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生辰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230字

    小邓子见龙云浩抻了个懒腰,立刻机灵的端着个盘子走了过去。“皇上,今天您要翻谁的牌子啊?”

    龙云浩往盘子上一看,上面就放了一块牌子,翻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两个字,茹妃。他指了指盘子,问道:“怎么就一块牌子?”

    “皇上,您忘了吗,今儿个五月二十,是茹妃的生辰,您今天若是不去,她恐怕以后都不会让您进屋了……”小邓子话头打住,作为一名合格的太监,他知道皇上的底线在哪里。

    龙云浩身子一僵,已经五月二十了吗?五月二十,我爱你,一个多讽刺的日子。那是他与夏晓冉定情的的日子,曾经以为是莫大的巧合,现在却成为最大的难堪与痛苦。曾几何时,每年都盼着这个日子,甚至比自己的生辰更加的盼望。

    隔着好几个月就开始挖空心思掂量着怎么在这一日哄她开心,然后欣喜的看她羞红了脸,却依偎在自己怀里笑的满心甜蜜。那时候,那时候……宠爱茹妃,大概就是才知道了她的生辰开始的吧。

    龙云浩皱眉回忆,当时会选择用茹妃的生辰来纪念这个日子,就是为了提醒自己的愚蠢,错信了那个女人,

    可是,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为何明明是要恨,却偏偏将曾经的幸福记得更清楚了。而自己为了忘却的记忆,竟然真的忘记了。这种感觉究竟是恐慌还是庆幸……龙云浩猛地摇头,不论是什么,都是应该清醒的时候了。

    “皇上……”小邓子见龙云浩回过神来,小心的提醒。

    “走吧,去茹妃殿,把前几天西番进贡的和田玉枕带着,茹妃喜欢。”

    大概龙云浩内心里头也真的对这个茹妃不错,否则也不会记得她的喜好。毕竟,如果只是因为一个日期的巧合,很难维持住一个人的情感。

    茹妃因为受宠,因此住的地方离皇帝的正殿颇近,龙云浩便没有乘辗,而是自己走了过去。刚走出屋子,天气闷热,让人的心情也没来由的心烦也来。算算节气,也快是梅雨时节了,难怪空气里全都是低气压的潮湿感。龙云浩几不可闻的苦笑了一下,这季节明明总使人烦躁,自己当年为何心心念念认为这是个好日子呢?

    隔着老远,龙云浩就闻到了一股玉兰的香气。白玉兰是茹妃殿独有的,因为茹妃原名孙月茹,那白玉兰花开就好像一朵朵云彩挂在树梢,龙云浩戏称,宛若白云,便将所有的白玉兰树全都移到了茹妃殿,其他宫殿再不得种植。

    “参加皇上。”茹妃盈盈一拜,柔若无骨的腰弯出一道动人的线条。

    “爱妃请起。”龙云浩握着她的手将她托起。孙月茹灿然一笑,与龙云浩携手向内走去。行至一棵白玉兰树下,龙云浩伸手摘下一朵,插在孙月茹髮边,说道:“今年的玉兰花开得不错,配得上朕的茹妃。

    “朕说有就是有!”随后龙云浩转头凑近她,盯着她已经红透了的脸颊却不说话。

    孙月茹性子羞涅温柔,最爱脸红,龙云浩时常喜欢逗她,看她娇羞无措的样子。此时她被龙云浩盯得,连耳根都已经红透了,长睫毛眨啊眨的,几乎扫到龙云浩的脸上。龙云浩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茹妃,这玉兰都开花了,那你何时给朕结果啊?”

    孙月茹疑惑的抬头,“皇上,玉兰花还会结果吗?”

    “额……”龙云浩一怔,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拉起孙月茹的手,摇头道:“走吧,进去吧。”心里好笑,这个茹妃,虽然性子跟玉兰一样清纯温婉,可是玉兰的那种灵气劲儿却一丝丝都没学会。

    孙月茹被龙云浩拉着向前走,有些不舍的回头看着玉兰树,嘴上还问着:“皇上,你还没告诉臣妾,玉兰树会不会结果子呢。”

    “等玉兰树结果子了,朕就告诉你。”

    “哦,好吧。”孙月茹转回了头,仍是一副迷糊的样子。直到被龙云浩带到了桌子前坐下,这才反应过来,“哎呀,皇上,你真坏,又戏耍臣妾,那玉兰树要是真结了果子,那我不就知道了嘛,还哪里需要皇上告诉臣妾呀。”

    龙云浩装作掰手指头数数的样子,“上次好像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次竟然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这玉兰果然养人,等着让人再给你移过来几棵。”

    “皇上到时候可别后悔,我若是学聪明了,皇上可就没得玩了。”孙月茹嘴撅得老高,虽然他是皇上,可也不能总笑话她智商低啊,再说了,她浑身上下也就这一个缺点而已,不能总抓着别人的短处看啊。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朕觉得,你就算再聪明,也不会赶得上朕,还是有得玩的。”

