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商量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2本章字数:3210字

    “什么!”高淑云大惊。

    原来。高雪回到京城之后,得到太医的料理,精神好了起来,便记起了夏晓冉催眠时的那番话。高诚知道以后,便立刻进宫与高淑云商量起来。

    “夏晓冉这个贱人,抢走皇上的账我还没跟她算,现在还害得我高家无以为继,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云儿,我高诚这辈子只有一子一女,雪儿一直不争气,为父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你了。”高家绝后,比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要悲惨,也不怪一直意气风发的华国丞相悲从中来。

    “父亲放心,云儿发誓,若不取得夏晓冉项上人头,誓不罢休!”高淑云的目光好像一条毒蛇,隔着虚空,直插夏晓冉的心脏。她对夏晓冉的恨从未减轻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酝酿成无药可解的毒,潜藏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

    七月十五。按照规矩,每个月的十五,皇上都要与皇后一起过夜。

    高淑云除了册封皇后的大婚之日那天,从来没这样仔细的打扮过自己,连睫毛的弧度都细细的调整了。女人的容貌,是男人最大的利器,否则,皇上怎么会念念不忘那个妖女。

    虽然经过上次那件事情,龙云浩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踏足皇后殿了。可前几日给太后请安的时候,被太后隐晦的提醒了几句,龙云浩虽然不愿意,但太后素来不喜欢管这些事情,如果说了,那就是到了确实应该说的时候,只得答应了。

    “皇上。”高淑云盈盈一拜,如弱柳扶风。

    弱柳?龙云浩掂量起自己脑海中的这个形容词,也许曾经,自己真的觉得她是个柔弱的女子,可是,日久见人心,人心的刚硬,不是几个笑容能够遮掩的。只不过……

    “皇后请起。”龙云浩虚扶一下,“皇后今天很美。”有些事情,即使里子已经破烂不堪,面子,仍旧要光鲜照人。

    “谢皇上夸奖。”高淑云拿起筷子,为龙云浩夹菜,“这是臣妾亲手做的姜汁鱼片,皇上尝尝。

    “不错,鱼肉滑嫩,与姜汁搭配,更显鲜甜,皇后费心了。”

    “皇上喜欢就好了。”

    “皇后不要只顾着我,你也吃吧。”如果只是这样相敬如宾,倒也不错,只怕迟早要迖到相敬如宾不相睹的地步。

    高淑云怀着心思,有些食不知味,说的话也都是些远的没的,听的人和说的人却觉得没趣儿得很。吃着吃着,高淑云忽然哭了出来。

    龙云浩微微皱眉,好的不灵坏的灵,不会来的这么快吧。“皇后怎么好好的吃着饭就哭了呢?”

    高淑云赶紧擦泪,“皇上恕罪,臣妾失仪了。只是这道三鲜丸子是臣妾哥哥最喜欢的一道菜,只是现在哥哥吃什么,都是食不知味了。”

    “哦,可是生病了?”龙云浩明知故问,高雪的事情他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却偏偏装傻。

    “皇上,”高淑云起身跪在地上,“哥哥听说皇上要围剿前朝余孽,一心想要报国,只身前去,不料被贼人陷害,导致神志恍惚,身体虚弱,还请皇上做主,一定要出兵铲除余孽,为哥哥报仇。”

    “朕从未派过你哥哥出征,要知道,私自出征乃是死罪,你哥哥这样目无法纪,让我如何替他报仇?

    “可是,皇上,”高淑云爬了过来,“哥哥这也是为了帮皇上啊,难道哥哥那一身的伤就白受了吗?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于国法上,你哥哥不请自去,是藐视军法。于家规而言,你哥哥根本就没问过朕的想法就私自前往,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朕而去的。”

    高淑云不敢再说话,她哥哥为什么而去,她是再清楚不过的。皇上现在这么说,就代表已经知道了真相。她要是再多说,那就是把他哥哥往死里推了,敢觊觎皇上的女人,哪怕那个女人是前朝公主,是国之公敌,是戴罪之身,可只要皇上愿意,他就是皇上的女人,谁也别想碰。

    龙云浩擦擦嘴,“朕吃饱了,皇后慢用吧。”

    小邓子机灵的凑上来,“皇上,去哪里?”

    “回书房,接着批折子。最近事情多,今夜不能陪皇后了,皇后用完膳早点儿歇息吧。”说完,便走了出去。

    高淑云还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只是随着龙云浩身影渐渐变小,她的哭声也渐渐变小,最后没有了哭声,只剩下眼泪滚滚而下。她是聪明人,而龙云浩又说的那么明白了,朕最近国事繁忙,不要用这些小事情烦朕。明摆着是让她闭嘴。

    皇上,你竟然真的这么绝情吗,为了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管哥哥的死活,他可是我的亲哥哥啊,你难道连我们的夫妻情分都不顾了吗?

