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薰衣草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8本章字数:3231字

    “乐宁,你听过有关于薰衣草的传说吗?”

    林乐宁摇了摇头。

    戴瑞就给她讲起了薰衣草的传说。

    “古时候,普罗旺斯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有一天她独自在寒冷的山谷里采花,再回家的途中,遇见了一位受伤的男子向他问路,那个姑娘捧着花,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位俊俏的少年,,就在那一刹那,她的心被那个男子的笑容所占据。

    后来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留下她他在自己的家中养伤,后来男子的腿伤好了,然后两个人的感情也好了起来。后来男子要走,可是少女的家人不让她跟着男子离去,到远方男子开满玫瑰花的故乡……他们的村子里有一位老奶奶,在少女准备要走的时候送给她一束初来的薰衣草花束,让她用来试探男子的真心,据说薰衣草的花香会让不洁之物现出原形。

    就在山谷的花盛开的清晨,男子准备带着少女离开的时候,少女把怀里的薰衣草丢在了男子的上身上。”

    林乐宁和戴瑞坐在薰衣草的的海洋里,她静静的听着戴瑞给自己讲这个美丽的故事。

    “你怎么不说了,后来怎么样?”林乐宁着急的问道。

    “后来就出现了一阵紫色的轻烟,山谷中隐隐约约的可听到冷风飕飕,像是男子再说话,后来男子就不见了,留下少女孤独的身影独自惆怅,没多久,少女也不见踪影,有人说,她是循着花香找寻青年去了,有人说,她也被青年幻化成一旅轻烟消失在山谷中……”

    “真是可惜了,这么美的一个故事。”

    戴瑞望着林乐宁说:“也是因此,薰衣草的花语就是等待爱情,等待真爱的降临。”

    “真的是很美丽,薰衣草的气味也很好闻呢。”

    戴瑞突然拉住林乐宁的手说:“乐宁,我想跟你说,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普罗旺斯,带你去看盛开的薰衣草花海,那里的薰衣草比这里还美丽,你愿意跟我去吗?”

    林乐宁笑着说:“好啊,我们还可以叫上陈昊俊和纤语姐。”

    “乐宁,你听好我说的意思,我只想跟你去,你明白吗?”

    “干嘛非得我们两个人去啊,那样不是很无聊吗?”林乐宁还是没有听出来戴瑞的意思,以为她不觉得戴瑞会喜欢自己。

    “林乐宁你挺好了,我戴瑞喜欢你。”

    “什么?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是陈昊俊的女朋友,你们俩是好兄弟,你怎么没会喜欢我啊?”林乐宁惊讶了。

    戴瑞低着头,不敢望林乐宁的眼睛了,喃喃的说:“本来我以为朋友妻不可欺,我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喜欢你,可是越是压抑于是想念,当看见你被困在电梯里面的时候,我发了疯一样的一层一层楼的找你,当看见你晕倒在电梯里的时候,我的整颗心都揪了住了,我怕你有什么事情,当看见陈昊俊对你漠不关心的时候,就算是兄弟我都会跟他大吵一架,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要是有关于你的一切,我就不能像是正常一样的思考,其实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一见倾心吧,原来我还不相信,当带你去参加酒宴的时候,看见穿上晚礼服的你,我惊讶了,原来你是这么的美丽,可是我没有想到,陈昊俊会当众宣布你是他的女朋友,我也想过要放弃的,可是心不同意。”

    戴瑞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不知道林乐宁会不会接受,但是这一次他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林乐宁听完这些话,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戴瑞,自己不喜欢他,说出来会不会伤他的心呢?但是不说的话,该怎么办?

    “戴瑞,我想你知道我和陈昊俊从小就认识,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去喜欢别人,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也也许我们不会在一起,但是我真的只喜欢他一个人。”林乐宁也不敢望戴瑞了,他怕碰上他悲伤的眼神,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听完林乐宁的话,戴瑞突然间笑了起来。

    “没关系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勉强的,你放心我会证明我比陈昊俊适合你的。”说着拿出来一个装有薰衣草的瓶子放到了林乐宁的手里。

    “这个是送给你的,我相信只要拼了命的努力就会有奇迹出现,就像是它的话语一样,等待真爱的降临。”

    本来林乐宁都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戴瑞了,气氛也变得很尴尬,可是戴瑞衣服不在乎的样子,让林乐宁也放松了。

    戴瑞说:“既然都出来了,就好好的玩,什么也别想了,你看着里的景色多美啊,要是不好好的享受就太浪费了。”

