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报仇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198字

    “要不,我再去吓吓他?”夏晓冉提议。

    “还是算了吧,你刚才把他吓得都结巴了,再去吓他,恐怕他就要变成永远的哑巴了。”宇文端一脸正经的说。

    “哑巴就哑巴,还永远的哑巴。”夏晓冉小声的嘀咕。

    “吓死了,可不就是永远的哑巴了。”巧儿插嘴。

    宇文端脸上仍是没什么表情,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是掩不住的。

    夏晓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冷。整了半天,宇文端竟然是个冷笑话大家。不过,到底是他的冷笑话太高级了,还是自己智商变低了,统共听过他讲过两个冷笑话,自己竟然一个都没听出来。夏晓冉在心里为自己辩护,此事无关智商,是本姑娘笑点太高了。但到底还是有些忿忿,她说道:“宇文端,你继续跟着他,以防有变。我和巧儿先进城布置去了。到时候城里集合。”

    “你知道他要去哪?”宇文端拦住她。

    “从这条路出去,一共通往三个村子,宁方村,三来村,还有金花村。这三个村子里只有金花村有那种地方,高雪那种人还能去哪里,只怕是一天不去那种地方,都能痒痒的把心给挠烂了。”

    ”宇文端有些吞吐的劝道:“可你跟巧儿两个女孩子,怎么能去那种肮脏地方呢,不如还是我去吧……”

    “呸!”夏晓冉打断他,“我们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不会做龌龊的事情,你们男的去了才是真的肮脏呢!”

    宇文端脸色一阵惨白一阵羞愤,夏晓冉也发觉自己有些失言,说道:“我不是说你,只是说道那种地方我就想起来李三娘,想起了小程曾经受到的折磨,有些忍不住。”

    宇文端脸色缓和了一些,“我明白,太子的仇,我们一定会报的。你们路上小心一些,好好保护自己。”

    “嗯。”夏晓冉点点头,她拍拍宇文端的肩膀,眼里还是有些愧疚。

    “放心吧,我还没这么脆弱,况且,我没去过那种地方,你那一竿子没打到我。”

    “那我就放心了。”夏晓冉放下心来,带着巧儿从小道先走了。

    巧儿刚才在后面偷偷看着两个人说话,虽然那些话听着没什么特别的,但巧儿就是觉得里面透着一种化不开的关心,她心里欢喜,偷偷的想,看来康国不久就要办喜事了呢。

    金花村,虽然只叫村,却是个不小的村子,而且十分的出名,甚至金花村这个名字,还是京城里一个大官赏赐的。多年以前,金花村还不叫金花村,只因为这里有座妓院,叫做金花楼,楼里面曾经住着个姑娘,叫做赛金花,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后来赛金花遇到一个落难的书生,资助这个书生读书。书生高中之后,并没有忘记她,而是把她接到了京城,过上了美满的生活。从此,金花村就叫做金花村,而金花村也从此出名,一座座青楼如雨后春笋,在金花村鳞次栉比。只是这出名的由头虽然浪漫,却与这天朝威严相悖,因此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规模发展的不小,却仍然只能被叫做村。

    到了夜晚的时候,正是金花村最热闹的时候。华灯初上,最难消受美人恩。

    此时的高雪,就在金花楼里面,四五个正值妙龄的女孩子围在他身边,薄薄的胸衣近乎透明,若隐若现十分诱人。高雪的一只手正放在其中相貌最出众的女孩子胸脯上面。女孩子先是咯咯的笑着,随着他的动作的加剧而娇吟起来,高雪听了如此销魂的声音,更是按捺不住,一把扯下女孩子的胸衣,将头埋了进去。

    其他的女孩子见到如此,全都默契的退了出去。

    夜晚是如此的撩人。高雪一双似乎附着了魔力手指,找到了一个缺口,熟练地向里面探寻起来。

    突然,房间蓦地一片漆黑,高雪一时没有掌握好平衡,身子向下摔趴下去,正要冲刺的特征一下子打歪了,直接杵到了床板之上。

    高雪吃痛叫了起来,不过幸好这床还算柔软,虽然有些痛,但却没伤到。

    女孩子温柔的小手帮他揉了揉某处,说道:“大爷,您稍等,我去把灯点上。”

    高雪被这么一揉,身子早就酥了,感觉暴风雨就要来临了。高雪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和那女孩儿剥了个精光。在风雨之中,尽情的绽放,全身心的投入,感受那暴雨的滋养,每一个地方都不放过。女孩子忽然惊呼了一声:“啊。”高雪又被吓了一跳,某特征再次杵到了床板上。他捂着下体骂道:“贱蹄子,没事儿乱叫什么,疼死老子了。”女孩子惊魂未甫,往高雪怀里钻了钻,“外面,外面飘过去个影子,好像是有鬼。”

    闻言,高雪向外看了看,“哪有什么鬼,只是树的影子罢了。”女孩子看外面确实什么都没有,哽咽这说道:“奴家胆子小,大爷切莫生气。奴家帮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

    什么叫温香软玉,什么叫温柔乡,什么叫天上人间,高雪闭上眼睛享受着,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舒服的出窍了。

    “大爷,还疼吗?”女孩子委屈的声音传了出来,高雪只觉得下身一凉,刚才那种被温暖包裹的感觉瞬间没了。他急忙睁眼,说道:“不疼了,继续,快点儿!”

