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持久战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008字

    “那马是罕见的良驹,我们没有能比肩的马。况且,我们又不是只有这一次机会,只要龙云浩把粮草运来了,我就跟她耗着,看谁能坚持到最后。”邓嘉译打的是论持久战的主意。

    邓嘉瑞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夏晓冉二人离开的方向,狠狠地跺了一脚。邓嘉泽也看了过去,不过他想到的不是夏晓冉,而是赶来救她的宇文端,那个人,竟然还在她的身边,麻烦。

    “哥哥,皇上怎么还没把粮草送来,大家都已经快要啃树皮了。”

    “这里偏僻,就算从最近的地方调粮食过来,也需要一天多的时间,再等等吧,让大家再坚持一下。”邓嘉泽也是有些无奈,别的都好办,可这路不好走,他总不能去修一条路吧。

    正说着,外面有人走进来一个人,行礼说道:“邓公子,皇上的圣旨到了。”

    “拿过来。”邓嘉泽开打圣旨,上面只写了四个字:班师回朝。

    回朝?怎么可能!

    邓嘉泽看到这四个字之后,大为吃惊,他想不明白龙云浩为什么会下这样一条旨意。

    回朝,那不就代表着认输吗?这怎么可能!以龙云浩的性格怎么可能认输!邓嘉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感受。震惊只是一种表面上的感觉,而内心当中,却有着深深的挫败感。输给了一个丫头,却没有机会扳回这一局。而自己的好兄弟也不信任自己,不给自己这个机会,这种感觉,比失败更加痛苦。

    “哥哥,皇上说了什么?”邓嘉瑞见他忽然面色灰白,急忙问道。

    “他让我们回去。”

    “什么都还没做呢,这就回去了?”

    “圣旨都下来了,不回去也不行了。”被弟弟这么一问,邓嘉译从自己的情绪里面走了出来。他不是圣贤,有时也会偏激,但不会被情绪左右。他心中琢磨,龙云浩派自己来,是为了那丫头,喊自己回去,大概也是因为那丫头吧,但原因到底是什么,他现在还没想明白。

    邓嘉泽无奈地摇摇头,只是心里暗想,这道旨意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朝廷上必然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若是自己不回去,只怕龙云浩要天天应付那些不干什么实事只喜欢嚼舌头的言官了。他必须要回去帮自己的兄弟,就算他心中有再多的不甘,再多的疑惑,也只能收起来。

    龙云浩下的是圣旨,而不是密信,不是信件,就代表着,他一定要邓嘉译回去。皇命如山,虽然邓嘉泽和龙云浩称兄道弟,却也一定要给他面子,况且,他也不可能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再这么耗下去。只得按照龙云浩的命令班师回朝。

    华国,皇宫书房。

    “好兄弟,你回来了。”看着推门而入的邓嘉泽,龙云浩难得的展开最近越绷越紧的脸,露出一个稍微放松的表情。

    “回来了,”邓嘉泽点点头,脸上笑着,说出来的话却挖苦的很:“谁让某人发神经呢,几句话把我赶鸭子上架的撵了过去,四个字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了回来。”邓嘉泽才不管他是不是皇上,不给老子个解释,老子就不给你这个面子。

    龙云浩稍微有些尴尬,毕竟他这事情办的的确有些不地道,为了追女人,兄弟腿都被他遛细了。但这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只得苦笑着说道:“我让你去的理由,和我喊你回来的理由是一模一样的。

    邓嘉泽心里暗骂,没出息的东西,果然是为了那丫头。“我还没把那丫头带回来,你这么着急喊我回来做什么?”

    “我决定了,我要亲手把她抓回来。”

    邓嘉泽就算休养再好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男人一遇到跟那丫头有关系的事情就会变得不靠谱。

    “你那是什么眼神,是兄弟就赶紧说说她最近的状况,我看看怎么才能把她抓回来。”龙云浩打起了官腔,他毕竟是皇上,有些东西不可太张扬,隔墙有耳啊。

    “她挺好的。”邓嘉译惜字如金,坐在凳子上安之若素的晃着他的扇子。

    龙云浩被一句话噎了回去,虽然自己是很想知道她的近况,可你好歹也要从对方的兵力战术什么的开始,慢慢深透进来吧。但他随即无奈地想起来,这家伙要是总顾左右而言他,也就是不他的好兄弟了。因而问道:“怎么个好法?”

