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大餐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004字

    只见宇兴龙很大气的说道,“嗯,这把琴值这个价,就一千。”说着,就从自己的兜里掏啊掏的。

    可就那三个兜,掏完之后,宇兴龙的表情便略微有些尴尬了,“不好意思啊,出门走的急,忘记带钱包了。这样,我女朋友先等在这里,我回去拿,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宇兴龙道。

    那女老板一看也是颇有能力的人,能够做到B市最大的琴行负责人,整个人的能力可见一斑,当下点点头,“可以,不过时间不要太长啊,我下午五点就要关门了。”

    宇兴龙一脸的喜色,当时想到这个计划的时候,在这一环节,宇兴龙还是有些不确定的,毕竟这个环节不是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如果卖家不答应,那自己还是要运用其他的一些手段的。

    当然,全部是正规手段,从小受那些个老师们的教导,虽然他们的行事风格都很怪异,教自己的东西也是千差万别,但是,有一点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教导自己,要做一个正直的人,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当下,对女老板感激的点点头,转身对着正在腹诽宇兴龙的夏侯倩儿道,“倩儿,我很快就取钱回来,你和这个漂亮姐姐聊会儿天,等着我。”说完,对着夏侯倩儿使了一个眼色。

    “这厮不会是将我抛下临阵脱逃,用我当了人肉盾牌了吧。”夏侯倩儿内心嘀咕着。

    见到夏侯倩儿面现犹豫之色,宇兴龙也怕女老板看出了端倪,便将自己的唯一的东西,身份证,悄悄的塞到夏侯倩儿的手里,在她的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等我。”说罢,转身离去。

    “这对小情侣,就一会儿时间就舍不得了,没关系,来,姐姐陪你聊聊天。”作为夏侯家族的独生女,夏侯倩儿接受的教育也必然是很好的。

    从小,她也是学习过钢琴,现在已经过了专业八级,当下,为了消磨时间,便和这女老板谈论起了钢琴。

    女老板很显然对乐器也颇为精通,两个女人倒也谈论的畅快,谈到后来,两个女人便谈到了感情上,女老板有些羡慕的看着夏侯倩儿,“看的出来,你男朋友对你很好啊。”

    夏侯倩儿的俏脸一红,螓首低垂,没有说话,一副默许的样子,自己还是很敬业的。

    两个年龄不搭嘎的女人就这样聊着,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宇兴龙回来了,给了女老板一千二百块钱,那二百是作为对女老板的答谢的,感谢她的信任。

    可女老板接过钱,摇摇头,从中又抽出二百块钱还给宇兴龙,“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一千块钱我也有挣头,而且,我也算和这小姑娘有缘,好好对待她。”女老板微笑着道。

    “我会的。”宇兴龙也不多做解释,这毕竟是自己流浪生涯中的一个小片段,匆匆和女老板道了别,便拉着夏侯倩儿,出了琴行。

    “哎,发什么呆啊,看这个。”宇兴龙在夏侯倩儿的眼前晃晃一沓零零整整的人民币,有二十的,有五十的,还有一百的。

    而夏侯倩儿这时候也回过神啦,见到钱,肚子也条件反射般的叫了起来,“钱啊。”

    “是啊,走,请你吃大餐,感谢你这个活宝,以后没钱了,我还拿你当抵押。”宇兴龙脱口而出。

    “对不起啊,我之前以为你想甩掉我,故意这么做的,还拿上你的身份证,给,还你,”说着,夏侯倩儿将宇兴龙的身份证还给他。

    宇兴龙接过自己的身份证,塞到裤子兜里,“哪有,我不会的,如果我要甩到你,我会直接告诉你,而不是用这种卑微的手段。”宇兴龙骨子里天生的傲气被激发出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夏侯倩儿忽然问道,这短短的时间里,宇兴龙表现出来的,让夏侯倩儿不断的吃惊,又吃惊。

    “我是流浪者啊,你以为流浪者这个职业好当啊,需要懂得各种技能的,这样你才能有饭吃。”宇兴龙含糊其辞的答道。

    夏侯倩儿也不傻,当然知道宇兴龙的回答在回避着自己,当下,也不再多问,人家不说,肯定有人家的原因,你不是也在怀疑人家嘛。

    “我们还会有以后吗,说不定我父亲的人很快就会找到我的。”夏侯倩儿有些忧虑的说道,“我们又在这公共场合,很容易被他们的人发现的。”

