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疑心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026字

    “邓公子,这茶也喝过了,该说正事了吧。”夏晓冉放下茶杯,不想再猜哑谜。对方不停地跟自己打亲情牌,让她原本没有疑心,也起了疑心。

    邓嘉泽摇头笑道,“连这着急的性子也一点儿都没有变。罢了,罢了,我也有话直说吧,省得你觉得我居心叵测,不够光明磊落。”

    “邓公子请说。”夏晓冉也不跟他推诿,这人虽然没有半点儿两兵相见的意思,却眼力极佳,自己不过一句话一个动作,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

    “昨天晚上,你只带了几个人,用一个放在外面吸引他人注意,其他人趁机潜入,就将我的粮草全烧光了。虽然烧个粮草只需要一把火,但是能无声无息的潜进来,而且那么多的军粮,竟然一夕之间便成为灰烬,连灭火的机会都没有,你到真是干净利落。”

    夏晓冉挑眉,意味不明的说道,“多谢邓公子夸奖,原本没以为会这么顺利,只是一点儿运气罢了。

    邓嘉泽脸上维持完美的笑容僵了一下,虽然夏晓冉没说什么,但他觉得这明显就是在讽刺他的手下失守。可他仍是一副笑脸说道:“也许有运气的成份,但更多的是实力。可否告诉我你带的那几个是什么人

    “不过是几个普通侍卫,没什么本事的。”夏晓冉从容应对。

    “丫头,几个普通侍卫能让我的手下一丁点儿都没有察觉到,你当哥哥这几年的脑子都跟着年级长没了?”邓嘉译的笑容别有深意起来。

    “不过几个侍卫,倒叫邓公子费心了,我们就算人再少,也总能有几个看的过眼的,否则,真是太难堪了。”

    邓嘉泽见从夏晓冉那里问不出这几个人的底细,便转换话题:“也是,那就不说这个了。说说你的军队到底有什么打算吧。”

    “打算?”夏晓冉反问,“我本来也没有什么打算,是邓公子先将我们围了起来,我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于下一步的打算,还要看邓公子的打算才是。”

    “你这是打算抵抗到底了?”邓嘉译笑容未变,只是眼神沉了下去。

    夏晓冉缓缓对视,轻轻说道:“非也,只是自保罢了。”

    “只求自保?好一个只求自保。”邓嘉泽打开扇子轻扇了几下,白玉的扇骨问道:“那你是求着一个人的自保,还是所有人的自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理儿对任何人都适用。”夏晓冉说。

    “如果你这样说,那便是无话可说了。”邓嘉译说。

    “今天过来,本来就不是说话的,这一点,邓公子应该比我更清楚。既然没话说了,那我就告辞了。”夏晓冉转身出去,偷偷擦了擦冷汗,跟文化人说话就是累啊,什么都得兜着个圈子。没话说最好,脑子都快绕转筋了。

    夏晓冉走出军帐,邓嘉瑞从外面一天迎了上来,与夏晓冉撞了一下,邓嘉瑞离开说道:“刚才听到姐姐要走了,就急忙过来跟姐姐道别,没想到撞到了姐姐,有没有撞坏了哪里?”

    “没事,我先走了。”夏晓冉整了整衣服,转身告辞。

    看着夏晓冉走远,邓嘉瑞转头跟邓嘉泽说道:“哥哥,夏姐姐明明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为什么哥哥口口声声都说她跟以前一样呢?”

    邓嘉译拿起茶杯,闻了一下,“这茶凉了,香气不如刚才浓郁。可喝起来味道反而更浓郁了,而且因为茶凉,更添了一丝暗藏的凜冽。”

    “哥哥,跟你说正事呢,你就想着喝茶!”

    “一遇到事情你那机灵劲儿就没了,这个毛躁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那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没有哥哥,一直将我当成亲哥哥。只是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便一直把我当成帮凶,再也不肯认我了。今天能这样,已经算是给面子了。”邓嘉译晃了晃茶杯,“她并没有变,只是收敛起身上的跋扈,全都藏了起来。以前的她,虽然手段有些激烈,但却坏的可爱。可是现在,哎。”邓嘉泽叹了一声,停了话头。向夏晓冉走的方向看了看,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按计划行事吧。”

    夏晓冉一路向外走着,心中警惕,竟然真的就这么让我走了?她一路向外走着,对方没有一丝动静,可夏晓冉却不敢放松分毫,毕竟,自己还在狼窝里呢。

    夏晓冉看他这么从容的样子,越加的警惕了,鬼才信他真的放自己走,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眼瞅着就要走出军营了,夏晓冉强忍住左顾右盼,全都这么淡定,看谁都不像好人。直到走至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夏姐姐等一等!”

