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住店风波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609字

    宇兴龙倒是有些吃惊,这B市跟A市就是不一样啊,在A市火车站就没有这种待遇,这家旅馆也想的挺周到的。

    正好自己也在找旅馆,而且,顺着女人的手指望去,确实有一家‘吞云旅馆,’四个大字闪着耀眼的红光。

    “好,那带我去。”宇兴龙也没有多说,跟着女人像那家旅馆走去,女人走在前头,宇兴龙也看不到女人的表情,而为了让宇兴龙这段路程不觉得寂寞,女人主动搭腔,“我们这样的旅馆这里有好多家,我们这样的外出接待也有好多,我们的旅馆条件优雅干净,有电视,有电脑,有空调,有单独的浴室。”女人热情的介绍着。

    到了旅馆后,宇兴龙掏出身份证准备登记,女人却一拉宇兴龙,“先看看住房环境,您要是觉得满意,我们再说。”

    宇兴龙一听,女人说的在理,便随同女人来到三楼的一间房间,宇兴龙看了看房间,还算干净,对于夏侯倩儿来说,也是能够接受的了,“好,这样的房间我要两间。”宇兴龙道。

    “好的,我去取钥匙,给您开旁边的那间。”说罢,女人便下楼了,宇兴龙坐在床上,左看看,右瞧瞧,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一副山孩子进城的模样。

    不一会儿,便传来敲门声,宇兴龙打开门,却发现是三个彪形大汉。

    “干嘛呢?”宇兴龙问道。

    女孩儿却不说话,一个闪身便来到屋里。

    “你是谁啊,小妹妹,我不认识你,你是走错房间了吧?”宇兴龙奇怪的问道。

    “噗通,”女孩子跪在地上,对着宇兴龙便要磕头。

    宇兴龙大惊,赶紧将女孩子扶起,“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大哥,你救救我吧。”女孩儿忽然开口道,声音也是悦耳动听,想黄鹂鸟一般清脆。

    “我,我救你?”宇兴龙不大明白,一头雾水。

    原来小女孩儿名叫苗青,是个南方女孩儿,半年前。来到B市打工,可是,打工不久后,便被同乡介绍到这‘吞云旅馆’当服务员,说这里的工资要比她之前的高很多,因为这么个小女孩背井离乡,为的就是多挣一些钱,因为她们那里太过的贫寒了,而且,女孩子在当地很不受重视,几乎都没念过什么书,早早便出来打工了。

    在这里呆了几天后,苗青才渐渐知道,这里是一处明面上是旅馆,但暗地里却从事着非法的勾当,专门偷窃来这里住店的客人的钱财。

    苗青知道后,想要逃跑,可是,这里管的很严,如果被发现,便会遭受一顿毒打,更严重的是,他们给这里的女孩子都吃一种药,让她们定期服食解药,虽然这种药对人体没什么伤害,但是,如果不吃解药的话,身上便奇痒难忍。

    苗青正好今天便被安排对宇兴龙下手,其实,之前有好几次,苗青已经被安排到了,可是,她死也不肯去,没办法,便缓了下来,但是,却遭受到了很多的折磨,终于,苗青也不再坚持了。

    而今天,当宇兴龙被那个女人带过来的时候,便想到了苗青,赶紧将苗青安排过来了。苗青看到余兴龙的模样,见他一脸的正义,一看便知是个好人。

    听了苗青的讲述,宇兴龙体内的正义之气顿时涌上心头,“妈的,还有这种事情,这家旅馆的老板是谁,带我去,我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还有,你们身上的药我可以解,明天我找一副银针。”说着,宇兴龙便起身。

    “不要,大哥。”这时候,苗青却突然的起身,从床上爬到地下,抱着宇兴龙的腿,“大哥,不要啊,你这样做是没有的,这样的旅馆多的数不胜数,你砸的了一家,你能砸掉所有的吗,还有,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有好几十万,分布在全国各地,你能救得过来吗,就算你将我们救上了,我们没有文化,又能做什么,我刚才说的那药,其实就是一种麻痹作用,就算是给我们解了,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离开这个环境,一入红尘深似海,我们的苦谁又能知道,大哥,我能遇到你,就算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了,你走吧。”

    听着女孩儿苗青这般说,宇兴龙深深的沉默了,这番话从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口中说出,让宇兴龙感觉到震惊,也感觉到痛心,更多的是无奈,苗青说的不错,自己救得了她一个,但却救不了其他的同样遭遇的女孩子,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一些体制的不完善和一些人们老思想的偏见。而自己唯有从大局出发,很可能才会拯救她们于水火。

    宇兴龙俯身将苗青扶起,因为焦急,苗青的膝盖因为刚才的用力而磕到地上,淤青一片,与那雪白娇嫩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触目惊心。

    “苗青,我。。。。。。”宇兴龙第一次觉得这个社会是这样的黑暗。

    回到候车室,夏侯倩儿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不时的起身出来看看宇兴龙,以为他真的要临阵脱逃,不理睬自己,要独自一个人去流浪了,而且,宇兴龙也没有手机,自己是联系不到他的,不知道怎么的,在经过这短短的一天的相处之后,夏侯倩儿对余兴龙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觉得有宇兴龙在自己的身边,便没有什么能够难得倒他的事情,他总会让自己的心稳稳的放在肚子里。

    就在夏侯倩儿心里乱糟糟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宇兴龙回来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夏侯倩儿赶紧起身迎了过去,同时口中埋怨道,“龙哥,怎么找个旅馆这么半天啊,是不是看上哪个漂亮姑娘啦?”

