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恐惧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8本章字数:3426字

    几个医生围在了床边,没一会儿工夫,几个医生都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没救了。通知病人家属,准备料理后事吧。”医生无奈的说道,然后不再管病床上的人,转身就走了。

    “医生,你说什么,你说我妈妈死了么?”慕容青青朝着医生走了过去,抓着医生的白大褂可怜巴巴的睁大了眼睛。

    虽然医生已经见惯了生老病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小女孩的面前要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语塞。“死了,已经死透了。”不想看到小女孩的表情,说完话医生就离开了房间。

    剩下的医生也都转身走出了这个屋子,消失在雨幕里。临走的时候只是暗自叹息,这么小的孩子,母亲这么早就死了,还挺可怜的。

    “妈妈死了么?”慕容青青抬头看向了林云阿姨跟林叔叔,她的眼神里面的茫然让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不伤害这个小女孩幼小的心灵。

    “青青,妈妈是走了,可是妈妈会变成星星,然后再天空中的天国看着青青,虽然现在不能跟青青在一起,但是以后青青还会见到妈妈的。”林云阿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小女孩,只好蹲下身来,这样说道。

    慕容青青“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扑进了林云阿姨怀里痛哭失声。“林云阿姨,买菜的大婶说过,妈妈死了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她说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不复存在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人烧成了骨灰,就连诈尸都不行了。……青青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林云阿姨心疼的抱着她,听着青青的每一句话心都像是揪起来一样,最后也忍不住也哭起来。

    旁边的男人看着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去叫邻居们过来帮忙,人死不能复生,青青啊,你也别太难过了,你妈妈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她这样一直都躺在床上活着受罪比死了还痛苦。”

    男人转身走了,屋子里就剩下慕容青青跟林云阿姨两个人了,慕容青青一直都在哭。林云阿姨哭了一会镇静下来,林云阿姨思考着慕容青青以后的生活,虽然心里是想要帮助青青的,但是长贫难顾,而且慕容青青的爸爸又是那个样子的,看见她对慕容青青好,反而会对慕容青青更加变本加厉的打骂起来。

    现在慕容青青的母亲走了,慕容青青的爸爸还不知道在何方,就算是回来了,也未必会好好照顾这个年近四岁的孩子。越是想林云阿姨就越是觉得慕容青青可怜的厉害,眼泪又滚落下来。

    “阿姨,妈妈是不是很痛苦?”慕容青青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妈妈的遗体,说着。

    “不会痛苦的,妈妈再也不会感觉到痛苦了。”林云阿姨着眼泪划过面庞,‘嫂子啊!你这一生没有过好,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听见林云阿姨的话,慕容青青点了点头,“只要妈妈不痛苦就好了。我知道,妈妈其实一直都很痛苦的,她躺在病床上,总是发出痛苦的声音。虽然妈妈总是忍住不让我听见,但是我知道妈妈很痛苦,我也知道妈妈总是在哭。”

    “青青……”林云阿姨伸手摸着青青的脑袋,这孩子的与众不同在嫂子生病的时候就是知道的。可是慕容青青居然懂事到这个地步。让人心里更加的心疼这个乖巧的小女孩了。

    第二天中午,慕容青青的爸爸总算出现了,他到家的时候酒还没有醒来,整个人醉醺醺的仿佛一只疯狂的野兽,对邻居们的劝说,置之不理,大声说道: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愿意死就让她去死好了!”

    “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啊!和畜生没有什么区别了。”

    “死了好啊!死了好啊!死了就一了百了。不赚钱还不算,还给我留下了一堆债务,我找谁说理去。”

    有人听见慕容青青的爸爸这样说,脸色不禁都铁青,不是为自己受到如此对待而生气,而是为青青母亲报不平,一个大婶实在看不过眼,走出来便指着他鼻子骂道:“如果不是你老婆,你恐怕早就已经饿死了,她赚的钱全部都给你赌博喝酒喝完了,你还嫌她不赚钱,你又赚什么钱了?你除了一堆的赌债之外,你还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慕容青青的爸爸醉醺醺的转着圈,不断的怒吼道,“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说什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既然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还叫我回来干什么?”

    “你老婆死了!”

    大婶目光如电,声音如刀,声声质问着他,“你老婆死了,你不知道么?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多年,你做了什么,你老婆不知道吗,大家邻里看眼里,如今她死了,这事都赖你,你不给他处理后事,反而在这大吼大叫,象话吗,你少在这里装酒疯,喝醉了酒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么?你也赌博喝酒玩够了,给我好好的跪在你老婆的面前!”