    女孩子立刻俯下头,继续温暖着那两度受挫的地方。

    温暖的感觉重新回来,高雪刚要继续闭上眼睛,忽然窗外飘过去一个影子,高雪身子僵了一下,想起自己刚才安慰女孩子说的话,不过是树的影子罢了。便稍稍安心,可是,这一次的影子,貌似有点儿特别。就算是树影摇曳,那也只是左右晃吧,可这影子却是从下面往上缓缓升起的,而且越来越像一个人的样子。

    披头散发,一身白衣,似乎是背对着屋子。

    高雪努力的咽了咽口水,一定是自己舒服的眼花了,一定是。可是,那个影子已经完全的挂在床前了,借着微弱的月光,高雪看见那个“人”正在缓缓转身。

    高雪的身子已经完全僵住了,某特征也已经软了下去,只是女孩子却不敢停下,进来之前老鸨可是特意嘱咐过的,这可是个有钱的主,一定要伺候好了,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那个“人”已经彻底的转过身来,高雪终于看清楚,他的眼睛因为惊吓睁得大大的,连眨眼的功能都失去了。外面那真的是个鬼,因为他没有脸!

    那个鬼转过来的头,只是一个惨白的平面,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更没有嘴。可是在如此昏暗的情况下,他又是背对着外面,高雪竟然能将他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只因为那鬼脸,会自己发光。

    没有嘴的鬼慢慢的飘了进来,发出呜呜的声音。高雪终于反应了过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手舞足蹈的想要逃走。

    只是,他忘记了,自己的某特征还在人家嘴里含着呢。他这一动,正好打在女孩子的头上,女孩子头一顿,一口咬了下去。

    这一次,高雪连惨叫都没来得及,闷哼了一声,晕了过去。

    女孩子已经被吓傻了,她感觉到一股甜腥充满了嘴里。她抬起头,看见女鬼向她飘了过来,正在这时,没有嘴的女鬼竟然对她说:“你快走吧,出了这种事情,老鸨饶不了你的。”

    女孩子一翻白眼,刚要晕过去,外面传来老鸨的声音,“出了什么事情?”几个男人也在旁边附和着:“少爷,你还好吧?”听见老鸨的声音,女孩子条件反射的醒了过来,她看了看女鬼,又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客人,忽然想到,老鸨只知道剥削自己,而这个女鬼却是在帮着自己。这鬼是个好鬼,老鸨才是个永不满足的吸血鬼。她定了定神,说道:“妈妈,没事,是大爷跟我闹着玩呢,我们已经睡下了。”

    “你好好伺候着大爷,可千万别惹大爷生气。”“知道了,妈妈放心吧。”

    夏晓冉也装成男人的声音,哑着嗓子说道:“我没事,正高兴着呢,少烦我!”

    老鸨的声音立刻谄媚了起来:“大爷,您好好玩着,我就不打扰了。”

    外面老鸨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听见老鸨走远,女鬼问道:“为什么帮我?你不怕我?”

    女孩子惨然一笑:“你是个真正的鬼,而我却只能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况且,你是个好鬼,你要索的命,自然也是该跟着你走的。奴家虽然浅薄,却也听说过黑白无常,想来你就是白无常吧。”

    女鬼没有说话。女孩子接着说:“白无常,奴家求你个事情,能不能把我也带走,我实在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就让我死了,也图个干净。”

    女鬼好像画皮一样,忽然从脸上撕下了一张皮来。走到桌子前,将蜡烛重新点了起来。她回头说道:“我不是鬼。”

    女孩子的嘴惊讶的能吞下去一个鸡蛋,可如果不是鬼,怎么会这么好看?不是只有女鬼画皮,才能画出来这样绝世的容颜吗?

    “你摸一摸,是温热的。”女鬼拉起女孩子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又指着地上说:“你看,我是有影子的。”

    “你,你真的不是鬼?”女孩子颤抖着问道。

    “老大当然不是鬼啦。”从窗子外面又翻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

    这所谓的女鬼,自然就是夏晓冉,后翻进来的,是巧儿。

    “你们……”女孩子看了看还昏在旁边的高雪,目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