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亲密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3本章字数:3239字

    他皱眉对邓嘉译说道:“真没想到,那个宇文端竟然一直跟在她身边,从没离开过。”

    邓嘉泽听不见龙云浩刚才的在心里的念头,从天生一对儿跳跃到宇文端,龙云浩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难道他觉得跟丫头天生一对的是宇文端不成。“从小宇文端就对丫头很好,那时候,要不是丫头一直把我当成大哥,也许就不知宇文端单方面对丫头好了。那件事之后,丫头身边的人虽然不少,但像宇文端那样忠心的却不可能有了,这样下去,他们的关系可能会更亲密。”

    “可恶!”龙云浩锤了一下桌子。“嘉泽,你派人去查查,她身边还有没有别的随从。还有,把宇文端以前的档案拿来给我看看。”

    邓嘉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叹息一声,“哎,我就是个跑腿的命。”

    我相信你的眼光。”说完,龙云浩又埋头在折

    “行了,别贫了,我又没让你亲自去,找个可靠的人,子里面,显然是送客了。

    邓嘉泽无奈地摇摇头,“知道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垮了。”

    “你说什么?”龙云浩头也不抬的问。

    “没什么,我先走了。”邓嘉译推门而出,小邓子走了进去,为龙云浩端茶倒水。

    皇宫,太后夏凉殿。

    “臣妾给太后请安,愿太后福寿安康。”高淑云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一礼。

    “起来吧。皇后好久没到这里来了呢。”太后虽然听着辈分挺高,可实际上却只四十出头,又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倒像是高淑云的姐姐一样。

    高淑云起身,恭敬地说道:“太后素来喜欢安静,潜心礼佛,臣妾不敢多来打扰。”

    太后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好像瘦了一些,最近没有休息好吗?”

    “天气渐热,不爱动弹也不爱吃东西,倒是太后这里凉快的很,一点儿没有暑气,正适合太后安心礼。”

    太后点点头,“多亏了放生池的功劳,守着这片池子,自然是凉快的。”放生池其实是一片大荷塘,龙云浩费了大力气才修建而成,里面养着鲤鱼和乌龟。因为知道母亲一心向佛,别无他求,便取名放生池,来成全母亲的这片心意。太后有两个宫殿,一为这个太后夏凉殿,另外还有一处叫做太后冬暖殿,是守着一处温泉。龙云浩的孝心,日月可昭。

    “太后心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臣妾也当在佛前多多行善,为我母家积德,以祈求佛袓保佑我高家不要绝后。”

    高淑云这句话也就是被不争世事太后听到了,若要换成别人,一定会被指为大逆不道。她已经嫁入皇家,便是皇家的人,要积德也是为了皇室积德,怎么还能只想着娘家。况且,后宫到现在连一个皇子都没生出来,这绝后二字,绝不只是他高家一家的危机啊。

    但太后并未跟她计较这些,而是关心的问道:“你母家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高淑云跪了下来,“求太后怜悯,为我哥哥做主。”

    “国舅爷怎么了?”

    “我哥哥为了铲除前朝余孽,只身前往敌营,结果被奸人所害,伤残而归,恐怕此生,都不能为我高家传宗接代了。”

    “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佛慈悲,定然会保佑国舅爷的。”太后于心不忍,念了句佛语。

    “还请太后劝劝皇上,前朝余孽不除,我朝则一直无法稳固。祸国殃民,还是及早了断了这丝因果才好。”

    “此事我万万不会劝皇上的。浩儿从前就是杀孽太重,我才要在佛前替他恕罪,怎么让他再大开杀戒。此事皇后不要再提了。”太后一口回绝,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臣妾失言,还请太后原谅。”

    “你是要求佛祖原谅才是。”

    “是,臣妾记住了。”高淑云没想到太后竟然拒绝的这么干脆,却也不能再开口,只得说道:“臣妾想求太后另外一件事情。”

    太后有些迟疑,怕她再说些杀气腾腾的话来。最后还是说道:“说吧。”

    “请太后让皇上派太医去治疗哥哥,以求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浩儿没有派太医去?”

