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奸细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003字

    阿飞看着那来回巡视的膀大腰圆的侍卫,心里打了个冷颤,有些犹豫着不答话。

    高雪轻哼一声,“事情办成了,少不得你的好处。看你的年纪也该娶亲了,回头本少爷给你找个嫩的出水儿的,保证你抱着媳妇忘了娘,连北都找不到。”

    阿飞心头一喜,听高雪吩咐了几句,立刻答应着跑了出去。只是他也不想想,就他家少爷那德行,如果真有这么个水嫩的小媳妇,他能忍得住?只怕到了他怀里,早就变成二手的了。无知真可怕啊。

    阿飞心里被高雪点燃了一把火,行为上也变得风风火火的,几乎是以踩着风火轮儿的速度跑过去的。阿飞的功夫只能被勉强成为三脚猫功夫,只是仗着有几分机灵才能在高雪身边做事情,此时心中有些兴奋,行动毛手毛脚的,更是连脑子都没动一动,大白天的就像潜入敌营。结果还没摸到人家门口就被康国的侍卫发现了,立刻被五花大綁了起来,带到了夏晓冉的面前。

    夏晓冉本来听见有人在驻扎地周围鬼鬼祟祟的不怀好意,还以为是邓嘉译的人。毕竟邓嘉泽火一般的来了,又风一般的去了。让人实在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他们用的欲擒故纵之计,看似走了,实际上是藏匿了起来。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斥候。

    可等夏晓冉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中纳闷。如果严格说起来,这个人几招三脚猫功夫,根本连会功夫都算不上。而现在看到自己之后,竟然吓得浑身发抖如筛。就算他龙云浩和邓嘉泽再无能,也不可能派这么个斥候来吧。若强说这是轻敌之计……鬼才信呢。

    对付这样的人,简单直接是最好的。“说吧,谁派你来的。”

    侍卫听见夏晓冉说话,抖得更厉害了。却是不说话,一双眼睛到处乱转,心中想着,如果我连一下子抵抗都没有就招了,若是让少爷知道了,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小媳妇是不是就没了?少爷就会留给自己了吧,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说。他稍微梗了下脖子,以示其不屈。只是他梗的幅度太不自然,周围的人还以为他忽然发了癫痫,抽搐了一下。

    夏晓冉见他神情,不知道他存着什么心思,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大骂,靠,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主必有其奴,真是一窝子龌龊东西。

    “你是选择现在自己说,等待宽大处理。还是等会儿受了刑再说,我可不保证你不会缺胳膊少腿的,毕竟谁也不敢保证不出什么意外。”夏晓冉本来只是想吓吓他,可阿飞却一下子傻在了哪里。

    这时候他心里还哪想着什么小媳妇啊,夏晓冉那句话让他傻了,也让他清醒了,他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可是天底下最大的毒妇啊。如果她不高兴了,随便用点儿什么手段,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娶媳妇儿都将成为野史探讨的范围了。

    他一边磕头一边大喊着:“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别废了我,只要别动刑,只要留着我的命根子,我什么都招!姑奶奶要问什么我全都说,千万别废了我!我说……”

    阿飞已经进入了自动循环阶段,夏晓冉也怔了一下,这家伙也太不经咋呼了吧,我好像才说了两句话而已啊。没办法,淫威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会带来一些后遗症的,比如:不打自招。

    听了阿飞的招供,宇文端第一个怒了,“公主,那个高雪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臣愿意请命,亲手取了那厮的项上人头!”

    夏晓冉听完阿飞的话,也气的不轻。她最恨这个年代里面,男人把女人当成玩物,觉得女人就应该是男人的牺牲品。更何况现在对方的目标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一点虽然让她生气,但是阿飞的供词里面,另外一个信息更加引起了她的注意:高雪,是高诚的儿子,是高淑云的哥哥。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高诚曾经加诸在小程身上的伤害,当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弟弟,那个目光澄澈,温顺善良的孩子,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处好地方。还要每天让人与他行那种事情,甚至有可能,他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夏晓冉恨啊,想起这件事情她恨不得活剥了高诚。简直是禽兽不如!