    “吃得好,睡得好,脑子好用,身手也好,反正处处都挺好。”

    “靠,你这算是什么回答啊。”堂堂一国之君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威胁到:“赶紧说,不说我就把你发配到大西北挖煤去!”

    “你着什么急,我还没说完呢,”邓嘉泽好整以暇的看着龙云浩,继续说道:“她身边还有个很好的男人,叫做宇文端,你应该还记得他吧。”邓嘉译挑眉看着龙云浩,脸上带着的得逞的笑容。

    果然,龙云浩听到宇文端这个名字,脸色变得铁青。以前他在夏晓冉身边,自然不怕这个对夏晓冉矢心不二的人有什么威胁,可现在他不在她身边,而她的身边却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男人,难保他们不日久生情,而且,还经常是危难见真情。

    “你是说,他俩现在走得很近?”龙云浩声音冰冷,也不兜什么圈子了。

    “我设计将丫头引到我的军营里面,本来一切顺利,是宇文端出现了,才功亏一篑,丫头是跟他乘着一匹马逃掉的。”

    “他俩骑着同一匹马?!那他们岂不是……”龙云浩忽的站了起来。一男一女共骑,身体难免会互相接触,甚至还会抱在一起,自己的女人,怎么能让别人碰到!

    “别的我不知道,只是我记得以前,丫头虽然信任他,却只是把他当成死士,从不会给他这种,能让他能产生非分之想的机会。可是现在,我看他们俩配合默契,恐怕有些事情,跟以前是不一样的了。”

    “宇文端!”龙云浩咬牙切齿,只恨从前没除掉这个隐患,导致今天来不及后悔。

    “龙云浩,做兄弟的劝你一句。那丫头现在比起从前,更吸引人了。如果你不想在某一天之后,一辈子活在后悔里面,就要抓紧时机,千万别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虽然邓嘉泽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但被人看穿心事,龙云浩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什么煮熟的鸭子,我只是想把死牢里逃走的囚犯抓回来罢了。”

    “她真的不是煮熟的鸭子?”邓嘉泽明知故问,脸上写满戏谑,一张风姿卓越的脸开始挤眉弄眼,难为他这种怪样子却仍然气质卓绝。

    “那是对她的刑罚。”龙云浩嘴硬。

    “若被皇上临幸是一种刑罚,那这天下的女子都要打破头的进到死牢里面了。”邓嘉泽说。

    “你当死牢是那么好进的?其他人也没这个本事!”龙云浩冷哼。

    “是是是,别人哪有这个本事,让皇上掏了块墨玉当牢房。”邓嘉泽假装附和。

    “她要是死了,我找谁报仇去?”龙云浩继续嘴硬。

    “你就那么不喜欢她?”邓嘉泽以退为进。

    龙云浩已经有些恼了,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非要逼自己说出什么来啊。气呼呼的说道,“我喜欢,”顿了顿继续说:“我喜欢折磨她,你满意了吧。”

    邓嘉泽彻底无语了,这大男人竟然口是心非,明明喜欢,却偏偏嘴硬,在自己面前还强撑着,活该在这活受罪!

    康国驻扎地外三十里的一个小山坡上面。

    山坡上站着六个人。其中一个问领头的那个人,“少爷,你确定是这里?”

    “肯定没错,就是在这里。”说话的少爷身材虽高,却有种枯瘦的感觉,好像被人吸干了一样,只爬上这么个小山头,其他五人又抬又背的帮忙,他几乎没自己出什么力,却仍然出了一身的虚汗。这人自然就是高雪了。

    侍卫小心的提醒,“可是少爷,你说的大军呢……”

    高雪早累的眼冒金星,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听了侍卫的话向下面看去,可不是,那信件上写的明明白白的应该是大军驻扎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只有一片绿色在这初夏时节葱茏着满目清新。

    后面一个看起来颇机灵的小侍卫说道:“咱们出发之前,曾听人说过,皇上已经下旨,让邓公子回朝了。皇上的信使脚程自然是比咱们快的,估计他们现在早就回京城了。”

    “回去了?”高雪盯着远处仍旧守卫森严的村庄,眼睛眯了起来。日思夜想的美人儿就在那里,如果自己现在走了,岂不是辜负了自己这一片相思之情。说什么,也要让那美人儿享受一番这世界上最大的荣幸,才不虚此行。他转头跟那个机灵的小侍卫说道:“阿飞,你去那村子里看一看,探清楚这些余孽主使的藏身之处,如果能将她掳出来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