    于是两个人过了一个很美丽很浪漫的下午……

    吃过晚饭之后,戴瑞把林乐宁送回了家里。

    “那个,今天谢谢你。”林乐宁对戴瑞说道。

    戴瑞笑着说:“客气什么啊,就算你不喜欢我,也可以当我是好朋友啊?对吧。”

    “嗯,对,那好朋友,明天你能不能别送我去公司了?”本来就不想麻烦戴瑞天天的接自己上班,现在他跟自己告白之后,当然更不想了。

    “明天恐怕不可以,明天我正好也得去你们公司,一起吧,反正顺道接着你,后天我就不送你了,可以吧。”其实戴瑞明天没有什么事情的,他还是想送她去上班。

    林乐宁点了点头说:“那我进屋了,开车慢点。”

    戴瑞对着林乐宁挥了挥手。

    进屋之后,看见李娜娜还没有回来,就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然电视是看不下去的,心里光想着下午发生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李娜娜下班回来看见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林乐宁,心想这孩子真是的。

    “乐宁,赶紧醒醒回屋子里去睡。”

    林乐宁睁开眼睛看见李娜娜望着自己。

    “娜娜姐,你回来啦,现在几点了。”

    “你怎么在这就睡着了,都不怕着凉啊,现在都两点了。”李娜娜看着林乐宁的样子就担心,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娜娜姐,我跟你说件事情啊。”

    李娜娜点着头说:“说吧,听着呢。”

    “哎呀,你坐这,我是跟你说正事呢,别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好吗?”林乐宁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李娜娜。

    李娜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等着林乐宁向他报告正事。

    “今天下午,戴瑞带我去了走一大片的薰衣草的庄园,然后他……”

    “然后怎么了?他对你做什么了?”林乐宁支支吾吾的,害得李娜娜还以为,戴瑞把她给怎么了呢?

    “哎呀,你别瞎想,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关于薰衣草的,然后跟我说他喜欢我。”

    “哎呀,你看你这个费劲,不就是喜欢你吗?直接说出来不就得了吗?还支支吾吾的说半天?”刚说完李娜娜好像觉得我为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说什么?戴瑞说喜欢你。”李娜娜又搬出她那大喇叭似的声音。

    林乐宁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说的?”

    “我当然没同意啊,我只喜欢俊哥哥一个人的。”林乐宁用特别坚定的眼神望着李娜娜说道。

    “哎,真是可怜了,堂堂的戴少不知道多少女孩子做梦都想嫁给他呢,就被你这么无情的给毁灭了,这要是让别的女的知道了,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死的呢?”

    林乐宁做出一副担忧的表情说:“真的有这么严重吗?要不我就从了他得了。”

    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两个人笑起来的声音啊,林乐宁赶紧做了一个虚的的手势,要不李娜娜还真是忘了现在的时间了呢。

    “行啦,我的大小姐,这件事情明天在想,赶紧睡觉去吧,要不明天你该起不来了,明天好像得上班喔。”

    “好吧,那娜娜姐,晚安喽。”

    第二天,早上林乐宁刚出门口,就看见戴瑞已经在等她了。

    “等了很久了吗?”林乐宁说。

    “没有,刚来一会儿的功夫,吃早饭了吗?”戴瑞问道。

    林乐宁点了点头。

    “那我们直接去公司吧。”

    陈昊俊正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你们怎么搞得,让你们密切注意,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陈总,我们真的不知道,已经密切注意了,可是背地里好像出现高人了,一个小时之内就变成这样了,我们都没来得及预防。”

    正巧这时候戴瑞和林乐宁进来了,看见地上散落的文件和旁边站着的几个人,在加上陈昊俊那张脸,不用猜也知道,陈昊俊现在有多生气。

    “你们都出去吧,好好监控,再有别的事情及时告诉我。”陈昊俊说完,那几个人就走了。

    见陈昊俊一副紧张的样子,林乐宁没敢说话,戴瑞走到陈昊俊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事情一定不简单,需要我帮忙吗?”戴瑞问道。

    “看来这件事情不想让你插手也不行了。”陈昊俊一直都认为这是自己的仇,所以自己来报就可以了,不想牵扯太多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兄弟。

    戴瑞笑着说:“这就对了,这才是兄弟,说吧怎么回事啊?”

    “前几天因为林伟成的丑闻事件,林氏集团的股票一直在下降,可是今天早上我起来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氏的股票不但涨了回去,而且呈现的是暴涨的趋势,就连刚刚那几个操盘手都没有看出来,也是在对方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发现,等到他们组织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不管用了。”陈昊俊有点担忧的说道,俗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