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热情的夫妇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194字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好,夏侯倩儿有种乐不思蜀的感觉,终日都在祈祷不要被父亲的人找到。

    在夏侯倩儿的心目中,这个浑身充满神秘感的男人时那么的靠谱。

    当然,也有宇兴龙也没有办法的时候,那就是不可抗拒因素,比如说是天降瓢泼大雨,俩人便只好避雨不能前行了。

    虽然说是宇兴龙能够利用《山河道法》改变雨水的流向,而使自己和夏侯倩儿不被雨淋湿,但是,《山河道法》属于宇兴龙最大的秘密,他觉得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过的惊世骇俗为好,毕竟,其他的一些技能再精湛,也在人们的理解范畴之内,但是,像《山河道法》这样的古书秘籍,记载的一些奥秘,便不是常人所能够理解的了。

    于是,在那倒豆子雨下了一天一夜后,,宇兴龙和夏侯倩儿的旅程便被耽搁下来了,两个找了一家农户人家借宿,这也是宇兴龙提出来的,尽量不去住旅馆,苗青的事情给了宇兴龙很大的影响,宇兴龙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能够改变她们女的生活现状,就不要去打搅他们了,最主要的是,宇兴龙怕这样的事情会扰乱自己的心神,让自己做出一些不正确的选择,当初在训练的时候,其中的一条便是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正确的判断。

    农户是一对老夫妻俩,膝下无儿无女,对于宇兴龙和夏侯倩儿的借宿,显得很热情,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拥有自己子女的渴望,达到了一个极其强烈的地步,对着宇兴龙和夏侯倩儿嘘寒问暖,照顾的无微不至,妇女将自己养的老母鸡杀掉,给宇兴龙他们炖汤喝,其实,宇兴龙好几次都要走,但是老妇人都是以雨后道路泥泞,路上不安全为理由,让宇兴龙和夏侯倩儿多住几天,当然,老妇人也不是随便胡诌,在她们行进路线的前方,确实是有一段山路。一侧是滑坡,另一侧是陡峭的山壁,全都是酥松的红粘土构造。

    盛情难却,宇兴龙也就和夏侯倩儿多住了两天,这两天里,老夫妻俩好吃好喝的招待宇兴龙他们,这两天,两人竟然都胖了一圈,这纯天然的食物就是好啊,不像是一些小饭馆,做的菜很多都是地沟油,毫无营养可言。

    而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宇兴龙也渐渐的瞧出了一些个问题,主要是在生育方面的,白胡子老头儿教授自己的中医医术,望闻问切是最基本的,华夏的医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有着很多的神奇的地方,比如说这望,宇兴龙感觉到夫妻俩一直没有孩子,主要是出在妇人的身上,这几天,他观察夫人,她的印堂有微微发暗之色,而且面庞略显浮肿,整个人走路也不是那样的上下身协调,这是体内阴血供应不足,无法在全身大周天运行,导致上身的身体机能滞后而造成的。

    而主要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很大,主要原因是妇人的会阴穴被一块儿淤血所堵住,造成阴血不能供应,才造成无法有个宝宝。

    瞧出了妇人身上的这些个端倪,宇兴龙便决定帮助善良的妇人一把,也作为她这几天对自己热情招待的回报。

    将这一想法和夏侯倩儿一说,这个女孩子的嘴巴顿时惊讶的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她用手颤巍巍的指着宇兴龙,满脸的不可思议,外加惊恐的表情,好像是见到鬼一样,“我龙,龙哥,你要不要,这么,妖孽啊,你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宇兴龙笑笑,也不予作答,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就让它顺其自然,带着一丝神秘感,让这个女孩子妄加猜测去吧。

    之后,宇兴龙又将这一想法告诉了夫妻俩,夫妻俩一听,高兴的差点儿跳了起来,夫妻俩已经快要五十岁了,早已经过了生育的年龄,可这没有孩子一直是老夫妻俩多年的心病啊,从结婚开始,两人在打算要孩子的时候,便憧憬着要一对儿儿女,农村人讲究儿女双全么。

    可是,过了半年,妇人的肚子仍然没有什么动静,刚开始,两个人还都不以为然,对这件事情也没有太大的在意,可是,又过了半年,妇人这里还是没有什么情况。

    农村人对女人生孩子这事很是重视,这一年都没有什么动静,男方的家人着急了,便要俩人都去医院做了一个检查,可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这样一来二去,家里人对妇人便有了看法,对她的态度也渐渐的不好了。

