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关心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179字

    “孙嬷嬷,拿笔纸来,本宫现在就给父亲修书一封,我看那贱人还能得意到几时。”

    高淑云虽并不揎长书法,但平时的字也算整齐。此时心情激荡,写出来的字却是毛糙,还不如孩童的字迹周全。在信的后面盖上她专用的印章,让孙嬷嬷尽快的送出去。

    只是一封信,高淑云却忽然觉得心情大好,仿佛已经能看到某人身首异处的样子了。

    “孙嬷嬷,陪我去茹妃殿走走。孙妹妹昨天晚上被皇上冷落,想必现在正落泪伤心呢,我这个做皇后做姐姐的,自然要好好关心一下她。”

    “娘娘心慈,茹妃如此对待娘娘,娘娘还把她当成姐妹。”

    “皇上说,后宫姐妹多走动,说说话,是好事情。既然皇上吩咐了,我这做皇后的,自然要好好遵从。若是我真的再也不去见她,那才是真的做贼心虚了。”高淑云方才胆惊害怕,被龙云浩几句话便唬住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龙云浩并没有哪句话确定的说是她怂恿了茹妃,只是怀疑罢了。

    后宫,从来都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戏台子,区别的,只是每个人的演技罢了。

    京城,丞相府。

    “年主管,有宫中的密信。”一小厮恭敬的拿着封信呈了上去。

    年主管接过密信,一眼便看出信上的印迹是皇后专属的。

    他拿着信走进了书房,放在了桌子上,心中有些着急,喃喃自语:“小姐这印记是封加急的信,可偏偏老爷去了别院,吩咐谁都别去打扰。以老爷的性子,若是有人扰了他的好事,只怕又要大发脾气了。罢了罢了,就让小姐再等一天,反正老爷若是生起气来,连小姐也不敢违背。”他将信放好,便退了出去。

    年主管是丞相府的老人,已做主管三十余年,在丞相府几乎是半个主子,即使高淑云成为了皇后,也仍然称呼她小姐。

    丞相府的书房,没有特殊原因,只有三个人可以进去。高诚,年主管,还有一个就是高诚的儿子,高淑云的大哥高雪。

    高雪见年主管进了书房,便鬼祟的跟在后面,等着年主管出来,他才显身走了进去。他在书房左右转了一圈儿,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刚刚明明看见年主管拿了封信进去,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呢?”忽然,他的目光看向了书架上一个白玉盒子,他走过去,“上次看这盒子上是颗蓝色的宝石,今儿个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高雪拿起盒子,翻看了一下,发现这盒子两面各有一颗宝石,一颗为蓝色,一颗为红色,此时冲着外面的,正是红色的宝石。高雪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端端正正的放着一封信,信的左下角,有一个小小的方形印记,“果然是小妹的信。”

    原来高诚的别院甚多,养着各路女子,他经常不在丞相府过夜,有些密报年主管便放在这个盒子里,若是蓝色朝外,便是无事。若是红色朝外,那就是里面装着大事情。

    高雪打开信看了起来,起初只是皱着眉,看到最后竟然笑的一脸猥琐,摩挲着信纸,好像是在摸着女人滑腻的肌肤一样。

    实际上,高雪确实在想着女人,一个极美的女人。这女人艳名远播,在前朝时便芳名在外。那是他还没有官职,没机会进宫亲眼所见。但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却垂涎已久。他是高诚的独子,高诚老奸巨猾的机灵劲儿没学会一丁点儿,倒是这个好色学了个十成十。

    如今看了这个信上说的,将夏晓冉所在的地方说的清清楚楚,以及邓嘉泽驻扎在哪里,让高诚派人混进军中,去果断了这女人。高雪心中第一反应就是不舍。这么个美人儿,自己还没享用过,就要这么没了,岂不是天下最可惜的事情,好歹也要让这美人儿在自己身下承欢几次,才不消来着人间走一趟。

    存了这个心思,高雪将信放回了原处,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书房。刚走到府门,便看见年主管从外走来

    “年主管。”高雪纵欲过度,徒有身高,却身材消瘦,脸上带着一抹不正常的苍白。大抵是因为耗费的阳气太多,阴气有些盛,说话的声音有些尖细,这一声喊得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少爷。”年主管恭敬地行了一礼,“这大中午的,虽然春日的太阳不算太毒,但也伤人。少爷这是要去哪里呀?”