    终于来了,听见这喊声,夏晓冉终于放松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总比刚才那样吊着好。

    邓嘉瑞跑了过来,说道:“夏姐姐,刚才哥哥说,扇子上的玉坠儿不见了,想问问姐姐是不是看见了?”

    “不曾看见。”夏晓冉仔细回忆,刚才喝茶的时候那扇子上面就没有玉佩,此时来问,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夏姐姐,那玉佩是当年母亲留给哥哥的,哥哥一直当作宝贝,你就帮帮忙好好找找吧。”

    “好,我尽力就是。”夏晓冉脸上笑着,心里却暗讽,只怕自己就算把地球都翻开了,也找不到那所谓的玉佩吧。

    忽然,邓嘉瑞指着夏晓冉的腰间说道:“姐姐腰上怎么有个黄色的雪子?倒是跟哥哥的玉佩挺像的。

    夏晓冉低头一看,顺着雪子果然抽出来一枚温柔的玉佩。

    邓嘉瑞惊呼:“果然是哥哥的玉佩。”

    夏晓冉双眼微眯,盯着邓嘉瑞,看来就是刚才那一撞放上去的吧,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小子的手可是够快的了。

    “既然玉佩已经找到了,那我就先走了。”夏晓冉刚走到门口,守门的两个侍卫就拦住了她。

    “你们要做什么?”

    邓嘉泽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将玉佩挂回了扇子上

    “偷窃在本朝是大罪,他们自然不敢放你走。,附庸风雅的扇起来。

    偷窃?大罪?这规矩难道是龙云浩定下来的?他偷走的是整个江山!偷走的是皇位!

    “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偷了东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总是要做做样子的,否则岂不是让他们白费心思,而且还是这么拙劣的手法。

    “夏姐姐,东西是从你身上找到的,这可是证据啊。”夏晓冉看邓嘉瑞,只是刚才那天真活泼的样子已经变了些味道。

    “确实看似铁证如山,但是,”夏晓冉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所谓的律法对我却不适用,因为,我跟你们,不是一朝的人!”

    这话太过大逆不道,周围的人都被震了一下。虽然她本来就是敌人,但是这样赤裸裸的说了出来,却足够令人震惊。

    “来人,把她抓起来!”侍卫到底是反应了过来,将夏晓冉团团围住。

    夏晓冉看了周围一圈,最后目光落在邓嘉泽身上:瓮口也有些太长了吧。”

    “不管是长瓮还是短瓮,能抓到大鳖就是好瓮。”

    “你才王八呢,你全家都是王八。”夏晓冉恨声说道。

    夏晓冉随声而动,一个侍卫被她应声打倒。见到夏晓冉动手,众人全都动了起来。一时打的不可开交。

    夏晓冉的身法灵活,即使被围困了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邓家兄弟在后面看着,邓嘉瑞悄悄的说道:“哥哥,你看夏姐姐的功夫,几乎一下子就打倒了一个,虽然力气用的不大,没要他们的命,可是这么半天了,他们竟然连姐姐的衣服都没碰到一下,真是好厉害。如果这样下去,她迟早会逃出去的。”

    邓嘉泽点点头,连他弟弟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没想到遭到这场劫难之后,没有打垮这丫头,到让她成长了这么多,不仅是武功,还有心性,已经让人难以驾驭了。

    眼看着夏晓冉就要突围,邓嘉译扇子一合冲了出去,一下子打在了夏晓冉的右肘偏上的位置,那里是人体上的一道麻筋,刚一被打上,夏晓冉的左手立刻不受控制的甩了一下,随即整个右手都麻了起来。还没等夏晓冉反应过来,左臂也麻了起来。没有两臂的助力,夏晓冉的身法大不如前,立刻就被人束住了手脚。

    “放开公主!”一个人拿着一把剑闯了进来,顿时收割去无数生命,与挡过来的邓嘉译斗在了一起。

    夏晓冉见宇文端前来,也是奋力挣扎。毕竟这种酥麻的感觉并不会一直持续着,刚刚恢复了直觉,夏晓冉立刻抽身出来,去帮助宇文端。

    宇文端也不恋战,看到夏晓冉能够行动立刻边战边退,带着夏晓冉离开了敌营。

    夏子轩走的时候并没有将玉龙带走,宇文端正是骑着玉龙来的。二人策马离去。

    邓嘉瑞还要追上去,被邓嘉译拦了下来,“别去了,追不上的。”

    “哥哥,难道真的让夏姐姐这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