    妇人很伤心,而男人也是很焦急,渐渐的,妇人对这种事情失望了,此外,妇人的身材也显得臃肿起来,脸蛋上也没有了少妇应该有的光泽。

    男人对此也毫无办法,无数的偏方不知道用了多少,求神拜佛也不知道去了多少回,但也无济于事。

    农村人淳朴,夫妻俩就这样每天过着生活,对生孩子这件事情也是渐渐的不加报以任何的希望了,内心的那种对孩子的渴望,也就这样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只有在夜晚的睡梦中,才可以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嬉笑,欢乐。

    而今,宇兴龙说竟然可以治愈他们的这种不孕之症,两人顿时大喜过望,这么多年的夙愿,虽然现在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但是,那种内心压抑的种子还是在的,所以,听宇兴龙这么一说,俩人顿时眼泪流了下来,这么多年,俩人因为没有孩子所受的苦太多了,正是因为人们对俩人的异样的眼神,才让夫妻俩独自居住在这距离农村有一段距离的山脚下。

    现在听到宇兴龙如是这般说,也不顾的管用不管用,也没有在意宇兴龙的年纪这样的轻,正所谓疾病乱投医嘛。

    宇兴龙要求男人去买来一副全套的银针,男人自然乐意,骑着电驴子,那叫一个风驰电掣啊,估计快飙到一百迈了,很快,男人便把银针从县城里买回来了。

    在施针之前,宇兴龙对夫妻俩讲了几点,也谈不上讲,只是将一些情况告诉了夫妻俩,男人黝黑的脸上带着尴尬而淳朴的笑,双手也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搁了,无奈,一拍大腿,“你们在这里面,帮我老婆,我,我去给你们宰羊。”说罢,便转身跑出去了。

    宇兴龙哈哈一笑,转身对妇人道,“那你就躺下吧,医者父母心,不要紧张,放轻松,这样我的成功率才高。”妇人点点头,依言躺下。

    其实,凭借宇兴龙的针灸,就算是妇人再紧张,那也不会出错的,只是,为了消除妇人的顾虑和尴尬,才这样说的,农村人毕竟保守,可不像自己身边的这个千金大小姐一样,什么都懂。

    见妇人躺好了,宇兴龙便将银针一枚枚的在酒精灯上消毒,在吩咐夏侯倩儿将妇人的裤子褪下至髋骨处,夏侯倩儿一脸的好奇之色,见宇兴龙一脸的凝重,也不多说什么。

    宇兴龙的内心也是有一丝的紧张的,毕竟这是他自己学成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施针医治人。

    以前也有过,但是不是拿小动物做实验,便是那自己做实验。

    宇兴龙深吸一口气,说声“开始了。”便出手如电,两只手同时施针,在妇人会阴穴及附近的几大关联穴处以各种不同的手法快速的扎下去,有直接一针定位的,有旋转扎进去的,还有用手指弹进去的,让夏侯倩儿看着啧啧称奇,这家伙果然是躲在民间的高手啊。

    而妇人的身躯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便像是陷入了昏迷状态一般,对于妇人的这种情况,夏侯倩儿的脸上一副焦虑之色,看向宇兴龙的时候,却见这家伙一脸的平静,盯着每支银针细细的观察,还不时的将一支支银针向深处扎一些,或者往外拔一些,对于妇人的昏迷丝毫的不介意,当下,夏侯倩儿也是放下心来。

    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望着在门外来来回回像是滚地陀螺般走来走去的男人,夏侯倩儿也再次的忍不住了,妇人就像是沉睡过去般,没有任何的意识,“龙哥,你不是在拼人品吧,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动静?”夏侯倩儿还是问道。

    “我刺中她的昏睡穴,你说她会动不会动?”宇兴龙白了夏侯倩儿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哪里知道啊,”夏侯倩儿鼓着小嘴,一脸的委屈,“可你,可你为什么要让她昏睡啊?”

    “这种施针手法,是很消耗病人的元气的,需要让她好好的休息一番。”宇兴龙说道。

    还好,银针施展的很顺利,妇人还在沉睡,要过了十二个小时,她才能够苏醒过来,因为,宇兴龙的昏睡针还扎在妇人身上,要十二个时辰才能拔出来。

    宇兴龙擦擦汗,走出去要夏侯倩儿给妇人穿好衣服,然后告之男人已无大碍,男人兴奋的蹦起老高,也难为他将近五十多岁的年龄了。

    “好了,大叔,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晚上有你好受的。”宇兴龙包含深意的眼神望着这位激动不已的大叔。

    男人一怔,瞬间明白过来,“这孩子。”

    宇兴龙的心情总归是很愉快的,原来,帮助别人是一件这样快乐的事情,尤其是用自己所学到的技能。

    晚上,妇人转醒过来,虽然还是村妇的打扮,但是,肌肤却红润白皙了很多,像是年轻了好几岁,看的大叔双眼直放光。

    而妇人也是眼含秋水,波光粼粼,尽显娇媚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