    “太医是父亲请回去的,只是宫中几位医术最高的太医,因为要随时等候皇上和太后的差遣,不敢揎自离开。还望太后怜悯,让皇上派他们去给哥哥医洽,也好接着皇上的吉言换得安康。”

    太后点点头,“今日有些乏了,皇后先回去吧。我会帮你劝皇上的。”

    皇后跪安离开。

    太后撑着头,对身边的嬷嬷说道:“浩儿这次做的有些过了,那毕竟是国舅爷,不看憎面还要看佛面,总要有些表示才行。去把浩儿叫来,我跟他说说。”

    “是。”嬷嬷打发了身边的一个宫女,将龙云浩喊了过来。

    “儿子给母后请安。”

    “快起来吧。”太后将龙云浩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好几天都没看见你了,这几天忙坏了吧。”

    “这几天折子确实有些多,没能及时来请安,让母后劳心记挂了。”龙云浩目露惭愧,他确实忙,却没忙到没时间来请安的地步,他只是怕太后啰嗦让他去皇后那里,才故意避着不来的。

    “傻孩子,母后不是责怪你,母后只是担心你的身体,再忙也要好好休息,母后只有你一个儿子,只想你健健康康的。”太后摸着龙云浩的脸,爱怜的说着。

    “儿子记住了,母后也要注意身体,最近天热,母后没什么不适吧?”

    “我一切都好,只是这几天一直记挂着一件事情。”太后揉揉额角,一入此门中,即使想要不问世事,却也是身不由己了。

    “母后请说,儿子自当尽力去办。”龙云浩表面顺从,心里却也叹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刚才皇后来求我,想让皇上派太医去给国舅治病。”

    “母后放心,太医已经去过了。”

    太后摇摇头,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皇上在我面前就不要用这样的话推脱了。虽然我也听闻了一些有关国舅的事情,他的确有些地方失了体统,但他到底是国舅,与皇上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难道皇上竟然连一点儿情面都不顾了吗?”

    “母后,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此事儿子只是顺应天意罢了。”龙云浩声音虽轻,但话里话外却丝毫不退步。

    “皇上,凡是都要留一线,却不可绝了后路。况且,有些事情,现在还不到时机。”太后自知无法劝动他,只能说的别有深意,此中的玄机,以皇上的聪明,自然是猜得出来。

    龙云浩深吸一口气,时机?的确,折了一个高雪,虽然让高家受挫,但却不能憾动其根本。此时,的确不适合翻脸。“母后睿智,儿子明白了,定当派太医好好诊治。”

    “就把胡太医派过去吧,也算是皇上尽心吧。”胡太医揎长的,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男科,太后让龙云浩派他去,的确算是尽力了,若是连他都没办法,那高家也就只能顺天意了。

    听见胡太医,龙云浩虽然有些不愿意,但到底不愿太过违背太后的意思,只得说道:“母后吩咐,儿子自会照办的。”

    太后转头向往看去,太阳已经有些斜下去了,旁边的嬷嬷适时说道:“太后,该是读经的时候了。”

    龙云浩起身,“既然如此,儿子就先回去了,母后也要好生照顾自己。”

    太后点点头,由嬷嬷搀着去了佛室,龙云浩也自行离去。

    康国,聚集地。

    “公主,有李将军的信件。”

    夏晓冉打开信件,原来是李译军知道邓嘉泽已经退兵,那么财物就安全了,想要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夏晓冉合上信件,对宇文端说道:“虽然他们已经撤兵,可是我们已经暴露了。从上次高雪跑来的事情看,虽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消灭咱们,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这么做,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公主的意思是,离开这里?”

    “嗯,”夏晓冉点头,“不安全只是离开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随着咱们的发展,人数越来越多,地方有些小了,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住不下了。”

    “可是,如果我们离开了,到哪里再找那些锻炼的好地方呢?”宇文端舍不得的,是夏晓冉根据地势修建的几个特种兵训练的项目,这些日子他根据这种方法锻炼,觉得进步了不少。

    夏晓冉笑道:“我既然有本事在这里修建,自然也有本事在别处修炼。但这里毕竟太小了,好多大型的训练项目都无法使用,如果有更大的地方,我一定让你们见识到真正的魔鬼训练。而且,我之前都是针对你们特种兵训练的,对那些普通的士兵并没有尽心,如果有了这些项目,也可让他们加入,从整体上提高咱们的战斗水平。”

    “真的?”宇文端有些兴奋,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夏晓冉的那些锻炼确实效果很好,可过程也同样让人不堪回首。

    “当然,到时候你们别哭才行。”夏晓冉也不由得想起曾经的魔鬼训练,有段时间,自己几乎是夜夜失眠,虽然没哭,却是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流吧。

    宇文端没注意夏晓冉的表情,自己碎碎念起来,“既要地大,又要安全,最好偏远一些……”

    夏晓冉也随着他的话语想着,忽然,二人同时拍手,异口同声:“有了!”

    二人对视一眼,夏晓冉看他神情就知道他也想到了,“看来宇文侍郎跟我想的是同一个地方,但我没去过那里,还请宇文侍郎说说具体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