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他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09-12 16:55:17本章字数:3181字

    “什么情况,要借用我的身体?”宇文秋君说道。

    “没事的,只是用一下,对你没什么影响的。”

    “真的对我没影响吗?”宇文秋君有一丝畏惧的看着眼前的吊死鬼。

    “当然没有,就是借用下你的脑海里一个小角落,不会有影响的。”吊死鬼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保证道。

    “那我为什么要借给你。”宇文秋君对于这件事还是有一丝恐惧。

    “如果你不借给我,后果自负哦。”吊死鬼露出一丝阴笑,配合上原本凄惨的死相,让宇文秋君心里有些发毛。

    “那你用什么证明你对我没影响。”宇文秋君颤抖的说道。

    “就凭我没杀掉你。”吊死鬼嘴角带着一丝不屑。随手一挥,一道黑光闪过,一块石头瞬间成了粉末。

    “咳咳。”宇文秋君挥手扇开了灰尘。看着一地的粉末,脸上充满了恐惧。

    “你可以教我这些法术吗?”宇文秋君强压下恐惧,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吊死鬼。

    “要是你现在自杀我可以教你。”吊死鬼露出阴恻恻的笑脸。

    “算了,还是不必了。”宇文秋君畏惧的摇了摇头。

    “好了小子,我休息一下,有时间再出来找你。”吊死鬼说完身上发出一阵紫光。

    “咻”紫光化为一道光束飞进宇文秋君额头里。

    “啊”宇文秋君紧张的大叫一声摸着额头。

    “没事。”宇文秋君放松的舒了一口气。

    “糟了,迟到了。”宇文秋君大叫一声往学校冲去。

    而在他脑海里,原本的吊死鬼正一脸惊异看着他的识海。

    而原本阴森的装扮也变成了一个身着紫色华服的威严中年。

    “啧啧,云之灵,还有连我都惧怕的识海,看来这个小子也不简单啊。”吊死鬼露出一丝苦笑。

    “这小子将来一定会成为大人物,也许超越我也不一定。天尊,我会回来的。”吊死鬼说完这句话突然脸色苍白。

    “看来还得慢慢养伤了。”吊死鬼抹掉嘴角的血迹。

    吊死鬼盘腿坐下,身上散发出阵阵紫光。

    吊死鬼,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鬼吗?他接近宇文秋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

    “报告。”嘹亮的声音让班上安静下来。宇文秋君气喘吁吁站在门口。

    “他竟然会迟到”教室里瞬间吵闹起来。因为原本宇文秋君从来没有迟到过,每次都是最早到教室那几个人。

    “进来吧。”看见迟到的是宇文秋君,老师稍微关注了一下,还是让他进来了,毕竟宇文秋君在老师眼里属于好学生。不但成绩一直在全班前三名名左右徘徊,还是确实全班最听话的。

    宇文秋君慌张的回到了座位。

    “快下雨了?”下课铃声响起,宇文秋君呆呆地看着窗外,突然,外面刮起一阵风,慢慢下起了小雨。

    《行云决》是《天道决》第一个境界,按介绍所说,可以控制云。那么是否可以间接控制雨呢。

    《布雨决》是《天道决》的第二个境界,按理说现在是不能用的,但雨是从云里落下的,那么控制云的方向是不是可以控制雨了?

    想到就做,这是宇文秋君的良好品德。宇文秋君开始用心连接上了天上的云。

    白天的只是匆匆一晃,根本没有注意那种感受,而现在宇文秋君感受到了自己化成了云。在天上飘浮。

    突然,一阵悸动将宇文秋君惊醒,宇文秋君疑惑的感应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什么,我都了《行云决》后期?”宇文秋君心里带着满满的疑惑。