    夏侯倩儿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宇兴龙却听得有些不是滋味,“哪有,这里的旅馆还不好找,我看了好几家。”宇兴龙赶紧岔开话题。

    “那我们走吧。”夏侯倩儿一揽宇兴龙的胳膊,便超前走去,宇兴龙当下也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哎,不去想了,自己还不了解社会,或许,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自己只有变得更加的强大,才能够影响到他们,帮助到他们。

    宇兴龙也不少那种优柔寡断的人,当下,也不再多想,自己是出来享受人生的额,暂时就先将这段插曲放下吧。

    于是,拉着夏侯倩儿,便向着自己回来时,寻找到的一家正规的旅馆走去,到了旅馆,宇兴龙将夏侯倩儿带到她自己的房间,而宇兴龙便来到与夏侯倩儿的房间紧挨着的另一个房间,打来电视,看了一会儿,便躺下了,这一天,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这社会上果然不是那山上单调而乏味的修炼所能比拟的啊。

    迷迷糊糊,宇兴龙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中,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超人,拿着宝剑,于百万敌军中取敌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而这个时候,宇兴龙的房门轻轻的被敲响了,我这也没出声啊,“龙哥,是我,倩儿。”房门外面传来了夏侯倩儿低低的声音。

    “怎么了,倩儿?”宇兴龙打开房门,见夏侯倩儿的双眼有些黑眼圈,明显的没有睡着,见到宇兴龙,有些不好意思,“龙哥,我,我不敢睡,这里太吵了,什么人都有。”

    这也不怪夏侯倩儿,毕竟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在外头过夜,宇兴龙还好些,夏侯倩儿这个千金大小姐便有些吃不消了,“先进来吧。”宇兴龙让了半个身子,夏侯倩儿进来。

    夏侯倩儿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便抱着自己的被子,和宇兴龙挤在了一张床上,很快,宇兴龙的鼾声便想起了,而夏侯倩儿听着这鼾声,内心也就觉得踏实了不少,怀着那种很特殊的感觉,便也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但是,第二天,夏侯倩儿便发现,自己是多么的秀逗了,宇兴龙倒是没有什么姿势上的变化,可自己呢,将自己的被子已经踢到了地上,自己整个人都钻到了宇兴龙的被窝,而且,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双手环抱着宇兴龙的脖子,整个人的身子也贴了上去,两个人这时候是显得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夏侯倩儿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怪相,赶紧一点一点的将自己从宇兴龙的身上挪开,将自己的手也从宇兴龙的脖子下面抽出,再然后,一点点的起身,从宇兴龙的被窝里面钻出,再轻轻的从地上将自己踢落的被子捡起,盖在自己的身上,这一切做完后,才轻舒了一口气。殊不知,在沉睡中的宇兴龙的嘴角挂起了一个优雅的弧度。

    直到睡到九点,两个人才起床,夏侯倩儿是不敢起身,而宇兴龙是暗自练习《山河道法》这本上祖流传下来的古书,经由宇兴龙从小的修炼,现在已经达到了有形无质的地步,也就是说,宇兴龙现在即使不去做动作,在心里默想,也可以达到修炼到的效果,而父亲宇成都已经练到了无形无质的境界,可以站在那里不动,而却借助一些个外界因素,有种隔空控物的感觉。

    按照《山河道法》中讲述的脉络运行,宇兴龙将自身气息沿着体内的经脉,血液运行大小周天一周后,整个人显得精气神十足,就连双眼之中都是不时的绽放出丝丝的精光,夏侯倩儿这个门外汉,也是用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宇兴龙,觉得他哪里有些不一样,但是又具体说不上来。

    退了房间后,两人简单的吃了一些个早餐,宇兴龙便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要骑车继续南下,一路上也可以沿途休息,并且欣赏路途上的美景,刚开始夏侯倩儿有些不同意,毕竟这个太累了,但是,宇兴龙说道,流浪就要有个流浪的样子,你见过哪个流浪汉天天的带着一美女坐大巴,下饭馆子的,于是,夏侯倩儿也就同意了,前提是她什么时候累了,就要什么时候休息。

    于是,两人用剩余的钱买了两辆山地车,并且买了指南针,户外帐篷,军用匕首,防水手电筒,便携式雨具,还有一些干粮,衣物,便启程了。

    一路上,游山玩水,欣赏着沿途的美景,俩人倒也乐的个逍遥自在。而宇兴龙和夏侯倩儿,随着在一起的时间慢慢变长,两人也慢慢的越来越了解彼此。

    在旅途中,宇兴龙展示了他恐怖的野外生存技能,除却途径城市和有人的地方,如果遇到荒无人烟的地方,不得已要宿营的话,宇兴龙总会变魔术般的弄来各种野味,各种好吃的野菜,而且,将帐篷里弄得暖暖的,并且自己就在帐篷外面打坐修炼《山河道法》,而在帐篷里面的夏侯倩儿便会一觉睡到大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