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近水楼台

    更新时间:2018-09-12 17:00:13本章字数:3003字

    宇文端回道:“上次我与太子去草原,一路上并未遇到大的危险,而且越往草原去,民风越是淳朴。到了草原之后,更是好几日也见不到一个人家,而且草原上的蒙人,都是游牧民族,哪里肥沃傍水,就迁居到哪里,不容易碰到。那草原虽然属于华国的范围,却已经是边疆,与蒙国相邻,两国虽然都有心私吞那片草原,但却不想为此开战,便都不敢严加管理,实乃三不管的范围。况且,那里还有数不胜数的马场,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的确是好地方,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夏晓冉满意的点头。

    “只是有一点,”宇文端皱眉说道,“因为草原的这种民风,也出了很多彪悍的马贼,而且这些马贼等级分明,结构完整,狡猾多端,很难对付。上次太子与我就着了他们的道。”

    夏晓冉见宇文端样子,好像心有戚戚,微微皱眉,“宇文侍郎说的有理,现在言之为时尚早,还是等见到了再说吧。”夏晓冉转移了话题,她虽然心中有了初步的计划,可到底没有亲眼看见那些马贼,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万一自己一口吃不下,那对康国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于是说道:“不论如何,迁居草原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那就通知李将军那边直接去草原好了。”

    “直接去……好像有些不妥。”宇文端有些迟疑。“毕竟李将军那里都是财物,万一他们比咱们先到了草原,那岂不是一下子就成了马贼的靶子。不如先让李将军原地待命,等着我们都安排妥当,再让李将军前去,这样才万无一失。”

    夏晓冉点头,“还是宇文侍郎细心,这样甚好。”于是让人传信给李将军,让他原地休整,务必保证财物的安全,却暂时没有告诉他有关迁徙的事情。

    “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那咱们也快些分批离开,免得夜长梦多。”宇文端提议。

    “好。”夏晓冉长叹一声。

    虽然迁居是个好主意,但大家之前拖家带口的迁居到这里来,途中的艰辛让人不认回视,有多少人在那场逃亡之中死去,想起小房子那稚嫩眼神中的简单,那软软童音的坚决,“我要为我娘报仇”,夏晓冉的心就忍不住痛起来。如今,好不容易在这里安定了大半年,却又要离开。只是这次大家兵强马壮,不必像上次那样担惊受怕。可是,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又想离开故土,过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呢。

    夏晓冉想起来前世的一个民族,叫做犹太人。他们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自己国土的种族,只得过着逃亡的日子。尤其是在二战期间,希特勒下令屠杀犹太人。导致这个聪明的种族几乎灭亡。没有国土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为了安抚人心,让大家不要担心不要失望,夏晓冉将大家召集起来。

    “华国的子民,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害怕这样的迁徙会成为家常便饭,从此过着逃亡的日子。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搬迁,我们会到一个更大的地方去,在那里养兵蓄锐,将我们的士兵练成一支钢铁之师,等到练兵成熟,就是我们起兵之日,到时候,一举直插敌人的心脏,将他们拿走的一一夺回来,我们一起回家!”

    “公主万岁!”“公主万岁!”“公主万岁!”

    夏晓冉握拳,心中暗暗发誓,康国的子民,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流离失所,我一定会让你们有一个安定的家园。一定。

    众人虽然还是有些忧心,但却充满信心。这段日子,夏晓冉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看在眼里。上次火烧敌营给他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相信这样的日子只是暂时的,公主迟早会带着他们胜利。

    对于这次迁徙,最高兴的大概就是小孩子了。毕竟这深山老林中,确实太闷了。

    宇文端根据以前的经验,很快就找到了草原上最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让众人免了很多的奔波之苦。

    经过将近半个月的迁徙,夏晓冉终于带着一部分人来到了草原,其他的人也会陆陆续续的赶来。

    众人抵达草原的时候正是盛暑时节。草原上温差大,很多人都因为不适应而生了病。夏晓冉立刻写信给林爱君,让他找到多少大夫算多少大夫,学医的人学到了多少算多少,全都回来,祖国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同时也给李将军传话,让他们可以启程前往草原来。