    听了夏侯倩儿说的话,宇兴龙也没有说什么,这个姑娘是偷偷的跑出来的,但是,她和自己的情况不一样,自己的生活,注定会不平凡。

    因为,自己有着一个不平凡的父亲,任何的父亲在自己父亲的面前,那都显得很平凡了,夏侯倩儿的父亲,只不过是想让她继承父业,不想看到自己的家业后继无人,这是很正常的,如果夏侯倩儿哪一天玩够了,忽然明白了这个很浅显的道理,那她自然而然的便会回家去。

    宇兴龙之所以不与参言,是因为,如果想要让夏侯倩儿躲避家人的寻找,将夏侯倩儿留下来,那他有无数种办法。

    但是,这种拆散家庭的事情,宇兴龙是做不出来的,一个完整的家庭,亲情是那么的可贵,这一点,宇兴龙深有体会。

    当下,也不多说,“开心一会儿是一会儿,我们要的就是这个过程嘛,走,吃大餐去。”拉起夏侯倩儿的小手,宇兴龙找来一辆出租车,两人便上了车,和司机打听了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餐馆后,两人便决定,到一家名为‘陌陌’的餐厅吃饭。

    “摸摸?这家餐厅的名字好奇怪哦?”夏侯倩儿嘟着小嘴,说道。

    “你个满脑子不健康东西的女人,是陌陌,不是摸摸。”宇兴龙纠正道。

    因为交通堵塞,两人就在离这家餐厅二百米远的地方下了车,步行走来。

    到了餐厅,俩人已经被这里的香味深深的吸引住了,拿上菜单,这时候,才显示出夏侯倩儿大户人家的风范来了,点的都是些宇兴龙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菜,什么芙蓉干贝,红绕海鲜,两人还要了一瓶红酒。

    宇兴龙在学习的时候,家里可没有这种东西,都是些黏黏糊糊的物体,但是营养价值却是最高的。

    而且,在时不时的情况下,父亲还派人给自己送来一些开胃菜,那就是蚯蚓,高蛋白的动物,自己也不知道是生吃了多少条蚯蚓了,反正到最后,整个人已经完全的麻木了,就好像吃粉条一样,将蚯蚓放到醋里,一吃一大碗。

    现在见到这么多的美味,也不再有什么别的想法,先吃饱了再说,两个人一顿风卷残云,将所有的菜都吃的干干紧紧。

    最后,这顿饭在夏侯倩儿摸着肚子的心满意足的打嗝声中结束,最后一结账,两人差点被当成吃霸王餐的,剩余的八百块钱仅仅够这一顿饭钱,奢侈啊。

    吃的夏侯倩儿也是一阵脸红,俩人这是来流浪来着,怎么看起来像是消费呢。

    但是,宇兴龙显然对这些金钱没有具体的概念,只是知道一会儿又要卖唱了,因为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B市的夜景很美,等两个人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璀璨了,整个城市陷入一片光明之中,很显然,B市的经济,比起A市来,要好了不少。

    俩人漫步在明亮的马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肚子里的踏实让两人觉得很是惬意,也生出了一丝的小浪漫。

    尤其是夏侯倩儿,小女生的心性,见到宇兴龙肩膀上挎着一把吉他,身形高大挺拔,微分吹过,他那不短的头发随风摆动,竟然有一种出尘的味道,看的夏侯倩儿不禁芳心跳动,忍不住将小手伸出,在宇兴龙摆手的过程中,看似自然的抓在了一起,宇兴龙也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便也乐得拉着夏侯倩儿的小手,一甩一甩,俨然一副小情侣的模样。

    走了一阵子,夏侯倩儿开口道,“我们把钱都花完了,一会儿我们能够挣上钱吗?”当时,夏侯倩儿并没有看到过宇兴龙卖唱。

    虽然她知道那座城市都有这种流浪歌手,以唱歌为生,可是,这天已经渐渐的暗下来了,一会儿会不会生意不好,此外,夏侯倩儿对宇兴龙也更加的好奇了。

    “当然能了,我的歌声和吉他水平很厉害的,以前我大部分的生活费用都是由此得来的。”宇兴龙虽然这么说,但是,具体能不能挣钱,今天他才明白,吉他老师教给自己的这一个技能是多么的实用啊。

    记得以前他就问过吉他老师,这个学会了,卖唱会不会能挣钱,结果就是,余兴龙被吉他老师一个过肩摔,胳膊脱臼了。

    吉他老师说宇兴龙这是侮辱他的吉他,而他又视吉他为生命,所以,间接来说,宇兴龙在侮辱他的生命,这事儿可玩儿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