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晨家会议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1本章字数:3284字

    晨昊跟在晨家人的队伍里向家族走去,只是奇怪的是,晨昊的爷爷晨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里。晨昊很奇怪,以前爷爷都是跟队伍一起回去的,今天怎么会提前走呢?难道跟刚刚刘管家来有什么关系吗?

    看来肯定出什么事情了,不知道事情严重不严重?想到这里晨昊加快了回程的步伐,他快速的出现在队伍的最前面,然后快速的使用苍冥鬼步向家族飞奔而去。

    看到晨昊的表现,晨天虎眼中多了一丝愤怒,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的强,他已经彻底的把自己的孙子晨鸣的光芒全部遮住了。虽然说晨昊已经的崛起需要他们,但是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七岁那年那件事情导致的,所以他恨晨昊,他要让晨昊跟数年前的那个人一样,死去。

    当然晨昊并不知道自己的二爷爷已经恨自己,恨到了骨髓里面。如果知道,他肯定会变的低调,让晨鸣成为晨家,乃至柳城最强大的存在。可惜啊……

    看到晨昊的离去,晨天虎的心中很是不甘,为何这个小子要如此的厉害,让晨鸣没有丝毫的优势,而且可以说几乎完克了晨鸣。这让他的心里非常的不爽。因为这个事情他想到了数十年前。

    那时候的晨家有三个杰出的少年,其中一个则是晨天虎的儿子,剩下两个是晨天龙的儿子,在当时还是晨天龙做家主的时候,三个同样杰出的少年,从小都是非常好的关系,但是因为选立家主的事情,发生了矛盾。

    三个人各自为营,都想做家主,当时有一个非常人若现在的晨昊一般,非常的杰出,实力也超乎了其他两人,甚至说在这个柳城都是强大的存在,进入神兽塔的最高层,得到上古神器跟无敌功法。

    但是因为这个人不是晨天虎的儿子,所以晨天虎最后用计将其害死,想让自己的儿子做家主,可是河蚌相争,让晨昊的父亲渔翁得利,成为了家主。

    这件事情虽然一直只有晨天虎一个人知道,但是其中还有一个非常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当年那个死去的少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尸体都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晨家对外说的是病死。

    但是这个家伙是在小镇被害死的,但是尸体却消失不见了,准确来说,晨天虎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不是当时他没有呼吸,晨天虎一定以为计划失败了。但是……

    当晨昊快速离去的时候,看到了晨天龙在前面,想追上去,但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爷爷两个转身就消失不见了,晨昊只能乖乖的回家。

    当他到家的时候,才知道今天桑蚕村发生的事情,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对晨家动手,晨昊心里有则一丝隐隐的不安,好像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是针对自己一般。

    晨昊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坐在床上,进入冥思状态的晨昊,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晨小子,你今天好像不对劲啊?”看到晨昊这样的情况,炎祖突然开口说道。

    “炎祖大人,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晨昊有点郁闷的说道。

    “你小子,不要叫我炎祖大人了,叫炎祖爷爷吧!听着舒服。”炎祖打断晨昊说道。他膝下无子女,所以想试试当爷爷的感觉。

    “炎祖爷爷,您说我是不是修炼出了什么问题啊?”晨昊担心的问道,不知道为何今天的修炼就是不能集中精神,好不容易进入冥思状态,但是一动用精元之力就感觉身体非常的难受,而且刚刚还吐了一口血。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隐隐的感觉你的身体好像中毒了,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将精元之丹间的精元之力凝聚。”炎祖一脸沉重的说道,对于晨昊的身体,他感觉好像跟传说的一种中毒现象很相似。

    “不行,精元之力没有办法凝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晨昊睁开眼说道。

    “你应该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毒非常的厉害,对了,前天那个什么医圣医给你的书里面应该有记载的,你中的毒应该是千花千虫散,这毒药无色无味,中毒三天后才能感觉到,若在十天内不能解毒,那么将会全身经脉具断,无法修炼。”看到晨昊的种种表现,炎祖知道,这肯定是那种毒,但是这小子怎么中毒的呢?