    “难道是因为刚刚那种感觉,可惜了,被惊醒了。”宇文秋君有些不足的想道。

    心中一动,天上的云慢慢出现一个洞,而那里果然没有雨,然后宇文秋君慢慢控制云移动,雨下的地方也跟着移动。

    幸好这是晚上,没人看的清楚,否则又要惹出麻烦,毕竟一朵云在那里动来动去可不正常。

    也许这也是《行云决》的功劳,宇文秋君在黑暗中视力还是那么好。

    试试控制云撞在一起,宇文秋君想起了雷是云相撞所引起的。

    “唉,果然没那么简单”布雨是因为有点捷径,但雷却用不出来,自己所控制的云相撞没有任何异常。而让它自己相撞却又不受自己控制。

    想想也对,要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控制雨,雷了就不会分境界了。

    晚自习下课了,而这段时间宇文秋君也对《行云决》有了更多的研究。

    “君子,走,一起啊”熟悉的声音响起,宇文秋君抬起了头,露出一丝微笑。

    “心强,走吧”宇文秋君高兴的站了起来,朱心强也是宇文秋君少有的朋友之一,从小学,一直到现在。

    402正是宇文秋君的宿舍,宿舍里一共有四人,老大金山,是个一米九的大汉,在高中是个威武的存在,同时也是整个学校最厉害的人物。

    曾经在学校里一个人打倒了十个人,奇怪的是最后学生家长,学校都没找他麻烦。

    老二,是朱心强,一幅儒雅的外表,加上不错的成绩,很受女孩欢迎。

    老三,正是宇文秋君。

    老四,名叫曾鑫,可爱的外表在班上是所有女生的闺密。性格活泼,但胆子很小。

    这就是402宿舍的所有人,不得不说这个宿舍的所有人都是外表不错的,有无聊的人推出过校草榜。

    宇文秋君排第一,老二朱心强第三,老大金山第九,老四曾鑫第十。

    但这个学校没有校花榜,据所谓的透露是本校美女严重不足,不够排榜,当然,这话有点难说。

    其实本校的美女还是挺多的,只是大多数都不想上榜,寥寥几个愿意的上榜又得不到认可,久而久之就没有了。

    而宇文秋君其实也不想上榜,但谁叫学校需要一个领头羊,于是宇文秋君就这样光荣上榜了,但是宇文秋君的脸蛋也无愧于第一名。

    虽然是同一个宿舍的,彼此关系也都很好,但是他们却都不怎么爱说话,于是也没有什么聊天。只是简单的打了招呼便各自睡觉。

    今晚,宇文秋君睡得格外香甜,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清晨,宇文秋君从睡梦中醒来,精神无比轻松。

    匆匆洗涑完毕,宇文秋君开始慢慢走向食堂。

    “师傅,煮碗面。”宇文秋君随意的坐了一个位子。

    “呵呵,又这么早啊,马上就好”煮面的师傅熟悉的对宇文秋君打招呼。

    宇文秋君礼貌的回了礼。

    “什么时候变这么轻松了?”宇文秋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数学课本。

    在刚上课时宇文秋君翻开课本,意外发现原本有些不熟悉的东西全部懂得含义。

    宇文秋君试着换了几本书,不管是语文,数学还是历史,地理,都变得很轻松,就连原本最差的英语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单词一看就会。

    “这就是行云境界带来的好处吗?”宇文秋君喃喃的说道。

    突然,宇文秋君想起昨天逃跑的速度,好像不止如此。宇文秋君四处看了看,没有什么可以尝试自己力量的。

    “怎么还不下课。”原本对宇文秋君很有吸引力的学习顿时没了作用毕竟自己足够自学了。

    在宇文秋君热烈期盼下,终于等到了下课,宇文秋君迅速的消失在了教室。

    “怎么了?”陈霞疑惑的看着远去的宇文秋君。

    “从昨天到现在都不怎么正常,看来是该和他聊聊了”陈霞下定了决心。

    学校后面是一块荒山,最开始准备建一栋实验楼,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停建了。只留下废弃的粗胚房。

    由于这里荒凉很少有人来这里,只是偶尔会有打架的来这里斗殴。

    在这里,有很多沙袋以及从地下挖出的大石头,还有很多学校放的废弃物以及一些原料。

    宇文秋君选中了一根树干,看样子有五六十斤,平时虽然能拿起,但却很费力,而今天却被宇文秋君轻易的拿起。

    宇文秋君随手丢下树干,在地上溅起一阵灰尘。

    宇文秋君左右看了看,眼里突然一亮。

    一个废弃的水泥搅拌机正在一堆碎石上面,搅拌机少说也有五百斤,搅拌机是以前修楼时留下的。早已锈迹斑斑。

    宇文秋君试着抬了一下,稍微有点吃力,但还是能抬起来。

    “看来这不是我的极限”宇文秋君点了点头,看了看周围,没有更重的东西了,宇文秋君想了想试试速度。

    地上的灰尘被激起,宇文秋君已出现在了五米开外。

    一秒五米吗?宇文秋君有些发懵。刚刚因为不熟悉,因此也不敢权力奔跑,如果全力奔跑最少也是一秒十米。

    要上课了,宇文秋君也没什么好实验的,便慢慢走回教室。

    “宇文秋君,你最近怎么了?”刚进教室,便遇见了陈霞。

    “没什么啊”宇文秋君有些疑惑。

    “那你怎么一下课就出去?”陈霞问道。

    “有点事”宇文秋君摸了摸鼻子。

    “哦,对了,运动会要召开了,你想报什么项目?”陈霞突然说道。

    “运动会吗?报个五千米和一百米”宇文秋君随意的说。

    “那好吧”陈霞说完便坐了回去。

    “运动会冠军离我不远吧。”宇文秋君有些坏坏的想道。

    “果然那控制云只是一种特殊能力”在刚才,宇文秋君突发奇想的将身体里的力量缓缓从指尖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芒从指尖发出,幸好是白天,而宇文秋君又是悄悄的,不然一定会引起惊异,虽然可以用魔术来打发。但出名一项不是宇文秋君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