    高淑云闭上眼晴,泪水沾在密长的睫毛上面。只是,那原本弧度完美的睫毛,被泪水打湿之后,恢复了原有的弧度。原来有些柔软,不过是暂时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原来的坚硬。

    “大半夜的,你不去睡觉。跑到我书房来做什么?”龙云浩一边批着折子,一边头也不抬的对那个不请自来的爱扇扇子的家伙说道。

    邓嘉泽一脸委屈的说道:“我这可是忙不迭的给你贺喜来了,你到怪气我来了。”

    “深更半夜的,有什么好道喜的。”“恭喜你刚才报了夺妻之恨啊。”龙云浩放下笔,“什么夺妻之恨?”

    邓嘉泽横了他一眼,“装什么装啊,就是高雪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结果蚀米不成鸡被偷啊。”

    “你呀!”龙云浩仍不住笑出来,不过这家伙这两句话,说的还真贴切啊。

    “看看,明明嘴都快乐的合不上了,还偏要硬绷着。”邓嘉泽撇嘴。

    龙云浩收起笑容,“刚开始我真是被气坏了,不过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国舅,就敢染指我的女人,既然这样,那我宁愿没有这个国舅。”

    “哎?”邓嘉译挤眉弄眼,狐疑的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你的女人?我明明记得某人打死也不承认煮熟了鸭子啊。”

    “要是真煮熟了,还能让她飞走啊。”龙云浩眼看瞒不过去,极力的硬撑着。

    “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就绷着吧。鸭子也是有羽毛的,等着她羽翼丰满了,看你还怎么抓回来。”

    龙云浩不说话,显然是想起了某只就算煮熟了也不安分的鸭子。忽然又笑了出来,“她翅膀确实硬了,竟然想出来这样的招数来。”

    “断人命根,毁人基业。是不是有些过了?”邓嘉译有些担忧。而且他心中还有些疑惑,这次看见丫头,觉得脾气心性好了不少,怎么一转眼手段又这样狠毒了起来。

    “过了吗?我觉得挺好,让他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人,活该。”龙云浩觉得理所当然。

    “他可是你的大舅子,高家是你的亲家,他家绝了后我看你倒是挺高兴的,这不明摆着幸灾乐祸嘛。”邓嘉泽摇头。

    龙云浩有些叹气,“高家独大,在朝廷几乎一手遮天,虽然高雪无能,但高家的几个旁支倒是有几个不错的。想必高诚以后会过继一个孩子的。”

    “这么说来,丫头这次倒是帮了一个大忙了。”邓嘉泽笑道。

    “的确是大忙。”龙云浩眼中满是赞赏。

    “亏她想得出来,听说高雪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一直大小便失禁,而下面的那个玩意儿,中间还有些折损。虽然他自己说是被地上的茶杯碎片割的,但是我从太医那里听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夹了一下。”

    听了这话,龙云浩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又冷了下来,“他不是被吓出毛病的吗?怎么又成了被夹的了?”万一是她亲自动手的,那她岂不是把高诚看光了?虽然不是她被人看,可是她看别人这也是不行的!

    邓嘉译看他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恋爱中的人情绪果然都是晴雨表啊,说变就变。只不过女人变天顶多就是发发脾气,下点儿毛毛雨。这男人要是变天,恐怕天下就真的要变天了,黄河泛滥都算是轻的。“你可别乱想,丫头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她什么时候亲自动手过。而且听说,高诚在金花楼出事了之后,金花楼就少了一个姑娘。想必是她早就布好的局,就等着高诚自投罗网呢。”

    龙云浩细想了一下,确实如此。脸色也就缓了回来。

    “不过,”邓嘉译提醒着,“高诚好歹也是你的大舅子,你就真的这样不管不问?”虽然邓嘉泽也不喜欢高诚,但是好兄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这个做兄弟的可得帮他长着脑子。

    “太医不都去看了吗,我又不会治病,回头赏他几根虎鞭就是了。”龙云浩挥挥手,不以为然。

    “噗”邓嘉泽一口茶喷了出来,“你这可真是存了心的帮他了。他那里本来就脆弱不堪了,你还让人送虎鞭,是想撑爆他还是怎么的。丫头是女孩子,不怕断了命根,可你是个男的啊,也不怕遭报应,好歹也给人留一线生机。”

    龙云浩一撇嘴,“我还让他活着,已经对他够宽容的了。”

    邓嘉泽束起大拇指:“果然够狠,简直跟丫头是天生一对儿啊。老天爷要是一个雷把你俩劈两半了,那就是老天爷近视眼了。”

    本来是邓嘉泽吐槽挖苦的一句话,听在龙云浩耳中竟然格外的受用。她的身边,只可以是我,只能是我。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龙云浩就想到了宇文端,那个一直待在夏晓冉身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