    “那有什么办法解毒吗?”晨昊担心的问道。

    “这个你可以看看那老头给你的东西,那里面应该有记载的,还有就是你可以去找他帮你,他当初走的时候,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一个玉佩,你看看,在你左边的衣袋里,你将其捏碎,就能跟那个老头子说了。但是记住,千万不要透露我的存在。”炎祖看着晨昊想了一会说道。

    “好的,我马上通知他。”晨昊退出了气海,然后快速的寻找着玉佩。

    “晨昊少爷,在吗?”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小梅的声音。

    “小梅有什么事情吗?”晨昊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小梅,笑着问道。

    “少爷,老爷让您去书房开会,好像很严重的事情一般。”小梅看着晨昊简单的回答道。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晨昊简单的回到道,然后快速的向父亲的书房跑去。

    “炎祖爷爷,我刚刚已经全部看过了,没有发现我师傅给我的里面有你说的那种毒的存在,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走出小院的晨昊担心的问道。

    “没有?那我只能出手了。我现在将毒封印在你的身体内,日后我们在做打算。”炎祖说完,快速的凝结着晨昊体内的精元之力,然后快速的在上面画着什么,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晨昊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不少,应该是炎祖已经成功了。

    “多谢炎祖爷爷了,我现在要到书房了,就不跟炎祖爷爷说了,晚上我们在说这个事情。”晨昊在到达小院的时候,笑着对炎祖说道。

    “好的,老夫也有点累了,就先休息了,你晚上回去的时候再叫我就可以了。”炎祖也是善意的说道,然后就在晨昊的体内进入了睡眠状态。

    “父亲,不知道您叫孩儿来有什么事情呢?”推开门,看到站在门口处的晨富,晨昊礼貌的问道。

    “叫你小子过来,是因为我们晨家出事了,所以叫你过来开一个简单的会议,看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晨富简单的说道。

    “不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事情呢?”晨昊笑着问道。

    “是关于我们家族边境小镇上桑蚕村的事情,今天那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事?父亲能否告诉孩儿?这所谓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啊?”晨昊莫名其妙的问道,自己的父亲进怎么了,这桑蚕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会让家族如此的在意。

    “桑蚕村今天被人打劫了,而且村中的壮丁全部被杀了。只剩下一下小孩跟老人,而且他们还传出话来,如果我们不拿出五万金币,他们会再次血洗桑蚕村的。所以我们今天的会议主要是想商量看看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晨富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晨昊简单的说了一遍。

    “我觉得我们这个金币不能给。”晨昊想了一下,很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给呢?”晨鸣有点不相信的问道,家族的人刚刚还在商量,为什么他产后这个家伙会让我们不给他们金币呢?难道是想桑蚕村真的被灭?

    “你们不要急,听我来解释……”晨昊笑着说道。

    “那好,你说吧,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好办法?”晨天虎看到晨昊站出来,心里非常的不爽道,本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吴家跟自己商量好的,想打击一下晨昊,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晨昊居然主动跳出来,虽然说计划很成功,但是看到晨昊那运筹帷幄的样子,晨天虎就是不爽。

    “首先,据传回来的消息,桑蚕村那里所谓的‘强盗’实力多是焚天镜的,虽然说多数是初期的,但是这些强者做强盗你们觉得可能吗?他们随意找一个大家族做门客或者客卿长老,那待遇难道比做强盗少?

    第二,这样的实力对我们家族下面的一个小村庄动手,然后指名道姓要我们出面,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那点金币?第三,这个事情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大大的阴谋,只是我暂时没有想到,我们家族哪一个敌人有这样强大的实力。”晨昊思索了一会总结道。

    这些都是他刚刚想到的,当然其中也不伐有一些是炎祖帮他分析的,但是总结还是晨昊来的,足矣说明现在的晨昊已经完全超越了同龄人的单纯,看事情也懂的多方面考虑分析了。

    “我觉得晨昊说的不错,但是我们晨家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敌人存在呢?”说话的是晨鸣的父亲,晨富一个修炼不错,但是却心机很深的中年人。

    “这个事情,或许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些敌人应该是上古层派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的速度居然这么快。”晨天龙听完晨昊的分析以后,想了很久才缓缓说道,但是那个这些人真的是那个地方派来的吗?

    “上古层?那是什么地方啊?”晨昊好奇的问道,对于这个神秘的名称晨昊很是疑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派出来的最低实力居然都是焚天镜初期的。家族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强大的敌人呢?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家族里现在最高山里人的人是自己的爷爷,那也就焚物镜大圆满,距离焚天镜还有一个等级的存在,家族怎么会得罪这样强大的上古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