    如今,高诚唯一的儿子,竟然色胆包天,只带了五个侍卫就敢过来。有这么一个机会,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怎么会不好好把握。

    是你们先不仁,别怪我不义。夏晓冉面沉如水,只是眼神冷的吓人。宇文端看着她的神情,也是打了个冷颤。自从这次回来之后,还没见过她露出这种神情。

    “把阿飞带上来。”夏晓冉忽然笑颜如花,不过是笑里藏刀,还是笑容可掬,就只有聪明人才看得出来了。

    阿飞原本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了,毕竟对方并没有真的用刑。可等他再次看到夏晓冉的时候,大脑立刻又进入了死循环。就算他以前没见过夏晓冉,可关于她的传闻却没少听过。其中有一条就是,她笑的越好看,就代表着越危险。

    看见阿飞,夏晓冉笑容更盛:“听说你家少爷是为了我而来的?”

    “……是……”阿飞的声音抖得一个字分了十几段才说完。

    “听说他在附近的县城等着你回去?”

    “是!”

    “听说加上你,他只带了五个人?”

    “是!”

    “只要你帮我个忙,我就放了你。”

    “是!”

    夏晓冉皱眉,这不会是自动回复吧。“我说我要放了你,你不高兴吗?”

    “是!”

    特么的果然是自动回复。她走到阿飞身旁,阿飞已经连躲闪都不会了,完全是僵在了那里。夏晓冉冲着他的耳边大喊一声:“我说我要放了你!”

    “啊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放过小的吧……”他碎碎念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结巴着问道:“你,你,你,说要放,放了我?”

    总算不是自动答复了。“对,我要放了你。”

    “怎,怎,怎么可能?”阿飞虽然很希望这是真的,可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放了自己呢。

    “怎么不可能?本公主说道做到!”心里却在暗想,这家伙怎么结巴了,不会这辈子都变成结巴了吧

    “真的?”阿飞仰起头,脸上写满了希望与激动。

    “真的。”

    “我现在能走吗?”阿飞语速飞快。

    “可以。”夏晓冉松了口气,原来没结巴啊。

    “那,那,那我可走了啊。”阿飞嘴上说着,身体也没闲着,早就随着声音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晕,又结巴了。夏晓冉挥挥手,表示同意。

    阿飞如同得了圣旨一样,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那速度,恐怕也只有巧儿才能比上他了。

    夏晓冉觉得好笑起来,刚才想起小程时因为心疼而显示出来的冰冷也被驱散了,笑着跟宇文端说道:“他刚才要是有这种速度,大概也不会被守卫抓住了吧。”

    宇文端见夏晓冉恢复正常,放下心来,说道:“狮子搏兔尚需尽力,况且是遇上了一头母老虎,自然要撒腿逃跑了。”

    夏晓冉没反应过来,说道:“这荒郊野岭的,有老虎也是正常。走吧,他这么快的速度,等会儿好追不上了。”刚走了两步,忽然回头,“你刚才说我是母老虎?”夏晓冉抬头看看天上,太阳好好的从东边儿向西边儿移动着,一丝要掉下来的迹象都没有。可是,宇文端竟然学会开玩笑了?而自己竟然连这么拙劣的玩笑都没听出来?

    宇文端顿时涨的脸色通红,“公主不喜欢,微臣以后都不说了。”

    夏晓冉扑哧一笑,“没事,这样挺好,你以前太严肃了,严肃到除了跟你说正事,别的话都不敢跟你说,生怕你指责我是不务正业。”

    宇文端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那句话他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的。太子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说自己不苟言笑,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一块木头,让自己活泼一些。只是这活泼,竟然比天下最精妙的剑招还要难学。不过,经过刚才那句话之后,宇文端细细品味,好像活泼一些,也不是那么难啊。

    那阿飞虽然开始的时候跑得飞快,可刚跑出康国营地,还没坚持到三里地,就已经气喘吁吁,跑得速度已经跟走的速度差不多了。

    夏晓冉与宇文端还有巧儿在后面安步当车,巧儿抱怨着说:“老大,你刚才还说要快些走,等会儿要追不上了。可是按照他现在的速度,只怕等到天黑了我们也到不了地方吧。”自从有了特种部队之后,巧儿就不叫夏晓冉干姐姐了,而是将她当成师傅,但夏晓冉觉得师傅这称呼也太老气了,巧儿就开始喊她老大。哎,这称呼,还是改不了那副江湖习气,不过,夏晓冉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