    幸好众人平时就比较注重锻炼身体,此时虽然不适应,但也只是有些虚弱,还不会致命。

    华国边疆主城,万仞城,将军府。

    边关大将陆云生正在厅堂里踱来踱去,眉头都皱的拧疙瘩了。

    外面走进来一个一身儒衫,书生打扮的人。此人面如冠玉,恭敬的施了一礼。“陆将军。”

    “军师快请起,你我兄弟,何须如此客气。”陆将军急忙迎接。

    这人叫做司马秦,是陆云生的军师,他陆云生虽骁勇善战,但若没有司马秦,早就命丧沙场,或者被奸人所害,因此对司马秦十分尊敬。

    司马秦随他坐下,“我看将军满面愁容,不知为什么烦心。”

    陆云生苦笑,“军师不要看我的笑话了,我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快给为兄出出主意吧。”

    “要我看,将军可是白愁了。”司马秦云淡风轻。

    陆云生着急地问:“此话何解?”

    “将军有什么可愁的呢?只要按照正常的规矩办事就可以了啊。”司马秦仍是淡淡的样子。

    “可是,这次来的可是那位啊。若是让皇上知道了……”陆云生有些担忧,凡事跟那位扯上了,可就不能用常理来解决了啊。

    外面风风火火走进来一个女子,一把长鞭呼哨着缠到了腰上,满头鞭子随着动作飞扬,怒声道:“管他这位还是那位,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我就一鞭子把他脑袋拧下来!”

    陆云生苦笑,“你呀,你呀,性子总这么急。”

    司马秦也对她无可奈何,“穆英妹妹这个脾气,将来看谁能降得住她。”

    “干爹,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她是前朝余孽,直接杀了就是了,就算皇上也不敢说什么。”穆英坐下,两腿大分,拿起旁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动作一气呵成,好爽奔放,让人忍不住夸奖,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陆云生摇头,“你道这个人是这么好杀的?杀了她的确是一了百了,这个道理相信皇上比谁都明白,可皇上明白还让她活到现在,你说这是为了什么?”

    穆英冷哼一声,“哼,皇上不就是舍不得她那张狐媚脸蛋儿吗,被勾了心去。怎么不数数那狐狸精当初害死了多少人?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若皇上狠不下去心,那就由我来动手。若皇上怪罪,只管把我的命拿去就是了!”

    “你的命?”陆云生瞪眼,“你信不信,若你真的杀了她,只怕皇上要用咱们整个边关将士的血来给她陪葬!”

    穆英呼吸一窒,气呼呼的说不出话来。

    司马秦适时出来打圆场,“穆英妹妹莫要生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些事情,不需要争一时的义气,来日方长。人在做,天在看。你又何必气着自己呢?”

    穆英的父母当年就是被夏晓冉除掉的,只是穆英不知道她父亲的一些计划,加上夏晓冉那时候名声不好。她便一心觉得自己父亲是被夏晓冉害死的,把她当成了毕生的仇人。

    穆英听了司马秦的劝,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她刚才从外面进来,打断了司马秦的话,因此问道,“刚才军师说,按正常的规矩办事,是什么意思?”

    “皇上的意思我们谁也不知道,但只要据实以报,做好我们臣子的本分,皇上自然就不会责怪了。”

    陆云生毕竟经历的多,反应过来,“军师的意思是,让我给皇上报信,就说那位到边疆来了?”

    “对,据实以报,一个字不要多,一个字不要少。上报之后,什么都不要管,只等着皇上的命令即可。”

    “多谢军师指点。这些年若没有军师,我陆云生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陆云生起身,对司马秦拱拱手。

    司马秦起身,回礼。“将军何须如此客气,你我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司马秦何德何能,不过是将军抬举罢了。”

    穆英在一旁撇嘴,“你俩真没意思,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还来这一套,没劲!”

    司马秦和陆云生对视一眼,苦笑着摇头,拿穆英那张利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康国,草原上。

    林爱君找的太医还没有赶来,可用的大夫只剩下白太医一个。夏晓冉只得亲自上阵,帮大家看病。她刚给一个孩子喂完药,一个小士兵跑了进来。

    “公主,有马贼来骚扰咱们。”