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神针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0:15本章字数:3692字

    一晚上,宇兴龙,夏侯倩儿和老夫妇吃的很尽兴,鲜嫩的羊排,甘醇的山酒,就连夏侯倩儿,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脸上显现出醉意,整个人更加的娇媚动人。

    而吃完饭,宇兴龙便早早的拉着夏侯倩儿,来到最靠边的一件东房,和夫妻俩说今天累了,想要早点休息,多谢的话这对淳朴的农民夫妇也不会说。

    而一晚上,余兴龙都在修炼《山河道法》,但夏侯倩儿也挺聪明,直接又喝了两杯白酒,醉卧天明了。

    第二天,夫妇俩满脸红光,比起昨天来,精神了很多,见到宇兴龙和夏侯倩儿起床,便拉着他们的手,就要下跪,宇兴龙赶紧将夫妇俩人拉起来,“使不得,使不得。”嘴里连连说道。

    “你们就是我们这一辈子的恩人,而且,我们也能有孩子了。”夫妇俩早已经泪流满面。

    看的一旁的夏侯倩儿也是悄悄的擦眼泪,感慨无限。

    “好了,好了,能给你们治好病,我也很高兴,这些天来你们的热情招待,让我们也很受感动,就不要多礼了,咱都不兴这个。”宇兴龙赶紧说道。

    当下,见时机也已经成熟,便说道,“我们还要继续向南方旅行,就不再这里长住了,一会儿我们便走。”见夫妇俩人的状态很好,宇兴龙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便决定告辞。

    而夫妇俩人苦苦挽留,希望宇兴龙再多住几天,可宇兴龙去意已决,说什么也不答允。

    见不能挽留宇兴龙和夏侯倩儿,男人也是叹了一口气,“也罢,小伙子不是一般人,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们也就不强留了,可是,有机会你们一定要来看看我们俩人啊,还有,把你们的地址和电话留下,我们老夫妻俩也一定会去看你们的。”

    为了不驳回夫妇俩的热情,夏侯倩儿只得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下,以便将来夫妇俩能够随时的联系到他们,临走前,夫妇俩将昨天刚宰杀的羊中精华的部分,比如说羊腿等,打包给宇兴龙带上,要俩人在路上饿了的时候吃,最后,和夫妇俩告别后,两人便继续的朝着南方前行了。

    自从开始骑自行车旅行后,虽然很累,但是沿途的美景也是让俩人大饱眼福,不禁在感慨大自然造物者的神奇,而经过这几天的旅行,因为是夏季,所以,宇兴龙和夏侯倩儿的皮肤被晒得黑了许多,宇兴龙看上去更加的健硕了,而夏侯倩儿那小麦色的小腰露在外面,随着骑车的幅度和动作摆来摆去,却是更加的性感撩人了,这也让宇兴龙的旅途增加了不少的提神要素。

    这一路上,宇兴龙很是高兴,或许是帮了老夫妇的关系,而宇兴龙不知道,他的思想也在潜移默化中悄悄的改变着,或者说是一种信念,救人的信念。

    “龙哥,你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哦。”夏侯倩儿这段时间跟随着宇兴龙,也是在阅历上和认知上改变了不少。

    “那是,学以致用,让我觉得整个人都很开心。”宇兴龙一只手擦擦眉头上的汗水,和夏侯倩儿并排而行。

    “呵呵,那什么时候也给小女子扎上那几针,让我也感受一下什么叫激情澎湃啊?”夏侯倩儿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果然,宇兴龙紧蹬几步,将夏侯倩儿甩在后面,同时嘴里说道,“我怎么会认识你,像你这种年纪的女孩。”

    “讨厌。”夏侯倩儿也是紧蹬几步,跟了上去。

    两人一边骑行,一边嬉戏打闹,倒也惬意,从汽车旅行开始,两人已经骑行快一千公里了,马上就要跨过B市了。

    这时候,俩人在经过一条盘山公路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插着小红旗,一看就是封锁道路了,在小红旗的前方,有一片山体滑坡,将整个路段封锁,而在坍塌处,站着几个穿着亮黄色骑行服的人,明眼一看便知,是一队专业的骑车队。

    而走进一看,他们有五男三女,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而都蹲在那里,围成一圈。走进一看,宇兴龙和夏侯倩儿都大吃一惊,原来在坍塌处的一堆碎石下面,压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女人很明显和他们是一起的,整个下半身都被压在碎石下,虽然满脸的灰尘沙砾,但是,还是可以依稀的辨别出女人的长相非常的出色。

    宇兴龙和夏侯倩儿停下车,赶紧过去,几个人见有一对儿陌生男女走来,再一看他们的装扮,便知道和自己一样,也是骑车旅行爱好者。

    几个人赶紧起身过去,一位约摸二十七八的年轻男人走过来,双眼通红,很显然是哭过的。

    宇兴龙上前,“怎么回事?”

