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神乎其神的琴技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402字

    最后,吉他老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某国皇家歌剧院邀请自己去为皇室演奏一曲,自己都不愿意。

    而经由今天的验证,吉他老师所言非虚,宇兴龙这会儿在想,等一会儿,夏侯倩儿会不会因此而以身相许,虽然宇兴龙没有娶夏侯倩儿的意思。

    夏侯倩儿很好奇一会儿宇兴龙的表现,按耐不住好奇心,便道,“要不你给我现在唱两句吧。”

    “好了,车站快到了,我们还是选择在那里吧,那里客流量多,挣得钱也多,要是再这大马路上唱,会造成交通事故的。”宇兴龙经过刚才的验证,已经自信满满了。

    很快,两人便到了火车站,B市夜晚的车站,人更加的多,买票的,等车的,还有卖花的,乞讨的,打车的,住店的,形形色色的人。

    夏侯倩儿有些不适应这种环境,攥着宇兴龙的手用了一些劲儿,而宇兴龙却不以为然,找了一个人多的地方,而且有路灯的地方,站在路灯下面,将自己的吉他拿出来,而吉他箱子打开,放在脚跟前,清了清嗓子,也不去看来来往往的人流,便独自唱了起来。

    宇兴龙唱的是一首古曲,很多人几乎都没有听说过,名叫《潇湘水云》,这首曲子是由古筝演奏的。

    但是,宇兴龙却运用现代的手法,将这以古曲弹奏出来。

    前奏一起,夏侯倩儿就好像自己至身于江湖之中,吉他竟然可以给人带来这种感觉,而且,宇兴龙的吉他好像会说话,会传递感情一般,总的来说,吉他在宇兴龙的手中就是活过来了。

    而等宇兴龙一开口唱出声,夏侯倩儿竟然就这么沉醉了,禁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是怎样的声音啊。

    宇兴龙的声音并不嘹亮,属于中性中略带沙哑的那种,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声音,怎么可以唱到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呢?

    那样的歌声,仿佛是有着一种魔力似得,让人忍不住便想要去倾听,去迎合,去感同身受,去感受那弹奏者的心神,那种有着穿透力的歌声震撼着人的心灵,不是因为他高亢,而是因为他共鸣。

    在这个繁华浮躁的社会里,这样的声音,给人们带来了安宁,每个人听到歌声,都不由自己的停下脚步,驻足倾听,他们的心灵,也是受到了一次洗涤。

    而宇兴龙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那种状态,他的歌声,是随着琴技而提升的,而各类技能中,宇兴龙是觉得琴技也是自己最精通的,得到了老师的真传,而且,隐隐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味道。

    要不然,宇兴龙早就选择胸口碎大石,或者行医救人等其他的办法了。原来,这琴技的最高境界便是可以让人陷入到琴声所创造的意境当中去,这个时候,宇兴龙感觉到自己对于琴技的理解,更加的上升了一个层次,这样的境界,或许已经赶上了自己的吉他老师,甚至,比老师的领悟更加的高,宇兴龙在这一刻,无心插柳之下,竟然将自己对于琴技的理解更加的上升了一个境界,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宇兴龙,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他现在,足以用琴声做到杀人于无形了。

    周围的人都静静的听着,不去打搅宇兴龙,而宇兴龙也是闭着双眼,全身心的投入到演奏当中去,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不一样的体会,这不仅是在听歌,而是在听人生啊,多么深刻的领悟啊。

    放在宇兴龙脚跟前的吉他箱子里的钱越来越多,人们不是在施舍,而是在给予,觉得这是应该的,能够听到这样美妙的歌声,还有那宛如高山流水般的吉他演奏,这是一种享受啊。

    而且,还有人的内心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此高水准的演奏,即便是在世界上,那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高人,确实是高人,原来高手果然在民间啊,人们对这个年纪不大,却技艺神乎其神的年轻人刮目相看了。

    不多时,宇兴龙的箱子里已经有了不少钞票了,一曲毕,宇兴龙睁眼一看,自己都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在自己的周围,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这些人中,有老人,有小孩,有白领丽人,也有满脸沧桑的打工者,还有一些个看不出什么职业的人,都为宇兴龙欢呼喝彩,高喊着,“大师,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宇兴龙被这些个热情震得倒退一步,这可比白天更加的火爆啊,而众人却为宇兴龙的这一动作更加的欢呼喝彩,觉得大师这是谦逊的表现,年纪轻轻,不急不躁。

    而宇兴龙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把妆也弄花了的夏侯倩儿,意思是说,看到我的厉害了吧,看了看吉他箱中的钞票,宇兴龙也觉得这些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要希望再次听到自己的歌声的。

    但是,师父以前也一直告诫自己,这个技能大成的时候,不要过多的去演奏,至于为什么,师父也没有明说,但是,不好拒绝观众们的好意,宇兴龙只好降了一个水平等级,来了一首《高山流水》,观众们仍然听得如痴如醉。