    孙月茹不由得气结,撅着嘴不说话了。

    龙云浩看她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高兴,自从当了皇上之后,很少有人敢在他面前表迖真实的心情了,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是给他一种真实的感觉,喜怒哀乐都呈现在脸上,带给他难得的轻松感。喜欢惹她脸红生气,大概也是在寻找这种真实吧。

    龙云浩给小邓子使了个眼色,小邓子立刻机灵的让人呈上来一个盘子,盘子上不知道放着什么,用红布盖了起来。

    “打开看看吧。”龙云浩诱.惑她。

    孙月茹不说话,头虽然还转在别处,却不停地眼睛偷瞄。

    龙云浩掀起红布一角,“哎呀,真好看,你真的不看看?”

    “不看。”孙月茹继续坚持着,但是眼睛却斜的更厉害了,再掀的大一些就能看到了,再掀高一点儿

    忽然,龙云浩把红布一撂,“小邓子,茹妃不喜欢这个礼物,拿走吧。”

    孙月茹立刻扭过头,瞪大眼睛,将东西抱在怀里,“这是我的,谁都不准动!”

    小邓子憋着笑说道:“哎呦,娘娘,你可别为难小的了,这可是皇上的意思,快把东西给小的吧。”

    孙月茹求救一样的看着龙云浩,可他竟然一副是你自己不看的,怨不得我的表情。孙月茹忽然福至心灵,一把拉开红布,大声说道:“我看了就是我的了,我看了就是我的了。”

    龙云浩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小邓子也在旁边陪笑着。

    孙月茹一跺脚,“皇上,您又寻臣妾的开心!这东西,我不要……”她目光移到手里的物件上,立刻把话吞了回去,毫无杂色的上好白玉,雕刻成一个白白胖胖小孩子的样式,正笑眯眯的趴在那里。

    “呀,这可是和田暖玉啊,这么大的一块儿,这么好的雕工,真好看。”孙月茹搂着玉枕,将脸在玉枕上蹭了蹭,“好舒服啊,谢谢皇上。”

    龙云浩笑而不语,倒是孙月茹身边的宫女秋儿打趣道:“娘娘刚才还说不要呢,这会子又搂在怀里不放了。”秋儿是她的陪嫁,说起话来也轻松一些。

    “说的正是,”龙云浩点头,“朕煞费苦心的准备了生日礼物,某人刚才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呢。”

    生日?孙月茹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刚才被皇上取笑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皇后给的任务呢。皇后让她装贤惠,可是,贤惠到底要怎么装?经过刚才一闹,她早就把贤惠两个字忘到爪哇国去了。算了,枕.边风枕.边风,到了枕枕头睡.觉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枕.边风呢,凭自己的床笫功夫,把皇上伺候舒服了,到时候还不是让他听自己的。不过,贤惠嘛,能装一点儿还是要装一点儿的。

    孙月茹笑的特别含蓄,“皇上送的臣妾自然喜欢,那是臣妾舍不得看呢。”看来这就是她心里面对于贤惠的理解了。

    龙云浩见哄好了寿星,也不再逗她,安心吃了饭,又说了会儿话,然后天就黑的透透的了,再然后,……再然后当然是该干嘛干嘛去了。

    一阵红浪翻腾,孙月茹赤着伏在龙云浩胸口,脸上带着欢爱后的潮红,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蜿埏在背后,更衬得肤如凝脂。

    龙云浩的手指在她的后背上,孙月茹的身子敏感的扭了扭,摩擦着龙云浩,龙云浩立刻觉得一阵燦热,翻身将孙月茹压.在了身下。

    “皇上,”孙月茹媚眼如丝,喘着问道,“皇上会不会永远对臣妾这样好?”

    龙云浩的身子一顿,动作也缓和了下来,心头有些异样,“茹妃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臣妾只是害怕,若有一天,皇上有了新欢,就会忘记臣妾了。”

    龙云浩眉头一皱,回道:“这些年来,就算后宫来了新人,朕也从没冷落你,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臣妾,臣妾……”孙月茹有些不知所措,她与皇后商量的时候,并没有如此一问,还以为只要让皇上爽了,什么事情都手到檎来,可是现在,完全出乎了她的控制范围,皇后教的那些东西一句也想不起来了,她心一横,说道:“皇上,您可是让邓公子接那位回来了吗?”

    龙云浩支起身子,俯视身下的茹妃,平日里最喜欢她既清纯又妩媚的模样,可是今日,忽然觉得索然无味,这幅模样竟然让他觉得有些腻味。

    龙云浩翻身下地,自己穿上衣服。

    “皇上,您要去哪里?”

    “天气闷热,朕出去走走。”

    孙月茹果着身子跑了出来,抱住龙云浩,“皇上,难道皇上真的要让那位回来了吗?”

    “若朕想让她回来,你问也没有用。若她不想回来,嘉泽去了也没用。你不要再多说了。”说完,龙云浩掰开她的手臂,甩手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