    男人哽咽道,“山体塌方,很可能是前些天大雨的缘故。”经过简单的讲述,宇兴龙了解到,他们是一队自发的民间乘骑车队,从B市出发,准备去H市的,走到这个路段的时候,没想到山体上的碎石突然的滑落,他们大惊失色,赶紧逃离,而有一位女性骑车者,躲闪不及,被一块碎石砸晕,然后摔在路边,紧接着被滚落的山体碎石砸中,下半身全部被掩埋在碎石中,队友们抢救依然来不及,而这位女性,是眼前跟宇兴龙说话的男人的新婚妻子,两人为了绿色环保,才决定这骑自行车旅行的,可没想到,却很可能把命留在了这儿。

    宇兴龙一听,也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前,扒开围在受伤女性身边的队友,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女性的伤势,怎么说呢,很严重。下半身从股骨处已经全部扎断,内脏也已经受到挤压,音乐可以看到有肠子流出来,而女性的生命气息也在慢慢的消失,呼吸微弱,牙关紧闭,脸色没有一点儿的血色,很显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女孩儿长得很美,一头长发,瓜子脸,五官轮廓分明,而现在,一头长发却散落在碎石里,满脸的划痕,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处理。

    这时候,夏侯倩儿也是来到跟前,瞥了一眼后,便不忍心再去看,接着,夏侯倩儿便开始咆哮,“怎么不报警,不打110,你们都是一群傻B吗?”

    “没有信号啊。”一个女性队友抽泣着道。这条路上人迹罕见,一侧被山崖所阻挡,根本没有手机信号,而且道路崎岖,有时候一天也不会有一辆车通过。

    “多长时间了。”宇兴龙的双眼通红,刻意的压抑着自己,眼前的女孩子,已经嘴里咳血了。

    “一个多小时了。”之前的那个男人忍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都怪我,弄什么劳什子的环抱旅行啊,我该死。”男人一左一右,狠狠地扇着自己耳光,又跪在女孩子的跟前,想去触碰她的脸颊,却又不敢动,那些个压在女孩子身上的山石,随时都有可能二次滑落。

    宇兴龙这时候想狠狠的过去给这个男人一拳,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生命正在自己的眼前一点一点的消失,可他,最为她托付一生的男人,却无能为力,只能抱头痛哭。

    这时候,宇兴龙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和渺小,以前,他一直见惯了那群变态老师们的变态能力,觉得人类是很强大的,殊不知,他的那几位老师,是从华夏国十几亿的人口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能人异士。

    而眼前的这群普通人,在自己看来,却是那么的弱小,这一刻,宇兴龙觉得自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注定会一辈子不一样,可如果这样的不一样会给普通人带来安宁呢,这一刻,宇兴龙对父亲的做法和他的思想竟然有了一丝的认同,而心里,也滋生出一份落寞,这就是高手的寂寞吗?

    深吸了一口气,宇兴龙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慢慢的起身,将在一旁瘫软的男人拉起来,接着,对每一个被动万分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队友死去的人们,缓缓的道,“我可以救活她。”

    每个人听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人在大白天的说梦话吗,他以为他是神吗?这些个千斤巨石还有数不尽的沙砾掩埋在女孩儿的身上,这怎么救她,而且,而且,女孩儿的情况,就算是现在送到医院,抢救也来不及了吧。

    见众人那呆滞的目光,宇兴龙也不再说话,转身对夏侯倩儿道,“将背包里的银针和针线都拿出来,还有那一瓶褐色的东西。”

    夏侯倩儿下意识的点点头,她一路跟随宇兴龙,见过了宇兴龙创造了太多的奇迹,虽然说眼前的情况是以前那些所遇到的情况所不能比拟的,可是,她还是从内心涌起一股希冀,希望宇兴龙能够救这位可怜的女孩儿,她还没来得及享受幸福甜美的生活,花样年华,却要香消玉损。

    “退后。”宇兴龙大喝一声,那群人才慢慢的缓过神来,虽然不知道宇兴龙要干什么,但是,这一刻,宇兴龙身上爆发出来的那种威严,却是这些人无法抗拒的,这是一种从内心,从灵魂深处由内而散发出来的敬畏,那种不可逾越的敬畏。

    人们点点头,扶着目光呆滞的年轻男人,往后退了大约有十多步远。

    宇兴龙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做法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感想,但是,在决定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自己必定会和他们生活在两个世界,平凡的世界不属于自己,可是,这会换来眼前的这个女孩儿的年轻的生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宇兴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脚下马步深蹲,双手呈太极阴阳之势,牵引着周围的气流,朝着自身涌去。

    这时候,如果宇成都在跟前,必然会大吃一惊,宇兴龙所使的,赫然是《山河道法》的起手式,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宇兴龙是想运用《山河道法》,将眼前的山石移开?可是,可是,宇兴龙现在只是练习到有形无质的境界而已,距离有形有质的驱物境界,还差了一个等级。

    可不要小看这一个等级,所带来的差别却是巨大的,《山河道法》一共是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无形无质,第二个阶段是有形无质,第三个阶段是有形有质,第四个阶段是无色无相。

    第一个阶段,无形无质,修得是自身,让自身的气息可以融入到大自然当中去,顺应天理;第二个阶段,有形无质,是让自身体内的气息修炼到实体化,增强自身机能,将人类的极限挖掘出来,激发人体的潜能,爆发出数倍于普通人的战斗力;而第三个阶段,有形有质,便是将自身的气息引动大自然的气息,从而可以做到与自然界的物体气息想通,从而做到控制的目的;最后第四阶段无色无相,却是大道归一的归真,已经超脱了自然界的法则束缚,凌驾于自然之上,可以创造出一些自然物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