    “本少爷要去南边儿,这次可能会去的久一些,挑一个好货色回来。”

    “原来是这样。少爷路上小心。”去南边儿是高家父子的暗语,江南出美女,若是说去南边儿,就代表着要去找女人了。年主管自然对此再明白不过,也不阻拦,只在心里摇头,高家大概就是这一代的荣宠了,过不了十几年,恐怕就要没落了。只是他不知道高雪这次的目标是谁,若是知道了,只怕会把这个衰落时间无限期的缩短了。

    高雪此次出行目标敏感,他虽精虫上脑,却还没完全蒙蔽了理智,知道这事情不宜张扬,只带了几个随身的侍卫。这一路他走的既心急又兴奋,好像用不了多久就得偿所愿似的。

    华国,驻扎地。时间回到火烧敌营的第二天。

    众人在议事堂议论纷纷。昨天刚刚烧了敌人的粮草,又折腾了一宿,众人虽然有些疲惫,却仍然有些兴奋,显然,夏晓冉那一番教诲打压下去的盛炎,随着睡了一觉有些死灰复燃了。但夏晓冉也不想再打击众人了,毕竟士气这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公主,敌人派了使者前来,想要拜见公主。”

    “让他进来吧。”

    门外走进来一个士兵,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看着虽不强壮,但一双眼睛却机灵的很。

    夏晓冉看着他,两兵交战,派使者也应该是个沉稳墩重的,怎么派了个孩子来?

    小兵作了一揖,说道:“夏姐姐,我是听哥哥的命令来送信的。”

    夏晓冉身边的宇文端立刻喝道:“大胆!见到公主竟然不跪拜,还出口不敬!还不快跪下!”

    “我与夏姐姐说话,你是谁?这里还没你说话的地方。”小兵毫不惧色,一双大眼睛立刻瞪了过去。

    宇文端刚要开口,被夏晓冉拦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

    “夏姐姐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小兵似有些懊恼,但随即又开怀道:“也是,你上次见我的时候我还小呢,现在我长大了,认不出来也是应该的。我叫邓嘉瑞。”

    邓嘉瑞?听名字大概是邓嘉泽的弟弟吧。晕死,又遇到旧识了,幸好他也说许久未见,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只是这邓家兄弟称呼自己都有些奇怪,一个喊自己丫头,另一个却喊自己姐姐,被他们这么一弄,完全没了两兵交戎的感觉了。

    “既然你说你是来送信的,信呢?”

    “信在这里呢。”邓嘉瑞一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哥哥让我来传话,他想要与你谈谈,请你到我们军营去一趟。”

    “什么时间去?”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不如你现在就跟我走吧。”邓嘉瑞说着就要上前带夏晓冉走。

    “公主千万别跟他去,小心有诈!”宇文端立刻横在了前面。

    “喂,你这个人可真没趣,怎么总是推三阻四的,一点儿也不爷们!”邓嘉瑞一脸的不高兴。

    宇文端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夏晓冉看着邓嘉译那小样子,说道:“好,我跟你去。”

    他立刻就笑了,“还是夏姐姐爽快,我最喜欢你了!”

    夏晓冉心里真是有一百万个问号了。她虽然不怀疑邓嘉译会使诈,但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是敌对关系,他却可以这么亲切的喊她夏姐姐。就算前朝覆灭前关系熟稔,也是该叫公主而不是姐姐,这辈分真是乱了。

    宇文端本来还想自己跟着去,再带上一队侍卫,却被夏晓冉拦了下来,要只身前往。宇文端看她心意已决,知道劝不了她,只得不再多说,只是深深看了邓嘉泽一眼。也是,那个男人被论为不爷们也不会高兴的吧。

    夏晓冉跟着邓嘉瑞前往敌营,这一路上,邓嘉瑞就跟个话痨一样,说东说西的,往往还没等夏晓冉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人家下一个问题都已经问完了。不过这样也好,夏晓冉也就不用费心去想着怎么应付他了。

    进了敌营,邓嘉泽的营帐在最里面,因此一路向内走了好就才到。邓嘉译一副我家大门常打开的架势,将帐帘挂在两旁。而邓嘉泽自己则在帐中饮茶。

    夏晓冉心中暗想,这人到真是有趣,完全没有上阵杀敌的意思,反倒好像是出来游玩一样,在这军营中就让不喝酒,反倒喝茶。而且此人气质出众,如果对方真的设下圈套,到真的很容易让人中计。

    邓嘉泽看到夏晓冉走进,说道:“丫头,你来了啊,新沏的茶,快进来尝尝。”

    怎么又喊我丫头?夏晓冉心头疑惑,但是不知道前身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也不敢反驳。反正既然他敢嘁,她就敢听。

    夏晓冉淡淡一笑,应道:“是茉莉花茶,清新淡雅,只是闻一闻,便神清气爽了。”说话间,夏晓冉已经走了上去,轻押一口,“应该是新鲜的茉莉,如今刚到五月,正是茉莉初开的时候,邓公子真是好兴致,果然是好茶。”

    “丫头还跟以前一样,舌头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