    大婶刚说完,一个男人便走上去,踢了慕容青青的爸爸一脚,慕容青青的爸爸一个踉跄便跪倒在了地上。

     屋里头,青青的爸爸被逼跪倒在地,可是脸色却是不满,大家本不想在这个时候争吵置气,可是这男人的作为,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个个不由纷纷的指责起来。

     青青的爸爸倔着脸色,对于他们的指责置若罔闻,没了,只是抬眼冷冷的扫视着他们,“这是我家里的事,你们这些闲人多管闲事什么?”

     青青爸爸打了个酒隔,便想站起来,不过却被邻居们一把按住,死死的跪在地上,无论他怎么挣扎,早已被酒水掏空身子的他,都挣扎不起来,只能死死的盯着大伙。

     “孩子,孩子……你慢着点啊……”

     这时,一小女孩的啼哭声由远而近传来,声音哀婉,她的速度很快,娇小的身子眨眼间便穿过大人们的身边,身后,老王的妻子一脸心酸的跟了上来。

     这时,原本骚动的场面顿时安静起来,看着青青的小身子,心里不由都心酸的抹泪。

     但这时,那醉熏熏的爸爸却猛得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咧嘴便大叫:“青青,你给我过来。”

    “啊……爸……”青青的身子條得一震,一看爸爸的样子,不由下意识的退了几步,脸上,难于掩饰的流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听到没有?”青青的爸爸冷声的大吼起来。

     青青楞了楞,却是猛得连连摇头,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一个大婶的腿,满眼惊慌的看着自己的爸爸。

     这时的爸爸,看起来可怕极了,脑海间爸爸打骂自己的情景早已深入心底,此刻的爸爸,对着年幼的青青而言,仿佛是一个可怕的恶魔,让她想亲近,却不敢亲近。

     她紧紧的抱着林云阿姨的身子,缩在林云阿姨身后浑身颤抖,恐惧地看着自己的爸爸,嘴唇轻轻的颤动着。

     他是自己的爸爸么?

     青青惊慌的打量着不断挣扎着的爸爸,她懂得不是很多,但却好象什么都懂了,她的印象中,爸爸经常打自己和妈妈,经常都在喝酒,为什么自己的爸爸总是这么凶,看起来这样的可怕?而别人的爸爸总是比自己的爸爸好很多,别人的爸爸那样的温柔体贴,不打妈妈,不打孩子,什么都愿意做。

     爸爸,你为什么不能疼我们?

     青青又慌又难过的看着,眼角的泪花,越来越浓,渐渐的,把整个幼嫩的脸颊都覆盖着。

     她想亲近爸爸,可是,爸爸却不爱自己,她怕,这样的爸爸,自己要怎么去面对啊?

     “躲,还躲!老子的话竟然敢不听?”慕容青青的爸爸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发出一声怒吼,那满是酒红的脸庞随着扭曲开来,这一刻,显得那么的陌生,而又恐怖。

     这是自己的爸爸吗?

     青青害怕的直缩身子,不断的点头,又不断的摇头,泪花,如断线的珍珠一般,吧嗒直下。

     所有的邻居,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大家都知道,青青还是希望爸爸好起来的,可是,他爸爸却太令人失望了。

     青青的一举不动,都牵动着大家的心,大家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小孩子,要怎样承受这样的冲击。

     这时,邻居林云阿姨走了过来,一把护住了慕容青青,随后朝她爸爸劝解道:“慕容大哥哥,你再这样可不行,现在是嫂子的葬礼,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丢人了?”

    听见林云阿姨的话,慕容青青的爸爸冷笑道:“我老婆的葬礼关你们屁事,说起来那是我老婆,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来凑什么热闹,莫非你们还想从她身上得到点什么?”

     慕容青青爸爸说的话是如此的刺耳,瞬间邻居们都震怒起来。

     是泥都有三分土气,何况大家伙都是好心来帮忙,本来是看着慕容青青的母亲可怜,帮忙来办葬礼的,结果被慕容青青的爸爸这样一说,有几个脾气急躁的便在也忍不住,当下就要气愤的离开。

     “好,我们不管了,我们本来是看在嫂子的面子上才想来帮忙的,既然你不需要我们帮忙,那你自己去处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管我们什么事情!”说话之间有人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一看有人要走,老王瞬间就着急了,连忙走上前劝阻说,“不要跟这种人渣计较了,大家伙过来帮忙可不是为了他,我们是为的青青跟青青她妈,让青青他妈走的安心一点,不能因为这个王八蛋的话,我们就什么都不管了。嫂子多可怜啊,遇上了这样的人渣,希望大家都能冷静点,小嫂子还在这躺着,不能寒了她的心啊。”

     几个人一听,便犹豫了,随后转身摇了摇头,叹息道:“老王说的对,平日里青青她妈对我们如何,我们都记在心里,这次嫂子的意外,我们不能就此不管。”

     老王连连点头,“对对,这个人渣,早已被酒色掏空,大家伙就不要在为这种人置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