    演奏完毕后,便不等观众再次要求,提起吉他箱,拉着一脸陶醉状的夏侯倩儿仓皇而逃。

    找了一个僻静些的角落,宇兴龙才停下脚步,见夏侯倩儿仍在两眼无神,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演奏当中。

    白天的时候,虽然宇兴龙出去了两个多小时,但是,那是因为他演奏一曲,就要停歇半个多小时,而现在,他接连演奏了两首曲子,而见到夏侯倩儿的这种表现,再联想到刚才他们逃跑时,那些个观众也是呆呆的,并没有多少人反应过来,宇兴龙这时候明白了,师父的琴技竟然到了可以影响和控制人心神的地步。

    凭借自己现在的技艺,连续弹奏两首曲子,很可能就能控制别人了,还好,自己的下一只曲子降了一些个水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情况呢?还好,自己做了乖宝宝,听从了师父的话。

    而这时候,他更加对自己那个最变态的师父了解深刻了,也明白了他的技能的厉害之处和缺点。

    缺点便是用时过于长,如果敌人也同样是个厉害的角色的话,那便不会给师父弹奏的时间和机会的,会第一时间将他击杀。

    而师父这个技能的恐怖之处便是群体攻击,如果敌人很多,而且师父有时间演奏完两首曲子的时候,那不管敌人有多少,还不是受师父的控制,想到这里,宇兴龙的冷汗滴滴落下,太过恐怖了。

    想通了这一点后,宇兴龙也就释然了,数着吉他箱里的钞票,一边盯着夏侯倩儿,忽然,玩味儿的一笑,对着夏侯倩儿道,“倩儿,给脱个衣服看看。”

    而夏侯倩儿的眼神中明显有挣扎之色,仿佛是在思考似得,接着,便将手伸到自己的衣襟,准备解开那只有两道纽扣的蝙蝠衫。

    “这个,”宇兴龙对于师父的这个技能的评价更加的高了一级,也更加的对他们从小就叫教导自己要为人正直更加的理解了,如果心术不正,那这样的技能会将是多么的恐怖啊。

    “好了,倩儿,醒醒,我们挣上钱了。”宇兴龙将钱一把塞到夏侯倩儿的手里,在她眼跟前晃啊晃,俗话说,见钱眼开么。

    好一会儿,夏侯倩儿才缓过神来,嘴里还嘟囔着,真好听。

    见宇兴龙就在自己的眼跟前笑着看着自己,夏侯倩儿又一次对宇兴龙这个人迷惑了,他究竟有多少个秘密啊,和这样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在一起,还真有意思呢。

    见到自己手中的钱,便也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忘记了,反正,跟着他,饿不着自己就好了,点点手中的钱,夏侯倩儿暧昧的一笑,“你这是让我管钱呢,这可是老婆应该做的事情啊。”说这话时,夏侯倩儿的眼神里,好像是多了一种什么东西。

    “额呵呵,先管着,先管着吧。”宇兴龙打着太极,明显的顾左右而言他,现在的他还不想考虑太多,自己刚刚出来,还没开始玩儿呢,不想有什么羁绊。

    “对了,我们先找一家旅馆吧,天气也不早了。”宇兴龙提议道。

    “好的,可是我吃太多了,不想动了,这样吧,我到车站临时休息点坐会儿消消食,你到附近找旅馆,找到了再回来接我。”夏侯倩儿道。

    这女人,饿了也不成,吃多了也不成,怪不等古语有云,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这话说的真不错。

    “好吧,你先在车站休息室待着,别乱跑,我很快就回来。”宇兴龙起身道,“来,给我你的身份证”。

    “怎么,还怕我跑了啊。”夏侯倩儿噗嗤一笑。

    “你个秀逗的脑袋,我是拿你的身份证去旅馆登记啊。”宇兴龙没好气的道。

    “哦。”夏侯倩儿吐吐舌头,将自己的身份证塞给宇兴龙。宇兴龙拿上夏侯倩儿的身份证,便朝着南边的一片灯火通明走去,一般那里都有旅馆的,而夏侯倩儿起身去了休息室。

    没走几步,宇兴龙便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但是,宇兴龙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因为,宇兴龙感觉到身后的这个人脚步凌乱,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破坏力简直为零,要是对自己有威胁,宇兴龙有千百种方法将之一招制服。

    后面跟着的人,明显还没有意识到什么,走到两个路灯的中间,比较昏暗的地方,便紧走几步,上前拍拍宇兴龙的后背,“小伙子,住店不?”

    宇兴龙停下脚步,转身回头,发现是一个中年妇女,一个浓妆艳抹,如同调色板一般的女人望着宇兴龙,脸上的粉在黑暗中都能让人感觉到厚的不可思议。

    “住啊。”宇兴龙点点头。

    “哦,我们是附近哪家吞云旅店的招待,附近乘客多,我们便来这里负责接待,免去乘客们的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坐了一天的火车,还要跑动跑西的寻找旅馆,怪累的。”女人露出职业化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