漂亮大眼睛乐成一条缝,一个助力,便扑到宇兴龙的背上,等上了宇兴龙的背,夏侯倩儿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即便是隔着两层衣服,夏侯倩儿也能够感觉的到宇兴龙的力量,那随着发力而个隆起的一块块的肌肉。

    而夏侯倩儿也知道为什么宇兴龙说这样更加的节省时间了,因为,宇兴龙背着自己,一路的小跑,甚至在一些宽阔的路段奔跑如飞,不比一些骑电动车的行人的速度差。

    夏侯倩儿顾不得路人的纷纷侧目,对余兴龙更加的好奇了,“你的体力怎么这么好啊,背着我还能跑这么快?”

    “这还快?”宇兴龙心里暗道,如果我真的跑起来那还不吓死你,用一句话来讲,那就是根本停不下来。

    背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宇兴龙倒也滋润,可是,路程毕竟是有限的,约摸过了二十多分钟,司机告诉的琴行已经到了。

    将夏侯倩儿放下,宇兴龙理理夏侯倩儿因为自己的奔跑显得有些凌乱的紫色秀发,郑重的点点头,“嗯,不错。”

    不等夏侯倩儿有所反应,便拉着夏侯倩儿走进了琴行,这家琴行的规模颇大,整整有三百多平米,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钢琴,电子琴,手风琴,吉他,电贝斯等乐器。

    这家琴行的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蓬蓬裙,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发髻高高的盘起,整个人说不上漂亮,却又一种高雅的气质,倒也和这琴行般配。

    见到宇兴龙器宇不凡,而且夏侯倩儿也是难得的美女,赶忙微笑的走过来,打招呼道,“两位需要什么乐器,我们这里是B市最大的琴行,几乎各种乐器都有,您看需要什么,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宇兴龙也微微一笑,“您好,我想要买一把吉他。”

    “哦,那您请这边,我们这里的吉他样式有很多种,而且价格不等,有松木的,有原木的。。。。。。”女老板介绍道。

    “哦,那给我那把看看吧。”宇兴龙指着一把挂在墙上的纹理颇深的松木吉他道。

    “您真是好眼光,这把吉他在我们店里销售是最好的,也是性价比最高的一把吉他。”女老板从后面的柜台很快的拿出一把一模一样的,递给宇兴龙。

    宇兴龙也不予答复,对于他来说,是把吉他就成,没有太高的要求。

    宇兴龙从吉他箱里拿出这把吉他,娴熟的调着音阶,很快,一把琴便被自己调整好了,轻轻的随意拨弄几下吉他,流水般的音律从这把吉他中蹦出,宇兴龙点点头,“好,就这把了,多少钱?”

    宇兴龙做出要掏钱的动作。

    “一千二,看您是行家,就收您一千好了,好琴送知音嘛。”这个女老板很会做生意,一下子便将别人准备砍价的念头消灭了。

    而这个时候,夏侯倩儿才明白,宇兴龙恐怕是要卖唱了,可这买吉他的钱,他从哪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